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只見飛機已經著陸,正在機場跑道繞圈緩衝。

當他背著包從航站樓走出來,雙目所見之處一片雪白,下一刻只感覺到一股寒風襲來,直往骨頭縫裡鑽。

「咦……」

周正揉揉眼睛,發現自己沒看錯。

一張熟悉親切的小臉面朝著他微笑,能看出來蕭玫應該等了很久,因為她的鼻頭紅紅的,臉卻凍得發白。

他腳步沒停留,反而加快。

蕭玫雙手插在小襖的口袋,亦是邁動筆直修長的雙腿向他迎來。

「你怎麼這麼傻,不去裡面等?」

「我就是覺得裡面空氣不好聞,悶悶的有點難受。」

「傻姑娘,看你凍的鼻涕都快流下來,還講究那些呢。」

周正敞開大衣將蕭玫擁在懷中,用自己的體溫去給眼前這個傻女人取暖。

嗅著自家男人大衣上淡淡的煙草味,蕭玫說不出的心安,那一股子透心的涼氣兒也悄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暖意。

冰涼的臉蛋在男人胸膛蹭蹭,她嬌嗔道:「哪有鼻涕,你說的好噁心。」

「嘿,說著沒有還往我身上蹭。」

「走開,不想理你。」

「我想理你就行。」

夫妻倆恍若無人般,在航站樓外打情罵俏。

還好外面燈光昏暗,來往的旅人和車輛都是匆匆路過,偶爾有人看向他們的目光也只是一掃而過。

機場火車站如的依依惜別,相逢再見的場景數不勝數,人們早就司空見慣。

嗯,抱一抱也沒什麼大不了。

這是他們若看到這兩人側著的臉竟是相吻,肯定心裡得暗嘆一句世風日下。

「怎麼感覺你好像胖了?」

周正掐著蕭玫的腰肢,疑惑問。

蕭玫急忙解釋:「哪,哪有,明明是我穿的衣服厚好吧。」

「無所謂,胖點也好,肉肉的手感極佳。」

「老色批!」

懶得等機場大巴。

周正隨手攔下一輛計程車,兩人鑽進去,車才開了十來分鐘,就聽得司機說。

「這弄慫,咋又開始下雪。」

「哦?」

周正趴在車窗前,只能隱隱約約看到有雪花飄落,擋風玻璃上落下的大雪花片子也被雨刮器刮到兩側。

「師父,反正咱也不著急,路上開慢點,以安全為主。」

「對,這雪天不敢開快。」

司機應了聲就不再說話。

周正握著蕭玫柔若無骨的小手,軟暖滑膩,跟上車時的冰涼大不相同。

「大晚上的你跑這麼遠來接我幹嘛,一個女人家家的危險不說,還是這麼冷的天。」

「就想早點見到你嘛……」

「老夫老妻的了,還撒嬌呢?」

周正假意詫異,調侃說。

蕭玫氣惱:「本姑娘現在正青春,風華正茂好不好,哪兒老了,你要再這麼說,以後都別想我再接你。」

不是說自己胖,就是說自己老,這得是多嫌棄。

這臭男人怕不是有新歡了吧?

