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史茅坑胃口很大飯量很好,不但不挑食還喜歡暴飲暴食,兢兢業業的履行著自己的龍生信條,來者不拒。

眼看著昔日富饒發達的惡海,已經快被它吃成某明星的頭頂寸草不生,自己的魔子魔孫也要被吃的斷子絕孫。

再不出手那廝就要吃到自己的七生殿。

七生殿上高高在上的魔君終於坐不住了,遣了七生殿殿下首席護法龜雖壽,以每分鐘120邁的時速向人界出發,尋找人界的幫助!

西鳳二十五年,人界時任君王宗政那離聽聞西域惡海下發生如此翻天覆地之事,本著各族自掃門前雪,休管他族瓦上霜的信念本不予理會。

遂面露難色,找些借口,無非是高堂老母膝下幼子無人照料實在是抽不出身云云。

龜雖壽是誰啊?

那是七生殿下輔佐了三屆魔君還沒退休的老臣,當即看穿了人君的心思!

龜丞相一把鼻涕一把淚,跪地不起,

人君忙上前攙扶,道曰:

老丞相使不得……萬萬使不得……

龜丞相老淚縱橫聲淚俱下道:陛下仁慈,孝心上感日月,下感蒼生,老臣深受感動。

老臣實不想違背陛下仁慈之心,然那惡蛟源於惡海深淵,不在三界之中,跳出五行之外。

不受章法人倫管束,況且法力無邊,能呼風喚雨騰雲駕霧,惡海縱使富饒,魔靈即使眾多,也總有吃光吃盡的一天。

到那時,誰能保證它不會離開惡海,禍害人界。

意思就是魔子魔孫出生的速度趕不上那孫子吃的進度。

吃光魔界,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渾龍肯定要來禍害你人界的黎民百姓,你就看著辦吧!

說道這裡,龜丞相偷偷的瞄了人君的面色,不像剛才那般斬釘截鐵已有所鬆動!

遂趁熱打鐵,又道:陛下,唇亡齒寒啊!

好一句唇亡齒寒。

宗政那離徹底被打動。

要不怎麼說,好身材不如好氣質,好人才不如好口才。

在龜丞相身上就充分論證了這一點,不費一兵一卒憑著三寸不爛之龜舌說的人君當即召了無支家第一百八十七代族長無支至極與龜丞相共議退蛟大計。

據說,龜丞相後來憑此事件包攬了魔界我最喜愛的丞相第一名。

他又借著這股東風出了幾本書,譬如《好口才是怎樣煉成的?》《我與宗政那離不得不說的那點事兒》《我在人界的那些年》。

一經出版,幾次脫銷,徹底成了魔界的紅人。

話說回來,無支至極一經召喚,立馬直奔宗政皇宮徹夜未歸。

翌日清晨,已有一條錦囊妙計橫空出世。

這說明了偉大的計策都是晚上誕生的,所以你的老公如果徹夜未歸,他可能不僅僅在看夜光劇本,也有可能在商量屠龍大業。

這廂,史茅坑還未意識到大禍臨頭,還在大吃特吃。

這天,這廝又吃了一堆魔蟲,撐的肚皮翻白,四腳朝天,正在淺海處曬著太陽,好不悠閑自在。

閉目養神之間,感覺有個小東西呼啦一下從眼前游過去,它睜開一隻眼睛偷偷一瞄,是只十分可愛的小海狗剛剛學會游泳,在史茅坑的不遠處費力的上下蹬腿,樣子滑稽極了。

史茅坑玩心大發,扭了扭身子就去追那小海狗。

小海狗初時笨拙,越游越快,始終和那史茅坑保持著一段安全距離。

史茅坑快它也快,史茅坑慢它也慢,也不知道追了多久,史茅坑不耐煩了。

它本就是天地間的一條蛟龍,本應渡劫化龍,奈何被吃耽誤了。

此時,久追不下,史茅坑龍心大怒,當即幻化了原形。

武俠之戰盡群雄 只見它龍身幾丈,身披金光閃閃的鱗甲,頭有須角,眼如銅鑼,一雙龍目龍視眈眈,自帶千尺巨浪。

再看,那小海狗早已不見了蹤影,史矛坑一雙銅鑼大小的龍眼左顧右盼,才發現身處之地已不是西域惡海。

原來史茅坑只顧追趕海狗,日行千里,竟不知不覺來到了神州大陸人界與神界邊緣。

橫亘在兩界之間是數不清的巨大山脈,高聳入雲,正是靈丘山是也。

靈丘山下數十里有個小鎮,喚作靈丘鎮。

靈丘鎮依山傍水風景秀麗,鎮前有一方自天地混沌初開就存在的湖泊。

因無支家族世代鎮守在此地,所以那湖當地村民稱之無支湖。

此時,史茅坑的蛟身正處在無支湖的湖中央。

忽聽得半空中傳來一聲巨響,一個威嚴有力的聲音從空中傳來:

史茅坑,你還不束手就擒么?

