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只用了兩個小時,王中和孫強便能站起來了,兩人本來是在一次任務中被異獸所傷,雙腿上的經脈盡斷,可以說是基本上沒有治好的可能的。

但是葉皓軒這一出手,居然讓兩個人的身體恢復如初,而且他們兩個還能站起來了,這讓人吃驚不小,當初,號稱鬼手的徐老頭,也是耗費了好一番力氣才把兩人生鬼門關拉了回來。

而且也僅僅是讓兩人苟活著,兩人的腿,徐老頭是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兩人站起來以後,雖然行動還是有些不便,但畢竟他們能站起來了,他們兩個對葉皓軒感恩萬分。

「兄弟,原來你的醫術真的這麼厲害啊。」鐵頭李看著葉皓軒,他有些愣神,他和葉皓軒不過是今天才認識的,之前葉皓軒說自己能治病,他還不相信。

不過好在他給了葉皓軒一碗面,現在葉皓軒用數倍的好處來回饋他,這讓鐵頭李吃驚不已,他也感嘆人生真的是多彩啊。

「我說過了,我是醫聖,你還不相信。」葉皓軒笑道,他心裡總算是暢快了一些,本來來到這個世界之後,認識他的人不多。

但是現在好了,終於有人認識他了,這也不枉他曙光醫院治好了無數患者。

「那我腿上的傷,能治不?」鐵頭李指了指自己的腿道:「那次任務,三死三傷,只有兩個兄弟完好的回來了。」

「這一仗,真的是讓我們吃盡了苦頭啊。」鐵頭李嘆了一口氣道:「要一類,我以前也算是風光,但是這件事情之後,我的聲望大幅下降,所以就到了現在的這個地步。」

「大哥,不用在揪心這些事情了。」葉皓軒微微一笑道:「人生嘛,難免會有些起起伏伏的,習慣了就好。」

「哈哈,是啊,人生,難免會有些起起伏伏的。」鐵頭李哈哈大笑道:「所以我也不會沉浸在過去的光輝里不能自拔,人,最重要的是要拿得起放得下才行。」

「沒錯,人應該拿得起放得下。」葉皓軒讚許的看著鐵頭李道:「看樣子大哥是一個明白人啊,哈哈。」

「不然能怎麼樣?一幫兄弟要養活,一大家子呢,我還是得努力才行。」鐵頭李說:「只不過,現在賺積分比以前難點罷了,如果你能治好我的腿,大家以後還能恢復以前的生活。」

「你要知道,恢復以前的生活並不是主要的。」葉皓軒淡淡的一笑道:「你真的甘心在這裡生活一輩子嗎?」

「當然不某心。」鐵頭李微微的一怔,隨即他又搖頭道:「但是又有什麼辦法呢?如果想從這個地方出去,簡直就是天難萬難,我們幾個,恐怕做不到。」

「呵呵,當然能出去,前提是,你得對自己有信心。」葉皓軒微微一笑道:「只要你有信心,這些事情就難不倒你。」

「你呢,你有信心沒有?」鐵頭李盯著葉皓軒,他覺得葉皓軒有些與眾不同,他也覺得,葉皓軒現在並不是在說大話。

「我當然有信心,不過,在這之前,我們得先壯大起來,我得得擠入高層才行。」葉皓軒笑呵呵的說:「也只有接觸高層接觸的多了,我們才有可能得到更多的信息。」

「我們現在只不過是社會底層的人,怎麼樣才能接觸到高層呢?」鐵頭李苦笑了一聲道。

「當然能,前提是你願不願意去做了。」葉皓軒說:「每個人都有生存的權利,禁閉之地,以前對我來說只是在傳說中才有的。」

「但是現在禁閉之地把我囚禁在這裡了,我們在他們眼裡,就是能為他們創造價值的奴隸。」葉皓軒說:「他們一直在吸我們的血養肥他們自己。」

