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可幾步走到瑛蘭身側,瑛蘭一把扯住了她,一下跪在了她面前,淚水已經奪眶而出:";我錯了,是我的錯!素素,對不起!我不但害了你,也害了我自己.

我一直沒有看清的是,爺跟我爹不一樣,只要他心裏承認了我是他的女人,他是會善待我的.其實那時候他對我已經很好了,可是直到失去後,我纔看清這一點.可惜太晚了.

如果我當初能夠大度一點,那麼即使得不到他十分的愛,也能從你那裏分得少許,既然他真正喜歡的不是我,我還有什麼好計較的.可是,因爲我的自私,反而讓他越走越遠,我越是貪婪想要得到更多,最後卻越是失去地徹底.我更加不能原諒自己,對無辜的你做出了那麼狠心絕情的事情.我知道上天一定會懲罰我的,一定會的……";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素素嚴詞打斷她的話道:";哪怕你那時候想盡辦法讓我遠離雲和,又或者讓雲和討厭我,亦或是聯同單連芳把我趕出杜府,我都會對你感激不盡!可是你無論如何也不該陷我於萬劫不復!哪怕

我只是一個和你毫不相干的陌路人,你也不能做傷天害理的事情!你如此狠心絕情,陷害無辜的人,你還想讓雲和接納一個毒婦?";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瑛蘭流着淚道:";我知道就算說一千句一萬句對不起,也無法贖清我對你犯下的罪,我不知道該如何彌補對你造成的傷害."; ";說夠了沒有?";素素的聲音冷到了極點,";你能把完璧之身還給我嗎?你能把從前的我還給我嗎?既然不能,你現在對我說這些有什麼用!還有你不要忘了,我們早己經恩斷義絕,再無瓜葛!你救過我收留過我,所以我幫你脫離怡春樓,把你從水裏救起,也算是還得差不多了#下的就是你負我的,就當作是我在你家容身的代價吧!

所以以後,我們誰也不欠誰!你聽好了!我已經把你從我的記憶裏抹去!所以希望你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面前!我只願今生再不與你相見!";

素素說完,掙脫了瑛蘭的手,頭也不回地出了水榭.

錦縵出來找瑛蘭,遠遠看見素素從水榭裏走出,她想過去問詢一下,遂趕緊走了過去.卻見素素腳步很急,她沒趕上和素素碰面,正要加快步子趕上素素,瞥眼卻見瑛蘭正撲倒在不遠處的水榭臨水處.

她嚇了一跳,還以爲瑛蘭身體發生了什麼狀況,急得她慌忙跑過去.

卻見瑛蘭撲在地上痛哭失聲,她趕緊把人給扶起來:";這是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我剛在煎藥,不放心出來看看,怎麼成這樣了?";錦縵焦灼着道.

瑛蘭被她扶起,遠遠看向素素的背影,淚眼朦朧着喃喃自語道:";她恨我……她恨極我了……";眼裏話語裏滿是傷心和絕望.

錦縵順着她的目光看去,是素素匆匆離去的身影.

素素剛回到鎖芳館院門口,就見錦芝匆匆跑了來,她一見錦芝,登時心有所動.

錦芝一見素素,趕緊上來道:";奶,錦繡跑了!";

素素一聽,問道:";什麼時候的事?";

";剛剛,她一跑,我就馬上過來找奶了!";錦芝道.

";你向他透露爺今天在家?";素素問道.

";是.";錦芝點頭,";我按照奶的意思,向她透露今天爺在家的消息,然後故意沒有看緊她,讓她以爲得了機會.我怕奶不知道,就趕緊過來回稟了.爲了這事,我還不得不使了苦肉計,想必這樣一來,我家奶奶也不好太責罰我了,只會怪錦繡手段毒辣.";錦芝說着擡起了右手,素素見她右手背上赫然一個深深的牙印.

原來這天錦繡趁錦芝不備,自以爲得了機會,偷跑了出去.

