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可即使如此,曲國良依舊非常的激動:“如果不是挪動公款,你哪有這麼多的資金!”

羅成輕輕一笑,慢條斯理的說道:“當然是賺的。”

曲國良發出一陣嗤笑,眼神裏面閃爍着瘋狂的光芒:“我給你一次機會,現在趕緊把我的資金還給我!要不然我現在就找關係調查你挪動公款的證據!”

“到時候,這些錢一分你也拿不到!”

曲國良面色冰冷的呼喊着,眼神裏面也閃爍着陣陣寒芒,看得出來他是真的怒了。

不過他的反應讓羅成有些意外,能夠在這麼短時間內調整心情並且找到解決的辦法,也足以說明曲國良確實是有着自己的能力。

曲筱雅眼神裏面失望愈發濃郁,冷淡的開口:“是你自己投資的,我們並沒有強求你。”

“至於你還用什麼辦法威脅我們,那是你的事情,跟我們沒有關係。”

她的態度很明確,錢是不可能還給你的。

曲國良深吸一口氣,顫抖的伸出手指着羅成:“好,好!你們給我等着!”

說完之後,撿起地上已經碎裂的手機直接向着別墅外面走去。

所有人都知道,曲國良是去想辦法絆到羅成,可是卻又都清楚的看到曲國良那虛浮的腳步。

陳鳳芝並沒有跟隨,無比虛弱的倒在沙發上,眼神裏面也滿是複雜的光芒。

良久,擡頭看了曲筱雅一眼,剛想要開口,曲筱雅那冰冷的聲音便已經響起:“事情是他惹出來的,跟我說沒用。”

陳鳳芝苦笑一聲,心裏面五味雜陳。

別墅裏面安靜了下來,此時沒有一個人再敢多說什麼,一個個看向羅成的眼神裏面都充滿了畏懼和不解。

曲悅喜笑顏開,最終她還是選擇對了。

曲老夫人搖頭嘆息,同樣失望的開口:“出去這麼多年,終究還是沒磨平你們的棱角啊。”

陳鳳芝聞言身體一震,看向曲老夫人的目光閃過一抹迷惘。

羅成和曲筱雅都沒有理會。

曲國良走了,所有人都清楚他是去想辦法證明羅成挪動公款。

雖然流動資金全部沒有了,但畢竟產業還在。

只要有產業,曲國良一時半會兒也還不會倒下,不過跟羅成之間的鬥爭,孰勝孰劣已經很明顯了。

羅成的名聲,在曲家徹底響亮了起來。

因爲陳鳳芝在,曲筱雅也並沒有跟曲老夫人多說什麼,反倒是跟旁邊的曲悅閒聊了幾句。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羅成也並沒有繼續待下去的興趣了。

剛想要起身,曲筱雅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拿出來一看,是慕詩涵打來的,連忙接通了電話。

“筱雅!你們快回來,出事了!” 電話剛接通,裏面便響起了慕詩涵那焦急的聲音。

曲筱雅黛眉微蹙,連忙開口問道:“怎麼了啊?”

慕詩涵焦急的解釋:“我們來找樓盤,遇到一個位置不錯價格也合適的獨棟樓一層,商議的時候他們無限我們損壞了工具,現在不讓我們走了。”

曲筱雅也沒有多問,連忙開口:“好,我們馬上回去,你把地址給我!”

電話掛斷,曲筱雅也收到了慕詩涵發過來的地址。

跟曲老夫人打了聲招呼之後,直接跟羅成離開了曲家。

曲國良的事情羅成也並不擔心,現在的曲國良在旌城已經掀不起什麼大浪了,還是得趕緊將視線放到盧家的身上。

開車向着慕詩涵發過來的地址趕去,十分鐘的時間二人便已經到了那棟大樓的門口。

將車停好了,便看到裏面人影閃動,大廳裏面的人都慌慌張張的,似乎發生了什麼事情一般。

羅成倒也不着急,有郎珏在她們兩個肯定不會有什麼性命危險。

到現在還沒出來,肯定是被人糾纏住了。

羅成環視四周,確定沒有什麼異常之後這才帶着曲筱雅向着大樓裏面走去。

進去之後,大廳裏面已經聚集了一大羣人。

在大廳中間的位置隱隱的還能聽到陣陣呼喊的聲音。

羅成掃視了一圈,發現這裏應該是剛剛倒閉的一個古董店,裏面還有很多東西沒有撤下去呢。

在中間的位置,擺放着一個展櫃,上面擺放着幾個花瓶。

也正是這裏,被人羣圍住了。

羅成二人靠近人羣,便聽到裏面響起了一個陰沉的聲音:“人到底來不來?不來趕緊賠錢!再不賠錢我可找巡捕了啊!”

林薇兒那冰冷的聲音響起:“錢我有的是!但是這花瓶不是我們碰 的,憑什麼讓我們賠錢?”