「沒錯,他們是把我們當做一塊肥肉。」鐵頭李嘆了一口氣道:「並不是我們沒有想過反抗,只是這個地方太嚴格了,我們需要一個十分睿智且有頭腦的首領才行。」

「因為我們面對的人是獄長,那個神秘而強大的傢伙,除非是十分驚艷的人才,才能對抗獄長。」鐵頭李道。

「是不是,禁閉之地裡面,沒有人能對抗他?」葉皓軒微微一笑道。 「什麼代價?」徐老頭有些心動了,他自己就是醫生,他自己的病他心裡有數,是治不好的,而且如葉皓軒所說的一樣,他的壽命恐怕也只有三五年了。

三五年之後,哪怕是神仙,也阻止不了他肺部的病變,到那時候的話,他的生命就算是走到了盡頭,但葉皓軒給了他一些希望,他覺得如果葉皓軒能救他的命的話,這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在我手下做事,我保你一命,當然,我不會虧待你的。」葉皓軒微微一笑道。

「呵呵,傻逼。」徐老頭冷笑道:「你知道我在現實世界里,被人稱為什麼嗎?我的醫術在中醫界雖然稱不上是泰斗級的人物,但也絕對不是你這個小人物所能驅使得動的。」

「你現在趁早別動你這些小心思,沒用的。」徐老頭冷笑道:「現在我還沒有到山窮水盡的時候呢,如果你真的以為我就這麼敗了那你就錯了。」

「哦,是嗎?」葉皓軒微微一笑道:「你真的以為我要與你比醫術嗎?哈哈,我才不會那麼無聊。」

「告訴你也無妨,我的志不在此,我的目標就是從這裡離開,當然,在離開這裡之前,我得往上爬,我得知道這裡的秘密。」葉皓軒笑道。

「從這裡離開?這不可能。」徐老頭吃了一驚,他以為葉皓軒這是瘋了。

因為徐老頭在這地方已經呆了不下八年了,每年都會有新人進入這裡,每年也會有人策劃一次或者兩次逃亡。

但是毫無例外的,他們全部都失敗了,久而久之,一些人也斷了離開這裡的念頭了,這裡的生活雖然相比現實世界落後一點,但是呆的時間長了,倒也逍遙快活。

只不過這個牢籠實在是太小了,小的讓人一天之內就能趕到它的邊際,而且你永遠都不會知道這個世界之外到底是什麼地方,永遠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哪裡。

你只能每天都過著這樣暗無天日的生活,時間久了,這裡的人就顯得有些暮氣沉沉的,所以在這裡呆的時間久了,就會沒有鬥志,太久看不到希望,人所有的意志都會磨滅,一切理想與抱負都會徹底的消失。

越是想這些,徐老頭越是感覺葉皓軒就是一個瘋子,徹徹底底的瘋子,他冷笑道:「並不是我在潑你的冷水,而是你初來這個世界,你根本不知道這個世界的可怕之處在哪裡。」

「哦,我是剛來這個世界,我的確是不懂這個世界的可怕之處在哪裡,你來這裡的時間挺久了,你倒是可以跟我講一講這有多可怕。」葉皓軒微微一笑道。

「你是不可能成功的,因為這裡是獄長的地盤。」徐老頭搖搖頭道:「年輕人,雖然我們現在是對手,但是我還是想勸你一句,回頭是岸吧,你不可能從這裡離開。」

「人總得有理想吧。」葉皓軒淡淡的一笑道:「如果一個人連理想都沒有,那麼這個人活著真的沒有任何意思,不是嗎?」

「呵呵,果然是年輕人,你想離開這裡的話我也不攔著你,但是當你哭的時候,一定會想起我的。」徐老頭突然笑了,他站起來說:「雖然我現在敗在你手裡了,但是你要真的覺得我沒有一點還手之力了,那你就錯了。」

