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可惜貝克實力太低了,在火葬之地最低的都是三階星獸,就是餓了也不敢去打三階星獸來吃啊,他現在最多也只能吃幾顆青果來飽飽肚了。

不過就在他拿出第二顆青果的時候,神識掃過儲物鐲的時候,他再次發現了奇怪的地方,他發現儲物鐲裡面多了幾個東西,那是三個袋子,貝克本來只有一個袋子的,那是在火葬中心之地的時候一位五階星師偷襲他的時候反被他所殺,從他手上得來的。

而現在總共四個袋子,那三個多餘的袋子從哪裡來的,剛才他在葯山嶺感知到與儲物鐲失去聯繫的時候就有些奇怪了,而現在更加奇怪……

他就好似見到了外星人一樣,看著自己儲物鐲裡面還有四個袋子靜靜的躺在那裡,心念一動將那多餘的三個袋子持在手上。

三個袋子分別散發著一絲很微末的空間之力,很明顯這是三個普通的空間儲物袋,解開袋子,裡面的地方不大不過一個平方而已,三個袋子中就有三個平方,當他解開袋子的瞬間,無數晶光四射之物差點兒亮瞎了他的眼睛。

嘩啦啦

貝克整個人都快要被埋在裡面了,一顆顆泥龍之晶閃爍著淡淡的輝芒。

貝克茫然的看了看,獃滯的朝周邊望了望,就好似傻子一樣,媽呀,這都是泥龍之晶,饒是貝克再深沉也不得不張大了嘴,隨即他順手朝裡面刨了刨,又一個薄薄,很輕翼的東西被他發現,定眼一看,入眼是一本比較古樸的書籍。

「玄階低級星技,血影無蹤」

上面幾個大字,赫然生威,貝克猛然記起來了,當日出了地下拍賣會逃到紅樹林的時候,曾見鷹眼老人使用過,聽那兩位追逐他的黑白二使說,這好似是鷹眼老人的成名絕技。

貝克瞬間一愣,鷹眼老人的成名絕技怎麼會在他的儲物鐲里,還有這麼多泥龍之晶,不會也是鷹眼老人的吧,貝克忽然冒出這個『荒唐』的想法。

愣了一會兒,貝克很快也就釋然了,不管這是怎麼回事,不過總的來說對他而言並不是壞事而是一件好事,這就對了。

嘿嘿!

這貨使勁的伸展了一下腦袋,咧了咧嘴,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他將這一切都歸功於老天爺在幫他啊!

沒想到這次來泥龍沼澤,不止意外收穫了不少泥龍之晶,同時還收穫了一本玄階低級星技,這真是幸運,他忽然感覺這樣的日子很美好。

翻開那本星技,這是他接觸的第二篇星技,而更加讓人好笑的是兩篇星技皆是出自鷹眼老人之手。

簡直就是他的福星啊……

仔細翻閱,這篇星技極為詭異,居然是需要燃燒自身精血為引,並沒有什麼大用,但也不是說沒有任何出奇之處,其中最主要的功用就是逃命,不錯,正是逃命,這篇功法可謂奇特,能夠提升全速的數倍速度。

這星技修鍊起來甚為容易,只是法門另闢蹊徑。

對於星修者來說這功法實在猶如雞肋,不過對於貝克來說倒是有不小的作用,因為此刻他渾身星力不能施展,而這功法也不需要星力催動,只要咬破舌尖釋放出自己身體中為數不多的精血,然後通過星技的特殊方式運行,就可以讓自己提升數倍的速度。

這樣的話能夠讓貝克碰到其他強大而不能力敵的星修者之後,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逃出敵人的控制。

他暗自將「血影無蹤」法門記在心裡,然後放下這本星技,這才將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收進了儲物鐲內。

隨後左右看了看,貝克決定先在這裡呆下來,將自己身體內部的暗傷調養好在出火葬之地比較保險。

時間晃過,不知不覺他已經在這地方呆了三天……

三天中他除了修養身體之外,便是對著山地內的那些大石練練拳腳,同時修鍊起九星轉體第二個層次,因為他的身體強度大增,所以修鍊九星轉體第二個層次相當容易,三天時間,他也就每天早上起身的時候修鍊兩個小時,和晚上休整的時候修鍊兩個小時。

