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可依然扛不過林天佑的一腳,對方的實力,簡直是恐怖如斯!

白衣女子身前的冰牆被這一腳直接震成冰晶碎片。

至此,他們用來對付林天佑的鬼術,全部被林天佑給摧毀。

(本章完) 那五名妖族的強者剎那間被定在了半空之中,身不能動。

片刻之後,「嘭」的一聲悶響,五名妖族強者同時變成了一團碧綠的血霧,被那道血色紅光攝入了帝血魔瞳。

百萬妖族大驚失色,紛紛向後退卻。

不少妖族強者本來躍躍欲試,打算上前圍攻洛依依,此時也紛紛停下了腳步。

洛依依手中拿著水晶權杖,女神一般昂首立在半空之中,冷冷地看著面前的這百萬妖族。

令狐無傷突然在人群中高聲喊道:「大家四散逃走,再向南逐漸匯合!」

妖族的百萬人聞言,立刻四散奔逃。

洛依依冷笑一聲,身影一閃,向上飛起數百丈,右手中的權杖向下一指,血色紅光從帝血魔瞳中射出,剎那間罩住了下方方圓數里的冰面,將百萬妖族一個不漏地罩在了其中。

妖族的人頓時身不能動,被定在了冰面上。

洛依依板著臉,厲聲叱道:「我是北溟的主宰,在這茫茫的北溟之上,你們誰也休想逃出我的手心!惹惱了我,頃刻間便將你們這百萬人化為一團血霧!」

話音未落,藍光一閃,王羽突然出現在了半空之中。

他剛好聽見了洛依依最後說的那半句話,心裡不由地大怒,雷霆般地怒喝道:「住手!」

洛依依吃了一驚,抬頭一看,認出是從北溟之底救出冥天仇,並陪著冥天仇去魔晶宮找過自己的那個年輕人。

在魔晶宮中,她便看出王羽的體內有充沛的妖氣,懷疑他是妖族的人。

冥天仇曾與妖族過從甚密,魔帝深為不滿,洛依依也很是頭疼。

她收回權杖,冷冷地瞅著王羽。

冰面上的百萬妖族馬上恢復了自由,但懾於洛依依的威勢,又看見王羽到來,便不再四散奔逃,而是站在原地靜觀其變。

「你是妖族的什麼人?」

洛依依問道,聲音冰冷,臉色威嚴。

王羽朗聲道:「我是妖族的朋友!」

「朋友?」洛依依冷笑了一聲,「妖族在巨荒島上被囚禁了十萬年,哪有你這樣的朋友?」

王羽張嘴還要多言,半空中藍光一閃,冥天仇手裡拿著那柄新鑄成的三股神叉橫空出現,沖王羽喝道:「你小子廢話少說,趕快動手!」

說完,右手舉著三股神叉,朝洛依依當胸刺了過去。

洛依依緊皺起兩道蛾眉,飛身躲了過去。

「冥天仇,你忘了魔帝對你的懲罰了嗎?竟然還敢如此胡鬧!」洛依依厲聲叱道。

她不提魔帝還好,一提魔帝,冥天仇頓時火冒三丈,雙手端起三股神叉,又向她狠狠地刺了過去。

洛依依的臉色立刻變得鐵青,眼中寒光一閃,右手揮起權杖向冥天仇指了過去。

一道血色紅光從權杖頂端的帝血魔瞳中射出,將冥天仇罩在了其中。

冥天仇的身上頓時騰起了一團藍光,將周身上下團團護住。

血色紅光雖將他困在半空,卻奈何不了他分毫。

王羽見狀,立刻亮出右手掌中的誅神斧,飛身向洛依依劈了過去。

洛依依見王羽周身籠罩著一層藍色的血氣,那把誅神斧上更是血氣森森,她不敢大意,趕緊從冥天仇身上收回權杖,向王羽揮了過去。

血色紅光從帝血魔瞳中射出,直奔王羽。

王羽剛才見識過帝血魔瞳的厲害,心裡一驚,正不知如何抵擋,突然感覺到懷裡一熱,射來的那道血色紅光剎那間在他身前消失不見了。

王羽心中一動,又是懷裡那塊藍色的晶石!

在落日山天池邊觀看冥天仇鑄造那支三股神叉時,他便感覺到,懷裡的這顆藍色晶石可以吸收天池中岩漿散發出的炙熱,讓他周身涼爽,氣定神閑。

沒想到這顆藍色晶石也能夠吸收帝血魔瞳射出的紅光!

