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台下的所有人依舊沉醉被那意境之中,一道飛流而下的溪流,那飛流直下三千尺的清脆令他們的身心俱醉,伴隨著曲子漸漸的走入副歌的階段,他們的內心也漸漸的平靜下來,目光也是變得清澈。

台下的石雲夫聚『精』會神的聽著,五位評委中他自然是對作曲最為了解,齊燁優雅的彈奏,與那譜出來的曲調,是那麼的融合,那情緒自然而然的便是融入到了他的感覺之中,遠遠比之這幾天他要刻意的融入要輕鬆的多。

他的心在讚歎,手上的動作也是隨著齊燁的曲子在不斷的升溫,此時的他,便是宛如一個指揮家一般,只是於此不同的是,他手中的指揮『棒』便是他自己的手指。

齊燁收下的動作很輕,彷彿是害怕驚醒沉醉在曲子之中的人們,一聲聲清脆如鳳鳴一般的音階從口中悄然而出。

雖然這音階之音略低,但由鋼琴彈奏出的音符卻要比他所演唱出來的音階要高出幾分,完全將他低音所帶來的影響全部掩飾。

在他的歌聲之中,每一個音階,便是代表一滴雨落,似乎都要在空中旋繞到失去最後一次顫動,才會悄悄的消失不見。

滿場寂靜,死一般的寂靜!

雖然齊燁的演唱已經結束,但所有人臉龐上得表情,仍然與先前一般無二。

「謝謝,我的演唱完畢。」

隨著齊燁的聲音響起,片刻之後,急促的呼吸,猶如風車一般,在寬敞的大禮堂之中響了起來。

「砰!」

舞台之下,最先反應過來的便是石雲夫,不過他的反應之快,卻並不是因為齊燁的聲音響起,而是因為他手掌中的話筒突然掉落。

「好美的曲子,這真是驗證了一個俗語,此曲只因天上有……」

雙眼望著舞台之上的少年,石雲夫的目光都是有些閃光在率動著,「齊燁,你能告訴叔叔,這首曲子是誰所做嗎?」

齊燁從琴凳上緩緩站起,那平靜的小臉上,沒有絲毫的『波』瀾,「這首歌曲名為《g大調》,是我在這幾天剛剛譜寫出來的。」

聽到齊燁的回答,石雲夫突然的皺了皺眉頭,詢問道,「那你能告訴叔叔,這首曲子你為什麼要用音階來譜詞,而不用別的什麼嗎?」

齊燁臉上的皮膚動了動,笑道,「您是炎黃最著名的作曲家,我想您應該知道,一首曲子的創作,它最基本的東西便是音階,我在創作這首歌曲的時候,想到的就是音階,他既是最基本的東西,也是最純凈的音樂,沒有它的輔助,誰能唱出一首完美的歌曲。」

「這首曲子,我很滿意,很高興你能帶給我一個美好的音樂感受。不過,我卻是想問問你,你的聲帶不是被毀了嗎?為什麼還能唱歌?」

石雲夫溫和的笑著說道,他之前完全沒有想到的是,一個聲帶被毀,唱歌五音不全的人,居然可以創作出這麼優美的曲子。

除此之外,不僅是他,這個問題也是全場所有人都想問出的問題。

「曾經爸爸對我說過,只要努力,即便一個唱歌五音不全的人都是能夠唱出天籟一般的歌曲,雖然我知道當時爸爸是為了鼓勵我才這麼說的,但是,我之前一直都是為了這句話而努力著,這一天,終於來到了。」

聽了齊燁的解釋,雖然在大部分人心中還是心存疑問,但作為齊三平的學生,看到自己的侄子已經褪去了廢物的帽子,他們心中雖然也有疑問,但齊燁特剛才的回答,卻已是知足。

沒有任何異議,沒有任何的商量,評委席中的五位評委,此時已經給出來了齊燁答案。

成績:十分。 ?「咕…」

蕭靜琳望著台上的齊燁,咽了一口唾沫,先前還未完全散去的譏諷與獃滯『混』合在一起,極為的『精』彩,有些失魂落魄的自言自語著,「難不成齊燁的聲帶被毀是裝出來的不成?」

