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可萬萬沒想到,煮熟的鴨子,竟然讓這小子撿了去!

他怎麼能不生氣?

“對!難道岳父大人不同意?”

就在他暗自生氣之時,趙寅卻毫不避諱的點了點頭,挑釁的反問道。 “你……?”

李二縱然心有不甘,卻也不能拒絕。

沒辦法,畢竟這生意是趙寅提出來的,最後能不能入股,誰能入股,全都由這小王八蛋一手掌握。

萬一真的將這小子激怒了,再不讓他入股,那豈不白白錯過了這次機會?

雖然說他自己也可以成立書坊與紙坊,但就他手底下的那幾個貨,根本沒有生意頭腦。

每次酒坊與書坊遇到生意危機,全都是這小子出主意解決的。

包括這次糧食生意,若是沒有趙寅的話,肯定會血本無歸。

可這小子只隨便出了個主意,就搬回此局,並且賺了五百多萬貫!

也就是說,沒有這小子,他們早就被七大家族給擠出商界了。

所以,就算他再怎麼生氣,也拿他沒辦法。

“我倒是覺得,駙馬這個提議不算過分!”

“沒錯,之前入股書坊的時候,也是這種經營模式,我們也賺了不少錢,吾覺得沒什麼不可!”

“對!我等對生意上的經營之道完全不懂,也幫不上什麼忙,若不是駙馬費心,書坊與酒坊每月哪來的幾十萬貫收益?”

“若是各位覺得這分紅少,那俺老程可就不客氣了!”

“戴某不在乎分紅,只爲了能爲百姓造福,所以,吾願意將剛分到手的八萬貫,全部入股!”

“吾也不在乎利潤,只要能幫上駙馬的忙就好,吾願出四萬貫!”

……

在李二生氣的同時,戴胄、侯君集、程咬金等人,全都表了態!

他們巴不得李二不入股,這樣一來,他們或許就能多入上一些。

按照長安現在的經營狀況來分析,若是分號成立起來,每年至少有上千萬貫的收入,就算只有一半分紅,也有五百萬貫!

這五百萬貫若是隻有他們十幾人分的話,至少也要分到三十萬貫啊!

如此一本萬利,他們怎麼可能會錯過呢?

尤其是秦瓊與李靖等人,他們盼星星,盼月亮,終於等到了機會入股。

別說每年能分到三十萬貫,就算是隻有幾萬貫,他們都十分樂意!

“既然各位都同意,那朕就出一半的錢,分紅兩成半,剩下的,你們自己分吧!”

見衆人都同意,若是自己還堅持的話,肯定會被那小子踢出去。

無奈之下,李二隻得同意。

雖然兩成半的分紅要少上許多,但也有個近三百萬貫的收入!

一年時間翻十倍,這好事,打着燈籠都找不到。

“陛下,上次的糧食生意賺了那麼多,國庫已然充盈,就不必與臣等爭搶着小生意了吧?”

“陛下好歹也給我們留一點啊!”

“不如,還是讓駙馬來決定股權的分配吧!”

衆人對李二的話十分不滿,紛紛叫着委屈!

戶部沒到一個月,便淨賺五百萬貫,以後還不財源滾滾?

根本不用爲國庫空虛而發愁。

守着這麼大一顆搖錢樹還不知足,竟然跟他們爭搶這點小生意。

分明是不給活路啊!

“那就這樣吧,陛下出資三十萬貫,剩下各位平均分配,如何?”

見衆人爭執不下,趙寅稍加思索,開口說道。

其實,他也想給李二多分些股份,但實在沒辦法,今天來的人太多了,必須得照顧到所有人才行!

不然的話,他們怎麼可能甘願去擋槍呢?

“各位彆着急,現在的都只是些小生意,真正賺大錢的,還在後面呢,等下次,一定讓各位多入些股份!”

趙寅發現李二臉色不對,立馬說道。

他這個岳父也真是貪得無厭,剛賺了五百萬貫,還嫌不夠,竟然跟自己的大臣爭的臉紅脖子粗。

不過,若不是李二缺錢,他也不會任由高句麗、百濟這樣的周邊小國欺負。

早就揮師打過去了。

之所以忍到今天,還不就是因爲糧草短缺,軍備不齊麼?

