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只聽見唐心慧喊了那麼一句,「姐妹們,開台」,立馬就見到幾位小姐妹搬來了一張大桌子,然後上面擺著一張白紙,上面寫著「寫出你的愛」,然後是「花樣酒」,最後是「抽獎」

哎呦喂!我去,這才第一關

家裡人多,想法多,這怪誰

題目已經擺出,大家都圍在了一起,相互討論著,就過了那麼一會兒,顧延之走到了前面,然後拿著大聲公,在那喊

我自年少,爾便已芳華傾負,荏苒歲月,白駒過隙,爾褪盡風華,我依舊在彼岸等你,愛你,護你,只為與你相攜到老,汝可願

一番誓詞喊下來,所以人都安靜了,就等新娘子的答案

紅塵囂浮華一世轉瞬空;只問寄君一曲,不問曲終人聚散,我願

新郎新娘的相互一問,一答,瞬間讓整個場面都嗨了起來,然後就到了兄弟團的「歡樂」時光了,酒里摻雜的味道那是五花八門,什麼芥末,辣椒醬,老乾媽,苦瓜汁,這統統都是小case,因為重磅炸彈在後面的「抽獎」里

也不知道是誰那麼坑,還是看奔跑吧! 穿書後我成了國寶級女神 兄弟看多了,「抽獎」環節居然在指壓板上進行,哎!我滴個乖乖

而「抽獎」之所以被稱之為「抽獎」,就是因為抽出來的東西有好有壞,所以有一些抽的好的,就坐在一邊當吃瓜群眾,至於那些運氣不好的,那抱歉啦!請上領獎台,來領取你們的懲罰

一,雙人跳繩,但請相互啃一條苦瓜,直到完美跳過十個跳繩

二,俯卧撐,但請上邊坐人,順便啃兩條辣椒

三,背靠背,唱情歌,唱完情歌乾杯酒

連番折騰下來,兄弟團們都在哭天喊地的跟顧延之抱怨說,他們來迎回親,至少沒了半條命

第二關是家裡的姐妹兄弟把的關,因為第一關折騰的太厲害了,所以這第二關給時間喘了口氣,只需要一口氣說出家裡掛著的橫幅內容就行,而橫幅也不多,就那麼幾十條,誰讓家裡人多呢?

看著滿屋子的橫幅,大家不由自主的同情起了顧延之來,一口氣說完這麼多的橫幅,不是要脫層皮吧! 總裁大人關燈吧 而就這也好意思說簡單,說容易,你們確定,後來多虧了兄弟團里的一個兄弟靈機那麼一動,把橫幅分批的按成語接龍那樣一個個分了下去,就一回就過關了,而最後一關就是閨蜜把守,給出的條件是:「交出你們身上所以的紅包,然後自動自覺的說出供詞,找到證物」,就算過關

這也太狠了吧!簡直就是抖音婚禮整人大集合啊!

這個時候,身為伴郎兼特助的洛淮生就出來解決啦!只瞧他拿著大聲公,對這門裡面的閨蜜團喊

裡面的姐妹們聽著,放下你們手裡的防狼噴霧,辣椒粉,胡椒粉以及你們裡面的新娘,因為你們已經被我們包圍了,所以不要做無謂的反抗

洛淮生剛喊完,裡面就立刻接了過去

外面的兄弟們聽著,交出你們的紅包,放下你們手上的鍋碗瓢盆,因為新娘就在我們手中,所以放棄抵抗吧!

最後兄弟們被玩得團團轉,簡直都成渣了,才放棄了掙扎,把手上的紅包全塞了進去,並讓新郎念下了婚後的不平等條約,這才開了門,然後新娘的繡花鞋居然在冰塊里,這花樣玩的,簡直是不要不要的

最後顧延之終於要把唐心雅娶走了,而唐心雅在出房間門前,在楚南織耳邊對她說了那麼一番話

「學姐,讓他注意一點,他這次被拖,恐怕是顧延之的手筆,所以小心」

唐心雅臨出門的一番話讓原本被婚禮感動到的楚南織瞬間清醒了過來,她沒想到還有這麼一回事,但現在已經成定局了,她要出嫁了 為了舉辦這次古香古色的婚禮,五礦特意為婚禮專門搭建了一個禮堂,這一手筆讓賓客及吃瓜群眾們是大吃一驚啊!