「我在這裡苦心經營了這麼多年,你真的以為這麼快就能打敗我了?」徐老頭冷笑一聲,他指了指葉皓軒道:「你等著我的反擊吧。」

徐老頭說完,重重的把門給甩上了,既然沒病人了,那行,大不了老子今天不開張了。

「兄弟,今的收穫不小啊。」鐵頭李笑嘻嘻的說:「比我去賣面強多了,哈哈,我們兄弟幾個,以後就跟著你混了,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這老頭挺拽的,以前我找他看病的時候,他就是一幅愛理不理的樣子,哈哈,現在他怎麼不得瑟了?」鐵頭李看著這老頭的藥鋪,他覺得十分解氣。

真的,徐老頭以前真的沒少得罪人,不過這傢伙在這裡盤踞了這麼久了,他肯定不會這麼輕易的認慫的,葉皓軒知道,這老頭這幾天內一定會反擊的。

「這老頭醫術還算不錯,只是人品相對而言差了點。」葉皓軒微微一笑道:「我們得趕緊找一個固定的地點,把我們的客源留住,從此以後,這禁閉之地的醫生,不姓徐了,姓葉。」

「好咧,兄弟你放心吧,我一定不會讓這老頭翻身的。」鐵頭李哈哈大笑,他轉身去忙活去了。

接下來的幾天里,葉皓軒開始使勁的折騰,選址,開醫館,招兵買馬,他打算在這裡大幹一場,在這幾天,體內的鳳魂有進一步鬆動的趨勢,這讓葉皓軒又驚又喜。

雖然說那基因武器是專門針對自己的,但畢竟這些新研製出來的東西是沒有經過實際論證的,與他的實際情況有些差點,葉皓軒的實力,也可以進一步的恢復,葉皓軒暫時按捺著不動,等實力恢復了一定的程度之後,他在大幹一場。

懸壺居,在這個未知的世界開張了,看著醫館上方懸挂著懸壺居這三個字,葉皓軒不由得有些唏噓,離開了清源之後,懸壺居似乎離他越來越遠。

尤其是曙光醫院建立成了之後,他的志向似乎是又上了一個新的台階,但是現在新的醫館開張,雖然說這個地方的條件比起他在現實世界里差的太遠,但他卻覺得十分溫馨。

這裡讓他彷彿回到了過去,這裡面的一切,看起來都那麼熟悉,就好像是在清源,他事業剛起步的時候。

葉皓軒自認為自己是一個懷舊的人,回想起以前的老朋友們,似乎是好久沒有見過了,葉皓軒覺得,不管在忙,朋友終究是朋友,找個時間應該回去看看的。

「呵呵,這小子果然與一般人不一樣。」妖姬穿著一身大紅紗衣,她站在葉皓軒的懸壺居前,看著給人看病的葉皓軒,自言自語的說。 夜的序曲是開始於夕陽西下的音樂,開始於它對難以形容的黑暗所作的莊嚴的讚歌。【.

――泰戈爾

================================================================================

巫妖是什麼?

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法師們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困難與阻礙,有些可以克服邁過,有些卻終其一生,即使到生命終結時刻,都無法越過,只能不願不甘地拜倒在死神的鐮刀之下,迎接毀滅。

溺愛成癮,帝少的枕邊遊戲 為了戰勝所有生物面對的最強大的敵人――死亡,巫妖誕生了。捨棄生命,捨棄,捨棄無用而多餘的人類情感,經過一系列比地獄冒險更加困難的施法,比賭博更加希望渺茫的程序,若一個法師在這之後依然沒有被摧毀,那麼他或她將幸運地轉化為巫妖。

巫妖並不是人類戰勝死亡的例證,而是一種生存與毀滅的對立和解,在白與黑之間,巫妖是處在光暗交界處的灰,巫妖保留了生前所有的智慧與經驗,獲得了死神的某種認可,得到操縱亡靈生物的權利。可巫妖也失去了鮮活,他們的肌肉在死亡后萎縮,骨骼在黑暗中變得更加薄脆,而不得不尋找更加堅固的材料不停替代身體缺損的部分。

希爾德布蘭是一位典型巫妖,他的髕骨珉喂恰9裙且?精破損不堪,被白金替代,活動關節處全部都是眐楹希詞掛槐胬?成纖墓峭罰埠苣言諫廈媼糲掠牽燒庖廊徊荒艹晌梢緣ザ藍鑰咕翟鹿セ韉鈉琳稀胍橄啾齲畝魈俁哿耍俁鄣眉負醵悴豢魏蝸祿誘豆セ鰲?