要說五音不全的人可以唱歌,這一點她是完全的信服,只要努力了,這種奇迹還是可能發生的,可齊燁卻是不同,他的聲帶已毀,就連專家級的大夫都是確診,他今後已經不能在唱歌了。

可現在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卻是將她徹底的震撼了,不止是她,就連全場的所有人都是和她一樣的想法。

「小弟…」

齊雅眉宇間的興奮,並沒有絲毫的掩飾,有些呆愣的目光,直勾勾的望著台上的少年,此時的少年,她彷彿是不認識了一般。

……

「不對,這首歌並不是他的原創,他在撒謊,這首歌,先前我在學院的論壇中就已經聽到過了……」

不知何時,一個極為突兀的聲音,在大禮堂之中突然迴響起來。

「是啊,這首歌在上禮拜五就已經出現在了學院的論壇之中,怎麼可能如他所說,是他原創的呢。」

醫手遮天:狂君噬情 這個話語一起,在大禮堂之中頓時又是引起了一片『騷』『亂』,所有的人,包括那些學院以前的學員,在聽到這個聲音之後,皆是想到了學院論壇之中,剛剛崛起的一首歌曲,可不就是齊燁現在所演唱的《g大調》嗎?現在就連歌名都是一樣。

論壇之中的帳號名字,一般都是實名認證,從來都是沒有聽說過有匿名的存在,而在上傳《g大調》這首歌曲的帳號名字,在他們所回憶的記憶當中,根本就不是叫做齊燁,而是一個叫小三的人。

「哦?竟然還有這種事情?」

評委席中的石雲夫,聽著四面八方傳來的吵鬧之聲,目光有些疑『惑』的望向那絲毫不顯慌『亂』的齊燁身上,隨後便是站起身來,向著周圍擺了擺手,道,「希望大家先安靜一下,我想齊燁同學會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

聽到石雲夫的話,那『騷』『亂』的陣勢這才緩解了下來,一個個都是義憤填膺的望著台上的齊燁。

在他們所了解的範圍當中,雖然都是沒聽說過這個小三的身份,但他們卻都是有著十足的把握可以肯定,這個人一定不會是齊燁。

「雖然升學比賽並不關心是否原唱的事實,但既然大家都有所懷疑,而你也是親口承認那首歌曲是你創作,為了打消同學們的疑『惑』,齊燁,我還是希望你能向大家解釋一下。」

石雲夫笑著搖了搖頭,他又不是傻子,自然清楚這種事情完全不可能發生,能在論壇之中游『盪』的人,自然都是學院的學員,或是是曾經的學員,此時,在所有新老學生的面前,坦然的承認,那便是當場就會被戳穿,可現在都過去半天了,歌曲的創作者,到現在都是沒有站出來,那麼,答案顯而易見。

「我只相信一句話,清者自清,濁者自濁,論壇之中上傳這首歌曲的名字叫做小三,如果現場有此人的話,那麼我便無話可說。」齊燁淡淡的開口,一臉的坦然自若,絲毫沒有慌『亂』的跡象。

抬頭望著台下的眾人,在齊燁想來,以後他都不會在被人惡意的冠以唱歌五音不全的帽子,至於別的那些虛名,只要是長眼睛的人都會明白,事實的真相。

更何況,現在若真有人敢站起來承認那首歌曲是他的首創,那麼相信學院肯定也會留有論壇的註冊備案,到時,謊言便會不攻自破。

齊燁話語已落,但過了半天之後,卻始終沒有一人站起身來承認。

此時此刻,四周的所有人都已想通,他們都是走進了一個誤區,雖說學院論壇都是實名認證,但卻不能說明有些人不會化名『混』入,也許,小三的名號便是齊燁的化名。

還有就是,剛才聲討齊燁最大聲的幾個少年,似乎都是和蕭靜琳比較親近的人,看到這裡,答案已是不言而喻,他們的目標根本就不是齊燁所唱歌曲的原創與否,而是為了維護蕭靜琳的榮耀。