看著這滿滿中國特色的大紅燈籠,隨處可見的剪紙囍,簡直就是一個紅色海洋;而更令人覺得滿意的是,就連那往來迎送的服務員們,都一一身著那襦裙或長衫,就這布置啊!還真讓人覺得不一般,可這還不是婚禮最特別的,因為這婚禮布置的花朵,居然是牡丹花,而且這牡丹花的品種還挺多的,就這布置下來,完全讓整個婚禮都升華了起來,畢竟牡丹真國色,雍容華貴不一般啊!

經過一段時間,賓客慢慢來齊,而由於新郎父母雙亡,於是高坐堂中的便只有新娘子的父母及長輩,隨後請來的司儀登台,說了一番話后,便開口說到

有請新人入場

而這一對新人一亮相,就驚呆了所以賓客及電視機前的吃瓜群眾,因為他們看見……

新郎身著紅黑色為主的冠服,極其優美,簡直讓人目瞪口呆,而這冠服雖不及冕服華麗,龍袍高貴,但也是不簡單的,就拿我們能看到的冠服直襟,外袍來講,直襟以上衣,襦裙,革帶,蔽膝為組成結構,上衣交領用銀線綉制,其圖案為紋章中的龍形祥雲,而其餘處則以全黑,不做處理,襦裙,全黑,底以銀線綉制波浪形紋章,若隱若現,革帶,以黑為主,上下邊鋪以紅線點綴,再在其中央處鑲嵌以青玉雕刻的龍形玉璧,蔽膝,全黑,為能使上下相應交輝,便在最底處以銀線綉制龍騰雲舞,外袍,則簡簡單單一襲紅,僅在外圍用金絲點綴,這內黑外紅,既讓人覺得慎重卻又不失喜慶,而為了整體效應,新郎更駁了一襲長發,其發再以龍形玉冠而束立,看來真真是一翩翩少年郎啊!

新娘則身著鳳冠霞披,不同於新郎的是,新娘的鳳冠霞披大多以金絲銀線綉制,再加以彩絲為輔,那雍容華貴的鸞鳳,牡丹,綉滿了襦裙,而最為華麗唯美的是外袍,因為新娘子的外袍上特意綉上了鳳凰展翅,極其的艷麗,大方,但這還不是新娘最大的亮點,新娘最大的亮點是頭上的髮髻,新娘梳的是古時的花冠髻,花冠髻是以花為原型設計的,這盤好發后,用特製金絲掐捏形成的牡丹花冠來固定,而周圍則用金絲紅寶石打造的簪纓點綴,而最最重要的是新娘前額的黃金流蘇,那以花葉為整體,紅寶石為底的高貴大方,讓人覺得是那麼的奢華

這一切不僅讓賓客們大開眼界,也讓吃瓜群眾們震驚不已,就這麼一場婚禮,讓身為女人們有多羨慕嫉妒恨,便不一一說明了,可對於他來講,卻是愁上心頭,他似乎想說些什麼,卻又說不出口,最後就只是一昧的灌酒,彷彿這樣便能將她忘得一乾二淨,可真的能忘記嗎?

終於到了最後的流程,司儀對著一對新人說:「茲爾新婚,有宴來賓,咸集致賀,恭祝連理。贊曰:惟天地以辟,萬物滋養於斯,日受其精,月潤其華,天禮之奧含於其中,人以婚禮定其禮,三牢而食,合卷共飲,自禮行時,連理成,比翼具,雖萬難千險而誓與共患,縱病苦榮華而誓而與棄,仰如高山哉,其愛之永恆,浩如蒼穹哉,其情之萬代,相敬如賓,各盡其禮,家合事興,不變不易,天長地久,為爾佳緣,特為讚頌,今成佳偶

茲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送入洞房,禮成」

看著這直播的婚禮流程,解說員的一一解說,祁明昊滿心的苦澀湧上心頭,曾幾何時,那是他曾對她許諾要給她的一切,可如今為她實現的居然不是自己,而是別人,一邊看著一邊喝著的祁明昊就那麼笑了起來,斯人另嫁,青梅終究棄竹馬,一切還真是可笑,可笑至極

終於忙完了的歐恆一進房間,就看到祁明昊在不停的灌酒,而電視上放的正是唐心雅婚禮的直播,這不是傷口上撒鹽嗎?不忍心再看下去的歐恆,走到了祁明昊身邊,一把就把他手上的酒給搶了下來,然後對他說:「你真的是夠了,為了一個不要你的女人,你這麼來折騰你自己,你是不想要你的命了,是吧!」

可是我痛啊!

