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可皇帝那邊沒有消息來,迎駕的隊伍也不能撤。

就這麼一直等到了第二天早上,天還沒亮,眾人熬了一夜站在大門口,呼呼的打著瞌睡,突然,聽到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從遠處傳來。

楊黛立刻驚醒。

抬頭一看,只見沙州衛一個守城的士兵策馬飛奔過來,下了馬對著他拜道:「楊大人,皇上御駕進入沙州衛了。」

「啊?」

楊黛一聽,急忙揮手對周圍的人吩咐道:「都起來,接駕!」

立刻,他身邊的人開始叫醒周圍迎駕的護衛,所有的人全都驚醒過來,還有些迷迷糊糊的,也都站在了自己的位置上,抱旗的抱旗,捧燈的捧燈。

大家剛剛站好,就聽見前方一陣車馬聲傳來。

眾人也不敢抬頭,都紛紛低下頭,楊黛領著眾人站在最前方,一直看著皇帝的車駕停在了都尉府門口,才帶著眾人跪拜下來,山呼萬歲:「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馬車搖晃了兩下。

跟車的小順子立刻上前,撩開帘子,一個身影從馬車上敏捷的走了下來,楊黛低著頭,都能看到那雙眼熟的靴子。

在心裡鬆了口氣。

原本前幾天,貴妃提出要去白龍城,之後皇帝陛下竟然又輕率一匹人馬跟了去,他就一直提心弔膽的,雖然沙州衛附近沒有多少沙匪肆虐,但畢竟是帝妃二人,萬一有個什麼閃失,他只怕九條命也不夠死的。

後來,果然聽說在路上,遇到了狼群的襲擊,顯然是沙匪的手臂。

嚇得他兩天沒合眼。

此刻,皇帝御駕回來,看樣子並沒有受什麼傷,他才算是把一顆心放了下去。

但立刻,他看到那雙靴子又轉過去。

從馬車上接下了另一人,熟悉的精緻裙擺,還有貴妃熟悉的溫和的聲音:「皇上不用這樣,妾沒事。」

「閉嘴!」

「……哦。」

眾人一聽到這聲音,全都驚得目瞪口呆——

貴妃又回來了?!

楊黛跪在地上,低頭不動,而祝烽轉過頭來看了看迎駕的隊伍,然後一揮手:「都起來吧。」

「謝皇上。」

楊黛這才帶著眾人又扣頭謝恩,剛站起身來,皇帝已經帶著貴妃進了都尉府。

眾人面面相覷。

有幾個站得比較近,膽子大的副將都湊到了楊黛的身邊,輕聲說道:「楊大人,怎麼回事?娘娘不是去白龍城養胎的嗎?怎麼又跟皇上一起回來了?」

楊黛道:「那麼多話幹什麼,先跟進去服侍再說。」

「是是。」

大家急忙帶著人都跟進了都尉府。

貴妃回來的消息,很快就傳開了,自然的,也傳進了西廂房。

(本章完) 來到存放槍法秘籍的地方,李牧眼睛頓時一亮。

這裡有著一個個書架,書架上全都是槍法秘籍,一些是武神道場數十萬年不斷搜集起來的,一些則是武神道場歷代的槍法高手自己創出,而後將之錄成書籍,存放在這藏經樓中的。

「不愧是武神道場,光是槍法秘籍就有這麼多,真是令人難以置信。」李牧心中忍不住讚歎,拿起一本槍法秘籍,翻開看去。

「《毒龍槍法》,武宗境界的槍法,修鍊這門槍法需要……」

身為內門弟子,李牧每次進入藏經樓的時間只有兩個時辰,所以他並沒有一本本秘籍的去詳細參悟,只是瀏覽罷了。

不過片刻時間,他已經瀏覽了數十本槍法秘籍,其中有《毒龍槍法》,《萬化槍法》,《閃電槍》,《飛火流星槍》等等……

這些槍法各不一樣,有的簡單一些,有的複雜一些,有的側重攻擊,有的側重防守,給了李牧很多啟示。

「這些槍法都很玄妙和強大,其中一些甚至比《輪迴槍法》還要玄妙。」李牧心中暗道,拿起那本《飛火流星槍》,「如果是在以前,這本《飛火流星槍》就很適合我修鍊,和《輪迴槍法》也有一些相通之處,可以銜接起來。」

