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可是,小柔顯然錯怪了林嶽這個“純潔”的人了,林嶽聽了這句話後,嘿嘿一笑:“真的什麼都可以滿足嗎?”

“色狼!”

小柔顯然已經知道林嶽已經是知道她話中那歧義了,也知道林嶽話中有話,不禁喊道。

“我不開玩笑了,我現在要說真的,你一定要想清楚。”林嶽突然鄭重地抓着小柔的肩膀,看着小柔的眼睛,說道。

林嶽這突然的動作,卻是嚇了小柔一跳,小柔還以爲,林嶽要在這裏,做一些羞人的事情呢。

但是,林嶽眼中那份鄭重,卻是讓小柔知道,自己誤會他了。

“說吧。”

“其實,下一站,我要去那傳說中西部的那無邊無際的大沙漠中,修煉,那裏,可是非常危險地,各種沙漠生物、魔獸,甚至是沙漠上生存的植物,都有可能帶給我致命的危險,那片沙漠,一直都是勇者前去的地方,你真的願意去嗎?”

林嶽看着小柔的眼睛,似乎想要得到她由心說出來的答案。

而小柔,卻沒有回答林嶽的問題,而是直勾勾地用自己那雙大眼睛看着林嶽的眼睛,用自己的眼睛中的真誠告訴了林嶽,她的決定。

“好吧,放心,我會保護你的。”林嶽知道了小柔的決心之後,無可奈何,只好允許小柔跟隨他一起去。

小柔聽到林嶽這句“我會保護你的”,不禁弄得小柔撲哧一笑,就林嶽那點修爲,保護她,不如說,先死在她前面吧。

不過,林嶽這句話,還是讓得小柔心裏甜甜的。

“恩。”小柔點了點頭。

然後,就又躺在草地上,吹着微風,額前秀髮,被風吹得凌亂了起來,她便輕輕撥了一下。

林嶽則是坐在草原上,看着小柔那舒服的神色,他卻是微微一笑……

言老之前說過了,要去慶祝一番,既然是要慶祝一番,那麼,言老就肯定不會食言,林嶽便帶着小柔、江靈,一起去了。

林老看着林嶽左右手邊都有一個大美女,不禁嘖嘖幾聲。

“林小子,沒想到啊,居然把我的一個女弟子給泡到手了,而且,還把一個本來我已經要收下來的女弟子也給泡到手了,你小子,夠牛。老夫我,佩服!”林老笑道。

林嶽嘿嘿一笑,就說了些什麼,自己好運而已。

小柔聽了林老的話,臉頰微紅,微微低着頭。

而江靈聽了,則是臉上羞紅,已經像一個熟透的紅蘋果了,而小柔,就像一個剛剛熟的蘋果,各有各的風韻。

要不是整個慶祝餐,就林嶽一個年輕男子,其他三個,都是老頭,對女人什麼的,都沒有興趣了,不然,江靈肯定會更加羞愧,因爲,這還是在外人面前。

江靈心中這樣想着,隨即,她又想到,現在,難道不是在外人面前嗎?林老,是她的師父,不算外人,言老、滄老,自己也經常找他們玩,也不算外人,小柔,是自己的姐妹,跟自己是統一戰線的,自然也不算外人,至於林嶽嘛,她就凌亂了,林嶽到底算不算是外人呢?

說是外人,也不可能,林嶽和她,已經認識了快一年了,說不是外人嘛,難道,他們還有別的關係嗎?

頓時,江靈疑惑了,林嶽,似乎在自己心中的位置,一直搖擺不定,她頓時覺得,自己是不是,還真的放不下,林嶽他,也已經放下他對琳兒的喜歡了,他也認清楚了,自己跟琳兒,只是兄妹關係而已,而自己呢,難道還沒有忘記那個混蛋嗎?

