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可能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也可能是七殺實在無顏面對女瑤,潛意識中,在自己一手造成的這場浩劫中,有意避開東邑之地吧!

「不知道女瑤現在過得怎麼樣了?」七殺喃喃道。

可隨後他回想起祝融幾次欲言又止,蚩尤厲聲打斷祝融的話語,還有女瑤無視自身安危,遣白虎萬里送信時的情形。

這些都在反覆衝擊著七殺的腦海,更讓他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飛到東邑太昊城,再見女瑤一面。

七殺想到做到,穿戴好衣物,盤膝坐在一尊大鼎之上,向著東邑方向飛去! ?要說這個世界上七殺最牽挂誰,最害怕誰,最對不起誰,最聽誰的話?那這個人無疑就是女瑤。

女瑤可以說是狂放不羈的七殺唯一剋星。七殺自一個巴蜀之地的原始部落起家,那時尚且目空一切,連當時最強大的兩大部落聯盟都被其玩弄於股掌之中。而有了九鼎和建立心靈力場的諸多神通后,七殺更是視天下蒼生為螻蟻,在復仇怒火的驅使下,毀滅一切!

唯有女瑤,是他這一生最不願碰觸的禁區!

七殺坐在鼎上一路向東,腦中不斷重播從和女瑤初見到離別的點點滴滴。

夜已經很深了,七殺根據四處篝火,以及曾經的記憶,認出前方模糊粗獷的輪廓正是太昊城。

他此時已經完全清醒,經過三個月的屠戮,怨氣也平復了很多。他不想驚動別人,降落在一個沒人的角落,打算自己去尋找女瑤。

那個時候人們建立的城邑不大,跟現在的村鎮差不多,主要就是為了彰顯身份地位的,沒什麼實際用途,還不如普通部落的防禦力強。

七殺讓九鼎幫助偵測尋找,瞬間就發現了女瑤所在房屋,主要是因為發現了劍齒白虎卧在一間土木房屋旁邊。

「女瑤真的在這裡?看樣子也沒受什麼委屈,那為何蚩尤不讓祝融說呢?」七殺心中很是疑惑。

七殺站在門外忐忑不安,猶豫不定徘徊了半個時辰。

突然,就聽屋內一個女人的聲音傳出:「是情郎么?等你多時了,快進來吧!」

七殺差點被這突兀的一聲嚇得心臟停跳,緩了好一會才魂不守舍地走進房屋。

房屋中間有一尊青銅小爐,從爐身大量鏤空的花紋中射出昏黃火光,將房屋內微微照亮。

七殺終於見到夢寐以求的愛人。

七年時間過去了,只見她比以前成熟許多,臉上也有了風霜之色。

七殺只看了一眼就迅速低下頭,羞答答地說道:「你,你還好么?」

女瑤卻是冷聲道:「殺夠了?這樣做就合你的心意了?」

七殺驚慌失措地抬起頭,驚道:「你都知道了?」

女瑤撲哧一笑:「小點聲,我好不容易才把孩子哄睡著了。」

七殺心中震驚無以復加,喃喃道:「你都有孩子了?」

這時他才發現鋪在地上的獸皮中,並排熟睡著四名孩童。

七殺見此情景,心中瞬間萬念俱灰,眼前一黑,就要再次吐血。

就在這時,女瑤洞悉七殺心中所想,嗔道:「想什麼呢?這是我們的孩子!」

七殺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裡,內心經歷由高到低,再由低到高三次劇烈起伏,再也堅持不住,嘴角溢出一口鮮血,趕忙蹲下身來,好讓自己不至於暈過去。

等了有好大一會兒功夫,七殺才慢慢站起身,不可思議地說道:「我們的孩子?我都有四個孩子了?」

女瑤咯咯笑道:「呵,真不知道你怎麼想的,這四個孩子大小不一,怎麼可能都是我們的?」

七殺疑惑道:「那都是誰的?」

女瑤柔聲道:「最大的兩個是我們的,一男一女,是雙生子。剩下兩個女孩是我大哥蚩尤的遺腹子,也是雙生子。

可能大哥自己也不知道,他臨出征之前寵幸的一個女人懷孕了,結果那女人生下這兩個孩子就死了。

大哥已經有很多子女,這兩個女嬰很不受他們的待見,認為她們是不詳之人,所以就由我來撫養,正好那時我生下孩子不久,奶水還算富裕。」

七殺過了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原來如此,這兩個女嬰當真可憐,幸好有你收留撫養。」

女瑤冷笑道:「這還不是拜你所賜?我大哥的事就不說了,畢竟戰死沙場也怨不得什麼。

我問你,你一路火燒水淹,被你所殺這樣的嬰孩又何止千萬?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說三道四?」

七殺漲紅了臉,沉聲道:「他們屠殺了我全族!

