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只見墨北辰刷刷的在上面隨意的寫了自己的名字,今天沈闊告訴他,因為葉清音喝了放有安眠藥的東西。

如果孩子生出來也會有點影響,他還沒有來及考慮其他,這個孩子就要離它而去。

接下來幾天里,葉清音和墨北辰都沉浸在自己的悲傷中。

她已經躺在病床上三天,也沒有見墨北辰來見她,只是沈闊倒是每天都會給她做理性檢查。

他也會時不時安慰她,「清音,你們還年輕,」其實沒有這個孩子,他倒是為自己的好友鬆了一口氣,可也心疼葉清音。

他們兩個人的恩怨,他一個外人,也不知道能說什麼。

清音點點頭,「謝謝你」除了這三個字,清音無話可說,她沒有理由怪墨北辰狠心不來看他。

只能怪她自己,如果那天不去找時娜她就不會出事,也會動了胎氣,她的孩子就不會死。

周媽從家裡帶了吃的過來,「葉小姐,先喝點湯吧。」

這幾天也不見先生回來,也不見他來醫院也不知道這小兩口發生了什麼。

清音點點頭,「周媽,謝謝,辛苦你了。」這幾天都是周媽在親力親為的照顧她。

這次孩子沒了,她不敢爸爸說,不想讓他傷心,也不想跟其他人說,失去孩子的痛只有她自己能夠明白。



藍山醫院

「老大,我們回去吧。」知道沒了孩子的老大打擊還是蠻大的,可他現在一直待在這裡也不是一回事。

墨北辰沒說話,看著不遠處的婦人正在撿起地上的落葉說些什麼。

他低頭看著自己手背上傷,沒錯這是他母親抓傷的,他答應給她個孫子,可是沒了。 傷口逐漸癒合,他沒做任何處理,最後男人沙啞的聲音響起,「左一,回去吧」

左一盯著墨北辰的傷口,「是,老大,」要說老大這次已經很傷心。

而老大的母親還是一如既往的視他為仇人。

坐在車上的墨北辰啟動關機了幾天的手機,很快一個電話打進來,是墨北耀的電話。

「小辰,你這是什麼意思,把你降職了,就玩忽職守,對公司的事一點都不上心是吧。」

他以為這是的安排,能讓自己的孫子收斂收斂,哪裡知道他剛剛去了公司一趟才知道,墨北辰這幾天根本就沒有上班。

左一聽到那邊有力的呵斥聲,眼睛看向後視鏡,擔憂的看著墨北辰。

「爺爺,我這幾天休息,明天上班。」其他的事情,他不解釋。

墨北耀捏著手機,聽著孫子還是一副不痛不癢的聲音,「墨北辰,要是這幅模樣,不用回公司也罷。」

要不是有北河和北定撐著,公司指不定亂成一鍋粥。

墨北辰看向窗外的一草一木,「爺爺說的是真話?」

他語氣平淡,近乎尋常的問出這個問題,可他的問話卻讓墨北耀心中的怒火降下來。

彷彿下一秒他說是,墨北辰就真的不會回公司似的。

墨北耀定了定神,「小辰,爺爺也是為了你好,你看你幾天沒去公司上班,公司亂成什麼樣。」

墨北辰譏諷一笑,「爺爺,我不過是一個副總而已,不是還有總經理,況且,公司沒有規定,我不能請假吧。」

墨北耀被自己的孫子將了一軍,噎得說不出一句話。

「可你沒有事先跟我說一聲。」離開公司幾天也要跟他報備。

墨北辰直接掛斷電話,左一從後視鏡上看著自家老大更更忿回去的模樣簡直是帥爆了。

「老大,我們去醫院還是?」左一問完后,放在方向盤上的手,忍不住抖索,要是可以,他要撤回剛剛那句話。

良久,墨北辰回了一句,「去醫院。」

左一心才敢放下,要知道清音那邊估計也不是和好。

男人到了病房並不急著進去,其實他也沒有想到要怎麼面對葉清音。

周媽剛去打來熱水,看到墨北辰站在病房門口,「先生,您來啦。」語氣中不泛透出喜悅。

墨北辰點點頭,既然被撞上了,他只好硬著頭皮進去。

周媽也跟著進去,「葉小姐,先生回來啦。」