「只可惜……」

李牧若還是武宗境,那麼《飛火流星槍》自然最好不過,可如今他卻已經是武尊境了。

以他如今的境界來看,《飛火流星槍》又顯得稍微低了一點。

撼龍拳,崩天式,破滅式,戮仙式,這些中任何一種都比《飛火流星槍》要玄奧的多。即便李牧如今是武尊境武者也一樣可以不斷修鍊下去,他還沒有將這幾種武學修鍊到巔峰。

可若是《飛火流星槍》,李牧覺得自己要不了多久就能將之修鍊到巔峰,如果全力施展的話,可以讓他爆發出武尊境九階的戰力。但那樣有什麼意義?他要的是更強大的武學,更玄奧的槍法。

「往前面看看吧,或許還有其他適合我的。」李牧放下《飛火流星槍》,繼續瀏覽下去。

一本本槍法秘籍被李牧拿起又放下,始終沒能找到合適的。

半個時辰之後,李牧走過了大半的書架,將上面的槍法秘籍都瀏覽了一遍。

這時,一個人擋在了他的前方,道:「停下,你是內門弟子,只能參閱武王境以下的秘籍,前面是武王境以上的秘籍,你不能參閱。」這是一名中年男子,左胸衣服上有武神道場特殊的印記,乃是藏經樓的管理者。

「管理者。」

李牧連行禮,據他所知,能擔任藏經樓管理者的人都不一般,需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還要有絕對足夠的忠誠。

如果說,整個武神道場要說最忠誠的人,藏經樓的管理者絕對要算是其中之一。

對這樣的人,李牧向來是尊敬的。

「怎麼,沒有找到適合自己的秘籍?」管理者上下打量李牧,眉頭一皺,「年輕人,你才武尊境五階,不要好高騖遠,這裡的秘籍大多都是能修鍊到武尊境九階的,難道沒有你要的?」

「我無意冒犯。」李牧苦笑道,「不過這裡的確沒有適合我的秘籍,我修為雖然只有武尊境五階,不過戰力差不多可以匹敵武尊境九階。所以,我需要能夠讓我發揮出更強戰力的武技,比武尊境九階更強。」