此仇不報,我七殺有何面目立於天地之間!」

女瑤幽幽嘆道:「人世間就是如此,爾虞我詐,攻伐相殘,我早與你說過了,可你就是聽不進去。

如果當初你像我一樣看得通透,哪有後來種種慘劇?」

七殺突然失聲痛哭起來,跪在女瑤腳下哭道:「女瑤,我也悔不該當初啊。可是,事已至此,我也是沒辦法啊!」

女瑤又柔聲說道:「那當初我信中說的明白,若事不可為,隨虎尋我。

你為何不聽,還要執迷不悟?」

七殺哭泣道:「我,我,我想報仇!」

女瑤繼續說道:「報仇?如今天下歸一,所有部落被炎黃氏族兼并的兼并,招撫的招撫,全天下都是軒轅神農的,難道你要殺盡全天下之人?

我九黎也被軒轅氏吞併,難道你還要殺了我?殺了我們的孩子?」

七殺聞聽此言如雷轟頂,驚得呆住了,冷汗如雨,腦海中亂作一團。

女瑤斬釘截鐵地說道:「情郎,你太讓我失望了,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星落嗎?你要報仇,大可以去找姬梁姜源等首惡之徒,為什麼要屠殺無辜百姓?

如果我此話說完之後,你還要執意復仇,我不攔你。但從現在開始,你要再想殺人,就先殺了我和大白吧!

天亮之前,你要走要留,我也不攔你,只要讓我再聽到你在外面借復仇之名,行濫殺無辜之事,我立刻讓大白咬死這四個孩子,然後我們雙雙自殺!

我要讓你黑炎一族唯一的一雙骨血,在你復仇的怒焰中死去,讓你在悔恨中度過餘生!」

說完此番言語,女瑤不再理會七殺,翻身睡在孩子們身邊,不一會兒響起輕微的鼾聲。

七殺此時心中天人交戰,心中只有兩個聲音在反覆不停地吶喊:「報仇!報仇!殺光所有人以慰全族在天之靈!

我不是一個人,不再是一個人了,我還有愛人,還有孩子,還有家!」

……

天亮了,不一會兒女瑤起身,給四個依舊熟睡的孩子蓋好獸皮,然後盯著七殺沉默不語。

七殺跪在原處從未動過,抬頭看到女瑤的眼睛,嘶啞道:「女瑤,我全聽你的就是,求求你不要再離開我了,讓我留在你們身邊吧!」

女瑤展顏一笑:「情郎,其實我從來就沒離開過你,一直都陪在你身邊,直到永遠!」 ?三天後,七殺和女瑤帶著四個孩子站在山崗上遙望太昊城,身邊還趴著一頭碩大白虎。

「星落,你要帶我們去哪?」女瑤望著七殺依舊帥氣冷峻的臉龐笑道。

有個小女孩也大聲囔道:「對啊,星落叔叔,你要帶我們去哪?」

七殺微笑道:「叔叔帶你們去我的家鄉,一個很好玩的地方。」

四名孩童中唯一的小男孩嘟囔著嘴,不悅道:「有小鹿嗎?我養的小鹿都不讓帶,我要重新馴養一隻!」

七殺摸摸男孩腦袋,笑道:「有啊,當然有了。」

又有一個年紀最小的女孩問道:「有漂亮的花嗎?花里有大蝴蝶可以抓么?」

七殺無奈道:「有,都有,我巴蜀之地天傑地靈,什麼東西沒有?」

女瑤嗔道:「對孩子耐心點,怎麼當父······呃叔叔的!」

又是一個夜晚,孩子們都睡著了,七殺懷中摟著女瑤笑道:「這跑得也太急了點吧?我都忘了問了,咱們的孩子可有名字?」

女瑤笑道:「等你取名不知要等到何時?當然有名字了,大女兒為了紀念她生在我東邑太昊城,便以我族圖騰命名,叫作青龍。兒子是大白最喜歡的,而咱們兒子也從小就和大白親近異常,所以取名叫作白虎。

剩下兩名養女,由於我大哥已經有很多孩子,而跟隨他那次出征,最後自殺陪殉的祝融共工二人,死後連個後代都沒留下,所以我以兩人本部落圖騰給這兩個丫頭命名,分別叫作朱雀、玄武。

就差姓氏了,你來了,他們也可以恢復黑炎這個姓氏了。」

七殺沉默片刻,嘆道:「不必了,就讓這四個孩子徹底遺忘這一切吧!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嗯,挺好的名字,不必再冠以什麼姓氏了,正好咱們的親生骨血也沒有生三隻眼睛。

今後我也沒有黑炎這個姓氏了,我在你口中只叫作星落,旁人口中只叫作七殺!