錦繡本想從人少的角門出去,可自從單連芳見過院裏出現蛇後,便下令幾乎封死了邊門,她也只能仗着自己隨機應變的能力殺出去了.

她一路謹慎小心,專揀花木掩映處走.實在要經過屋前院後,又正好有人過來,她便在折角處或者假山洞避一下,或者實在避不過了,乾脆蹲下身來揹着人做出擦拭花盆或者門窗的動作.若是確實沒有遮攔物的空曠處,避無可避,便蹲下身裝作是在清理花木雜草.一些粗心的丫頭婆子還以爲是正在幹活的小丫頭,也不以爲意.

倒是有一個婆子和丫環兩個經過時,看見正在";忙活";的錦繡,覺得奇怪,那婆子是專管小丫頭們灑掃一類活的,看見錦繡在那裏擦拭門窗,心想這會兒自己沒支使人來這邊幹活啊,遂喊道:";喂!你怎麼在這裏瞎忙?這裏上午剛打掃完,還不去後園幫忙!";

錦繡被這麼一喊,嚇了一跳,趕緊轉身跑了.

那婆子哪知是錦繡,還以爲小丫頭被她一喊嚇着了,邊上的丫頭也道:";真是,又沒罵她,跑什麼呀.";兩人始終沒當一回事.

就這麼一路挨着,錦繡繞到了一座亭臺附近.

這座亭臺是賞月的一個絕佳之地,且眼下又栽植了一些當季花卉,正爭相鬥妍,白日又可賞景,所以平時都會添置一些瓜果點心在這裏,以供單連芳過來隨時享用.

錦繡見裏面出來一個丫頭後,就再沒動靜,於是火速溜了進去,找到了一個遺留在裏面的托盤,放上了一碟點心,快步出了亭.

等那添置點心的丫頭再回來時,一看几上,莫名感覺奇怪,不覺嘀咕上了:";怎麼好像少了一碟.";

錦繡一路低頭挨近了院門,看看院門將近,她更是低頭急行.

守門的婆子見一個丫頭手裏拿着吃食急匆匆靠近了自己這邊,向錦繡走了過去,隨口一問:";這是去哪裏啊?";

錦繡見問,越發伏低了頭:";奶奶要我去給爺送點心,要我快去快回,不能耽擱.";說完,急匆匆出了院門.

那婆子見她手裏端着果盤,又說是得了奶奶的吩咐出去,自然沒有二話,只是看着那丫頭的身影,總覺得十分熟悉,想想也是,院裏的小丫頭很多都是她婆子看眼熟了的,想到這裏,她僅有的一絲疑雲也飄走了.

錦芝是從別的小徑通往的院門處,她料定錦繡定是要溜出院,所以她只掐着時間來到了院門不遠處悄悄觀望,居然還真讓她看到了走出院門口的錦繡,不禁也暗暗歎服錦繡的應變能力.

估摸着錦繡走得比較遠了,錦芝在自己手背上狠狠咬了一口,急匆匆往院門口過去.一見婆子就問有沒有看見錦繡.

婆子自然搖頭:";錦繡不是你看着的嗎?怎麼反來問我?";

錦芝齜牙咧嘴着擡起手背讓婆子看:";錦繡跑了!她把我咬傷,偷跑出來了!";

那婆子一聽錦繡偷跑出來了,嚇了一跳,回想剛纔一直低頭走出院門的丫頭,驚出一聲冷汗,大叫不好:";遭了!難道剛纔出去的便是錦繡?";

";一定是了!哎呀!孫媽媽你怎麼也不看着點!";錦芝登時埋怨.

";那可怎麼是好?奶奶

說過不能放她出去的!錦芝!讓你看着人你是怎麼看的?這可如何是好!";婆子叫苦不迭,一邊埋怨錦芝一邊就要去告訴單連芳.

";您先別急,等我去把她追回來再說!您現在去告訴奶奶,奶奶還不辦你一個失察之罪?!";於是,錦芝趕着來向素素報訊了.