你這又是何苦呢?

喝的迷迷糊糊的祁明昊拉著歐恆,跟他說起了他們在一起時曾說過的話,「學長,我跟你說,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就總是雲淡風輕的說著分開后的感受,可現在分開了,她倒是一如往昔的那般雲淡風輕,可是我卻如一個傻子一樣,在一旁痛得生不如死,你說可笑不可笑」

看著眼前這猶如爛泥的學弟,歐恆悔恨當初啊!他怎麼也想不到曾經多麼意氣風發的學弟會為了一個女人變得如此模樣,他真的不能理解

人,或許都是這樣,沒有失去過,已經擁有時,別人的痛苦又怎麼能理解,最多也就是恨鐵不成鋼,可誰又能理解被最愛的人背叛時的痛苦呢?在那一刻,祁明昊彷彿像是失去了全世界

而祁明昊的失去,歐恆的擁有,這是也是他們所相互不能理解的,因為那種痛就只有自己知道,但兄弟還是會陪伴在旁,就如同唐心雅與楚南織一般

隨著婚禮的結束,所以事情漸入尾聲,楚南織也從唐家回到酒店與他們匯合了,只是在一瞬間,大家還是尷尬了一下,最後歐恆看到祁明昊的模樣,決定儘快離開,以避免觸景生情,而了解內幕的楚南織也沒有反對,因為她對唐心雅出門前,所對她說過的話,她深刻的想了想裡面的含義,而這一想明白,她就知道了顧延之的所作所為有多無恥,她不能讓她所付出的一切白費,所以她也是贊同儘快離開的

就在她們準備離開的時候,唐家外公卻已然是走到了盡頭,哪怕再先進的技術與人員,也抵不過閻王要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的不可抗拒因素 這春秋學院的強者,可是一個斗神六重境的強者,修為要比風雲池高出整整一個大檔次啊,一拳之下,空間都扭曲了,那種氣勢,極為驚人。

風雲池面無表情,兩件神器在手,那種鋒利的劍氣,宛如爆發的火山一般,讓人望而生畏。

「嗡。」只見風雲池長劍一橫,縱身而起,絲毫不懼這斗神強者,斬天之上,劍氣交錯,鋒利的劍氣,長達百丈,一斬而出,將斗神強者的攻擊,直接斬成了兩半,而且,風雲池的氣勢絲毫不減,朝著斗神強者,斬了過來。

「嗎的,這小子,竟然如此強悍,不好。」這斗神強者臉色巨變,只見他手中,一把藍色大刀突然出現,那一瞬間,強橫的氣勢,從大刀之上爆發而出,不過,大刀的氣勢,比起斬天來,還是弱了一些。

「小子,你以為,憑藉你這件神器,就能夠彌補修為上的差距了嗎?」大刀之上,強烈的紫意大盛,那種氣息,宛如凝固了一般,強悍的氣勢,從斗神身上爆發,只見他大喝一聲,手持大刀,迎上了風雲池的百丈劍芒。

「轟隆隆。」霸道的氣勢和鋒利的劍芒撞擊在了一起,宛如火星撞地球一般,爆發出強盛的氣勢,餘波朝著四周擴散,正在交手的斗神和斗聖們紛紛退讓,震驚的朝著風雲池這邊看了過來。

接下來的一幕,讓他們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因為他們看到,春秋學院斗神強者雙后握住了刀柄,竟然砍在了風雲池的肩膀之上。

而風雲池的長劍是一個刺出的姿勢,只見長劍,直接穿過了這斗神強者的胸膛。

「呼。」兩人的身體,在原地保持不動,風雲池一臉冷漠,反觀春秋學院的斗神,一臉的驚訝,他到死都想不到,自己竟然會栽在一個斗聖手中,而起,自己的極品傳奇級別的大刀,竟然完全沒有傷到風雲池一絲啊。

不錯,就是沒有傷到風雲池一絲,撼地進化到了神器之後,防禦力極其變態,就是憑藉著撼地的防禦,風雲池才沒有什麼顧忌,一擊得手,不然的話,風雲池哪有機會幹掉這個斗神額?