“少廢話,就你們兩個在這裏了,不是你們碰的難道是自己掉下來的不成?”陰沉的聲音再次響起。

羅成對事情也大概的有了一個瞭解,嘴角忍不住露出一抹冷笑。

如此拙劣的手段,會是盧振坤用的麼?

他想不出盧振坤把林薇兒和慕詩涵留下來有什麼作用,還是把慕詩涵她們誤以爲曲筱雅了?

林薇兒和慕詩涵被氣的說不出話,身前幾個大漢氣勢洶洶,一副不交錢就別想走的樣子。

羅成身手輕輕撥動眼前的人羣,並沒怎麼用力,可是人羣卻彷彿被什麼巨大的力量推着向兩側分開。

被推開的人頓時無比憤怒,剛想要開口謾罵,卻猛然感受到了羅成身上散發出來那股冰冷的氣息。

所有人都閉上了嘴巴,一個個驚恐的卡着羅成,一句話都不敢說。

很快,人羣自動讓出來一條路。

羅成帶着曲筱雅順着盧走到了中間的位置。

中間是一個展臺,上面是展櫃,展櫃上擺放着各種各樣的古董花瓶。

在展臺的中間,慕詩涵和林薇兒一臉的怒火。

一個身着西裝高管模樣的人帶着幾個大漢,趾高氣揚的盯着二女。

看到羅成到來,所有人都被吸引了視線。

慕詩涵臉上的怒火慢慢消失,整個人似乎都放鬆了不少一般。

“怎麼回事。”羅成平淡開口,曲筱雅則是走到了慕詩涵身邊。

三個絕世美女站在一起,瞬間吸引了大半圍觀羣衆的視線。

高管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不屑的打量了羅成一眼,冷聲道:“你是她叫來的?很簡單,她撞壞了我們的花瓶,你只需要賠錢就可以了。”

林薇兒作勢便要開口,卻直接被曲筱雅給攔了下來。

羅成嘴角露出一抹輕笑,輕聲問道:“多少錢。”

高管明顯一愣,完全沒想到羅成竟然直接問了價格。

沉吟片刻,這才連忙開口:“不貴,八千萬。”

嘶!

聽到這個價格,周圍不少人倒吸一口冷氣。

這裏面大部分人都是外面進來圍觀的,還有點事看中了這個樓盤想要盤下來,其中不泛幾個有錢人,可是聽到這個價格還是忍不住一陣心驚肉跳。

羅成輕輕撇了一眼地上碎裂的花瓶,用腳輕輕撥動。

高管眉頭緊皺,冷聲道:“哎你這是幹什麼?誰讓你碰的!”

“我看看什麼花瓶能值八千萬。”羅成輕聲呢喃道。

高管臉上露出一抹輕蔑,冷聲道:“你會看?告訴你,這可是漢朝時期流傳下來的花瓶,根據鑑定漢高祖都曾經使用過,你知道這是什麼概念麼?”

羅成卻並沒有理會,依舊在地上輕輕撥動着。

高管剛想要開口,羅成清冷的聲音變已經響了起來:“花瓶碎了,底哪去了?摔丟了麼?”

高管一愣,眼神裏面閃過一抹慌亂的光芒。

一切都超出了他的預料,一時之間也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糾結了半天,這才支支吾吾的開口:“什麼花瓶底摔沒了,你在這說什麼呢?趕緊賠錢!再不賠錢的話我可找巡捕了啊!”

羅成眉頭一挑,輕聲道:“好,去找吧。”

高管一愣,不可思議的看着羅成。

似乎自從羅成來了,始終都是不按照套路出牌……

伸了伸手,張了張嘴,卻根本不知道說些什麼,目光下意識向着外面看去,卻什麼人都沒有。

羅成輕笑:“不知道怎麼辦了?沒關係,那就讓你後面那個人出來吧。”

重生:嫡女威武 高管哭喪着臉:“我也不知道他……”

說到一半,連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緊張之中,他直接將實話給說了出來,周圍不少人眼神裏面頓時露出了懷疑的目光。

慕詩涵和林薇兒眼神裏面閃爍着憤怒的光芒。

羅成輕聲說道:“去找人吧,要不然我可就找巡捕了。”

一句話,給高管嚇了一跳,震驚的看了羅成一眼,眼神裏面閃過一抹駭然的光芒。

不知道爲什麼,看着羅成心中就有一種莫名的恐懼感。

可是自己卻又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整個人呆愣在原地,極爲糾結。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樓上忽然傳來一陣拍巴掌的聲音:“啪,啪,啪。” 聽到這個聲音,衆人連忙回頭看去。

看到來人之後,林薇兒瞬間傣妹緊促,眼神裏面也閃過一抹怒意。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陳俊傑!

羅成心中恍然,本來還以爲是針對慕詩涵的,沒想到最後是找林薇兒的。

也不着急,靜靜的等待着。

陳俊傑後面跟着四個黑衣大漢,這次並沒有帶墨鏡,身材也並不是那麼強壯,但是卻給人一種非常危險的氣息。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