王羽精神大振,手中的誅神斧劃出一道數丈長的藍光,閃電般地劈到了洛依依的面前。

洛依依臉色大變,趕緊收回權杖,飛身躲避。

誅神斧緊貼著她的身體劈下,將她那頭烏黑的秀髮削下了長長的一綹,飄散在了空中。

洛依依忍不住驚呼了一聲。

王羽舉起誅神斧,又朝她迎面劈了下去。

洛依依還未來得及飛身躲開,突然旁邊藍光一閃,三股神叉刺來,「當」地一聲架住了誅神斧。

王羽扭過頭,吃驚地看著冥天仇。

「前輩,你這是什麼意思?」

冥天仇忿忿地道:「你休要傷我愛妻!」

王羽不由地愣住了。

剛才明明是他先出手,連續兩招都要置洛依依於死地,見他被帝血魔瞳制住,自己才出的手,沒想到他現在竟然又說出這樣的話!

突然,洛依依眼中寒光一閃,手中的權杖倏地揮出,向王羽當胸擊了過來。

王羽猝不及防,藍色水晶權杖狠狠地擊在了他的胸口。

這藍色水晶權杖是由北溟深處億萬年生成的寒武水晶製成,堅硬異常,並不比神鐵差多少。

「砰!」

藍色水晶權杖正好擊在了王羽藏在懷裡的那塊藍色晶石上,藍色晶石立刻深深地嵌入到了王羽的體內。

王羽的身子立即倒飛出百丈開外。

冥天仇扭頭瞪了洛依依一眼,怒道:「賤人,你怎能趁機偷襲那小子?」

洛依依哼了一聲,飛身閃到一邊,並不理他。

王羽定住身形,感覺到胸口處氣血翻湧,體內的魔血極速奔流。

他正要伸手將嵌到自己胸口內的那塊藍色晶石取出,晶石卻像一塊丟入熔爐的冰,突然溶解在了體內的魔血之中。

王羽暗暗心驚,不知道是凶是吉。

他手捂著胸口,傷口在魔血的作用下迅速癒合。

冥天仇飛身過來,沉聲問道:「你小子沒事吧?」

王羽並未感覺到什麼異樣,搖了搖頭道:「我沒事!」

冥天仇道:「沒事就好,那賤人是我愛妻,我雖然想殺了她,但一見到別人欺負她,便忍不住要出手幫她!」

王羽苦笑道:「那北溟之主的位子,你到底想不想要了?」

冥天仇道:「這北溟之主的位子,我其實也坐了數萬年,十萬年前就坐膩了,讓給那個賤人也罷!」

王羽心裡不由地一緊,忙道:「這百萬妖族呢?你得讓你那位夫人放過他們才行!」 冥天仇哈哈大笑,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朗聲道:「沒問題!既然我已經答應你放過這些妖族的人了,她肯定會給我這個面子!」

說完,他轉回身,板著臉對洛依依道:「你聽見沒有?這北溟之主的位子我就讓給你了,你給我個面子,把這些妖族的人放了!」

洛依依哼了一聲,冷冷地道:「這百萬妖族是魔帝下令囚禁在巨荒島的,你說放就放了?」

「你——」

冥天仇的一張大臉頓時藍得發亮,這是他情緒激動,體內魔血涌到臉上的結果。

「洛依依,你真的不給我這個面子?」

洛依依冷冷地看著他,閉口不語。

冥天仇氣往上沖,「刷」地又把手中的那柄三股神叉舉了起來。

見洛依依仍然無動於衷,他重重地哼了一聲,又把那柄三股神叉放了下來,轉身對王羽道:「既然那賤人不給我面子,她的事我以後就不管了,你想把她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說完,他飛身閃到一邊,將三股神叉抱在懷裡,氣呼呼地望著洛依依。

洛依依手持權杖,傲然立在半空之中,面無表情瞟了冥天仇一眼,輕輕地哼了一聲,將目光投向了王羽。

剛才她偷襲得手,用權杖擊中了王羽的胸口,將他瞬間擊飛到百丈之外,本以為會將他擊成重傷,沒想到王羽竟像沒事人一樣,讓她大惑不解。

想起剛才帝血魔瞳中射出的血色紅光一到王羽的身前便消失無蹤,她心裡甚至有了一點恐慌。

王羽看了看下方呆立在冰層上的那百萬妖族,右手握著誅神斧,飛身來到洛依依的面前,冷冷地道:「夫人,這百萬妖族我是一定要將他們帶去玄黃大陸的,你必須得放行!」

洛依依見他如此狂妄,絲毫沒有將自己放在眼裡,心裡頓時怒火中燒。

她瞅著王羽,微微笑了笑,道:「按理說,妖族被囚禁了十萬年,也該釋放了,但如今魔帝他老人家閉關未出,誰也做不了這個主。」

王羽心道,若等到魔帝閉關出來,恐怕根本沒有機會將妖族從巨荒城中救出。

他緩和了一下臉色,看著洛依依道:「看守妖族是屠人城的職責,與夫人無關,夫人完全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話未說完,洛依依突然哈哈笑了起來,舉起右手中的權杖,看著權杖頂上那顆血紅的帝血魔瞳。