「噗呲。」只見風雲池抽回自己的長劍,另外一隻手,抓住了斗神的衣襟,這斗神的身體,緩緩的軟了下來,生命快速流失,眨眼的功夫,就斷氣了,不過,就算是死了,這斗神,還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樣。

將斗神的大刀收了起來,風雲池冷漠的掃視周圍的所有人一眼,突然開口道:「犯我至尊者,雖遠必誅。」風雲池的語氣之中,即霸氣,又堅定,讓所有斗師聯盟的強者,都紛紛變色。

試問,連斗神六重境的斗神強者都能夠輕易幹掉,他們這麼斗聖,還有斗神六重境一下的斗師,又怎麼能夠抵抗風雲池的攻擊?一時間,這些斗師,臉色變得難看而又沉重起來。

「風雲池小子,休要猖狂,我來收拾你。」這時候,只見一個斗神九重境的斗師沖了出來,他氣勢極為驚人,所有斗師的目光,都落在了這個斗神九重境斗師的身上。

此時此刻,所有至尊閣和斗師聯盟正在交手的斗師,都下意識的停了下來,他們都被風雲池展現出來的強悍一面給震住了,他們想看看,這風雲池到底強大到了何種地步,竟然能夠兩個回合就幹掉一個斗神強者。

「來者何人,我風雲池,不殺無名之輩。」風雲池斬天前指,霸氣十足,說道。

「風雲池小子,大言不慚,我乃戰天宗,高飛。」高飛冷喝一聲,一把紫意長劍橫空出世,也是極品傳奇級別的裝備,只見他長劍之上,紫色劍氣瘋狂的湧出,宛如一條紫色巨龍,劃破長空,朝著風雲池斬了下來。

「哼,高飛,我倒要看看,你能飛多高,斬天,東風破。」風雲池口中發出一聲長嘯,雙手握住斬天劍柄,高高的躍了起來,強盛的氣勢爆發,只見斬天之上,氣勢驚人,一道長達百丈的劍芒宛如實體一般,朝著高飛斬了下去。

「嗯?小子,使用戰技么?」高飛眉頭一皺,強者對戰,往往勝負就在眨眼之間,根本沒有多餘的時間去使用戰技,而一般的戰技,對於斗神強者來說可以瞬發,但是玄級以下戰技包括玄級戰技,對於斗神強者的傷害,微乎其微,因為,越是強大的斗師,就越少使用戰技,除非是到了天級戰技。

「哼,在面前用戰技,可笑,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才叫戰技,地級戰技,斬空。」只見高飛大喝一聲,手中紫色長劍之上,鬥氣交錯縱橫,一股股強盛的劍氣,宛如浪潮一般一層接一層爆發。

「昂。」此時,風雲池的東風破已經完成,長劍之上,陣陣龍吟之聲響起,只見東風破化身為一條百丈巨龍,朝著高飛撲了上來,那種氣勢,就算地級高階的戰技,也達不到啊。

東風破,可是風雲池加入了自己的劍意,而且,一對護腕和斬天,都有著極大的加層作用,因此,這一個玄級高階戰技,所爆發出來的威力,竟然達到了地級高階戰技的威力啊。

「是東風破,我風雲家族的東風破。」此時,風雲敬和林然兩人站在一起,興奮的看著風雲池打出來的東風破,他們兩人,修為都到了斗聖九重境,由於天賦不夠,就算在給他們更多的天才地寶,也只能夠在斗聖了,除非能夠得到七彩靈果,否則,他們的修為,一身也無法進入斗神之境,這就是天賦的限制。

「小子,就算你的神器能夠放大戰技的威力,那又如何,斬空,去。」高飛的斬空戰技,竟然是一把長達百丈的巨大能量形態的長劍。

所有強者都屏住了呼吸,瞪大了眼睛,看著兩個戰技撞擊在了一起。

「轟隆隆。」又是一次火星撞地球,兩個戰技撞擊在了一起,爆發出來的威力,讓所有強者都感覺到了震撼。

風雲池的東風破雖然威力驚人,但這高飛,也不是一般的人物,兩個戰技威力巨大,在半空之中相互抵消了,高飛和風雲池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就在他自嘆悲愁的時候,唐家那卻迎來了一場噩耗,原來唐外公在剛出院沒有多久時,身體機能就直線下降了,他是勉強著自己吃了不少特效藥,才維持住的,因為他不能帶著遺憾走,所以他要撐住,於是他老人家靠著葯,透支著身體僅存的生命力一直堅持到了婚禮結束后的第二天中午,他老人家就在喝完外孫女與外孫女婿敬的茶后,回房間休息時,才陷入昏迷的,等到大家發現的時候,才急忙忙的把老人家往醫院裡送,可送到醫院時,老人家的身體就已經支撐不住了,因為他在之前一直吃著過量的葯,透支了他僅有的生命力,所以到醫院的時候,他老人家只是勉強維持著生命體征