錦芝把事情一說,問道:";奶,那接下來我該怎麼做?";

素素聽完錦芝的這一消息,對錦芝道:";你趕緊回去告訴你們奶奶,就說錦繡跑了,多半是去了倚梅軒,到時候就有好戲看了.";

與此同時,錦繡已經站在了倚梅軒的門口. 杜雲柯雖說不許單連芳進倚梅軒,但平時凝輝院的丫頭們送些點心還是可以進去的。畢竟杜雲柯知道單連芳的性子,要是丫頭們連個差事都辦不好的話,回去一定會受罰,而且他見錦菲待在倚梅軒畢竟冷清,每每有凝輝院的丫頭過來,錦菲都表現得很開心,每次總要拉着她們聊上好一回。

只是送過來的點心杜雲柯從來不吃,每次也是錦菲得了口福。

至於錦繡,杜雲柯自從明確向她表示完全對她沒感覺,且在她毒害素素之後,便早已徹底疏遠冷落她了,所以他覺得錦繡也沒有理由再來糾纏自己。因而對於錦繡,杜雲柯倒也沒有特意交代說不讓她進來之類的話,既然已經覺得是多此一舉的事情,自然是沒必要說明了。

所以對於錦繡送點心過來,守門的婆子直接讓她進去了,只是有一點不免疑惑,想着這錦繡不是被大奶奶嫌棄了嗎? https://ptt9.com/108535/ 怎麼今天卻差她來送點心了?只是這畢竟是身在倚梅軒的人一時弄不明白的地方,她還想會不會是大奶奶又起用了錦繡,所以自然只是一轉念而已,反正這不是他們倚梅軒該管的,也礙不着她的事。

凝輝院本來就沒什麼人,錦繡自然是自由出入來去。

自打錦衣死後,杜雲柯不問世事,整日買醉的頹廢樣,錦繡也看出來了,知道杜雲柯簡直連心都跟着錦衣去了。何況她也知道杜雲柯已經極其不待見她,所以她倒也的確沒想過要來做無謂的糾纏。

何況跟了單連芳後,單連芳對丫頭們管得極嚴,送什麼吃食過來給杜雲柯,也是專門挑一些姿容平庸的,就怕某些不安分的丫頭仗着自己頗有姿色,而去勾引杜雲柯。

因此,錦繡一來沒機會,二來她也不想惹麻煩,讓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單連芳對她的信任轉變成對她的猜忌。

只不過錦繡一直沒忘的是,太太當年給她的那份許諾,說是讓杜雲柯納她爲妾。她只希望杜雲柯可以快些從失去錦衣後的頹廢中走出來,漸漸迴歸常態,然後自己在單連芳身邊忠心耿耿地服侍,以求有一天太太或者單連芳開恩,好兌現承諾。

可是現在她卻失了單連芳的寵,單連芳還揚言絕不可能讓她償此夙願,這讓她美夢幻滅。她原以爲不會再有希望,誰知忽然收到杜雲柯向她表達愛慕之意的畫像,還有在她落難之時受到的他的照顧,這讓她暗淡的心驟然大亮,猶如即將跌倒崖底的人猛然抓住了崖壁上的樹枝,絕處逢生之感霎時攀升到了最高值。

此刻她快步走在倚梅軒裏,心焦又充滿希冀地盼望着能夠快點找到杜雲柯,只希望這次破釜沉舟之舉能夠讓自己逃出生天。

雖說即使逃出了單連芳的控制,成了杜雲柯的女人,也未必就能不受那個悍婦的欺凌,但這畢竟是唯一也是最後的生路了,何況她不覺得只要給她一個起點,她會沒有能力對付那個愚蠢的女人。