但效果挺明顯的,三天時間他的身體強度雖然沒有增加但卻已經徹底適應了自己的身體力量,並且在三天中他硬是將九星轉體第二個層次練到了第三轉的地步,因為他身體方面天賦異稟,所以他修鍊成功第二個層次之後,竟然能夠施展一千三百多斤的力氣,而他現在能夠連續完成三轉,每一轉增加一倍的力量,也就是說他三轉下來足夠有三千九百斤左右的力度。

這樣的力道如果打在四階或者五階星師的身上,都足夠將一名這樣的星師給打成肉醬,當然這得要這樣的星師站著讓他打才行,雖然力道強勁,但這不過是蠻力,要想真正戰勝四階星師乃至五階星師這樣的高手,還是得想辦法提升自身的星力才是正道。

現在貝克的真實實力,運用上九星轉體特殊法門,他應該能夠與三階星師交戰,當然要想戰勝三階星師估計有些難度。

不過在泥龍沼澤之地,他這樣的實力已經算是相當強勁的了,因為在這種地方,他是不受這裡瘴氣的壓制的。

徐徐的站起來,貝克喃喃道:「身體暗傷已經恢復了,算算時間,差不多又過去了近十天了,必須趕往幽蟒之地了,再耽擱下去恐怕會途生變故。」

想到這裡,貝克拿出地圖,找准方向之後,身形一閃,對著一個地方駛去……

他的身形異常靈活,在原地劃過一道殘影,速度比開始來泥龍之地的時候要快上好幾倍……

……

「少爺,這是最後一個了,現在火葬之地的人差不多都出去了,留下的恐怕都是那些實力強勁的冒險者,咱們沒有必要再待下去。」大管家耶撒鄭重的道。

他們已經在這裡蹲守了兩天,期間一共斬殺二十九個從這個方向路過的人,當然除了幾天前邪魅青年一行人例外。

本書源自看書罔 輪到張飛鷹啞口無言了,他沒有想到我會玩這一招。但他倒底是見過大場面的人,很快便鎮定了下來。

“周然,你如果不擔心艾文生夫婦的安危,大可去報警了。既然到了要撕破臉的份上,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大不了來一個魚死網破。”

張飛鷹突然跟我來這一招,還真把我難住了。

飛鷹壇的施工實力,在衆多參投企業里根本就不值一提。便算是衆誠集團想徇私舞弊將工程給飛鷹壇,勢必會惹來罵聲一片。

我尋思了喝酒,終於計上心頭。

“張壇主,說實在你也算我一個長輩,跟何況你跟周璐還是那個關係。遠的不說,周璐和我的婚約你應該是知道的吧!我想你即使不顧我的面子,總該顧一點周璐的面子了。不要爲難我了。”

我指望給張飛鷹打親情戰,熟料張飛鷹並不買賬。

“周璐這丫頭能不能跟你走到一起還是一說,我就是想在有生之年跟她們兩姐妹多留下一些產業。再說招標部負責的是艾麗,這個罵名也輪不到你來背,對吧!”

張飛鷹的話句句戳中我的軟肋,我實在沒有辦法,終於向他道出了實情。

“張壇主,實不相瞞。城市道路建設的工程項目,衆誠集團並沒有打算給任何第三方企業承包。衆誠集團有自己精湛的建築隊伍,足以保質保量的完成這項工程的。你若是真有這份心,等競標結束後,從衆誠集團手裏直接轉包過去,既不用投標,也不用評估,豈不是更好!”

此刻我也只是想搪塞張飛鷹,但是道路建設工程我已經決定了任何企業也沒有建設資格了。

“周總,你說的是實話?”張飛鷹有些難以置信。

“你看我像說假話的樣子嗎?張壇主,我還是希望你把艾麗的父母送回來吧!之後的工程我絕對會第一個記得你。你即使是把艾文生夫婦怎麼樣了,又能得到什麼好處呢?”