巫妖的優勢。從來都是他手下成山成海的死亡大軍,躲在海量骷髏大軍背後,使對手無法找到他的位置,安全的操控一切來打倒敵人,才是身為巫妖最正確的選擇。

被加盧斯大人提醒后,希爾德布蘭迅速調整策略,鑲嵌寶石關節的雙手輕輕揮舞,身前的黑色土地里立刻爬出四名全身穿甲的骸骨護衛。擋在鏡月與他之間。

這四名骸骨護衛和普通的骷髏不同,頭戴角盔,鐵色重甲披掛在全銀色的金屬骨骼上,將身上的每一寸都武裝到位。骷髏眼眶中兩點鮮艷的紅色光芒直直盯著鏡月,前面兩個握劍架盾,後面兩個拉弓搭箭。毫不留情地向鏡月發動進攻。

「嗤嗤」兩聲銳響,鏡月躲開射向自己雙眼的箭矢,持劍的骸骨護衛動作極快地迅速追上他的位置,一左一右將他夾在中間,一個舉劍便砍,另一個持盾猛砸,鏡月從兩個骸骨中間的縫隙穿過,左手的雙手劍向拉弓的骸骨丟出,在尖銳的金屬碰撞中。削掉了弓手的銀色臂骨。

希爾德布蘭召喚出的四個骸骨護衛,雖然每一個都有不下五階的實力,卻並不足夠擋住前面耀精靈的攻擊,不過他也沒有停,吟唱不停,雙手連連招動,又在身前招出六個骸骨護衛,還在鏡月腳下追加一個死亡泥沼,拖延他的進攻。

是的。拖延。

希爾德布蘭眼力不差。認出對面的黑髮耀精靈手中的雙手劍完全是精神力外放凝成,能夠達到精神力外放。那個耀精靈至少是七階的戰舞者,而且,他感覺得到,對方對這種敵眾我寡的戰鬥非常熟悉,在不同的骸骨護衛之間精準巧妙的把握時機與空隙,逐一解決。

堅硬無比的岩石瞬間軟化成黑色腐沼,森森的骷髏手骨從泥沼中伸出,向鏡月的腿上抓去,鏡月一腳踩碎想要抓他腳踝的骨手,右手的意念劍瞬間融為一個意念彈,朝著快頂上他胸口的骸骨護衛砸過去,打掉骸骨護衛帶著頭盔的骷髏頭,踩著落入死亡泥沼的盔甲,雙手一動,一柄銀色的精神之弓在手中幻化而成,弓弦拉開,連續兩箭洞穿骸骨護衛的眼窩,打熄其中燃燒的紅色靈魂火焰。

五秒解決三個骸骨護衛。

若梁小夏在場,看到鏡月此時的戰鬥,必然會驚訝無比。

鏡月手裡的凝放的精神之弓,不像梁小夏突破弓獵手八階時幻化出的藍色火焰弓,更像是精神力灌進倒模,塑成一柄弓的樣子,那弓變成的模樣,恰好和她從前用的時俟一模一樣。

不僅是弓,連鏡月之前用的雙手劍,也是時俟變成的形態。他兩箭射出,手裡的弓消散不見,瞬間掌心又多出兩柄雙手劍,砍向隨後踏進泥沼要置他死地的骸骨護衛,旋風般的劍氣斬出,攔腰切斷骸骨護衛的盔甲。