心思紛亂的轉着,她的腳步可絲毫沒有一絲遲滯,稍稍轉了一圈沒見着杜雲柯,她知道一定是在書房。

來到書房外,恰好見錦菲從裏面出來,她趕緊在廊柱後面躲了一下,直到看到錦菲離開,她才閃身出來,放輕了腳步進了書房。

書房內,是杜雲柯在全神貫注地提筆書寫着什麼,錦繡輕輕走近書案,將點心放在了書案上,柔聲道:“爺,吃些點心吧。”

“錦菲,不是跟你說過我忙的時候……”杜雲柯正想說忙的時候不要打擾他的話,忽然意識到進來之人聲音不是錦菲,他一愣,擡頭看去,卻見錦繡正含情帶笑地站在書案邊看着他。

“錦繡?”杜雲柯嚇了一跳,手裏的筆也落在了書案上,他連忙站了起來,“你……你怎麼進來了?”

錦繡滿含深情地看着杜雲柯:“錦繡真是愚蠢,居然不知道爺心裏一直在記掛着錦繡。”

“你在說什麼?”杜雲柯聽錦繡說話莫名其妙,沉了臉,轉身便要走出書案,卻被錦繡拉住了道:“爺是在怪我嗎?怪我沒能看懂爺的心思?還是怪我來得太晚了?其實錦繡無時無刻不在思念着爺。”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還不出去?!”杜雲柯見錦繡越來越胡言亂語,一把推開她後大爲不悅,並責令她離開。

錦繡見杜雲柯對自己居然沒有好言相向,十分錯愕,她不明白杜雲柯究竟是怎麼個意思,不解道:“爺是怎麼了?爲什麼心裏明明想着我,卻不願見我?”

杜雲柯忍無可忍,怒對錦繡道:“我叫你出去!”

宅鬥之春閨晚妝 面對杜雲柯的怒容,錦繡萬分困惑:“爺到底是怎麼了?我好不容易偷跑出來,就是爲了向爺表明心跡,爺怎麼居然這麼對我?”說完,不顧一切撲到了杜雲柯的懷裏,“難道爺是害怕奶奶嗎?這個錦繡不怕,錦繡已經豁出去了!爺……”

話還沒完,就被杜雲柯大力推開了,錦繡腳下沒站穩,一下跌倒在書案腳下。

杜雲柯簡直懷疑錦繡神志不清,不想再跟她廢話,打算直接走人。

錦繡萬沒想到杜雲柯還是和從前一樣,對自己的態度沒有任何改變,見杜雲柯要走人,她來不及細想,趕緊爬了起來,堵在了杜雲柯的面前,看着他道:“爺是怎麼回事?爺不是暗地裏畫了奴婢的畫像,還讓錦菲送來給奴婢嗎?奴婢被罰跪雨裏暈倒後,不也是爺吩咐人把我送進屋的嗎?爺既然心裏有我,又爲何這樣對我?奴婢不明白!”

杜雲柯被錦繡堵住去路,又聽她說起先前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情,當即嚴詞正色道:“錦繡,我今天明確告訴你!我沒有畫過你的畫像,更不可能讓錦菲送畫給你!還有那次你暈倒在雨裏,我讓人扶你進屋,是不想看着你死而已,換做旁人,我一樣會這麼做!你要是不想讓我趕你出去,就自己趕緊走人!”

杜雲柯的一番話把錦繡從美夢中拉回到了現實,看着杜雲柯滿臉對她的嫌惡,還有他擲地有聲的這番表明對她絕無一絲他心的話,讓錦繡從頭一路涼到了腳,她不斷搖頭:“我不信!我不信爺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我不相信!” 可是杜雲柯的爲人她最清楚不過,她知道杜雲柯不可能說謊。

杜雲柯見她死死地盯着自己一言不發,暗暗搖了搖頭,他不想跟走火入魔的人多費脣舌,遂擡腿走人。

不行,看着杜雲柯要離開,錦繡幾步衝過去,從杜雲柯身後死命地抱住了他,她好不容易見到杜雲柯,哪能就這樣讓他走掉,想到如今已經沒有退路,她也絕不能就此罷休,如果就此放棄,那麼一定會死無葬身之地的。

“爺你不能走!奴婢對你是真心真意的!爺爲什麼就不能接受奴婢呢?奴婢不要爺全部的心,只要分一點點給奴婢就行了,奴婢絕不奢求!只求爺看在當年奴婢一心一意服侍爺的情分上,接納奴婢可以嗎?奴婢對爺的真心天地可鑑……”

“給我把這賤人拉開!”