江靈果斷在這裏糾結了,整個飯局,她都在思考着這個問題,自己碗裏的東西,也沒有吃多少,而林嶽,看見江靈並沒有吃多少,便不停地給江靈夾菜,頓時,江靈的碗裏,全部都是林嶽夾給她的滿滿的菜。

江靈在飯局之間,時不時地看了林嶽幾眼,林嶽因爲感應非常,他很快便知道是誰看他了,他又看了江靈一眼,剛好四目對接,江靈趕緊收回目光,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

林嶽笑了笑,然後,不再看向江靈,江靈她應該有自己的想法,既然江靈想要想事情,他自然是不會打擾她的。

吃飽飯足,自然少不了一段暢談。

在這段時間裏,江靈和小柔,並沒有多說幾句話,江靈一直在想林嶽在自己心中的位置,而小柔,卻是認爲,自己沒有什麼需要講的東西。

“呵呵,林小友,小柔她到底有什麼決定了?”林老笑眯眯地看着林嶽,他知道,問小柔,肯定是說不知道,不如直接問林嶽來得了當。

“她決定不當那什麼內門弟子了,她要跟我去歷險。”林嶽笑眯眯地說道,還不忘喝了一口茶水。

“什麼?”林老、言老、滄老以及江靈,都驚訝了。

林老、言老、滄老驚訝的原因,自然就是,小柔這麼好的一個修煉天才,就要從自己身邊走過,自己卻不能夠挽留下。

而江靈,便是因爲林嶽說的要歷險的事情,因爲林嶽,居然沒有跟她說過這歷險之類的事情,聽到之後,自然是驚訝的。

“你要去歷險嗎?我也要去!”江靈說道。

林嶽還沒有開口,林老卻是開口了:“不行!你必須留在追雲宗,我會給你追雲宗最好的修煉環境,最好的各方面供應,只要你需要,我一定給你弄來。”

林老可不願意又一個天才跟他們追雲宗擦肩而過。

“不行,我就要去!”江靈固執的說道。

“不行!”林老還想說,便是被林嶽給阻斷了。

“林老,靈兒她不想留下來,你就別勉強她的,你沒聽過一句話嗎?強扭的瓜不甜!”

“恩恩。”江靈只聽到了林嶽後面的話,至於林嶽喊的那個靈兒,她卻是選擇性地忽略。

林老還想說什麼,卻怕江靈直接是一去,永遠不再回追雲宗了,自己頓時猶豫起來。

“師父,你老人家就放心吧,過段時間,我玩累了,我自然會回來的。”江靈似乎看到了林老眼中的不捨,便說道。

聽到江靈的承諾,林老是非常高興的,連連點了點頭,笑了,眼裏,還笑出了淚花。

“林嶽啊,老夫我沒有別的什麼給你們,這兩個東西,就給你們吧。”林老拿出兩塊令牌,林嶽已經非常熟悉了,特別是上面刻着的那個令字,特別逼真。

“這是……”

林嶽疑惑地指着桌面上的兩塊內門弟子令牌,問道。

“這是老夫給你們的見面禮,這兩塊令牌,你們愛要不要,反正,老頭子我就扔在這裏了,如果你們拿了這兩塊令牌,我也不阻止你們外出歷練,你們不拿,我也無計可施,隨你們的便了!”林老看都沒看那兩塊令牌一眼,而是直勾勾地看着林嶽。

林老這句話,似乎沒有任何威逼的意思,但是,是一個人都能夠理解林老話中的意思,誰又會不清楚呢,林老這樣說,也是變着法地逼林嶽收下這兩塊令牌,如果林嶽不收,就是不給他面子,林老的面子,可不是隨便一個人,能夠給的,林嶽要是真的不收,就真的是不識擡舉了。

所以,林嶽伸出手,拿過了桌子上的那兩塊令牌,一塊自己拿着,另一塊他給了小柔,爲什麼不給江靈呢,因爲,江靈本來就有一塊,再多給一塊,也沒有什麼用,最多隻能算是多了一個東西儲藏雜物。