躍動,凌厲,快速,不在同一個地方停留半秒以上,手中的武器完全因需要變化,每一擊下去都是有效打擊,不給敵人任何完全包圍他的機會,乾淨利落,毫不拖泥帶水。

這是踩著無數亞龍人的屍體,從煉獄戰場中走出的鏡月。

金屬碰撞的聲音連響不停,鏡月的身影穿梭在骸骨護衛之間,快得如同銀色殘影,身體迴旋,一腳飛起踹在一個骸骨護衛的頸側,將一名想要從他背後刺劍的骸骨護衛踢進深深的裂縫中。

「很可惜,天才的道路,也由此而止了。」

希爾德布蘭再次舉起手中的白色骨笛,輕輕吹奏起來。

……

被操縱的骨龍一直在沿著黑色的裂縫向上飛,野蜂飛舞重複第三十遍后,連沃爾奧爾都感覺到想吐了。梁小夏摸著胸口,眉頭緊皺,心中的不安越來越濃,忍不住再次催促起笛子先生。

「我們們現在離地面還有四百多米,馬上就能出去。但是夏爾,你想過沒有,我們們出去以後怎麼辦?在靈魂風暴中,我操縱白骨的能力都被限制住了,撞上加盧斯和希爾德布蘭,只有死路一條。「

笛子先生不無憂慮,無論梁小夏口中的鏡月多麼厲害,它都不認為有生物真的能夠對抗加盧斯。作為死神手中的縱魂骨笛。只要目標有靈魂,有骨頭,加盧斯就能操縱控制對方的行為,任意玩弄。

整個五十二區,也只有沒有骨骼的靈魂體,能夠真正豁免在加盧斯的能力之外。

笛子先生甚至已經想好了,等一脫離地面,自己就逃跑。逃出五十二區內,在下一個靈魂風暴來臨前找到新的地方躲起來,不讓加盧斯找到他。

「笛子,我能不能問問,你為什麼不願意被另外的那根融合?理論上看,你們融合以後。才是真正完整的縱魂骨笛,獲得最強的能力,你難道都一點不心動?「

沃爾奧爾突然插進一句話,問出他心中的疑問。

「不要!加盧斯很煩的,和她綁在一起,我就永遠得當個一身麻煩的領主了。什麼領主的責任領主的義務,那些和我沒關係。而且我一點都不喜歡她,冷得跟石頭一樣,總是教訓個不停。讓我一刻都不能安寧。再說,我只是想做死神大人的笛子,演奏快樂的樂曲,而不是死神大人管理領地的…「

笛子先生沒好氣地哼哼著,看得出來他不滿很久了,一開始抱怨就沒停,可話說到一半突然被打斷停止。

使笛子先生的抱怨停下的,是另一段極為晦暗壓抑的笛聲。

梁小夏從不知道,笛子還能吹出這種如同跌落深淵般的曲調。並不快速的曲子。低得詭譎,伴著一下一下明顯的節奏。好像風暴前壓在天空的黑色烏雲,沉沉地按在胸口,讓人透不過氣。

「快快快快!是加盧斯的白骨召喚!完了,你活生生的朋友肯定是碰到希爾德布蘭了!完了完了!「

笛子先生的聲音裡帶著驚恐,毫不掩飾它對亡靈召喚的畏懼。

「什麼白骨召喚?「沃爾奧爾問。

「亡靈天災知道吧?加盧斯的白骨召喚,和那個比,只強不弱。「

說話間,骨龍已經飛出地面,被卷進無處不在的靈魂風暴,高高吹進天空。

肉眼可見的靈魂之力使梁小夏和沃爾奧爾都有種飽脹感覺,全身發疼,梁小夏卻顧不上處li,完全被地上的景象震驚住。

齊整的白骨大軍站立在藍白色渦流中,覆滿地面,在笛聲中面無表情地向同一個地方前進,踩著倒下的骨頭,揮著破爛短劍,幾乎擠成一片白骨海洋。她看到了高高懸在空中,口中吹笛的希爾德布蘭,還有那個在地面上忽隱忽現,站在骨頭之間,幾乎快被吞沒的銀色小點。