深深的掃視了台下一圈,齊燁輕輕一笑,便是在滿場的目光注視下,緩緩的行至二年級老生的專區之中,與齊雅那笑『吟』『吟』的目光接觸了一下,然後便是輕快開口道,「三姐,我成功了,我沒有給你們丟臉,從今以後,在沒有人會拿我唱歌五音不全這件事情,羞辱與我,我會為著自己的夢想而戰。」

「我就知道。」齊雅白皙的小手,緩緩伸出,望著眼前那滿面『春』風的少年,豎著大拇指,平靜的道,「我就知道小弟你是最『棒』的。」

齊雅此時的目光雖然平靜,但任誰都是可以看得出她眼裡的那抹『激』動,特別是在一旁看著這一幕的劉天幾人,更是顯得有些欣慰。

在以前,齊燁聲帶被毀之時,他們都是有些擔心,以他們對齊三平的了解,齊燁這輩子的命運,一定是和音樂有關,雖然在齊三平口中,自己的兒子以後會不會有所成果,都無所謂。

但如果,齊燁最後真的在音樂方面一事無成的話,那麼齊三平一定會鬱鬱而終,死不瞑目。

隨著齊燁走下舞台,場中依舊是長時間的寂靜。

「咳…」

評委席中,滿臉欣慰之情的劉天,站起身來,佯裝的咳嗽了一聲,將場中的目光全都拉了過去。

「為期五天的第十屆新生升學測驗,到目前為之,已經圓滿結束,合格的同學會在放假期間得到升學通知書,而不合格的同學,也希望大家不要氣餒,在我心中,你們每一個人都是最優秀的存在,以後雖然不能在學院繼續下去,但卻也能創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

「啪……」

就在劉天滔滔不絕宣布比賽結束的時候,一個清脆的聲音突然在大禮堂之中響起。

劉天皺了皺眉,順著聲音的方向望去,目光所見,卻是發現齊雅滿臉焦急的站了起來。

「三姐,發生什麼事了?」齊燁皺著眉,有些驚慌的問道。

「小弟,趕緊和我回家,剛才二姐打過電話來說,爸爸出事了。」說著,齊雅便是拉著齊燁,快步向著『門』口走去。 第2753章星際女主的女兒(77)

「嗯。」

當初唐果和比利兩人見面,唐清茹不放心,基本會跟著去。

久而久之,她和比利,伊曼紐爾就認識了。

比利身上那種鐵血的氣息,讓她非常熟悉。尤其是知道了比利的事迹之後,對這個人,她倒是沒有之前那麼防備。這些年,她偶爾也會參與一些滅殺異種生物的任務,有幸和比利聯手過,算起來,應該是好友一類了吧。

「如果真的沒有挽回的餘地,只能夠先這樣了。」

不管是讓唐芊芊接受賀廷,還是讓她貢獻出一顆卵,子,都讓她非常噁心,她不能夠接受,認為自己不被尊重。尤其是,她為帝國做了這麼多,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他們居然這樣對她,她很生氣。

突然間,唐芊芊想起來多年前,在一個酒館外面遇到的那個穿得樸素,溫潤雅緻,要請她喝酒的少年。

那個少年叫陸驚風,精神力比她要強那麼一點點C級,可擱在星際來說,也是一個廢物。即便有繼承的資格,但不會被任何人看好,從小的日子不太好過,經常被他的兄弟姐妹們嘲諷。

但那個少年,是有野心的,還和她說,想成為人上人,問她願意聯手不。

當時她只當是玩笑,有人對她試探。

這麼多年,那個少年少有露面,但他們每年也會一起喝酒幾次。唐芊芊腦子裡突然有一個想法,如果那個少年有能耐,再來找她,或許她會答應的。

不過,這一次她還是想去羅洛聯盟帝國,將她最珍愛的女兒送過去,那邊更安全一點。

帝國這邊,沒完!