我的話句句擊在張飛鷹的心上,張飛鷹終於低下了頭。

“周總,我的做法是有些欠妥,這樣吧!你跟我一起去,你看看我倒底有沒有爲難艾文生夫婦。”

買了單,我和張飛鷹一起走出了茶樓。衆誠集團招標部的會場依然在進行激烈的角逐,其實我現在並不去關心了。我早已祝福過艾麗,只是象徵性的走走過場,暫且不要宣佈競標的結果。

到時候,即使是衆誠集團自己來完成這項工程,那些人也絕沒有任何異議。我和張飛鷹坐在汽車上,汽車疾馳往郊區而去。

我有一事不明,因爲昨天張飛鷹曾經打過艾麗的電話幾次,爲何在安然的衆誠網絡公司裏監測不到準確的位置呢?

“張壇主,顧子墨去了你哪裏多久?”我只是隨口一問,用了一個肯定的語氣。沒有想到張飛鷹一驚。

“你是怎麼知道的?顧子墨做得那麼周密。”

張飛鷹此刻已經是不打自招了,他居然經不住我一問便全部說了出來。

“張壇主,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爲。你剛纔跟我說了那麼多鮮爲人知的事情,我想在蓉城除了顧子墨,還沒有誰能夠有如此的能耐。若不是顧子墨的反偵察能力強,我們昨天就已經找到你了。”

我再一次冷冷的說道。

“周總,不是你想的那樣,顧子墨是從朱煥天那裏跑出來的。他身中一種什麼毒,剛好飛鷹壇有一種毒藥與他所中的毒相剋。他爲了感激我救了他,所以乾脆就留了下來,他說他最對不起的人就是你和顧琳。”

張飛鷹跟我坦誠相告,讓我着實很意外的。顧子墨的人其實不壞,只是被別人控制了。他之所以一直不肯離開蓉城,仍然是心裏放不下顧琳。

一提到顧琳,我的心裏便會有隱隱的痛。曾經的夢中情人,難道真的會走成陌路嗎?只是顧琳那一次故意的以身相許,會讓我揹負一輩子的情債。

她將純潔無瑕的身子給了我,我卻不能給她任何什麼,哪怕是一句輕飄飄的承諾。

“周總,你怎麼了?”看到我神情沮喪,張飛鷹不禁問道。

“沒什麼,我在想周璐,也不知道她現在去了哪裏?”我跟張飛鷹撒了一個謊,明明在想顧琳,我卻說在想周璐。

“周璐和張曉楠在一處極爲隱祕的地方跟着一位隱世高人學習武藝呢!周然,周璐以後一定會給你幫上大忙的。我之前雖然跟你大爹有諸多過節,但你大爹已經走了,所有的恩怨也就隨之而去了。周璐是一個性子烈的女孩,但心地善良,希望你以後一定要善待她。”

張飛鷹語重心長,完全是以長輩的身份在跟我說話。我和周璐的婚約,估計蓉城市是人盡皆知了。

“我會的!因爲我親口答應過我大爹、男子漢吐出的唾沫都是釘,所以我絕不會改變初衷的。”我朗聲回答。

“如此就好,我那可憐二弟泉下若知,也該瞑目了。”這一刻張飛鷹居然哽咽起來,讓我有些猝不及防。

張飛鷹還告訴我,現在顧子就在飛鷹壇的總舵。僅憑几臺電腦,顧子墨就可以隨便攻破一些公司的官方網站門戶。照此一來,飛鷹壇是與時俱進了。有了顧子墨的扶持,張飛鷹所轄的幾家碼頭運輸公司,估計不久也會大放異彩。

汽車駛到了鄉下一個集鎮,張飛鷹告訴我,艾文生夫婦就在此不遠了。他指着一處很洋氣的三層樓,那裏就是張飛鷹在這裏的私宅。

原來之前張飛鷹在蓉城市也有住宅,後來因爲幾次牢獄之災,便將住宅變賣成了鈔票,之後砸鄉下買了一套住宅,做起了隱形富翁。

他的這套三層樓的住宅很是寬敞,僅僅四合院便足有好幾畝地。那扇鐵門居然還是電動的,張飛鷹輕輕一按手中的遙控鑰匙。鐵門便緩緩開啓,我把汽車剛剛開進去,才下得車來。便見從三層樓裏走出來艾麗的父母。

艾麗的母親幾步走到我的面前,拉着我的說,幾乎是哭着說道。

“我的兒,你總算來了。我和你爸在這裏差點憋壞了……” 這丫頭!女人在心中嘀咕著,越大越調皮了!在自己的面前都開始裝了!