「轟――「

伴著巨響,一圈銀色的精神力衝擊波以鏡月為原點,在地面迅速炸開,刀刃一樣的精神衝擊波瞬間擊碎了幾千個包圍上來的骷髏,更衝破了充斥其間的靈魂風暴,掀開黑色的岩石,形成方圓百米,一片如同火山口的真空倒伏。

站在衝擊中心的耀精靈,雙手握劍,脊背依然挺直,衣服被衝擊波捲起的風颳得獵獵作響,身軀沒有一絲搖晃,雙腳穩穩踩在地上。

只是過白的臉色和黑色發梢上滴下的一滴汗水,能顯示他剛剛一擊的消耗是多麼巨大。

為這一擊,希爾德布蘭也有些吃驚,吹奏的笛聲也停了三秒。

停頓的三秒,是他在向一個能夠在白骨召喚中堅持四十分鐘的戰士表示最後的敬意。

三秒之後,笛聲更加響亮,深深的地裂突然擴大,梁小夏之前在萬仞骨山所見到的拼湊骷髏像井噴一樣,擠壓踩著噴涌而出,龍骨、狼骨、熊骨,體型更加龐大而兇猛的白骨混亂擠出,踏平稍顯脆弱的骷髏,海潮般向鏡月踩過去。

「轟――「

更加響亮的爆炸聲從地面響起,鏡月再次使用大範圍精神衝擊,這一次的衝擊不再像第一次一樣呈環形放射,而是呈扇形衝出面前。比第一次更加刺眼的銀色光帶割過,體型大如猛獁的巨大骸骨被割成了比手掌還小的白色碎片,子彈般的殘渣射進身後緊跟的骷髏怪物,又打倒身後一大片,直直犁出一片千米的空蕩。

整個蔓延無邊的戰場,被兩個精神衝擊波肅清一半。

太、太恐怖了…

希爾德布蘭捏著骨笛,眼中紫色光芒大放,白骨手指忍不住輕輕顫抖,有震驚,憤怒,還有興奮。

在加盧斯大人的白骨召喚下,所有五十二區的能夠被操縱的骷髏,都會瞬間投射進她所指定的戰場位置,被她操控所用。這些骷髏雖然都不是強大的戰士,堆砌起的數量卻至少有幾百萬,只用埋的都能將人活活壓死。即使不被活埋,和如此龐大的骷髏軍團戰鬥,任何對手都不能面面俱到地防守,遲早會力竭疲憊,身中亂劍而亡。

所以,希爾德布蘭一直在算,想著那個耀精靈能堅持多久。他現在還沒有忘記加盧斯大人的吩咐,要活的。

那耀精靈第一個精神衝擊所釋放的精神力,早已超過一百個成年人的精神力之和,威力差不多相當於一個六階階法師的自爆。他本以為這種毀滅性的招數,對方只能施展一次,卻沒想到第二個精神衝擊波蘊含的力量,比第一個還要強,效果直追八階禁咒炎陽爆。

一個人,竟然能夠和數量堪比一個國家的士兵抗衡,一個人不用禁咒法術,也達到毀城滅池的效果。

這個耀精靈所發揮的,早已突破了普卡提亞所有生物該有的極限。

天空之上,骨龍艱難地在風暴中掙扎飛翔,沃爾奧爾極為吃驚地看著地上的黑色圓坑,又看向梁小夏,一臉糾結。

如此厲害得逆天的耀精靈,真的是從墳墓里撿的嗎?

笛子先生也在深思,如果加盧斯打上主意的,是那麼恐怖的耀精靈,說不定他們真的有一戰之力。

梁小夏卻沒空理會別的,她趴在骨龍勃頸上向下看,正對上鏡月仰起的視線。

只一眼,她就穿透了他鎮定的表面,看到鏡月蒼白的臉色,可出乎意料,梁小夏在親眼見到鏡月以後,即使知道他現在很糟,精神力耗掉大半,心中的慌亂與不安也在同時遠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