正在杜雲柯試圖掙脫錦繡,苦於錦繡跟不要命了似的只是死死不肯鬆手的時候,單連芳尖銳又憤怒萬分的聲音驟然炸響了。R1152 聽說錦繡跑了,單連芳大怒,本以爲錦繡是偷跑出杜府了,錦芝忙提醒說多半是去了倚梅軒,單連芳也顧不得問錦芝看管不力的罪了,怒火沖天着便趕了過來.當看到錦繡死死抱着杜雲柯的一幕,讓她原本就燃着熊熊烈焰的眼睛瞪得簡直都快要把眼皮給撐破了.

她一聲令下,錦繡終於被幾個丫頭七手八腳地給強行拖拽了出來,狠狠摔到了地上.

杜雲柯見鬧出這種事來,又見單連芳一副欲大興罰戮的架勢,他氣得不行,索性直接出了被鬧得已不得安寧的倚梅軒.

單連芳在倚梅軒便直接讓丫頭狠狠甩了錦繡一頓耳刮子,然後讓人給架回了凝輝院,凝輝院自然只有錦繡悲慘命運的開始.

以前錦繡還沒有對杜雲柯有什麼實際行動,只不過是杜雲柯畫了一幅畫過來,錦繡到底有沒有私下勾引還是未知之數,頂多就說了一句太太曾答應讓杜雲柯納她爲妾的實話,單連芳就已經把錦繡當成了眼中釘肉中刺地折磨她,如今親眼看見她抱着杜雲柯不放手,口口聲聲說着對杜雲柯的真心天地可鑑的話,單連芳自是徹底把錦繡當成了一定必須絕對要迅速除掉的害蟲.

看着丫頭們把錦繡按倒在地,用針不斷痛扎着哀嚎的錦繡,單連芳怒不可遏地咬牙切齒着罵道:";以前還對你留有情面,沒想到你這賤人居然如此猖狂!公然勾引起爺來!下賤無恥不要臉的狐媚賤人!今天我要不打死你,我就不姓單!給我往死裏扎!";

直到錦繡被扎得撕心裂肺地一通叫,渾身麻木疲軟,無力反抗,單連芳又命人擡進了一口空的水缸,注滿水,命丫頭把錦繡推到水缸前,把她頭按進了水裏.

錦繡自是奮力掙扎,好不容易被放鬆了掙出來吸一口氣,很快又被按進了水中.

這也是以前錦繡教唆單連芳用來折磨素素的法子,此刻她親身體驗,不由得她不痛苦萬分.自從素素建議讓單連芳用以前錦繡自己想出來的折磨人的惡毒法子對付錦繡本人,單連芳倒也覺得過癮,所以這回又用上了這招.

正當錦繡被單連芳折磨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奄奄一息的時候,素素過來了.

一見素素進門,單連芳幾步過去道:";素兒,你來得正好!你知不知道,這個賤人剛剛居然偷跑出去公然迷惑勾引爺!我今天不打死她我就不是單連芳!";

素素聽她一說,驚愕道:";有這種事?";

";你也不信會有這麼猖狂的賤蹄子是吧?素兒,你看着好了,";單連芳道,";我今天就打死這賤蹄子以消我心頭之恨!打死她我好比踩死一隻螞蟻,我看死人還怎麼去勾引爺!";

素素看了一眼已經被扔在地上,正在苟延殘喘的錦繡,說道:";你看你,爲這種不知廉恥的丫頭生這麼大的氣值得嗎?還不是氣壞了你自己?";素素把她拉着坐了下來道,";你先消消氣,我給你帶來了一個好消息,我把親家給接回來了!";

