icon-close

司徒雲舒摸著閃電的腦袋,「閃電,去吧。」

得令。

閃電衝著雲舟飛撲而去,雲舟反應迅速,躲開后,拔腿就跑。

院子里,出現了滑稽的一幕。

閃電不死不休的追著雲舟,狂奔在前的雲舟嗷嗷求饒。

被這一幕逗笑了,司徒雲舒笑著笑著,突然眉頭一蹙,身形微晃,一手撫著額頭,神色有些痛苦。

「雲舒,你沒事吧?」

熟悉的男聲,在耳邊響起。

下一秒,男人將她攬進懷裡,屬於他身上的氣息,強勢而霸道的竄進鼻子里。

侵襲她的嗅覺。 然而。

當小金身體達到百米,修為達到一品精獸,當它剛剛說完牛氣哄哄的話。

嘎——

那股強勢氣息突然消失,巨大身體猛地縮小,瞬間,縮小僅有兩米左右,然後口吐白沫,翻著白眼,轟然倒在地上。

它受傷太嚴重,根本無法支撐。

也可以說,那一抹覺醒和爆發,其實有著迴光返照的感覺。

三名武皇巔峰,頓時升起一頭黑線。

不過,還是急忙運轉武功,向著赤炎馬王衝過了過去。

……

在上空,龍靈雖然在和黑衣人對立,仍然意念注意著自己的兒子。

當她看到團團被赤炎馬王帶走,頓時放鬆下來,至少在她認為,一旦拉開距離,三名武皇根本追不上。

嗖——

沒了擔心,她一揮戰天戟,冷冷盯著這個如狗皮膏藥的傢伙,凝聚著雷之真元。

「桀桀!」

神秘黑衣人陰森的笑起來,道:「古夫人,你有法器在手,我無法傷你,但同樣,你想要傷我也根本不可能。」

龍靈沉默不語,這傢伙說的不錯。

兩人此刻,誰也奈何不了誰,就算打上幾天,也沒辦法分出勝負。

可是,在劍脊峰上,公羊立和司馬耀他們正面對的是武聖中期強者,她必須要去馳援!

「當然,你也走不了。」

似乎知道龍靈的想法,神秘黑衣人陰森的說道:「今天,柳興羽建立的宗門將徹底成為歷史。」

「你到底是誰?」

龍靈微微皺眉,道。

有關於這個神秘人,她從古木口中聽說過,一直不知此人究竟是何身份。

哪怕現在面對面,他臉上也帶著面具,意念竟然無法穿透,想來面具恐怕是一件可以屏蔽氣息的寶物。

「你只要知道,我是歸元劍派的敵人就足矣了。」

神秘黑衣人並不打算袒露自己的身份,然後一揮手,就看到流光浮現,這片區域頓時出現無數錯綜複雜的線條,然後組成一座禁陣,將龍靈和自己困在其中。

「這是禁陣道?」

龍靈看到光幕衝天而起,頓時頗為愕然。

古木精通禁陣道,她也見過不少次,可還是第一次看到不用陣訣就可以形成的。

「錯。」

神秘黑衣人笑著說道:「這是符文陣道。」

符文陣道?

龍靈更加茫然,她沒有聽說過這種道門。

其實何止是她沒有聽說過。

如今尚武大陸知道此種道門的人少之又少,因為這種道門從古族符文中演變而來,乃禁陣道的雛形。

「古夫人,你就在這裡等著吧。」

黑衣人『桀桀』笑起來,然後身子向著後面退去,最終穿過流光,走出符文陣內。

龍靈見狀,柳眉微皺,繼而揮出早已凝聚的雷元,攻向周圍光幕,試圖破陣。

砰——

然而,當她打出的那一抹雷元撞在光幕上,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只是產生一聲悶響,就好像擊在棉花上無力。

「古夫人,忘了告訴你,此陣乃海納百川,可化解一起力量。」

神秘黑衣人的聲音從陣內傳來,不過,最後一個字明顯有點消弱,看來已經是離開陣法很遠了。

「可惡!」

龍靈杏目圓瞪,高貴臉蛋上有著怒意。

最後又相繼轟出幾發雷元,結果和之前一樣,擊上去除產生一點聲音外,就仿若徹底石沉大海。

「真的被困在這裡了。」

龍靈無奈的說道。

但是想起歸元劍派上,古木的師尊和諸多親人,隨時有危險,頓時急躁起來,然後開始瘋狂的調動真元轟擊。

一次不行,一百次!