史茅坑看向空中,只見一位英姿勃發的少年兒郎立於半空之中,一身銀色的鎧甲威風凜凜,墨色的長發隨風飄舞。

腳下踏著一隻巨大的金色大鳥,這金色大鳥正是傳說中的大鵬金翅鳥,又叫做「迦樓羅鳥」。

正是上古傳說中,於千佛教法中以龍和蛇為食的金翅大鵬!

而立在大鵬之上英俊酷炫的正是無支至極。

史茅坑看罷,迷茫的問道:你是誰啊?

沒有一點點的防備,也沒有一絲顧慮。

無支至極差點從大鵬鳥身上栽下來。

沒想到令魔族聞風喪膽的深海惡蛟,口吐的竟是人類嬰孩的娃娃音。

奶聲奶氣的,令下面觀戰的人君龜丞等均是虎軀一震。

總裁的倔強小辣妻 無支至極畢竟是見過大世面的,定了定心神。

朗聲道:我乃無支家第一百八十七代族長無支至極,特來向你討教兩招!

史茅坑稚氣的說道:你都無知至極了!教你也學不會啊?

無支至極一口鮮血差點沒吐出來,大鵬鳥也是一哆嗦,真是給跪了。

無支至極大喝一聲:多說無益,看招!

說著,一條幾丈長的捆龍索凌空抽過來。

這捆龍索乃是上古神器,遇水則大,專為屠龍VIP客戶定製。

說時遲那時快,金光閃閃的捆龍索劃破半空凌空而至,眼看著就要抽到史茅坑的龍鱗上。

這一抽史茅坑定是難逃一死…… 眼看著那捆龍索劃破半空破空而來,史茅坑披滿龍鱗的碩大身軀猛然躍起,巨大龍身在湖中央化了個圈,潛入水下不見了蹤影。

那捆龍索堪堪打在水面上激起千層浪花,浪花退去,平靜的湖面一覽無遺,再也不見史茅坑的半分蹤跡。

剎那間,水面恢復了平靜,好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

無支至極踏著金翅大鵬在水面盤旋,尋找著史茅坑的蹤跡。

只聽轟隆一聲,湖面像燒開的熱水一樣突然炸了起來,史茅坑幾丈長的龍身高高的躍出水面。

龍鱗帶起巨浪翻騰,滔天洪水頓時席捲而下,向著無支至極奔流而來。

那洪水掀起的千層巨浪,頃刻而至,天色隨之變暗,無端颳起狂風。

無支至極與金翅大鵬尤如狂風中的一葉孤舟,轉眼間就要被巨浪吞噬…

龜丞相與人君均是低呼一聲,手裡捏著一把冷汗緊張不已。

電光火石之間,只聽得無支至極大喝一聲:起!

一人一鳥已似驚鴻掠影一般,劃破水面騰空而起。

他身形矯若游龍,轉眼已和金翅大鵬飛至半空,滔天巨浪竟沒打濕他半分衣袖。

只見無支至極墨色的長發此時隨風飄舞,眸如閃電,周身竟沐浴著金色的光芒,立在大鵬之上,宛如神明降世。

人君與龜丞不禁喝了一聲彩!當真是個好人才!

鎮民甲:當時我和他的距離大概只有幾百米,如果用一個字來形容我的感受……帥……如果用兩個字,太他么帥了……不好意思……這是四個字……換下一位……

鎮民乙:現在是某月某日下午某分,我從靈丘鎮的家中出來,站在無支湖湖邊,我抬頭45度角仰望天空,不小心看見了我們族長鎧甲下的底褲……

這位某明發燒友,請滾出去……

這時,烏雲遮日,天地之間一片黑暗。大片大片的黑雲快速堆積在半空之中,天地間充滿了凄涼肅殺之意。

突然,史茅坑那巨大的龍軀再次破水而來。

如閃電般,一雙鋒利的龍爪竟向金翅大鵬的喉嚨襲來。

金翅大鵬本就生性猛烈,無支至極的這一隻更是天下難尋。

冷情邪少小逃妻 只見它金眼如同日月般閃爍,宛如寶劍般的翅膀在空中舞動,見史茅坑的龍爪襲來順勢啄起。

史茅坑龍身躍至大鵬身前,突然變換了方向,龍尾當即掃過來,金翅大鵬防備不及,生生挨了一記,身子像斷線的風箏一樣從半空中墜落下去,無支至極跳開大鵬,在半空中御風而行。