黑炎一族,呵呵,就讓它消逝在歷史長河之中吧!」

……

一個月後,巴蜀之南。

在一片無邊無際的竹海之中,四名小朋友望著七殺指揮九鼎隔空運來大量粗壯竹子,分分鐘就搭建起幾座座竹屋,興奮得手舞足蹈。

白虎興奮道:「叔叔,你這是什麼本事啊?來的時候我們就坐著大鼎翻山越嶺,現在這鼎還能幹這麼多事?教教我好不好?」

七殺笑道:「你們都想學么?這可是叔叔從神仙那裡學來的本事哦。」

四名小孩歡呼著將七殺團團圍住,吵鬧不休。

女瑤見此情此景,突然喝道:「別鬧了,你們真的想跟星落先生學本事?」

這四名孩童最是害怕女瑤,看到母親一本正經,言辭頗厲,紛紛不再玩鬧,低頭站在原地。

女瑤再次說道:「你們幾個真想學星落先生的本領嗎?」

老大青龍咬牙道:「想,母親。」

隨後其他三名孩童也都點點頭。

女瑤大聲說道:「那好,你們四人現在就跪下,向星落先生行拜師大禮!」

七殺驚道:「女瑤,這·····」

女瑤微笑道:「總得有個名份吧。」

七殺雙目含淚,點點頭,然後擺正身姿,欣然接受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人的拜師大禮。

……

從此,七殺和女瑤,帶著自己的四個孩子,還有那隻劍齒白虎,隱入蜀南竹海中仙居起來。

很多年過去了,外界也漸漸將他們遺忘。

七殺為了不讓自己的孩子有一絲心理負擔,只與其保持師徒關係,而對自己是他們生父養父的真相,保密了將近五千年。

七殺為了這四個名義上是徒弟,可實際上是自己兒女的寶貝疙瘩,可以說傾注了全部心血。短短十幾年就先後幫助他們建立心靈力場,並將九鼎之四交與這四人用作保命之物。

至於七殺九鼎中浩如煙海的秘法秘術,這四人只有沒能力學的,沒有學不到的。

四人成年後,七殺女瑤陪伴他們出山,讓他們自己選擇各自人生。除了不能妄自殺生,七殺對孩子們可以說是要什麼給什麼,想什麼來什麼,完全就是一種病態的溺愛。

而這四人也都曾經在俗世間嫁娶生子,認認真真的做了一世凡人。

無奈他們和普通人畢竟有著巨大差異,光是其漫長的壽命,不老的容顏就能讓伴侶子女對他們閑言碎語了。最後只能以尷尬無奈收場,勘破紅塵之後,又重新回到七殺身邊。

更難能可貴的是,這四人作為七殺的子女和徒弟,本身也很爭氣。在性情大變的師尊七殺,以及天性淳樸善良的母親女瑤教導下,個個都心懷一顆悲天憫人,純真質樸之心。極少與人爭鬥,更別說用自己的超能力欺負別人,每個人都是看透世間浮華,大徹大悟,一心只想感悟天地之道的宗師級人物。

可好景不長,殷商時期,「神罰騎士團」也不知怎麼找到七殺,硬說七殺和其手下勢力是新人類。

雙方也曾因為一言不合激戰數回合,可最終誰也奈何不了誰,再加上七殺一直就對自己天生三眼,還有九鼎的突兀出現心存疑慮,「神罰騎士團」種種危言聳聽的話語,也可以從某種程度上解釋這種疑惑。

其實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七殺天生就是閑不住的人,在女瑤去世后,七殺失去唯一的束縛枷鎖,殺心漸起。

綜上所述,七殺索性答應了「神罰騎士團」的要求,組建培養「獵殺者」組織。而後靜觀其變,希望從新人類這裡找到一直困惑自己的答案。

時間經過近五千年的流淌,七殺始終恪守當初答應女瑤的諾言,除了實在不長眼,一心想要找死的,還真就不曾親手殺害過一個平民百姓。

但他哪裡受得了心底的殺戮慾望一直被壓制?所以七殺道長心機一轉,轉而用以另一種方式盡情殺戮,或者叫作復仇。

這個方法就是穩居幕後,培養教導大量「獵殺者」,或者遊歷世界各地,物色合適人選。自己不出面,讓其眾多門徒,也是令當時年代聞風色變的大人物們,將世界攪了個天翻地覆!

