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可一見顧寶瑛一對明眸,分明有一抹堅定狡黠的神色,便下意識的把那些話給咽下去了。

不知為什麼,她驟然覺得,顧寶瑛會不會其實是要用這婚書做誘餌,挖了個大坑等著楊氏往裡頭跳,要楊氏這一跟頭栽的再也翻不了身?

這念頭單憑著一股突然生出的直覺,電光火石般在腦中一閃而過。

隨即她又覺得可笑。

婚書都給了,到時候楊氏只要拿著兩張婚事,將顧羨跟李娘子的名字往上頭一寫,兩人便必定要成親的,這還有什麼假的不成?

指不定這顧寶瑛真是被楊氏給纏怕了,索性決定用大哥的婚事,來換取楊氏的消停。

看來,顧寶瑛也不如表面看起來那樣對顧羨是一心一意的好。

左右顧羨成親以後,她只要眼不見心不煩,或者幾貼說不清道不明的葯,灌了那李娘子喝下去,叫李娘子昏昏沉沉的沒力氣發瘋,那這日子,豈不是依舊清凈得很?

反正她是個懂醫術的,想整治一個瘋子,那還不簡單?

錢氏這樣想著,就不由搖了搖頭,拿著婚書走了。

「老姐妹!你還真有法子啊,竟然真的弄到了顧羨的婚書!」楊氏從錢氏手裡接過婚書,左右看看,見這紙張泛黃,墨跡陳舊,明顯是放了很久的老物件,不禁放了心,笑得合不攏嘴的誇讚道。

「這也是因為那顧寶瑛急著給顧羨成親,再者說,還因為徐氏是個不管事的,她自己呢,又到底是個小娘子,不好去李娘子家打探一番,才會這樣不仔細,再說不準啊,我看她根本就不是發自真心的要給顧羨娶個好媳婦!」錢氏撇了撇嘴,頗有些意味的說道。

「嗯?這話怎麼說?」楊氏聽出幾分不太一樣的意思,忙追問道。

「咳。」錢氏沒防備差點說漏了嘴,便眼珠一轉,找補道,「我是想啊,這李娘子其人,顧寶瑛會一點都不知道是個瘋的嗎?這清河村跟南溪村就是挨著的,便是隨便找個人打聽一下,總能聽到一些風聲吧?我在想,她會不會其實知道這李娘子是個瘋的,只不過想趕緊給顧羨成親,就其實也不挑那麼多了!」

「這還是不太可能的,這丫頭別的不說,對顧羨還是挺一心的。」楊氏卻是不信的,畢竟若不是因為真心,當初做什麼要讓顧羨認給徐氏,給自己添累贅嗎?

「唉,可是她是個大夫啊!懂醫術,知藥理,就算那李娘子瘋傻,但到底能懷孩子的,只要善於用藥,不就能讓李娘子老老實實的待在顧家?」錢氏意有所指的道。

楊氏一聽,便是一愣。

還真別說,這還真的有可能! 要是萬一真叫顧寶瑛用藥控制住那李娘子,讓李娘子順順噹噹的為顧羨生下兒子,那往後,李娘子是死是活,也就大可不必多管了吧?

反正楊氏自己是這麼覺得的。

如果是她,她就會這樣做,只要顧羨後繼有人,老了有兒子養老,誰還管那個瘋子怎樣?

難道顧寶瑛也是這麼盤算的?

這麼說來,這李娘子還真不能就這麼許配給顧羨了,這不是給顧家添堵,而是給顧寶瑛幫了大忙呢!

幾乎就這一瞬間,楊氏就打消了要繼續把顧羨跟李娘子湊成一對的念頭。

可才下一瞬,她就又不這樣認為了。

「沒事,她不敢!」楊氏不知想到了什麼,眉毛一挑,就是十分篤定的說道。

「這……怎麼說?」錢氏感到有些不解。

「你是沒見過李娘子那幾個堂兄弟……」

楊氏眉飛色舞的正要一通說,忽然想起自己先前挨得那拳頭,不禁臉上又隱隱作痛起來,只略顯僵硬的忙收斂了幾分,一副牙疼的道,「總之,那幾個都不是省油的燈,且對那李娘子又是極為的愛護,若是李娘子在顧家受欺負,哪怕少了一根頭髮絲,只怕他們都會拿著傢伙上門去找顧家的麻煩!」

