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只要有我在,他都會抱著我睡。

而現在,他居然出乎我意料的開始自覺起來了。

墨涼夜將被子在地上鋪好,便躺了上去,儼然一點身為冥王大人的威嚴都沒有了。

這要是冥界眾鬼看到他們高高在上的冥王大人被我逼得打地鋪,怕是要笑掉大牙了吧?

我在心中糾結了一下,淡淡說道:「地上太涼,要不……你到床上睡,你睡那邊,我睡這邊,互不干擾。」

「我不願意繼續傷害你,那樣對你不公平。」墨涼夜的聲應,從地上幽幽的響起。

我微微一怔,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心裡的酸楚,夾雜著眼淚,在枕頭上潤濕了一大片。

如水的月光透過窗戶照了進來,讓我們彼此的心顯得更加荒涼。

我知道他沒睡,他也知道我沒睡,只是我們誰也沒有再開口。

或許,靜靜的分開,才是我和他最好的結局吧。

所有的捨得與不捨得,從今以後,就像這月光一樣,天一亮,便消失不見了。

就這樣,我們聽著彼此的呼吸聲,睜著眼睛一直挨到了天亮。

我將所有的行李全都收進了儲物戒,然後洗漱一番,便帶著暖暖出門趕赴機場。

這一次,墨涼夜沒有送我。

但我知道,他站在別墅的陽台上看了我許久。

那樣深沉的目光,我感覺自己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但從始至終,我都沒有回頭。

我怕一回頭,我會再次流淚,甚至會不顧一切的撲向他的懷裡。

既然已協商和平離婚,那我就必須勇敢的和所有的過去說再見,從而迎接自己在韓國的新生活。

計程車載著我離開那個所謂的家,來到機場,踏上飛往首爾的飛機。

看著窗外那些熟悉的風景,我心中一片悵然。

墨涼夜,再見。

我的愛情,再見。

不知不覺中,我的眼淚緩緩滑落。

「媽媽,你怎麼哭了?」暖暖奶聲奶氣的問道。

我慌亂的用手將眼淚擦掉,勉力擠出一個笑容,應道:「媽媽沒哭,媽媽是眼睛太累了,想休息了!」

豈料,就在我話音剛落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傳到了我的耳朵里。

「飛機起飛之後,距離佛祖是很近的,你對這麼小的孩子撒謊,也不怕遭雷劈啊!」

我抬頭看過去,居然是陳楓!

他不是應該在家么,怎麼會出現在飛機上?

看到陳楓,暖暖興高采烈的叫道:「舅舅,舅舅,舅舅抱!」

陳楓將行李放好,然後抱起暖暖,坐到我旁邊的位置上。

「喂,這是別人的位置,你坐了之後別人怎麼辦?」我不滿的問道。

陳楓抬手將自己的登機牌甩給我,淡淡說道:「自己看!」

我拿起那登機牌掃了一眼,直接懵了。

靠,陳楓的座位,居然就是我旁邊這個。

這貨背著我偷偷買了飛機票不說,而且居然還特意買了我旁邊的這個座位,這是想鬧怎樣?

想到這裡,我冷冷看著陳楓問道:「說,你背著我買飛機票,到底有什麼目的?」

陳楓瞥了我一眼,一臉嫌棄的說道:「你也不拿個鏡子瞧瞧,就你現在這麼一副怨婦的樣子,我能有什麼目的?」

我拿著手機照了照,看著屏幕中的自己,臉色泛白,眼睛里有不少血絲,深深的黑眼圈都快把我變成國寶了,的確太像怨婦了。

沒辦法,這幾天不僅忙著捉鬼,還接連經受了兩場打擊,沒想不開跳樓就已經不錯了。

眼下,只能等到首爾落地安頓好之後,買點好東西犒勞犒勞自己了。

不過,我還是覺得陳楓跟著我上韓國的飛機,是別有目的。

這傢伙懶得很,要是沒點目的或者誘惑啥的,別說去韓國了,他連門都懶得出。

想到這裡,我一臉壞笑的看著陳楓說道:「老實交代,你跟著我去韓國,究竟是想幹嘛?」

陳楓白我一眼,說道:「小表妹,你這話就不對了,我明明是去韓國看我的女朋友,什麼叫跟著你去韓國?」

女……女朋友?

陳楓什麼時候談戀愛了,我居然不知道!

而且,這貨不談還好,一談居然還談個韓國的妹子,要不要玩這麼大?

本就女生的八卦精神,我開始對陳楓展開360度的拷問行動,想將那個女生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出來。

「說,你一個中國人,怎麼會和韓國妹子勾搭到一起!」

「我們那叫談戀愛,不叫勾搭,麻煩小表妹你用詞準確一點,ok?」陳楓不以為然的糾正我。

「好好好,談戀愛,談戀愛,但你們究竟是怎麼認識的?你們一個中國的,一個韓國的,貌似也沒有什麼相同的社交圈吧?」我仍然有些不解。

「網戀啊,我們在網上認識就行了啊。對了,你快幫我看看,我今天穿的這一身帥不帥,能不能一眼就迷倒她?」陳楓一臉興奮的說道。

我了個去,合著之前墨涼夜說他在網上和一個女孩聊得不亦樂乎,對方居然是個韓國妹子?