於是大家分成兩批,辦手續的辦手續,站在手術室的站在手術室,而事情就是那麼的巧合,就在顧延之與唐心雅去繳費的時候,醫生宣布搶救無效,讓大家看老人家最後一眼時,唐外公迴光返照,吩咐了後事后便撒手人寰了,最終唐心雅也還是錯過了送老人家的最後一程

雖說大家都有了心理準備了,但到了這一刻,還是令人接受不了,尤其是唐心雅,她現在整個人都已經懵掉了,畢竟人就在醫院裡,可還是趕不上送最後一程便陰陽兩隔了,這任誰也受不了,一時間,那不曾流出來的淚水,在那一刻,便嘩啦啦的不停的流了下來,完全止不住

脆弱的唐心雅緊緊的抱著唐父,這讓顧延之有些挫敗,可一轉頭的時間,他就釋然了,畢竟他們親密的程度還比不上父親,所以這也就理所當然了

最後大家都強忍著哀痛,為最親的人送行,於是大家開始忙了起來,畢竟要處理的事情有很多,所以一時之間,顧延之也沒顧慮到唐心雅,再到後來才想起,這才匆匆的尋找了來,等找到的時候,就看見她與從小就要好的表姐在一起,兩人就那麼一直看著那最親最愛的人

看著她脆弱的模樣,顧延之去到了她的身邊,抱住了她,然後向她開口說到,「我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了,我們所做的一切並沒有白費,只是外公他太累了,他想休息了,你明白嗎?」

我明白,可我就是忍不住啊!我現在就想我外公了

有句話說得好,那就是「地球無論離了誰,都會照常運轉」,所以我們要向前看

雖然唐心雅知道那是他的好意,但是……唉!一切也不知道怎麼說,唯有表姐葉知微知道一點,她其實也明白自個表妹的遺憾,可更多的是她的自責,這無論是親爺爺,親外公,最終都沒有見到最後一面,送最後一程,這已然成為了她心頭上的刺,因為那讓她覺得她自己非常不孝,可一切都是緣分的安排,人總是要隨緣的,一切是強求不來的,最後葉知微握住了唐心雅的手,對她說

結婚了,倒是懂事了

聽到葉知微說的話,唐心雅不僅覺得怪異,所以她立刻回了一句,「姐,你這說話的語氣真奇怪」

心雅,我知道你的自責,但那是緣分,所以不能怪你

我不甘心,姐,你知道嗎?

其實你有什麼好不甘心的,你已經用盡全力了,你付出的已經夠多了,為了爺爺,你跟妹夫就那麼倉促的登記,匆忙的擺宴,哪怕婚禮再盛大,那也掩蓋不了倉促下準備的一切

姐,你這是在抱怨我嗎?

不敢,你這妹夫呀!我們全家都滿意的很,只是多多少少對你會有一些抱歉,畢竟一切都是因為我們家裡的關係,這才讓你們的新婚有了些許瑕疵,不過你,我們真的很滿意,你不比她心裡的那個人差

姐,你說什麼呢?

我們從小玩到大,你覺得我會察覺不出來嗎?只是心雅啊!你既然已經做出了決定了,那你就不要後悔,你要幸福,因為他,是通過爺爺的考驗的

不知怎麼的,一時之間場面竟然沉默了下來,到後面更覺得像是畫面靜止了一般,這讓一邊的葉知微非常受不了,於是她主動岔開了話題,她望了望裡面那最親最重要的人的人後,對著顧延之說,她說:「妹夫啊!你可不知道你老婆小時候可不懂事了,那時可把爺爺給愁的呀!說她是沒臉沒皮的貨,以後要找人嫁都難,誰想到能撿到你這個寶,不過你可別以為這樣就可以欺負我妹子,她可是值得你好好對待的」

請姐放心,我一定好好對她,只是姐啊!你能否告知一下,我老婆小時候究竟是有多不懂事,多沒臉沒皮嗎?