單連芳聽素素說把自己母親給接回來了,大喜,拉着素素的手道:";真的?什麼時候的事?";

素素笑着道:";就在剛剛,我打發出去的丫頭回來說,已經把親家給接回來了,之後我把她安頓在了城南的別宅.";

陳氏當時滿懷着一肚子氣到了孃家的祖屋後,可苦了她了,還好單連芳第二天就打發了以前跟着陳氏過來的小丫頭沛兒過去伺候陳氏.

陳氏哪裏住得慣,孃家的祖屋雖說也過得去,可畢竟家裏已經沒人,要什麼沒什麼,她是叫苦連天.

誰知很快杜家就來人了,是一個從未見過的年輕人和一個小丫頭,實則便是文澤和寒香.

素素讓兩人去接陳氏,她不知道陳氏的孃家在哪裏,又不能到處去打聽,一想有了,送陳氏回去的杜家車伕不是知道?於是賞了那車伕些銀兩,讓他送文澤和寒香過去.

到了那裏,一說來意,陳氏喜出望外,可聽說是素素來接她的,她又奇怪了:";怎麼?不是你家老爺讓你們來的?";

";不是,我是奶的貼身丫頭,是我們奶讓我們來接您的.";寒香笑着道.

";怎麼不是你家老爺派人來接我,反倒是你家奶?";陳氏奇怪道.

";老爺並沒有發話說要接您回去.";寒香如實道.

陳氏想想心裏有氣,對杜青鶴又開始不滿,轉念想到素素,說道:";你家奶爲什麼這麼關心我?";

";我家奶跟大奶奶情同姐妹,所以不忍心看您孤苦伶仃的一個人在這邊,所以纔打發我過來接您的.";寒香解釋道.

陳氏聽她這麼一說,雖說她對素素還是不領情,可畢竟能回去了,她哪有不樂意的.當初一時衝動跟杜青鶴較了勁兒,現在她早後悔不迭,哪裏還管是杜青鶴還是素素過來接她,只要是接她回去就行了,管他是誰.

來到杜家的別宅,陳氏道:";怎麼來這裏了?不說接我回去嗎?";

";是這樣的,";寒香道,";接您回來的事我家老爺還不知道,我家奶奶說老爺是不許您回來的,只是我家奶奶看在大奶奶的份上,所以讓我們偷偷把您接來這邊住.";

陳氏聽到這裏,雖然對杜青鶴有十二萬分不滿,卻也只能如此.想到畢竟比待在孃家祖屋好多了,自然也就欣然入住了.

單連芳聽說母親被素素接回來的消息後心情大好:";素兒,你讓人去接我娘回來,怎麼也不事先告訴我一聲.";

";還不是看你最近心情不佳,想給你一個驚喜.";素素道.

";太好了!只是不能把我

娘接來這邊住嗎?";單連芳稍稍有些失望.

";老爺曾經撂下話,不許親家再回來,你說呢?";素素反問.

";那也只能這樣了,至少離得近了,總比遠在外祖家要好多了!";單連芳倒也表示理解.

";這件事情是我違逆了老爺的意思,先斬後奏,擅作主張的,所以等老爺回來,我還得去向老爺請罪.";素素臉上泛起了些許愁色.

";素兒,真是委屈你了.要不我幫你去跟老爺說說情?畢竟這也是有關我孃的事情.";單連芳道.