想到這,原以爲李二小氣的趙寅,頓時理解了不少。

若不是急於籌錢出兵,這老傢伙應該也不會爲了點小錢,跟自己的大臣爭吧?

“後面還有大生意?什麼生意?能比糧食生意還大?”

正在氣惱的李二,聽完趙寅的話後,頓時來樂興致!

“這生意之大,並非糧食生意能比的,每年的盈利,會是糧食生意的十倍還多!”

趙寅解釋道。

李二現在真是鑽到錢眼兒裏了,只要一提到錢,他的眼睛就瞪的跟銅鈴一樣。

“噝……!”

趙寅的話音剛落,衆人全都等大了雙眼,驚訝的看着他。

這糧食生意麪年的利潤已經能達到千萬貫以上。

若是再翻十倍,那至少是幾萬萬貫了。

簡直不敢想象!

“敢問?這到底是個什麼生意?竟然能賺這麼多錢?”

李靖用微微顫抖的聲音詢問道。

若是別人說出這話,那他一定認爲是在吹噓!

可若是趙寅說的,他定當深信不疑!

這小子做了太多不可思議之事。

酒坊剛開業沒多久,便擠兌的李氏酒坊幾乎關張!

而書坊更是日進斗金,供不應求!

糧食生意更加過分,不到一個月,便淨賺五百萬貫!

種種措舉,讓人不想相信都不行!

“是啊,賢侄能不能透露透露,這到底是個什麼生意?”

房玄齡也不禁好奇的問道。

“開設錢莊!”

見衆人如此好奇,趙寅也沒有故作神祕,直接吐出這四個字。

因爲在這個時代,還沒有錢莊,就算有人將此消息泄露出去,他們也不知道這是個什麼生意?

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做?

“什麼是錢莊?”

不出他所料,衆人在聽完他的話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一頭霧水。

“哈哈哈……!賢婿,你將分號建好以後,就儘快籌措錢莊的事宜吧,到時候,朕一定大力支持!”

見衆人面面相覷,李二在心中暗自罵了句“土包子”後,立馬開口道。

他之前聽趙寅提過錢莊,所以,他心裏非常清楚,只要錢莊能夠成立起來,就再也不用忌憚七大家族了!

“岳父大人放心,小婿會盡快籌措此事!”

趙寅嘴角扯出一絲微笑後,拱手說道。

這錢莊可不想書坊這樣簡單,籌個區區幾萬貫就夠了。

若想開辦錢莊,就必須在各地全都設好分號,方便存取,這樣才能賺錢!

所以,至少需要上千萬貫的本錢!

等到錢莊開遍大唐的每一個角落,天下所有財寶,將會全部在他的掌控之中。

到時候,還不是他想娶幾個公主,就娶幾個公主? 回到宋朝當暴君 “等賢侄要成立錢莊之時,千萬忘了俺老侯啊,哈哈哈……!”

侯君集趕快湊到了趙寅身邊,一臉堆笑的說道。

雖然他不知道錢莊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但只要趙寅說這買賣賺錢,那他就跟着幹!

“既然陛下如此支持,那臣等定要爲君分憂,等到籌辦錢莊之時,我等定要入上一股,以示支持!”

聽到錢莊比糧食生意還賺錢,李靖頓時大喜。

當初女兒到書坊任職,他十分不滿意,爲此,他還差點將女兒關在家中,現在想想,幸好當時沒有那樣做。

不然的話,他現在就不會知道這次融資大會!

並且,有了女兒這層關係,以後成立錢莊的時候,自己肯定會提前得到消息,從而多入些股份。

他倒不指望發什麼大財,只要能像程咬金他們那樣,一年分上個十幾萬貫,就已經很好了。

“只要是造福百姓的好事,臣等定當全力支持!”

房玄齡大義凜然的說道。

之前爲了與趙寅拉近關係,他特意派自己兒子去應聘記者,誰曾想,那個不爭氣的兒子,竟然沒應聘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