林老看見林嶽收下了那兩塊令牌,也說明了,林嶽這個人,已經永遠跟追雲宗聯繫在一起了,如果他將來擁有怎麼怎麼樣的成就,他們追雲宗,也是非常有面子的,而且,只要追雲宗有難,林嶽這個追雲宗內門弟子,也是要來幫助他們的,這種一舉多得的事情,林老是非常願意幹的,也是非常願意看到的,即使林嶽修爲不怎麼樣,但是,也是可以改變的,林老知道,只要綁住了林嶽,江靈和小柔,便是跑不了了。 林嶽吃飽喝足之後,看見天色已晚,便回去好好地準備了一番,然後,第二天清晨,天才剛剛亮,林嶽便是爬起來了,每天去吸收那一縷紫氣,已經成爲他每天的必修功課,此刻,林嶽體內的紫源,已經是漸漸擴大,林嶽也漸漸發覺了這紫源的奇特之處。

有了這團紫源,林嶽感覺,只要自己不斷擴大紫源,終有一天,紫源強大到一定的程度之後,林嶽可以憑藉着自己的意念,利用這些紫源,創造出一些東西。

因爲吸收紫氣是林嶽每天必須的功課,所以,他只好等到自己吸收完畢紫氣之後,才帶着江靈、小柔離開。

而聽到林嶽要離開了,司馬天穹和琉皇,也是湊了上來。

“兄弟,聽說,你要離開了?”

司馬天穹看着林嶽那副整裝待發的樣子,問道。

“恩。”林嶽點了點頭。

“剛好,我們兩個也要去執行任務,我們一起下山吧。”司馬天穹說道。

“那……好吧。”林嶽想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

司馬天穹和琉皇,顯然是被安排了什麼任務,能夠讓這兩大巨頭前去執行的任務,看來,並非多麼簡單。

林嶽通過各種渠道,他也終於是知道了琉皇的身份。

琉皇那變態的天賦,僅僅是比司馬天穹差一點點,而且,他非常喜歡用毒,不過,追雲宗是名門正派,怎麼會讓自己的弟子用毒呢,但是,琉皇偏偏也就是在用毒這方面有成就,所以,無奈之下,破例一次,讓琉皇修煉毒。

而且,林嶽聽到琉皇居然還有一項非常奇特的技能,他會悄悄散發出一種酸味,而且,氣味非常像硫磺的味道,要是誰聞到了這種硫磺酸味,便是死期的到來,這種氣味一吸入肺中,那麼,就會悄悄地滲透到人體之中,然後,漸漸腐化人體,連死都不明白自己是怎麼死的。

所以,江湖人稱琉皇爲“硫磺酸”,不過,之前,他已經許久沒有出現在大陸上了,他幾乎整天在追雲宗內修煉,所以大陸上的人們,都漸漸淡忘這個人,但是,這個名號,卻是讓許多強者,曾經瘋狂過。

琉皇可是作爲追雲宗年輕一代,第二強的人,他能不有一點奇特的東西嗎,哪怕是司馬天穹遇上了他的氣息,也是得避過,司馬天穹可是在上面吃過虧了的。

“呵呵,小子,這麼快就走了?”

林嶽剛剛走到了下山的那條小路前,林老的聲音就是從自己身後傳過來。

林嶽趕緊轉過身,看着林老,恭敬的道:“是的,林老。”

“既然要離開了,爲何不跟我們這幾個老頭子說一聲呢?”林老說道。

“這個……”林嶽答不上來,心裏卻是說:告訴你們,我還能夠離開麼?

“既然已經決定離開了,我們幾個老頭子就不阻攔你們了,走吧。”林老說着,擺了擺手。

林嶽說了一聲告退之後,便是帶着江靈、小柔、司馬天穹、琉皇,一齊下山去了。

上山總是比下山難,下山,也自然比上山容易,很快,林嶽便來到了外門的區域。

在這裏,他可是看到了一個老熟人。

蕭建此刻,正在教訓着自己那些弟子,罵得真是狗血噴頭,一個個弟子,都不好意思擡起頭來了,而蕭建並沒有想到,內門上居然會有人下來。

當他看着爲首的那個人,不禁一驚,心想:這不是那個坑了我兩個內門弟子名額的林嶽嗎?他居然還敢下來,因爲他要兩個名額,我可是被爺爺給罵了一頓,寫了一份三萬字的檢討,這個仇,我一定要報!可他剛剛想要上去罵林嶽一個狗血淋頭,他確實看到了林嶽身後的幾人,小柔,他也是認識的,就是因爲小柔的事情,他纔會被林嶽給坑,另外三個,他更加地熟悉了。