「顧家若知道還好,若是不知道,顧寶瑛偷偷給那李娘子灌了葯,只消我們給李家人透個消息,顧家還能消停得了?肯定會被李家兄弟幾個拿著棍棒刀斧的打上門!」

「等顧寶瑛吃了幾次虧,挨了一頓狠揍,你且再看,她還有沒有一絲膽量敢對李娘子灌藥的?」

錦瑟流年戀:一醉沉歡愛上你 「到時候,那必定是得把李娘子當菩薩一樣供著,金貴得一根頭髮絲都不敢碰的!」

接著,楊氏就拉著錢氏,一陣一陣的說著等到了時候,他們如何利用李家兄弟對李娘子的愛護之情來折磨顧家人。

錢氏聽得那是眉毛一下一下的越挑越高,因為一直賠著假笑,最後笑得竟是一張臉都差點抽筋!

等終於從楊氏那裡告辭,她心裡已經是一陣的苦不堪言,和深深地寒意。

這楊氏,實在是個不肯安分消停的!

怪不得連顧寶瑛都受不了她,決心要犧牲顧羨的婚事,想來圖個安寧!

這樣的人,你若是不一次叫她把這跟頭栽的再無翻身之日,她就會一直糾纏著你,糾纏到死!

誰能受得住?

錢氏搖搖頭,只理解了顧寶瑛的做法,同時心中暗暗忐忑,也不知道她今日那番收不住的話,叫楊氏更起了壞心眼,想出了等顧羨成親以後繼續折磨顧家人的法子,往後會不會被顧寶瑛知道?

若是顧寶瑛知道了,自己會不會被記恨上?

不過這種時候,說都說了,怪只怪她一時口快,但是好像也沒說什麼要緊的話,那以後不管顧家日子到底過成什麼樣自,可也都是不關她什麼事的……

錢氏頂著深秋的冷意,緊了緊領口,有幾分心虛的回到大院,一直到傍晚,才磨磨蹭蹭的到顧寶瑛的跟前,告訴她婚書楊氏已經收下。

顧寶瑛對她並沒有太多的注意,只應了一聲,就打發她走了。

這叫錢氏不由鬆了口氣。

另一邊,楊氏拿到了顧羨的婚書,自然是當日就迫不及待的去了南溪村,可不巧的是,那天李家幾個兄弟都在家,周氏一整日都沒法見她。

這可是叫楊氏急壞了。

雖說也不急這一時半會兒的,但眼看著馬上就能把事情辦成了,心中便是不急,也會額外生出許多急切來。

這真是把她急的晚上睡覺,都睡不好的。

第二日一大早,她頂著一臉瞌睡,又去了南溪村。

好在這一回李家幾個兄弟沒在家,楊氏順利的見到了周氏。

聽她道明自己已經得了顧羨婚書的來意之後,周氏便是一笑:「早知道你肯定不會失手,我也打探好李娘子的婚書放在什麼地方了,剛好今日李褔幾個不在家,你且在這裡稍等一下,我這就去把李娘子的婚書拿給你!」

說完,她就去了李家。

周氏說拿,也不過半刻鐘的功夫,就偷偷摸摸的懷裡揣著婚書,交給了楊氏。

楊氏看著就笑:「也不知家裡有沒有筆墨?好叫我把這兩人的名字都添上去?」

「自然是有的!你等著,我給你拿!」周氏便拿了筆墨過來,親自把墨給楊氏磨好,不過又有些為難的道,「這個,我只會磨墨,實則是大字都不會寫一個,你真會寫他們二人的名字?別把名字給寫錯了!」

「放心,顧羨是我兒子,他的名字我怎麼可能寫錯?再說,就是李娘子,她婚書上可是清清楚楚的寫著名字呢,我照著寫便是,絕不會出錯的!」楊氏十分自信。

周氏自然不疑有他,親眼看著楊氏先在李娘子婚書上夫婿那空著的地方,寫上了顧羨的名字,再就是照著李娘子婚書上的名字,寫到了顧羨那張婚書上。

如此一來,兩人便算定了親事,只等成親了!

「終於成了!」楊氏吹了吹兩張婚書上的墨跡,不由鬆了口氣的露出一道明亮的笑容。

「可不是嘛。」周氏也跟著笑。

不過她的笑,卻是看著楊氏身為一個母親,這樣坑害自己的親生兒子,提筆時卻連一絲的猶豫也無,生出的那一抹冷笑,再接觸到楊氏的笑容時,瞬間轉變成的假笑。

天底下竟真有這樣的母親!

剛才楊氏的筆,哪怕猶豫了三分,倒也叫人還能覺得,她還是個做母親的人!