我說表哥,你這妹子撩得是不是也忒遠了點? 第292章:美女恩貞

因為昨晚徹夜未眠,我感覺有點累,便靠在座椅上迷迷糊糊睡了起來。

直到2個多小時后,飛機在首爾金浦國際機場降落,陳楓才將我叫醒。

「喂,小表妹,你好歹也去洗把臉,化個淡妝,別給你表哥我丟臉好么?」陳楓一臉嫌棄的對我說道。

我拍了拍自己的臉,滿不在乎的說道:「洗個毛,你表妹我天生麗質,就算不化妝,也能秒殺韓國一片菲林!」

說完,我便從陳楓的手中接過暖暖,然後自顧自的下了飛機。

然而,打臉這事兒,還真是不分時間和地點。

當走出機場,陳楓對著一個女孩叫了聲「恩貞」之後,我頓時就整個人都不好了。

我了個去,這是怎麼樣一個妹子?

膚美貌白大長腿,明眸皓齒條兒正。

光是聽到陳楓的叫聲后,那一回眸,我感覺自己是個女人都快被電到了。

我知道韓國盛產美女,但也不知道能美成這樣啊!

早知道是這樣的話,剛才在飛機上,我就應該聽陳楓的話,好歹也洗把臉化個淡妝裝飾一下自己,那樣多少能和這個叫恩貞的女孩比上一比。

可現在,就我這麼滿臉疲憊之色,外加頂著兩隻熊貓眼,完全被虐成了渣渣。

不過,好在恩貞並沒有將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而是直接走過來,給了陳楓一個大大的擁抱。

靠,這剛下飛機,就被這兩個人餵了一大把狗糧。

真是天道有輪迴,蒼天饒過誰。

以前和墨涼夜在一起的時候,向來都是我和他給別人撒狗糧。

而現在我和他離婚了,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別人恩恩愛愛的把狗糧灑了又灑。

所謂的報應不爽,指的大概就是這個樣子吧!

當著我的面和恩貞來了個熱吻之後,陳楓這才想起我這個表妹的存在,向恩貞介紹道:「這是我表妹米小菲,她現在是首爾大學的交換生,將會在首爾學習一段時間。她抱著的那個小蘿莉是她的女兒,叫暖暖。」

聽完陳楓的介紹,恩貞和善的對我伸出手,自我介紹道:「你好,我叫崔恩貞,是你表哥的女朋友,很高興認識你。」

我了個去,韓國人的中文水平現在都這麼高了?聽起來簡直不要太標準有木有?

似是看出了我心中所想,陳楓一臉得意的說道:「那是,我們家恩貞不僅會中文,還會英語、法語、德語和義大利語!怎麼樣,牛掰吧?」

嘖嘖嘖,陳楓這貨一交了女朋友,就嘚瑟得不得了。

居然還張口閉口就是「我們家恩貞」,簡直不要太高調!

不過,人這崔恩貞都主動向我示好了,我怎麼著也得表示一點誠意,於是握住了她的手,熱絡的和她寒暄了一番,然後從隨身攜帶的包里拿出一盒我從國內帶過來的頂級阿膠送給崔恩貞。

「表嫂,這是我們國家的特產,對美容養顏特別好的。」

崔恩貞接過我送的阿膠,滿心歡喜的向我表示感謝。

而陳楓直接在旁邊眼睛都看得快滴出血了。

因為那盒阿膠至少值10000RMB,而且還是之前我刷他的卡買的,現在正好轉手送給了他女朋友。

這借花獻佛的買賣,簡直不要太划算!

眼見我這送都送了,陳楓也不好多說什麼,瞪我一眼之後,便又和恩貞熱絡去了。

話說回來,陳楓這次交的這個叫崔恩貞的女朋友還真不錯。

不僅在首爾大學附近提前幫我們找好了房子,甚至還幫我們準備了一些零食和生活用品,儼然是把我們照顧得無微不至。

不,是把陳楓照顧得無微不至,我只是順便沾沾他的光。

將我們帶到住處安置好之後,崔恩貞又帶著我們在首爾主要的幾條街道上逛了一圈,熱情的向我們介紹了一些和首爾有關的事情。

首爾,又叫漢城,是朝鮮半島最大的城市。

在幾千年前,曾是周朝的真番東夷小國的棲居地。

隨著歷史的演變,歷經了衛滿朝鮮、漢四郡、高句麗、高麗、李朝等等幾個時期,才漸漸的形成了現在的首爾。

然而,就在崔恩貞口若懸河的和我們介紹首爾的種種時,她的手機突然響了。

崔恩貞接起電話之後,說了一些我不怎麼能聽懂的韓語。

我轉頭看向陳楓,陳楓淡淡說道:「她朋友好像出了點事情,估計她得走了。」

聽到這話,我有點蒙圈。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