女人莞爾一笑,不急不緩地說著:「思雅——」

「嗯?」媽咪怎麼又念到自己的名字了,小丫頭的心思如泉水般咕嘟嘟得冒著水泡泡,一個接著一個——往日回來,都是寶貝寶貝地叫著,說幾句玩笑,媽咪也沒當真呀,今天這是怎麼了?

「媽咪,您說,寶貝聽著——」,小丫頭甜甜一笑,漂亮的眼睛笑彎著如同月牙兒,不由的讓人心情一悅。

「嗯,」女人清咳一聲,正了正自己的神情,差一點點,就差一點點,自己這個當媽的,差點就要被小丫頭迷惑住了,唉!

「你說的沒錯,寶貝,在家裡,不出門就可以吃到各國的美食,」

「對的,對的,媽咪」聽到媽咪贊同自己的話語,小丫頭連連點頭,媽咪,還是聰明的媽咪的!

「不過,」女人語氣一轉,小丫頭頓時收住了自己的剛才判斷,豎起小耳朵聽到,

「c國的水果要去c國去吃不是更美味呀?而且,寶貝,剛才不是也說了,c國很大,很美,還有可愛的人,要去呆一段時間嗎?」

「是啊……」小丫頭附和著媽咪的話,剛才自己確實是這麼想的,

「可是,媽咪,」小丫頭還是有自己的一套想法:「我只對c國有興趣,那的水果可真沒興趣。」

「哦?」女人不得不仔細地注視著這個一年不見的小女兒了,她,長大了。

「c國很大,要去走一走,才知道有多大;c國很美,要去看一看,才知道有多美;c國的人,要去和他們說說話,才知道他們有多可愛。」

「是不是,柳思雅?」女人最後直接叫出了女兒的全名,聲音不難聽到那隱含的怒氣。

「母親!」小丫頭本是甜甜的嗓音,全數褪去,一臉嚴肅,若不是小臉稚嫩,那表情與一個成人幾乎一般無二。

「不要試圖揣測我的心思,思、雅」,女人一字一字念著自己寶貝女兒的名字,儘力壓住心中那如同波濤洶湧的情緒,

「母親叫你去那,自然是有原因的,母親喜歡那個地方,不過就是想讓你隨著母親一起去遊玩幾日而已,小小的年紀,想多了,頭疼,知道了?」

「是,母親。」小丫頭低下頭,嘴上乖乖的回應著,心裡的小九九早已轉了好幾道彎。

「好了,回來一趟,你也累了,回你那休息去吧,媽咪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女人扭頭看著窗外的天氣,那天陰沉了不少,心中的試圖要壓抑住的氣息仍是如浪般翻滾,比這天氣也好不到哪去。

「好的,媽咪,」小丫頭聽到母親自稱媽咪后,這才敢順勢改變了稱呼,悄悄地呼出一口氣,聲音也少了幾分嚴肅。

「媽咪,再見!」小丫頭看著已經走到窗檯的母親,只給自己留下了一個背影,很美,很美的背影。

「再見,寶貝。」女人的所有的注意力早已在窗外的景色了,淡淡的回了一句,便不再說話。 第100章狹路相逢,唯有逃

不得不說他們收穫還真不錯,殺人越貨確實是一夜暴富的職業,他們殺死的人當中不少此行收穫不錯的冒險者,現在這些冒險者的東西都落入了他們的口袋,正收集在耶撒腰間的空間儲物袋裡面。

不過殺了二十九個人之後,他們發現越到後面走出來的人越厲害,也越來越少。

「放心吧大管家,湊齊三十個人手裡的財富,咱們立即就離開。」布魯蕤喜笑顏開的道,這次他們收穫還真不是一般的好,他當然很高興。

「恩?少爺,好像有人來了?」這時一位長老說道。

「看清楚了么,幾個人?」布魯蕤立即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