來不及查看大鵬傷勢,史茅坑又一記龍尾轉瞬而至。

無支至極騰空而起,閉開這一記龍尾。當即在空中定住身形,嘴裡吟唱著一段古老符咒,慢慢的,只見他周身開始迸發出如彩虹般絢麗的七彩光芒。

再一細看,光芒里暗藏殺機,似乎蘊藏著著萬千小劍。

那些小劍不斷的環繞在無支至極周身,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將原本黑暗的天空照的恍如白晝。

無支至極袖袍展動,霎那間湖面之上風起雲湧,漫天的光芒隨著他的動作聚集成一個巨大的七彩漩渦,只聽得一聲「去」。

七彩漩渦隨之向著史茅坑的龍軀迅速席捲開來,史茅坑想要躲閃已經來不及,整個龍身已被包裹在巨大的漩渦之中。

漫天的七彩小劍霎那間穿破龍鱗插入了史茅坑巨大的龍軀。

史茅坑發出一聲響徹天地的龍吟,龍鱗下面不斷滲出鮮血,染紅了整個湖面。

它巨大的身軀在天地間痛苦的扭動,龍尾不斷的擺動砸在湖面,激起了滔天巨浪,再也無還手之力。

無支至極凌空飛渡,欺身上前,手握捆龍索正要結果了它的性命…

忽聽得半空中傳來一個威嚴的聲音:索下留龍。

古往今來,經典劇情都是這麼演的,但凡主角要掛了的時候,總會有人出來相救。

這次也不例外!

無支至極抬頭一看,一位童發鶴顏鬚眉皓然的老者騎著青牛自高空翩翩而至,老者身後沐浴著九色神光,遍照人族國界。

無不讓人感覺溫暖祥和。

無支至極定睛一看,來人正是那混沌之祖宗,天地之父母,陰陽之主宰的太上老君是也。

忙與那人君龜丞跪拜伏禮。

無支至極上前見禮,道:無支家第一百八十七代傳人無支至極見過老君,不知何事擾了老君清修?

老君用手指了指史茅坑:正是為此蛟而來。

無支至極:哦?此乃惡蛟一條,已傷魔族生靈無數,剛才更重傷我的金翅大鵬,老君且待我上前結果了它性命。

老君搖頭,萬萬不可!

無支至極:哦,這怎麼說?

老君緩緩道來:此蛟乃吸日月之精華,取天地之靈氣,經數千年的造化幻化而來,它在惡海萬丈海淵下橫空出世,未經點化,才犯下了此等罪孽,今日遭受少俠如此屠龍之痛,實乃它命數如此。

然它本性純真活潑好玩,天真善良天性爛漫,命不該絕於此,少俠留著它,他日定有大造化,不妨放它一條生路,也算是功德一件。

無支至極:日後它在亂吃無辜傷人性命該如何是好?

聞即,老君看向史茅坑,發問道:今日保小蛟不死,小蛟能否立誓日後再不亂吃無辜傷人性命?

史茅坑一聽趕緊認真的點了點龍頭,委屈的說道:再也不敢了。言語中悲悲戚戚,竟要哭了出來。

無支至極也動了惻隱之心,猶豫著不知如何是好。

老君看出了他的為難,朗聲道:不如這樣,少俠若怕它再出去行兇作惡。不如,暫將它封印在這無支湖內,日後,看它表現在做定奪,少俠以為如何?

無支至極點了點頭。

老君看著史茅坑,留著你以觀後效,小蛟意下如何?

史茅坑:我沒有意見,以後在笑也行。

聞言,無支至極與老君均是滿頭黑線。

老君慈祥的道:小蛟你這幅樣子會嚇到鎮上漁民,你還是換個模樣吧!

史茅坑隨即變幻成它當年在惡海海淵中修行的模樣,大大的眼睛胖胖的身子,兩個前爪肉乎乎的,後面拖著一條大尾巴。

怎麼看怎麼像個大鱷魚,滑稽可笑!

老君揚起手,輕輕一點,隨即無支湖上方出現了一方透明的結界。

史茅坑好奇的用肉爪捅了捅,當即彈了回來,嚇得它再也不敢嘗試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