Website 而這葉知微還沒開口呢?唐心雅就自己開口說了起來

我從小就一個屬性,那就是愛吃,正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吃貨的屬性可謂是發揮到了極致,可我愛吃卻又挑吃,這也就造就了我小時候不愛吃正餐,偏愛吃零食的壞毛病;在我印象里,我記得我有一次貪吃,可是身上沒錢,於是我就偷偷的偷了家裡一塊錢去買零食,後來被逮住了,我爸一上來就給了頓藤條燜豬肉,外加跪了快一個小時的院子,一直到深刻的明白了自己的錯誤,這才讓我爸滿意,所以就這一案件讓我明白,我家的做事方針是,做人要堂堂正正,光明磊落,想吃什麼,想要什麼,說,你說了不一定買,但要說,不能行小偷小摸行為

其實還有一個後果,那就是沒收買零食的權利

哎!能不能不要說,一想到這我就心疼

疼,才怪咧!你就是得了便宜還賣乖,你說你當時多會裝可憐啊!讓爺爺看到后,就開始偷偷的給你零花錢,家裡面其他小孩子可沒那待遇,不過你還是聰明的,知道吃獨食的後果,所以懂得分享給其他人,可這又造就了她大手大腳的習慣,到後來她一花完零花錢,她就會乖乖的陪爺爺看電視,然後陪那麼一兩個小時,就開口討錢花,而一開始爺爺還會給,到後面就受不了了,於是她就開始撒嬌,耍賴,滿地打滾,假哭,那花樣多得呀!簡直是不要不要的,而她一那樣,一被我看見后,我就揪她耳朵,給她上思想教育,可她一轉身後,她該咋滴還咋滴,真是氣得你吐血,恨不得抓她來打

姐,你不說還好,你這麼一說呀!我現在想想,我都不敢相信那是我曾經做過的事,我當時肯定是腦抽風了,才幹出那事來

你這個問題,我可沒法回答你

唉!不是啊!我幹嘛自個揭自個老底啊!是為嘛呀!

種的因,得的果,再苦都得自個咽,況且讓你的husband了解一下,這也算是一種情趣嘛!

起開 「小子,想不到你的戰技,竟然有著如此巨大的威力,是我小看你了。」高飛驚訝的說道,要知道,他可是斗神九重境的頂級強者啊,居然和一個斗聖四重境的斗師打成了平手,他的臉色,瞬間難看了起來。

「小子,去死吧。」高飛勃然大怒,提著手中的紫色長劍,一個閃身,就沖了出去。

「哼,來的正好,別以為我至尊閣無人。」這時候,戴浩天一個閃身,就來到了風雲池身邊,劍神之威,瞬間爆發,風雲池見狀,趕忙退到一邊,他雖然能夠抗衡斗神強者,但是,對於消耗,很龐大,斬天和撼地,都是神器啊,每分每秒,都在消耗著風雲池的鬥氣啊,堅持到現在,風雲池已經只剩下不到四層的鬥氣了,想要應付高飛,顯然是有些勉強了,因此戴浩天才站了出來,對付高飛。

「嗎的,劍神戴浩天,居然是你。」高飛臉色一變,劍神之名,響徹整個大陸,就算是古族,戴浩天的劍神之名,也很是響亮。

高飛雖然貴為斗神九重境的強者,但是他的實力與戴浩天之間,還有著一段巨大的差距啊。

「高飛,我的弟子,豈容你來欺負,當我戴浩天不存在么。」說著,戴浩天手中,屠神爆發出一陣強烈的劍氣,雖然比不上風雲池斬天,但是,屠神所爆發出來的氣勢,極為凝實啊,劍神之名,可不是說說那麼簡單的。

「戴浩天,別以為你是劍神,我就怕你,今日,我們勢必滅你至尊閣。」說著,高飛提起大刀,當空斬下,頓時,周圍的空氣宛如被劈開了一般,那種撕裂般的感覺,讓戴浩天都感覺到了驚訝。

「好驚人的氣勢,不過,與我相比,你還是差了一些。」戴浩天冷哼一聲,一躍而起,只見他屠神斬出,鋒利的劍芒迎上了高飛撕裂般的刀芒。

「轟。」刀芒劍芒相撞在一起,可以看到,劍芒將刀芒完全撕碎,餘波朝著高飛而去,高飛眉頭一皺,大刀斬出,將戴浩天的劍芒破開,兩人同時舉起手中的刀劍,撞擊在了一起。

「當。」刀劍相撞,兩人平分秋色,可以看到,高飛一臉的驚訝,看似平手,但是,高飛卻臉色震撼,因為,從戴浩天身上,高飛感受到了一股股驚人的風力劍氣,讓高飛感覺到了恐懼啊。