";不行!";素素一口回絕了她,心想要是讓你直接去跟杜青鶴談話,豈不是有機會讓你得知其實杜青鶴並沒有說過不讓你母親回來的話,或許還會一併得知杜青鶴實則是想讓陳氏回來的,遂當下道,";現在老爺對你還在氣頭上,要是你去幫我說情,他看到我們同氣連枝,只會讓他更生氣,反而遷怒於我,豈不是更加不饒我了?說不定還會以爲我這麼做是出自你的授意,到時候不但要重責於我,恐怕你更是首當其衝,對你的責罰恐怕更重!";

素素連勸帶嚇的一番話,很快把單連芳給唬住了,想到很有可能連帶着自己也會遭殃,單連芳忙不迭擺手:";那我可不去了!";

";對了連芳,你打算怎麼處置這丫頭?";素素看了一眼渾身溼透,已經緩過一口氣來,躺在地上微睜着眼睛一動不動的錦繡道. “還能怎麼辦?不打死她不算完!” 職業替身 單連芳恨恨連聲,怒瞪着錦繡,對丫頭們喊道,“把這賤人給我扔到水裏去!”

錦繡被推到了水缸邊,丫頭婆子正要把她往水裏扔,素素忙道:“慢着!”

單連芳見素素阻止,一愣,問道:“怎麼了素兒?你不會是可憐她吧?”

素素淺淺一笑,說道:“這種不知廉恥的丫頭,有什麼好可憐她的,只是我忽然想起了你們說的那個死去的錦衣,我在想,若是你真把她怎麼樣了,這萬一她跟那個錦衣一樣,從此陰魂不散,豈不是不得安寧?”

一聽素素說起上次錦衣的鬼魂,單連芳臉色都白了,深感素素說得在理,遂道:“素兒,多虧你提醒。這賤人比錦衣那賤蹄子心眼可壞多了,到時候變成厲鬼來向我索命的話……”說到這裏,越想越害怕,不敢再想下去。

“所以呀,你要怎麼折磨她都行,可千萬別把她給打死了。”素素一邊說着話,一邊心想自己這仇可還沒報完呢,怎麼能讓單連芳就這麼給打死了,心裏想着,口裏遂道,“連芳,我有個不情之請,不知你可否答應?”

單連芳聽說她有要求向自己提,說道:“素兒,你跟我還客氣什麼?你有什麼要求,儘管說好了。”

素素看了錦繡一眼,說道:“是這樣的,我那邊正缺個幹粗活的丫頭,不如,向你要了錦繡吧!”

“要她?”單連芳對此感到詫異,說道,“素兒,你缺丫頭,我馬上撥幾個去你那裏就是了。”

素素搖頭:“府裏的丫頭都各司其職着,雖說調撥給我也沒什麼,可我這人最怕的就是給家裏添麻煩。所以我原是打算找人牙子重新買的,再說,新買來的丫頭也好調教。再者,我來杜家的時日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算短了,總想着給家裏添置點什麼,後來想想,不如趁着給自己院裏添置丫頭,順便給家裏也添上幾個。

所以我向你要錦繡,只不過是想讓她填補一段時間的空缺,到時候等買了新的回來,再把她還給你。本來時間就不長,說不定也就幾天的工夫,所以我就更不喜歡從別處調撥了,倒是覺得錦繡反而是最符合我心意的人了。”

“可是這賤人,我已經打算打斷她的狗腿,然後把她遠遠地扔到外面,讓她自生自滅去了。”單連芳道。

素素心想我也不能讓你把她給遠遠地扔了呀,當下對單連芳的決定搖頭表示不屑:“打斷她的腿?這處置未免也太輕了吧。身體上的傷痛遠遠比不了心靈上的創痕,你要真想讓這丫頭受最大的折磨,這種做法自然是輕得不能再輕了。”素素道,“不如這樣,你讓錦繡先去我那邊幫忙,這段時間我幫你想一個好法子出來,如何?”