砰——

砰——

清脆的聲音一次次在陣內響起。

「真是執著的女人。」

神秘黑衣人離開大陣,感覺到龍靈再不停地攻擊,冷笑道:」我布置的這種符文禁陣乃以柔為主,越是攻擊,越是無力。」

呼——

而就在此時,他驀然將目光移向遠方,因為幾十里開外,有著一股極強氣息正在極速靠近。

稍作沉吟,他身子一晃,消失在這片區域。

起初,神秘黑衣人是打算去歸元劍派,看看羅家老祖是否將公羊立等一眾高手給解決了沒有,而發現強勢氣息,他就選擇非常穩妥的撤離。

此人果然是謹慎至極。

其實他走的很正確,因為他所感覺到的氣息,是憤怒衝來的古木,如果一旦碰面,肯定免不了要發生些麻煩事情。

……

劍脊峰。

公羊立和一眾高層,紛紛被武聖威壓控制,動彈不得。

羅家老祖則向著身後羅家武者,道:「殺了他們。」

「是!」

數名武皇強者豁然躍出,靈力凝聚雙拳之中,一步步走過去。

公羊立和司馬耀以及諸多武皇,甚至周圍武王均是無法擺脫武聖威壓,一個個神色憤然。

尤其是九天閣的一眾成員,臉上有著不甘。

他們在大陣內修鍊了三年。

提高的速度也可謂恐怖,如今是第一次出現世俗,本來可以打一個漂亮的仗,向世人展現九天閣的威名,未曾想卻要面對被殺的結局。

這實在太操蛋,也太憋屈!

歸元劍派諸人皆被控制,羅宓卻可以行動自如。

但,看到自己家的武者一步步走過來,她眸子里有著哀傷,有著無力。

自己能夠做什麼?

自己什麼都做不了!

難道要眼睜睜看著古木的宗門和親人,死在自己面前嗎?

痛苦,無助。

羅宓突然發現,自己真的很失敗,也辜負了古木的厚望。

「古木,對不起——」

「若有來世,必不負君!」

羅宓突然撿起地上利劍,架在自己脖頸上,眸子里有著決然,有著幾分凄慘。

這個女子,在面對如此情況。

選擇以自刎來結束一切,來避免看到歸元劍派諸人的慘死。

若有來世,必不負君。

一句話道出,因為自己失誤,而造成如此局面,所產生的自責情緒。

如果有來世。

如果再能遇到古木。

她一定會做的更好,成為那個男人最為得力的助手。

羅宓經過這幾年的頹廢,已經明白,自己存在的價值就是盡自己力量,為他打造一支可以征伐天下的組織,甘願成為他的謀士,甘願為他付出一切。

也從不奢望,希望可以能夠成為他的女人。

默默的付出對她而言,已經知足了。

「堂妹,你要幹什麼,千萬別做傻事!」

見羅宓舉劍架在頸上,羅政頓時焦急的呼喊,言語中有著關切。

這貨絕對是貓哭耗子假慈悲。

「呸!」

不遠處半坐在地上的羅錦,冷笑道:「羅政,你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卑鄙小人!」

在百丈山支援羅宓后,這小子就沒回羅家,而是跟著眾人上了劍山,就在剛才惡戰中還受了點輕傷。

羅政沒有看他,心中卻冷笑道:「小子,等著,將你帶回羅家,我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

「宓兒,你要做什麼?」

羅家老祖也是微微一皺,沉聲喝道。

而當他這句話說完!

羅宓這個女人眸子里閃過決然,猛地揮舞小手,用力擺動著利劍。

我不想當村長 她知道,在這個時候,是唯一的機會!

否則一旦錯失,恐怕在羅家老祖面前,連死的能力也沒有了。

可惜,這個女人還是小看了羅家老祖,只看他在前者動手之際,聖者氣勢已經壓下來!

羅宓僅僅剛剛動了一絲,身體就徹底被控制,無法動彈分毫。

滴——

滴——

雖然在關鍵時刻阻止了羅宓的自殺,但,利刃畢竟鋒利無比,她那白皙脖頸上仍是被劃破出一道細小的傷痕,鮮血順著劍身,劃出凄慘線條,最終低落在地上。

羅政見狀,心中暗暗不爽。

這女人要自殺,就隨她去,老祖為何要阻止呢!

可以說,這小子是最希望羅宓死的人,也確如羅錦所說,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卑鄙小人。

「為什麼想死都這麼難……」

羅宓無法動彈,眸子逐漸模糊,眼眶的眼淚在打轉,最後順著柔美的臉頰低落在劍身上和那鮮血融合在一起。

她不想看到這一切,她想這麼簡單的死去。

可是,連這個能力都沒有!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