那個少年,野心還在嗎?

如果在,她一定會答應了。

多年的政客經驗告訴她,軟弱,退步,只會讓人覺得她好欺負。

對方讓她做的事情,就是在羞辱她的人格,羞辱她這個人,絕對不能夠算了。

唐芊芊並不知道,陸驚風早就和唐果聯絡上了。他偶遇唐芊芊的事情,也是唐果授予的。這些年雖說少露面,偶爾還是會碰面一下唐芊芊,只不過沒有再說那樣的話,當然,還請她喝酒。

唐芊芊將自己的想法和唐清茹說了,心裡還有點忐忑。

不料,唐清茹難得笑了:「很好,我會幫你。」

「我其實有一個人選,通過這些年的接觸,我認為他不錯。」唐芊芊小聲的說,「說起來,一年他會請我去酒館喝上七八次酒,也不談別的,都成酒友了。」

唐芊芊去酒館喝酒這個事情,唐清茹知道。

只因她和人吃飯,不得不喝酒,之前很容易醉,後來為了不讓自己那麼狼狽,就偷偷的去酒館練酒量。

唐清茹看唐芊芊適應良好,就沒管了,只是讓她去的時候,帶兩個保護她的人。

沒想到,她還有個酒友。

「是誰?」

「陸驚風。」

唐清茹腦子裡回憶了一下這個名字,點頭:「我會留意下這個人,如果他真的不錯,或許可以試試。」

陸少洋與賀廷那兩個,她早就看不順眼了。

她記得,陸驚風天賦不好,和總統閣下關係很僵硬,聽說和他母親有關。

(本章完) 台下的眾人一臉獃滯,之前認為林天佑必死的玫瑰紅,完全傻在原地。

「他就憑一隻手掌,就擋下了雲如山的破魔掌?

不可能啊,怎麼會有這種事?」

玫瑰紅雙眼死死的眼著雲如山的手掌,那裡有一層黑黑的魂力將他的手掌包裹。

這黑黑的鬼氣,不出意外,就是他的鬼術掌氣。

一般鬼族如果隨意碰觸的話,手就算不被融化,也會直接斷裂。

可現在,雲如山那漆黑手腕上,卻抓著一張手掌。

黑氣對手掌不停的攻擊,但連皮肉都無法攻破。

「小姐,好厲害,那個龍王少爺的手掌,連魂力都沒有使用,就能直接硬接雲如山的破魔魂氣。

難道說,這個龍王少爺的神魂天賦,達到了刀槍不入的水平?」

保鏢出聲驚嘆道。

鬼族一生的存在就是為了提升神魂的力量。

但極少有鬼族能讓神魂達到刀槍不入的境界。

除非是那些有著天賦異稟的超級牛人,才有可能做到這一步。

玫瑰紅深吸一口陰氣,壓下內心的顫抖,沉聲道:

「那個龍王少爺,似乎吃過很多天才的神魂。

我從他的神魂之中,感受到了半神英靈的氣息。」

「什麼,半神英靈的氣息?

難度他連英靈也吃過?」

保鏢眼睛大睜,英靈的存在,可是陰天子利用天道之書的規則,從鬼族之中挑選出來的。

英靈可以被滅,但被滅之後,他們都會回歸本源。

因為英靈身上有著天道之書賦予的本命鬼術。

要是他們不回歸本源,那些本命鬼術一旦被鬼族學去。

這勢必會讓冥界的力量產生混亂。

可現在,他的小姐居然說林天佑吃過英靈。

這比學走英靈的鬼術還要讓人震驚。

「啊?我家龍王少爺連英靈都敢吃?」

羅樹山本以為林天佑會被雲如山一掌解決。

但戰台上卻峰迴路轉。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