可如今看來,不過是生過孩子的畜生一個,根本配不上「母親」二字!

周氏心中鄙夷的很。

但一等楊氏的目光看過來,她就當即露出一抹天衣無縫的高興笑容來,道:「接下來你打算怎樣做?」

「當然是先給顧寶瑛看看老娘的厲害去!」楊氏提到這個名字,就露出一股發狠的勁兒,活像是幾十年的深仇大恨,就等著她此刻去報呢。

周氏不禁愕然,想不通。

楊氏一個長輩,如此跟一個小輩過不去,到底圖的啥?

「我就先告辭了!等明日,我再帶著婚書去拜訪李家!到時候啊,我再來找你說話!」楊氏說完,就拿著婚書高高興興的走了。

她終於辦成了一樁大事,晚上連帶著對顧欣茹都態度好了幾分。

顧欣茹這陣子一直被楊氏惡言相向,此時見她這樣,不禁大著膽子問道:「娘,到底有什麼事,你這樣高興?」

「能是什麼事?還不是你大哥的婚事?」

楊氏瞥了這個不爭氣的女兒一眼,目光里卻是掩飾不住的喜色,「婚書已經到手,只怕要不了幾天,你就可以上顧家去吃你大哥的喜酒去了!」

「娘,你真要這麼對付我大哥?這可是關係著他一輩子的大事啊!」顧欣茹聞言一愣,隨即就是有些遲疑的,想要勸說幾句。

可這話剛一出口,楊氏臉色登時就變了! 「怎麼?你心疼了?我倒是不知道,你這樣丟人現眼之後,倒變得如此善解人意了,都知道這是關係著一輩子的大事了?那你倒是看看,你自己都幹了些什麼不要臉的糊塗事!」楊氏張口就是狠狠斥責道。

顧欣茹一張臉頓時一陣紅一陣白,又羞又慚,又帶著幾分暗恨。

都不用楊氏開口,她都知道接下來,這張嘴裡又會吐出什麼樣的難聽話來。

無非是說,她這輩子都不可能嫁給什麼好人家了,大概只能給人做妾,或者嫁給年紀四五十歲、死了妻子的男人當續弦,又說她這樣長相平平的人,只怕給人做妾,都是沒人要的。

還說照這樣下去,她一輩子難嫁出去了,可不嫁人,難道要一輩子在家裡當老姑娘?

接著就道,實在不行,就叫錢氏在這十里八鄉的打聽打聽,看看哪個村裡有沒有那種死了媳婦的山裡漢仍想再娶妻的,就把她給便宜嫁過去,這麼打發走了好了。

那口吻,活像她是個討人嫌的阿貓阿狗,而不是她楊氏生出來的女兒!

總歸是什麼樣的話戳心窩子,楊氏就會說什麼樣的給她難堪。

顧欣茹想想楊氏從小對自己的教導,還有顧羨寧可認了徐氏那個沒用的當娘,也要跟楊氏斷絕母子關係,從而脫離楊氏,便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現在她是沒本事,以後若給了她機會,她也一定要擺脫這個娘!

接下來,她便是任憑楊氏再怎麼冷嘲熱諷,都沒回一句嘴。

而楊氏見她這樣似是不敢出聲的低下頭去,害怕自己說的太過了真叫她恨上自己,便也不禁住了聲,只皺眉叫她別管那麼多,就扭頭走了。

顧欣茹看著她春風得意的背影,眸光微閃。

第二日一大早。

顧寶瑛照例清早就去了山上,看看能不能挖到什麼草藥,可沒想到,回來時遠遠的,竟然見到顧欣茹的身影在村口的一條小路上徘徊。

她怎麼會在這裡?

難道在等什麼人?

這時候村子里許多人家都已經開始做飯,遠看著一處處炊煙裊裊的飄起。

顧寶瑛沒有多想,徑直沿著這條小路,無視掉某個人,就打算回村裡去。

然而顧欣茹一見到她,竟然主動迎了上來。

「寶瑛!」顧欣茹語氣熱絡帶著幾分期盼,彷彿已經在這裡等了許久,且專程就是為了等她一般。

「有事嗎?」顧寶瑛下意識的退後兩步,不想離得她太近了。

「哦。」顧欣茹原本有幾分高興的臉上,登時失落的黯淡下去。

「有事嗎?」顧寶瑛不想看她惺惺作態的這副樣子,只皺著眉又問了一遍。

「有,但是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到這邊說!」顧欣茹看著這條小路,偶爾會有村子里的人路過,就想著去一旁清凈沒人的地方。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