這些武王境以下的槍法秘籍都不適合李牧,修鍊到極限也就能讓他爆發出堪比武尊境九階的戰力,他根本不需要。

管理者吃了一驚,眼中迸射出兩道光芒,盯著李牧打量了一會兒,陡然一拳向李牧打了過來。

見管理者忽然出手,李牧並不慌亂,他知道這是管理者在考驗自己,所以微微一笑,施展撼龍拳,同樣一拳迎了上去。

「果然,你沒有騙我。」

從李牧施展撼龍拳所爆發出的氣勢管理者就知道李牧說的是實話,他的確有媲美武尊境九階的戰力。他化拳為掌,在空中劃過一個圓圈,一股奇特的力量便將李牧這一拳的威能化去。

看到這一幕,李牧心中不由吃驚,「果然,能成為藏經樓管理者的人都不是一般人,這人的修為深不可測,怕是不比二師伯差了。」

李牧和這人之間修為差距太大,再加上這人刻意收斂了身上的氣息,他無法感知到這人的修為。但這人能在方寸間輕易化去他的撼龍拳,光是這等手段,至少也是武王境高階武者了。

「你很不錯,修為雖然才武尊境五階,但戰力卻足以媲美武尊境九階。」管理者看著李牧,道:「的確,這些武王境以下的秘籍對你來說已經沒什麼用了。你需要更強大的武學。」

「不過。」他語氣一轉,「你畢竟是內門弟子,必須遵守內門弟子的規定,我雖然理解你,但還是不能讓你參閱武王境以上的秘籍。」

「……」李牧頓覺無語,說了半天還是不讓參閱武王境以上的秘籍啊。

見李牧這副模樣,管理者笑了笑,道:「我只是說不能破壞規矩,但你若想學更高深的武學也並非沒有辦法。」說完,他指了指窗戶外面,「看到那些石碑沒有?那就是你的機會。」

李牧往窗戶外面看去,只見窗戶外面便是藏經樓這個環形建築中間的鏤空部分,成圓形,直徑足有十丈左右,當中有著假山,池塘,還有花園,涼亭。除此之外,則是一塊塊石碑,不過一丈高,通體光滑,如同玉石砌成的一般。

看著這些如玉石一般的石碑,李牧不禁疑惑,問道:「這些石碑上面一個字都沒有,和武學有什麼關係?」

「這叫『武神烙印』。」管理者神色肅穆,道:「這些石碑……」

這些石碑很不一般,一共八塊,每一塊都代表著武神道場歷史上的一位道主。

眾所周知,武神道場每一代都有人修鍊到武神境界,幾乎每一代的道主都是武神境的超級強者。可除了武神道場的人之外,外面很少有人知道,每一代道主,在晚年的時候都會立一塊石碑,將自己的絕學烙印在其中。

這八塊石碑,便是武神道場從建成以來的八位道主所立,每一塊石碑中都烙印有一位武神的絕學。

只不過,這八塊石碑中雖然有武神的絕學,可從外面看去卻是光滑無比,沒有文字,也沒有圖案。很多人都曾經對著石碑參悟,想要學到武神留下的絕學。可最終,幾乎都失敗了。

「這些石碑既然叫做『武神烙印』,那為何不能參悟?」李牧開口,說出了自己的疑惑。

「所謂道不可輕傳,何況是武神的道。」管理者笑道:「如果人人都能參悟『武神烙印』,那武神的絕學豈不是人人都能學?若是心地良善之輩學了倒也罷了,可若是心腸惡毒之人學了呢?」

李牧一愣,無法反駁。

「所以說,並不是誰都可以從這石碑上得到收穫的,每一代道主立下石碑的時候都設了禁制,需要有緣之人才能開啟禁制。」管理者道:「你可以去試一試,或許會有收穫也不一定。」

「多謝前輩指點。」李牧沖著管理者行了一禮,看向那八塊石碑。

「反正武王境以下的秘籍對我無用,我如今又只是內門弟子,沒有許可權參閱武王境以上的秘籍,倒不如去碰碰運氣。」李牧心中想著,沖著管理者道了聲謝,便轉身往外面走去。

李牧來到八塊「武神烙印」石碑前,盤膝坐了下來,他閉上眼睛,用心神去感知這些石碑。

「那人在幹什麼?」

「好像是在參悟『武神烙印』,數十萬年來,能參悟『武神烙印』的人,一隻手都數的過來,這傢伙很快就會知道,天上不會掉金子的。」

「別管他了,這人好像是新來的內門弟子。每次有新的內門弟子來到藏經樓不都要去試一試,等會兒他就知道了。」

「就是……」

看到李牧盤坐在八塊石碑前,一個個弟子頓時低聲議論起來,都認為李牧不會有什麼收穫,因為能參悟「武神烙印」的人實在太少了。

從武神道場建成到如今,這數十萬年以來,能參悟「武神烙印」,從中得到收穫的人一共也就五個。而每一個能夠參悟「武神烙印」的人都是一等一的天才,是妖孽一般的人物。

至於李牧這個靠關係成為內門弟子的新人,沒有人覺得他會成為第六個!

對於別人的議論,李牧毫無知覺,他心神沉寂,化為一縷縷流光,湧向八塊「武神烙印」石碑。

一縷縷心神化作不可見的絲線,纏繞在這些石碑上,努力和這些石碑共鳴,希望能夠有所收穫。

可是,片刻時間過去了,李牧一無所獲。

「會不會是我的心神太過分散了,一個個的來試試。」李牧眉頭一皺,將發散開的心神收回,化為一股絲線,探向第一塊石碑。

「轟!」

一股滔天的氣勢從石碑中迸發,並沒有實質,只是一種氣勢,只針對神魂,如同汪洋一般,向李牧席捲而來。 可怕的氣勢撲面而來,令李牧的神魂大震,如同面對汪洋大海,滔天巨浪一般,有種使不上力來,無從反抗的感覺。

這是一種考驗,但對李牧來說也是機會!