「帝血魔瞳在我這裡,整個北溟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你竟然讓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實在是好笑得很!」

王羽又慢慢沉下了臉。

「既然這樣,我只好帶著這百萬妖族從夫人面前衝過去了!」

說完,他舉起手中的誅神斧,朝洛依依劈了過去。

洛依依飛身躲過,手中的權杖朝王羽一指,一道血色紅光從帝血魔瞳中射出,直直地向王羽射了過來。

這道血色紅光與剛才試圖將人罩在其中的血色紅光不同,從帝血魔瞳中射出后並沒有發散,而是繼續凝聚成大拇指粗細,明顯不是要把王羽罩在其中,而是要用這道紅光直接攻擊王羽。

剛才洛依依運魔力從帝血魔瞳中射出紅光,試圖將王羽罩在其中,結果紅光在王羽的身前突然消失,讓她猝不及防,差點被王羽一斧劈中。

她斷定王羽身上有詭異之處,從帝血魔瞳中射出的紅光罩不住他,因此便換了一種方式,打算用紅光直接射殺王羽。

紅光眨眼間射到王羽胸前,王羽來不及躲避,只好將尚未劈出去的誅神斧收回,橫在身前一擋。

「咣!」

這道大拇指粗細的紅光射在誅神斧的斧面上,發出了一聲洪鐘大呂般的巨響。

王羽立刻感覺到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巨力撞擊在誅神斧的斧面上,頓時手臂一麻,身子直直向後倒飛了出去。

洛依依絲毫不給王羽喘息的機會,飛身向前,手中權杖一揮,帝血魔瞳中又射出一道血色紅光,直奔王羽的小腹。

王羽的身體正向後傾斜著急速倒飛,猝不及防,第二道紅光剎那間射中了他的小腹。

洛依依的臉上露出了冷笑,這小子即使不死,也會丹田被毀,成為一個廢人!

王羽心裡一驚,但隨即覺得小腹內一熱,似乎有一股強大的魔力注入了自己體內,不僅沒有感覺到絲毫的不適,反而覺得通體舒泰。

他暗暗驚奇,倒飛出一百多丈之後,在半空中立住身形。

洛依依見他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不由地大為詫異。

那道紅光射中了這小子的小腹,竟然一點都沒有傷到他!

剛才自己運足了體內的魔力,希望能一招制勝,雖然自己的修為比不上冥天仇,總不至於這麼不堪吧!

她的臉上微微有些發燒,扭頭看了一眼冥天仇。

冥天仇見王羽被紅光射中小腹,不由地心中感嘆,自己的婆娘出手狠毒,這小子要完!

沒想到王羽轉眼間立住身形,竟安然無恙!

他心中也不由地大為驚奇。

洛依依好歹也有十幾萬年的修為,剛才看她出手時的那副狠樣,不像手下留情的樣子,她運足體內的魔力通過帝血魔瞳射出的那道紅光威力巨大,即使射在自己的小腹上,自己也會深受重傷!

見洛依依扭過頭來看他,冥天仇立刻收起臉上的詫異之色,換上了一副嘲弄的神情,懷裡抱著那支三股神叉,笑嘻嘻地看著她。

洛依依臉上一紅,立刻瞪圓了一雙美目,扭回頭看著王羽,嬌喝道:「妖人,我今天定要你葬身在北溟之中!」

說完,她衝天而起,飛到王羽的上方,手中權杖連續揮出,剎那間,無數道紅光向王羽傾瀉了下來,手法有點類似於林羽裳的那招「天女散花」。

雲煙畔見煙雲色 雖然剛才那道紅光射中自己的小腹,自己安然無恙,但王羽不明所以,因此不敢大意,趕緊揮舞手中的誅神斧去擋這些漫天傾瀉而下的道道紅光。

頓時「咣咣」之聲大作,王羽揮舞誅神斧擋住了無數道紅光,但百密一疏,仍有數道紅光沒有擋住,射在了王羽的身上。

王羽這下清晰地感覺到,那些紅光一進入自己的身體,其中蘊含的魔力便被體內的魔血吸收了。 林天佑帶著玩耍的心思,隨意出手。

片刻間,便把四名來勢洶洶的敵人打的不成鬼樣。

剩下的白衣大師兄以及白衣二師妹,全是心頭冰涼。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