「哈哈哈,不說不說。」

周正感受到腰間多了只小手,笑著妥協,「你晚上偷偷跑出來,能瞞過我那個警惕性賊強的老丈人嗎?」

「誰跟你說我是偷跑出來的,別瞧不起人。」

「那你難不成還跟他們老兩口說明晚上要來接我?」

「咳,上次偷跟你去深市的事還沒完,我哪敢直說,不然我爸那個老頑固不得把我手腳拷上。」

蕭玫也不管他看不看得見,還是拋了個白眼,「我說要到媛媛家晚一天,明天再回去。」

「怪不得。」

周正方才瞭然,然後又想起什麼似的,嘿嘿笑道:「意思是今兒晚上是咱倆的二人世界嘍?」

「哼……」

氣氛開始變得曖昧。

司機未察覺,只是奇怪後排的小情侶怎麼不說話了。

7017k 傅源眾人選擇了邊緣路線,往洪宙界中心突進,一邊觀察一邊突進,故而速度不算太快,本來十日就可到達中心站場,硬是過去半月之久,還沒走到一半路程。

途經一狹長山谷時,傅源忽然心生有感,開啟瞳力望向山谷內,溪水清澈,周邊草木豐茂,一切如常。

這讓傅源犯起了嘀咕,方才那一瞬他心裡咯噔了一下。

姚嵐見傅源皺起了眉頭,好奇問道:「前方難道有埋伏?」

李長青與三十位靈王聽到這話,立即氣息攀升至巔峰,隨時準備迎戰。

傅源卻搖頭道:「我不確定,方才那一瞬的確是感知到了某些存在,我們下去仔細找找,也許是我想多,也許會有別樣發現。」

身為聖靈之體,偶爾確有別樣感知。

姚嵐與李長青沒有大意,立即率眾下去展開地毯式搜尋,傅源也是將乾坤之眼催動極致,恨不得看穿這座山谷。

因為方才那一瞬間,傅源的心跳是猛地震了一下。

然而,這麼多人展開式地毯式的搜索,卻是啥也沒有發現,李長青更是揮舞戰劍將不少地方開闢出大大小小的坑洞。

三十位靈王刺客在周圍四處尋摸,連一草一木都沒有放過。

姚嵐狐疑道:「什麼情況,我覺得這裡啥也沒有啊。」

傅源不信邪,他自己絕不會忽然出現那種感覺,繼續搜羅周圍。

見傅源如此,餘下的人也不好放棄,繼續尋找。

一炷香后,傅源在一個極其普通的平坦之地,心裡再度一震,一拳破開地表,只看見裡面出現了大量的晶石。

晶石色澤金黃,有些晶石內部已經開始抽絲。

傅源定睛一看,這些晶石裡面有莫以名狀的法則之力在涌動,似乎有種規律,可傅源卻看不出究竟是怎樣的規律。

金蓮姐姐的聲音在傅源心底響起:「好小子,運氣不錯,竟然是無量晶石,內蘊海量的法則之力,可祭煉成為兵器。」

這一次金蓮姐姐的聲音帶著幾分興奮。

無量晶石,他從未聽說過。

好奇問道:「具體怎麼用?」

金蓮姐姐語重心長的說道:「只要注入靈力,便會服從你的意念,轉換成為具體的兵器,其殺力巨大,隨意一擊,就可破碎蒼莽之城的護山大陣。」

「可惜這無量晶石有點少,不然還能祭煉成神器粗坯。」

隨意一擊,就可破碎蒼茫大陣,這著實驚呆了傅源。

金蓮姐姐繼續說道:「這東西不像是九界該有的東西,可能出自於臨近的大世界。」

「興許,這些晶石與洪宙界盡數生靈消失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傅源狐疑問道:「臨近的大世界?這無量晶石應該不會反噬我們吧。」

金蓮姐姐嘆息道:「也不怪你,畢竟你沒見過世面,這些無量晶石品質不算多好,你可隨意使用,不會反噬你的。」

「以我之見,你最好將這些無量晶石祭煉成為弩,其內部法則之力生生不息,可隨時射出威力尚可的箭矢。」

傅源心裡咯噔了一下,金蓮姐姐嘴裡的威力尚可,是難以想象的。

這會兒,姚嵐與李長青等人也來到了傅源這裡,看見無量晶石后,紛紛露出疑惑表情,他們也都感受到無量晶石內部的詭異法則。

姚嵐狐疑道:「這是什麼東西,我從未見過。」

李長青正色道:「這些晶石給我的感覺很危險。」

傅源嘴角上揚,鄭重說道:「以我的瞳力來看,這是祭煉法器的無上之選,你們暫且退後,我先來嘗試一番。」

這裡唯有傅源一個靈皇強者,祭煉一事自然得傅源來操刀主持。

姚嵐與李長青眾人徐徐退後。

傅源雙手合十,透出雄渾聖靈之力,罡風涌動,面前的無量晶石紛紛漂浮而起,隨著傅源注入靈力,只見無量晶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做戰弩。

果然和金蓮姐姐所說的一樣。

一樣望去,共有五十六副戰弩,透出金光,雖未射出箭矢,已有沉雄氣勢透出。

李長青倒吸一口涼氣,說道:「雖未勁射,殺力已出。」

傅源探出手抓住一副戰弩,對準天宇,稍微催動靈力,一道無聲無息的箭矢剎那間破碎虛空,天幕中出現滲人的虛空黑洞。

姚嵐捂住櫻桃小嘴,一臉震驚。

周圍三十位靈王見狀,滿面驚駭,久久不能自語。

傅源大呼道:「好傢夥!有了這些戰弩,何愁這一場界戰打不贏。」

隨即大袖一揮,給每人分配一副戰弩,餘下的二十三副戰弩,被傅源歸納至空間法器里。

「兄弟們,只需稍微催動靈力,便可射出真正的轟天箭。」

「不過這會兒就不要試了,以免誤傷到咱們。」

「事已至此,咱們原路返回,先把蒼莽之城破了再說。」

眾人得到戰弩后,臉上直接笑開了花,握住戰弩,就等於獲得了這場界戰的勝利,他們這些人將會在接下來創造歷史。

一行人原路返回,全力御風,火速殺向蒼莽之城,慕容貫這一次是再也當不成縮頭烏龜了。

路上,傅源在心裡問道:「臨近九界的那個大世界,是怎樣的一個世界?」

有些事,還真得金蓮姐姐答疑解惑。

金蓮姐姐這一次不在有所隱瞞,如實說道:「能出現無量晶石這等至寶,就證明那個大世界有更加完善的大道法則,有真正的神靈俯瞰浩瀚疆域。」

「絕非九界所能敵,不過因為空間壁壘的原因,隔壁的大世界里的人想要來到九界,也絕非易事,但是現在,空間壁壘必然出現了缺口,否則洪宙界的原住民不會平白無故消失。」

「據我猜測,很有可能是九界的人可以去那個大世界,而那邊的人無法過來。」

「空間壁壘本身就有著完善的大道法則,至少九界外圍的空間壁壘,就算出現一道口子,也只能允許神靈之下的人過界。」

「且只能允許九界的人穿梭,另一邊的人本身就有那個大世界的氣息,無法避開空間壁壘的監察。」

「如今來看,這場界戰像是兒戲,真正的危難也許還在後面。」

傅源頓時心裡一沉,界戰都只是兒戲……

。四樓經理辦公室里,孔老家主望着一臉笑意的小兒子,不由得氣惱,「你開心什麼?胳膊肘往外拐。」

孔千塵笑意不減,「我笑我們孔家幾十年的計劃,不夠周想一巴掌拍的,洗去內力呢!呵呵,不知道那些老頑固會有什麼反應。」

「塵兒,你該知道,他們鬧起來的話,周家可能會倒霉的,而且,本命燈丟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453章像惡霸身後的跟班 【我方】沐雲若風孫尚香:好啊,沒問題,只要讓我姐妹們脫單,這就是小事。

如今她們的口氣,更讓錢多多有些眉飛色舞。

【我方】咸丫蛋司馬懿:我看你們想多了,還是吃大餐比較靠譜,到時候要是我們贏了,就一起吃大餐,就好。

玩遊戲,有時候好玩的不是遊戲,而是本身之間的互動,大家的聊天遠遠比遊戲精彩的多。

開局,她便大膽的去收了敵方的藍。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