一般人來到「武神烙印」前,嘗試參悟「武神烙印」,到最後都是一無所獲,「武神烙印」沒有半點反應,像是一塊頑石,讓人無奈。

李牧能讓武神烙印有所反應,爆發出這樣的氣勢,本身就已經是一種成功了。

這證明說,李牧達到了參悟這一塊「武神烙印」最基本的要求,如今只不過是「武神烙印」對他的一種考驗,能通過考驗,便可以參悟「武神烙印」。

「看來這是『武神烙印』對我的一種考驗,是針對神魂,考驗一個人的神魂是否足夠強大。」李牧自己也很清楚,所以儘管感覺如同面對滔天大浪一般,很濕難受,可他還是強行鎮定下來。

「既然如此,那就讓風浪來到更猛烈些吧!」

李牧心中自語,猛然縱身一躍,直接跳進了汪洋大海中,在滔天大浪里隨波翻滾,載沉載浮。

這不是真實的汪洋和大浪,只是一種氣勢,李牧的心神也不是他自身,而是神魂。所以,雖然他正在經歷嚴苛的考驗,但從外面看去卻沒有絲毫的異樣,只是坐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一些藏經樓中的弟子有時會看李牧一眼,甚至有人從他身邊經過,但沒有人發現他的異樣。

「這小子竟然能引起石碑的共鳴,看來我還是低估他了。」管理者站在窗戶邊上,看了一眼李牧,低聲自語。

整個藏經樓中,也就只有他能感知到李牧的異樣,知道李牧正在經歷考驗。

小院中,李牧盤膝而坐,眉頭微微皺起,他的心神正在汪洋中飄蕩,如同一個溺水的人。

那石碑中爆發出來的氣勢太恐怖了,無形無質,只針對神魂,但卻如汪洋一般浩瀚,捲起萬千波瀾,將李牧的神魂困在當中。一個個浪濤拍打向李牧,讓他的神魂一陣扭曲模糊,像是要被打散一樣。

如果是一般人,恐怕早就無法堅持了,因為那種氣勢很可怕,神魂不夠強大很難與之抗衡。

李牧經歷了種種,神魂格外的凝實與強大,這才能同那可怕的氣勢相抗衡。

傳奇操盤手 一刻鐘之後,那種氣勢逐漸消散,李牧的神魂極度虛弱,可終究還是挺了過來。

「呼……」

這一刻,一縷縷奇異的力量向他湧來,五顏六色,美輪美奐,像是彩虹一般,將他的神魂纏繞,流轉不休。

「這是……」李牧吃驚,瞪大了眼睛。

這五顏六色,如同彩虹一般的東西將他纏繞,竟然在滋養他的神魂,將他先前的消耗快速補充回來。

片刻之後,如彩虹一般的光芒消散,李牧驚訝的發現,自己的神魂不但恢復,且又凝實了一分。

「轟!」

一聲大響,李牧的神魂大震,意識一陣模糊。

等他清醒過來,便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奇特的空間,虛空中懸浮著一個個發光的文字以及圖案,散發出驚人的氣勢。

「這是……」李牧定睛看去,不由得一呆,「這是一種絕學!」

這些文字和圖案都在發光,如星辰一般耀眼,環繞著李牧。這是一種絕學,叫做《煉魂訣》,可以淬鍊神魂,讓人的神魂逐漸壯大。

李牧修鍊過《大道熔爐》,很清楚神魂壯大對自身的好處,所以見到這《煉魂訣》,他便一下子移不開眼睛了。

「這是修鍊神魂的法門,而且還是很高深的法門。」李牧壓抑住心中的驚喜,往那些文字看去,「真是不可思議!」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