此時清音正坐在床上看雜誌,聽到墨北辰三個字,呼吸一滯,放在膝蓋上的雜誌突然滑落掉在地上。

男人逐漸走到病床前,葉清音臉上找不到一點肉,這個女人是不是沒有好好吃東西。

「有沒有好好吃東西,瘦成這樣。」

清音坐在那裡,抬眼看向他,「我,我吃了。」

周媽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去,墨北辰拿過凳子,坐在她旁邊

「孩子的事,我向你道歉。」事情的前因後果,大多都是因為他的原因,如果那天,他不帶她去那裡,就不會出現那些事情。

葉清音看著他,她以為墨北辰不會再提及這件事情,沒想到他會向自己道歉。 清音握住他的手,「墨北辰,我也要跟你道歉。」

如果不是她粗心,她要是拒絕那杯果汁,在賈夜笙說出,時娜不在那裡,她就該離開。

或者找墨北辰求救,葉清音掉了一顆眼淚在她的手背上。

「其實怪我,是我不該的。」失去孩子的痛,她一直沒在墨北辰面前表現出來。

清音發現抱著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墨北辰,可以給我一個擁抱嗎。」

她身體好冷,全身心都在冷,她好希望有人可以給她一個擁抱。

男人看著她,有些動容,他以為葉清音很堅強,可他沒想到這個女人還是需要自己去呵護的。

是他讓她受委屈了,顧著自己的感受,卻忽略的她。

墨北辰起身,將她用力的抱在懷裡,讓自己身上的所有的熱氣放在她身上。

清音閉上眼,發現墨北辰身上很暖,真的很暖,她聞著好久沒有聞到的男人味。

男人摸了摸她的頭,把玩著她的柔軟的髮絲,「葉清音,跟我在一起嗎。」

清音身體僵了僵,沒想到墨北辰會在這個時候提起。

「我,我可以考慮嗎。」其實她真的怕自己,如果愛上他了之後,那麼那件事,就完成不了。

那麼媽媽的死亡原因就調查不出來的,感覺到男人身上的冷氣。

「墨北辰,其實有件事,我想跟你說。」

女人的聲音軟綿綿的,敲擊在她身上,他的內心浮起一層漣漪。

墨北辰張了張嘴,「說吧。」他承認他的軟肋就是葉清音。

這輩子,他想過自己的後半生只想著一個人獨孤過晚年,可自從葉清音有了孩子之後,他發現,自己也渴望有一個家。

而且也想要建造一個完美的家庭,不會有父母感情破裂,不會勉強孩子不喜歡做的的事情。

葉清音下了什麼重要的決定似的,呼了一口氣,「墨北辰,我媽之前去世之後,我想知道她之前去怎麼去世的,因為當年謎團重重。」

墨北辰鬆開手,「嗯,你要想查,我來查。」

清音點點頭,「謝謝你,」可能她沒有正面的回復他要不要在一起,可如果墨北辰能夠查得出來,可能她就沒有必要受到那個人的限制。

她的手抱緊了他寬厚的腰,哪怕是前段時間,她經過了很大的打擊,現在能夠在墨北辰懷裡,她總算是心情好了一點。

周媽坐在門外,從病房看進去,正好看到葉清音眼裡滿是幸福的眼神貼在墨北辰的肚子上。

墨北辰就這樣陪了葉清音一個下午,全程站著的他並不覺得累,而是很開心。

女人的身體軟軟的,讓他心裡的空檔被填滿,此時他心中也有說不出的快樂。

直到葉清音要睡覺,墨北辰回到別塑,周媽看著墨北辰走進廚房。

「周媽,今晚的晚餐我來做,你來幫忙打下手吧。」男人說著已經系好了圍裙。

周媽滿是笑意的同意了墨北辰的安排,「好的,先生。」

心裡替葉清音開心,雖然兩個人沒了孩子,但是現在總算是雨過天晴。

墨北辰點點頭,開始在廚房忙活。 葉清音醒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她捂著頭看向窗外,墨北辰去哪裡了。