江靈,也是因爲她,自己才被貶下來,當一羣外門弟子的導師,不過就是調戲了幾下她而已,沒想到,卻鬧到了林老的面前,要不是他爺爺出手相救,蕭建應該,不只是被貶這麼簡單了,是的,蕭建之所以會在外門指導一羣不成材的內門弟子,就是因爲他色膽包天,沒事,居然仗着自己爺爺的威風,去調戲江靈,這樣做,自然是會受到嚴厲的處罰,而且,江靈還是林老的親傳弟子,林老一定會給她主持公道了,林老最後也是礙於他爺爺的面子,纔將蕭建貶下來,當一個外門弟子的導師。

蕭建自從這件事情以後,便是不敢再惹江靈了。

另外兩個男人,蕭建更是熟悉得不得了,追雲宗史上最有天賦的兩個天才,他怎麼不可能不認識,司馬天穹和琉皇的名號,可是響徹全大陸的,也是因爲司馬天穹和琉皇的實力,他們的名號才能夠這麼響亮。

司馬天穹和琉皇出現在這裏,正常,可是,不正常的是,他們居然是跟在林嶽身後的,這就不正常了。

“司馬師兄,琉師兄,你們這是去……”

蕭建別人的面子可以不給,但是,司馬天穹和琉皇的面子,他絕對得給。

“我們去哪,要你管嗎?”司馬天穹對於這個眼裏全部都是女人和金錢的蕭建,不由得心裏一陣厭惡,沒好氣地道。

“管不了,管不了,兩位師兄,請。”

蕭建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司馬天穹哼了一聲,然後,便是跟隨着林嶽向前走去。

“等等,你們不準離開!”

蕭建將林嶽、江靈和小柔攔了下來,惡狠狠的說道。

蕭建因爲是江靈剛剛來到追雲宗的時候,就調戲了江靈,然後,就被貶了,之後江靈的名號,他便是沒有聽過,不然,他肯定也是不會攔下江靈的。

“爲什麼?”林嶽一臉戲謔地看着蕭建,他知道,蕭建是想要報復自己。

“因爲,宗門有令,弟子不能隨便下山!”

蕭建義正言辭地說道。

“怎麼?蕭建,你皮膚又癢了是不是?我兄弟你都敢攔下來,是不是不把我們兩個放在眼裏?而且,他們三個,可是林老特別批准的,下山上山,都隨他們的便,你管不着。”琉皇“哎喲”一聲,在一旁說道。

聽到琉皇說林嶽和司馬天穹還有他是兄弟,蕭建的人生觀頓時顛覆了,林嶽這麼一個廢物,居然能夠跟司馬天穹和琉皇這種大陸頂尖的人做兄弟?

天哪,如果真的可以這樣,蕭建也寧願自己就是林嶽這個廢物,只要跟司馬天穹和琉皇做了兄弟,司馬天穹和琉皇這兩個號稱最重兄弟情誼的人,只要兄弟有事,跟他們吱一聲,司馬天穹和琉皇,肯定是在所不辭的。

可惜,蕭建天賦還算不錯,他修煉,也夠努力。

因爲琉皇的話語,蕭建自然是不敢再阻攔林嶽一行人,林嶽一行人,順順利利地離開了追雲宗。

走出了追雲宗的大門之後,便是沒有路了,周圍全是大山,而且,沒有一條下山的路,林嶽頓時覺得頭大了。

看着下面的這片蔥綠的森林,頭上這片廣闊的天空,天空中有無盡的飛鳥,林嶽恨不得,自己也是飛鳥,長出一對翅膀,自由翱翔,不用拘束在地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