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可她們同樣冷笑,這男子敢和廖木家族作對,簡直不知死活。

冰月同樣知道廖木家族的厲害,此刻非常擔憂路川,可要說什麼的時候,卻被路川接下來的行動告訴她,這一切不可阻擋。

「既然你們眼中的廖木家族是無法去侮辱的,那麼我今日就讓你們看看,我是如何為冰月討回公道。」

路川輕哼一聲,封印之力散開,直接讓這些女子,甚至讓此刻在這裡的人全部站在了一個個高台上,身體無法動彈,眼睛直勾勾的看去前前方。

前方,正是廖木家族之地。

而路川,則是拉起冰月的手,朝著廖木家族的深處而去。

途中,以路川的修為加上心靈決的力量,早已能察覺到冰月的內心,所以在經過一些地方時,路川沒有猶豫,直接一手掀翻。

頓時,整個廖木家族,全部亂了起來。

與此刻,在青陽鎮中,那座直入雲霄的高峰上,那座寺廟下有著一個高亭。

在這高亭中,有著兩個老者正在下棋喝茶。

「水峪老頭,要是這盤棋我贏了,你們廖木家族的那個青石玉可得借我看看啊。」穿著青色長袍的老者笑道。

另一邊的老者,則是抿了抿嘴,道:「這都借了多少次了,你還不是研究不出什麼……」

忽然,老者神色一凝,往山下看去。

(未完待續。) 「怎麼了?」青衣老者覺察到什麼,開口問道。

水峪老者臉色很快難看起來,道:「有人竟敢在我廖木家族鬧事!」

「噢?是誰有這個膽子?恐怕這在青陽鎮還無人有這個膽子吧?」青衣老者微眯雙眼說道。

不過,話鋒一轉,這青衣老者繼續笑道:「不管發生什麼,先把這盤棋下完再說,不然我可不會放你走的。」

「城主……」水峪老者眉頭微微一皺,可他明白不能招惹眼前的這個老者,心中輕嘆,不得不去下棋。

與此刻,在廖木家族,路川帶著冰月橫掃而過。

頓時,青陽鎮很多人都是聚在了一起,來看看到底是誰到底那麼大的膽子?

「那青年好陌生,看樣子似乎不是咱們青陽鎮的。」

「看他身邊的那個女子,不就是當時青陽鎮傳的沸沸揚揚的廖木冰月嗎?」

「噢,原來是那個想偷自己……」

「噓!話別亂說,你沒看到那冰月不知在哪找的男人,正在為他出氣嗎?」

「呵呵,也不知是哪個傻男人,這樣的女子天下多的是,為了一個女子惹上青陽家族……嘖嘖,是真傻還是什麼?」

在眾人看來,林逍一定是傻了。

要不然會瘋狂的去惹廖木家族?

須知,廖木家族乃是青陽鎮除了城主之外,最為龐大的勢力了。

隨著路川轟鳴一路走過,所過之地廖木家族都是立即天翻地覆。

很快,隨著冰月的指引,路川來到了大禮堂。

而此刻,隨著路川帶著冰月上前,周圍那些廖木家族的人,沒有一人敢去阻攔!

「去吧,拿回你的東西,今天不會再有人敢阻你。」路川輕聲開口,柔和的聲音似乎只對冰月,而這道聲音傳開,使得廖木家族所有人紛紛顫慄。

冰月能感覺到,周圍那些族人看向自己時的恐懼。

那些以前欺負自己的,把自己關起來,打罵的人,此刻看向自己的眼中,有著憤怒的同時,更多的是畏懼。

「這就是蘇木家鄉的男子么……」冰月不再猶豫,一步一步的上前,似乎都非常的沉重。

大禮堂,廖木家族歷代優秀族人的牌位。

而在這些牌位中,冰月的眼神此刻如同只有一道黑色的牌位入了她的眼牟之中。

那上面寫著:廖木青凡四個大字。

而這廖木青凡,正是冰月的父親。

可緊接著,冰月就是看到,在她父親旁的一處立碑,卻是……空的!