「嗡。」就當眾人都以為兩人以平手對峙的時候,異變發生了,戴浩天手中的屠神發出一聲嗡鳴之聲,只見屠神只見,突然爆發出一股極其鋒利的劍氣,竟然直接穿透了高飛的肩頭。

這還是高飛反應速度快,躲過了要害,否則的話,若是命中心臟,高飛就算不死,也要重傷啊,高飛冷喝一聲,身體迅速爆退,眼神驚恐的看著戴浩天。

另一邊,陌塵在一個密室之中,獸神訣瘋狂的運轉著,這是一個矮人族特質的密室,陌塵在裡面修鍊,獸神訣的氣息並不會外泄,而且,不管外面發生什麼事情,都不會受到打擾,這樣一來,陌塵就可以專心在密室之中修鍊了。

一個月以來,陌塵一隻處於修鍊狀態之中,進入深度修鍊狀態的陌塵,不突破斗聖境界,根本不會蘇醒,一個月,陌塵的修為,也快速的提升著,此時此刻,陌塵身上的氣勢,極為凝重,沉重的氣息,就算是斗神九重境的強者在此,也要感覺到震撼。

「轟。」終於,陌塵的氣勢,一瞬間突然爆發,那種鋪天蓋地的氣勢,完全被這四方形的屋子籠罩在內,根本無法溢出,氣勢堆積久了,宛如實體一般。

此時此刻,陌塵身上的氣勢,終於進入到了斗聖修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緩緩收攏,陌塵緩緩睜開雙眼,感受著身體之中濃郁的鬥氣,陌塵一陣舒爽,斗聖,自己終於進入斗聖境界,這是何等的奇妙,那種感覺,很舒爽。

隨身空間:兵王的異能小媳婦 伴隨著陌塵收功,屋子之中宛如實體般的氣勢,也逐漸的消散,微微一笑,陌塵站起身,打開了屋子的門,就要走出去,忽然,一個極其強勁的氣息撲面而來,危機的氣息接踵而至。

陌塵臉色大變,身體迅速爆退,退回了屋子之中,無痕鎧甲破體而出,護住陌塵,可以看到,這無痕鎧甲,竟然綻放著淡淡的紫意,這是傳奇級別裝備的象徵啊。

原來,自從獸神血脈蘇醒之後,非凡級的無痕,竟然凈化了,在獸神血脈的影響之下,竟然成長到了傳奇級別,雖然只是低階傳奇級別,但是,無痕的能力,能夠帶來防禦的同時,還能夠加強陌塵百分之四十的力量啊,這是多麼恐怖的加層啊。

「來者何人。」陌塵不知是敵是友,身上氣勢爆發,金語嗡鳴一聲,出手在手中。

青色光芒一閃而過,只見一把鋒利的匕首,朝著陌塵的喉嚨刺了過來。

「嗎的,是敵人,古族影家!」感受著青色身影的氣息,陌塵終於認出了,襲擊自己的人,就是古族影家的斗神強者啊。

陌塵不敢怠慢,想要躲開,已經來不及了,只得將頭扭到一邊,盡量避開自己的要害。

「噗嗤。」青色匕首直接洞穿了陌塵的左肩肩頭,青色身影短暫的停頓,終於讓陌塵抓住了機會,只見陌塵冷哼一聲,金語之上,爆發出一股凝重氣勢。

影家強者臉色大變,身體趕忙爆退,可是,還是晚了一步,在這凝重的氣勢之下,他的速度受到了影響,滿了一步,金語不知道什麼時候,被陌塵舉了起來,猛然斬下。

「噗嗤。」這影家強者手持匕首的手臂,被陌塵從肩膀的地方齊齊斬斷。

「嗷哦。小子,你夠狠。」影家強者臉色唰的一下子變得極為蒼白,驚恐的看著陌塵,肩頭雖然受傷,但是絲毫不影響陌塵,因為陌塵的不滅境金身,已經進入到了扎基境界,所謂扎基,就是任何傷勢,只要心臟沒有受損,都可以忽視任何傷勢,就算是手臂被斬斷,陌塵也可以利用不滅金身,從新長出一條手臂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