這樣一來,人世間又重新遭了秧。雖然七殺收斂了許多,不再動輒行屠戮之事,可在他和七星觀的帶領下,「獵殺者」喜歡什麼事都摻上一腳,幾千年時間將整個世界都玩弄於股掌之間。

而這時候的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人,壓根就不知道自己是七殺的親子養女,還以為只是七殺的首席四大弟子。雖然對師尊行為不滿,但也就頂多好言相勸幾句,根本阻攔不了七殺的任性。

其實七殺本人也認為這樣做不對。為了徹底洗滌自己的殺心,七殺經常化妝出山,用九鼎融合木、水、土、生這四種屬性能量而來的生之力,雲遊四方懸壺濟世。

可這樣矛盾糾結的人生不但於事無益,反倒讓七殺更加茫然,漸漸丟失了自我。

隨著時間的推移,世道的變遷,七殺和其手下的「獵殺者」,在「神罰騎士團」的長期蠱惑下,行為越來越偏激,行事也越來越殘暴。要不是七殺時時想起女瑤的音容笑貌,有效地壓制了其心中蠢動的殺戮慾望,還不知道五千年前的那場浩劫會不會再度重演。

四大首席弟子眼看師尊脾氣越來越暴躁,漸漸失去昔日的歡聲笑語,經常沉默寡言一個人對著天空發獃。時不時派出四凶和原罪眾這等魔頭出外執行任務,有時候甚至親自動手,然後心滿意足地回到七星觀。

四大弟子為此憂心忡忡,但都沒有什麼辦法,只能望天長嘆。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近代。

某一天,租種七星觀葯園的一對夫婦誕下一名女嬰。

等女嬰稍稍張大之後,七殺有一天在自己的私人花園內,無意中撞見此女童正偷吃他的下午茶,將瓜果糕點塞了滿嘴滿手。再待看清小女孩的輪廓面容之後,七殺驚栗當場,大病一個多月卧床不起。

七殺病癒后,七星觀張燈結綵,高調宣布接納那對夫婦年僅六歲的女兒為掌門的關門弟子。

這名女童就是搖光! ?自從掌門七殺新收了個關門弟子后,七星觀所有人都發現掌門人性情大變,整天陪著小搖光東遊西誑,玩耍胡鬧。七殺的私人宅邸時常傳出師徒倆的歡聲笑語。

搖光喜歡吃,七殺專門在全國各地聘請名廚學習燒菜料理,學好各種料理后專門做給搖光吃,有時甚至親手喂她吃飯,溺愛程度媲美當年四聖還小的時候。看著搖光吃完自己親手做的一桌子菜,七殺手舞足蹈高興地像個孩子。

所有人得知此事後簡直不可思議,只有四聖心中明白,暗自嘆息一聲:小師妹長的太像母親了!

搖光的出現,讓七殺睹人思人,枷鎖又回到七殺身上。雖如此,七殺卻絲毫沒有什麼不適,彷彿時光倒流,他又變回那個還未建立心靈力場時的青澀少年。

而七殺對「獵殺者」和「神罰騎士團」,還有他這些年來種種所作所為厭惡到了極點,雙方的關係也將至冰點。新人類首腦急得抓耳撓腮卻拿七殺毫無辦法,只能聽之任之,只要七殺名義上還是新人類就行。

搖光漸漸長大,越來越像當年的女瑤,簡直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她也在師尊的幫助下建立了詭異的心靈力場。雖然還是跟七殺時常玩鬧,但畢竟師徒有別,逐漸疏遠七殺,跟師兄天樞整天混在一起。

那時候的搖光雖然實力一般,幾乎沒有執行過什麼危險任務,但由於從七星觀傳出的種種傳聞,搖光可以說是名聲在外。欺負、調戲、挖苦搖光的大有人在,但如果有誰膽敢對搖光圖謀不軌,真正傷害到她,那除非這人真是嫌命長了,連「神罰騎士團」的人都要給搖光三分顏面,更別說「獵殺者」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