「娘……娘親……」冰月身體一顫,眼牟留下淚水中,凄厲大喊而出,直接就是朝著那大禮堂狂奔而去。

「放肆!」然而,就在這時,一聲冷哼傳開,一股恐怖的大劍就是突然間從那大禮堂中飛出,朝著冰月猛然刺來。

速度之快,難以形容,甚至下一刻就是可以看到冰月的死。

但冰月似乎沒有察覺到,她的腦袋現在一片混亂,在她的世界里,她從未看見過她的爹娘,而這立碑是她唯一生存下去的信念。

因為在風靈界,哪怕死人,只要立碑在風靈界,那麼他們會幸福的生活。

而這個信仰,一直留在冰月的腦中,揮之不去。

可現在,她看到娘親的立碑竟然不在了,哪怕眼前有著恐怖的危機,她也無法去退縮。

甚至她遺忘了這危機,或許說忽視了,速度更本就沒減。

而那大劍眼看要毀滅冰月時,就是可以看到隨著冰月的身體前進,冰月周身有著一股極為恐怖的力量環繞。

這力量,使得那大劍觸碰的剎那,直接崩碎而開,化作漫天的碎片銀光。

「找死!」路川暴怒中,伸手一抓,那在大禮堂上的一個青色持劍人,直接就是被路川給一抓在手心。

下一刻,這青色持劍人眼中露出驚駭,路川一捏直接這持劍人青色身體崩潰,可卻沒死,直接脫離時化作了一個布衣老者。

「閣下到底是誰?為何要管我廖木家族之事!」布衣老者皺起眉頭問道。

路川看了眼此時呆澀在立碑前的冰月,他嘆息一聲中,下一瞬出現在那布衣老者旁。

隨即拿出了一把長劍,直接抹去其脖子,輕聲喃道:「我是誰?在這世界,我是蘇木!」

布衣老者根本無法反抗路川的力量,這一幕使得廖木家族再度瘋狂。

「快請老祖出來!」

「可老祖聽聞是去了城主那裡,沒有回來。」

「這……這可怎麼辦,難不成我廖木家族今日就要覆滅與此?」

廖木家族的人都瘋狂了,他們打不過路川,那種實力之間的差距使得他們看不透路川的修為。

可他們明白,路川定然是和老祖一樣的強者。

只有老祖回來,才有一絲的希望。

其實,冰月也不知道什麼思緒,她整整跪在禮堂半個時辰,最終拿起其父的立碑,走了出去。

路川沉默中,走了過去,而冰月再也忍不住,抱著立碑蹲在地上痛哭起來。

看到這,廖木家族裡還是有不少的弟子沉默,他們有些人或許知道當年冰月是被冤枉的。

可子家族的壓力下,他們本就無力去反駁。

也不知過去了多久,冰月擦乾了眼淚站了起來,堅定的看去路川。

「蘇木,帶我去拿青石玉。」

路川能看到冰月此刻眼中的堅定,再無之前前來時,那種猶豫和懦弱。

冰月知道,路川有這個實力。

「好。」路川淡淡一笑,按著冰月所指方向就是走去。

青石玉,被廖木家族藏在隱秘的地方,可按冰月的血脈之力,卻是可以去找到這青石玉。

廖木家族沒有一個人去阻擋他們兩人,而青陽鎮現在也是一片死寂,這個消息如同風暴一般的傳開,造成的震撼性不言而喻。

路川來到一處祖地,按照冰月的感應,前面便是青石玉埋藏之地,也是她父親留給她最後的東西。

「蘇木,我一定要回青石玉。」冰月再次說道,眼中有著懇求之色。

路川深呼吸了口氣,笑道:「放心吧,那可是你的嫁妝啊。」

路川其實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冒出這句話來了……

冰月聽到,不由臉微微紅了起來。

然而,就在路川準備進入祖地,去查看青石玉的時候,天空之上就是有著一道渾厚的聲音冰冷傳開。

「本座的東西,你也敢染指?」

(未完待續。) 這聲音帶著席捲之力轟然落下,路川臉色一沉,可卻沒有停頓。

他不再是前進這祖地,而是直接掀翻!

隨著祖地被掀翻,一塊發著青光的玉石也是出現,路川直接手掌一抓,那青石玉就是落入了路川的手中。

隨即路川給去冰月時,只見眼前出現了兩個老者。

其中正是那青衣老者暴怒,而他的暴怒很快就是看去路川。

「你是何人!」青衣老者非常憤怒,這青石玉他以看中很久,甚至是他能否繼續增進修為的關鍵所在。

可現在,竟是被一個陌生人給阻擋了。

「冰月,你應該明白這是什麼地方吧?老夫沒想到你竟然還打著青石玉的主意。」水峪老者低沉道。

假愛真情:BOSS很邪惡 他正是廖木家族現在的老祖,廖木水峪。

「是我要來幫她拿回的。」路川直接一步上前,說道。

「你算什麼東西?」水峪老祖頓時來氣了,可剛想上前便是被青衣老者阻擋。

「你打不過他。」青衣老者說道。

他,是青陽鎮的城主。

聽聞,水峪老祖雙眼一凝,就是看到了路川那周身的波動,頓時瞳孔一縮。

「神……」水峪老祖駭然。

這時青衣老者的怒氣也是漸漸消散開來,看去路川問道:「不知閣下是哪個城的城主?」

路川淡淡一笑,道:「青陽鎮的。」

青衣老者眉毛一挑,冷笑道:「你可知你在說什麼嗎?」

「在這青陽鎮,你是第一個敢這麼對我說話的人。」

「他們,都稱我為……神。」

「而你拿了神的東西,還敢和神這樣說話,你是活的不耐煩了嗎?」

青衣老者淡淡開口,可氣勢卻是驚人散開,形成一股極為恐怖的壓力。

水峪老者臉色也是異常難看,本來他下棋是可以不輸的,但是在這路川強盛之下,他不得不加快下棋速度。

但是近日城主似乎也覺察到什麼,偏偏就下的很慢起來……

最後,水峪老祖不得不咬牙放棄了這局。

「你胡說,這青石玉是我爹給我的東西!」冰月也不知哪裡來的勇氣,就是朝著青衣老者大聲道。

「冰月!你好大的膽子。」水峪老祖頓時臉色陰沉,這冰月好歹也曾是廖木家族的人。

難道她不知道惹了神是什麼後果嗎?

「是嗎?如果我偏不呢?」路川笑道。

平靜的一句話,卻是讓青衣老者徹底怒了起來。

「這真是我這輩子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了,那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有何能耐?」

話語落下,青衣老者冷哼一聲,修為直接爆發,通靈境初期。

路川嗤笑,這種實力他直接可以爆打。

在這青衣老者自以為卓越的時候,路川直接一衝而上,一拳緊握朝著青衣老者打去。

這一幕落入水峪老祖眼中化作譏諷冷笑,這小子竟然敢和神對抗?真是不知死活……

至於冰月,她也是開始擔憂起來,如果可以她似乎可以放棄這青石玉也不願路川有事。

然而,青衣老者本來譏諷的笑容,也是子此刻徒然凝固起來。

砰!

隨著路川的一拳落下,空間之力散開之中形成恐怖之力,這青衣老者就是無法置信中倒飛數百丈,吐出數口鮮血。

而他的右臂,直接就是被路川一拳打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