啪的一聲,病房的燈開了,清音及時的擋住自己的眼睛,不被強光刺激到。

墨北辰走過來,手裡提著保溫盒,「醒了?」

清音點點頭,盯著他手裡的保溫盒,「那是什麼」

墨北辰低頭,「嗯,是魚湯」

魚湯?好像周媽最近並沒有給她做魚湯難道是。

「是你親手做的嗎?」她炯炯有神的目光中夾雜著期待。

墨北辰放下盒子,「嗯,試試」只是今天和葉清音談過之後,他便想要好好對她。

清音立馬看向他,「墨北辰,你會不會是因為愧疚才對我」才對我好的,如果是那樣的話,她可能怕承受不起。

男人伸出手,摸摸她的頭,「如果我說不是,你信嗎」

他當然明白自己突然間的舉動說明了什麼。

清音捂住自己亂跳的小心臟,可以聽到有力的心跳聲。

這樣的墨北辰,竟然讓她感到一絲的甜蜜。

墨北辰打開盒子,湯一倒出來,清音聞到一股好聞的味道,「哇,好香。」

沒想到他的廚藝那麼好,忍不住湊近他正給她倒湯的位置。

墨北辰看著她眼睛饞的模樣,忍不住想要捏一捏她的鼻子,「乖」

清音動了動,「我去趟洗手間」

男人點頭,幫她弄好晚餐,清音出來的時候,墨北辰已經坐在旁邊的位置上等著她。

她對上墨北辰眼裡的深情,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對自己和之前不太一樣。

她坐在他面前,握住他的手,對著他的臉上吧唧一口,嘴裡說著,「謝謝你」

墨北辰摸了摸她親吻過的地方,手放在她的後腦勺上,俯身而往。

這時候門外有動靜,清音嚇得要推開男人,墨北辰放開他,一臉不滿的看著病房門口。

清音則是低下頭,生怕人家知道剛剛病房裡經過了什麼。

沈闊走了幾步,發現病房裡的氣氛不對,「墨少爺,你這是什麼眼神,好像要把我吃了似的」

他不是例行檢查嗎,怎麼像是做錯了什麼,像是來得不是時候。

看向葉清音飽滿又濕潤的嘴唇,「喲,看你一副yu求不滿的樣子,我是不是錯過什麼?」

只見墨北辰的臉上更黑,「要是沒事你可以出去了。」

沈闊想到此時來的目的,「不行啊,我得給她做檢查。」

這幾天他一直安慰葉清音不要多想,這會看著自己的好友好像對她的情愫還在升溫中。

「先喝點湯再做檢查,不然一會湯涼了,」

清音接過他遞給的湯,看沈闊一眼。

旁邊的墨北辰霸道的催促她先喝,一眼瞪著沈闊。

沈闊擺擺手,「哎,墨少爺,哪裡弄的魚湯,也算我一份啊,你看我天天上班,很辛苦的。」

清音想,如果其他人想吃墨北辰做的東西,哪有這麼容易?

「想吃,自己做」墨北辰抽出一張紙遞過去給她。

很快聽到沈闊不滿的聲音,「老墨,你見se忘友,你你你」

清音好笑的看著他你了半天還說不出一個字。 墨北辰手撐在床沿邊,離開自己的座位,臉擋住葉清音的視線。

她還來不及深想,墨北辰在做什麼,便從他嘴裡聽到,「不能看他,只能看我。」

清音偏過頭,捂住嘴,硬生生將嘴裡的湯咽下去。

沈闊被餵了一堆狗糧,特么他放下其他工作沒做,過來要給葉清音檢查,竟然耗時間在這裡給他秀恩愛。

喝完湯之後,在墨北辰的注視下,他還是硬著頭皮給葉清音檢查所有。

要說他沒有壓力才怪,他不過是伸手要量葉清音的心跳聲,這男人立馬來一句,你的狗爪放哪裡呢。

要是別人,估計他早就撂下單子走人。

終於檢查了所有,只聽墨北辰來一句,「下次換個女醫生來」

「還有,我不在的那麼多天都是他給你檢查的?」

清音疑惑的看著他,難道這有什麼不對嗎?

「嗯,是沈醫生給我檢查的。」清音故意避開沈闊對著她打的唇語。

果真,她一說完,墨北辰立馬站起來,手指拉了拉自己的衣服,「嗯,我好久沒有活動筋骨了,走陪我去一趟。」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