南國江山 “可是,我現在只想活剝了她!讓我等,我可等不了!”素素說幫她想個更能折磨錦繡的法子出來,單連芳沒有意見,只是她現在只想儘快除掉錦繡,心裏難免不樂意還讓她去素素那邊多待幾天。

“只是很短的時日,到時候我把她還你了,還不是任你處置?她又逃不了,你何須急於一時?”素素道,“還有你大可放心,我會替你好好地看緊她,絕不會讓她有機會再次逃脫去勾引爺的。”

見單連芳不吭聲,不說答應也不說不答應,顯然還是不情願,素素翻了翻眼皮,一掠額角的鬢髮,嘆息一聲道:“噯! 待會兒還要去向老爺請罪,我這日子怎麼越過越回去了。”語氣裏夾雜着鬱悶。

聽素素有些不悅地提起這茬,單連芳有些不好意思了,心想素素剛幫自己接回了母親,總不能這片刻工夫便裝作忘了吧,她現在在自己面前這麼堅持要錦繡,硬是不答應也說不過去,況且她也說只要買回來新丫頭後就還錦繡。

心裏一琢磨,也只能勉強答應了:“那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就讓這賤人多舒坦幾天,就當她走了好運!”看了一眼錦繡後,又道,“那是現在就把她給你送過去,還是等她精神好些了再過去?”

“這就送過去吧,反正也不缺她躺的一個地方,讓她稍稍在我那邊將養個半日,也便能幹活了。”素素淡淡地道。

單連芳聽素素這麼說,便招呼丫頭婆子把錦繡給素素即刻送過去了。

送走了錦繡,單連芳想起了錦芝,讓人把錦芝喊了進來,準備責罰她沒有看管好錦繡的錯。

錦芝一進來看到單連芳的怒容,便嚇得撲通一聲跪了下去:“奶奶,事情是這樣的,錦繡聽奴婢說奶奶的好,就像瘋狗一樣把奴婢給咬傷了,又把奴婢掐暈了過去,才讓她逃脫的!奶奶一定要爲奴婢做主啊!”

錦芝邊說着邊把自己受傷的手背舉了起來,她一上來便先聲奪人,敘述事情經過的同時,順便拍了單連芳的馬屁。

單連芳看見她手背上的傷,又聽她說是因爲在錦繡面前說自己的好才被咬傷的,遂道:“你仔細說來。”雖然此刻看着錦芝的臉仍舊板着,語氣卻明顯不像是問罪的了。

錦芝趕緊道:“當時,奴婢見錦繡嘴裏唸唸有詞,就問她在嘀咕什麼,錦繡卻只是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就問她是不是在說奶奶的壞話,她反而啐了奴婢一口,奴婢就知道她一定是在詛咒奶奶。

奴婢就罵她不識好歹,說像她這樣狐媚惑主的,換做別的主子,早就把她打死喂狗了,也就奶奶菩薩心腸,又念在以前她還算忠心的份上,才留下她這條狗命的。

奴婢還說奶奶是九天仙女下凡,觀音娘娘下界,無論美貌還是心腸,那都是無人能及的。誰知錦繡聽了不但不贊同奴婢的說法,竟然像發了瘋似的向我衝過來,狠狠地咬傷了奴婢的手。然後又跟瘋了似的把奴婢撲倒在地,拼命地掐住奴婢的脖子,奴婢先是掙扎,後來腦袋一暈,就不知道了。等到醒過來見她不在了,知道不好,連忙去找,才知道她偷跑出去了。求奶奶恕罪!”

錦芝說完,匍匐在地上不敢再動。R1152 錦芝的一番拍馬奉承顯然對扭轉單連芳的決定很有用,原本單連芳還打算要懲罰她,聽錦芝說是因爲讚頌了自己而被錦繡傷害,並且在被惡毒的錦繡掐暈過去之後才導致讓人給逃脫的,當即把所有的惱恨都轉移到了錦繡身上:“這賤人見不得人讚我好!可見她對我包藏着多大的禍心!”

“看來,她是被看管地久了,對你早已充滿了怨恨之心,所以聽錦芝贊你的好,她自然不愛聽了。”素素在一旁道,“錦芝忠心耿耿,只是錦繡發了狂似的攻擊她,倒也不能太怪錦芝,人怎麼能跟瘋狗相抗呢。”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