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只有當自己的基本物質需求解決了,人們才會去追去精神方面的享受,玄齊雖然手中已經有了一些資金,但在他看來,這還遠遠不夠。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他現在依然還是**絲思維,玉器對他來說就是奢侈品,花這麼多錢來買這個東西,純粹是傻得蛋疼的做法,一不能吃,二不能用,哪有現金來得實在?

不過,最終玄齊還是沒能放下面子向他們說起這事,畢竟之前是他自己拒絕了張瑾的購買意向,如果現在反過來又要賣給他們,會讓人感覺很奇怪。

玄齊決定回頭去玉器店問問,看看有沒有人收購。

席間,玄齊和他們隨便聊了聊,了解到蘇茗雪和她表弟本不是本地人,而是來自杭城,而紅沁雖然老家不是這裡,卻在瀟湘市呆了有不短的時間了。

酒店的飯菜就是比自己做的好吃,玄齊大快朵頤,吃了個不亦樂乎,肚子漲得鼓鼓的。

「抱歉,我去趟洗手間。」玄齊打了個飽嗝,站了起來,朝包廂外面走去。

紅沁打趣道:「小玄子,你不會是想趁機溜走吧?」

「呃……」玄齊一怔,「怎麼會?我玄齊可不是那種人。」

紅沁也站了起來:「不行,我得看著你,我正好我也要去洗手間,一起吧。」

紅沁的話惹得蘇茗雪姐弟兩差點噴飯。

大姐,你不是真怕我跑掉吧,暈死!

玄齊無奈地看了她一眼:「好吧。」

餐館的洗手間在大樓的另外一端,中間要走過一條比較長的過道。

剛走出包廂,紅沁便一把拉住玄齊的手,轉身便將他推進入了另外一個沒有客人的包廂,反手還把房門給關上了。

玄齊慌亂之中腳底絆了一下,差點摔倒,踉蹌著後退幾步,最終一屁股坐在了桌沿上,紅沁因為拉著他,整個人也被帶了過來,一下子她整個人緊緊地趴在了玄齊的身上,將他撞倒趟在了餐桌桌面上。

豐滿而柔軟的身體緊緊地貼在玄齊身上,尤其是那對碩大的存在,已經被擠壓得已經變形。

玄齊傻傻地看了半天,然後一抬頭正好看到紅沁一臉興奮地盯著自己。

咱們走着瞧 玄齊咽了一口口水,還是覺得口乾舌燥:「紅姐……你…你想幹什麼?」 這個時節已經過了立夏,氣溫也逐漸高了起來,玄齊和紅沁兩人的衣服都不多,紅沁雖然穿了一個外套,但是卻沒有扣扣子,她和玄齊之間,也就隔著兩件襯衫而已,故而這樣貼著兩人的感覺都非常靈敏。

玄齊當場就起了反應,小兄弟又變得怒氣風發起來。

實際上,玄齊在這方面的定力的確很差,或者說,他在這方面的**很強,以前談的幾個女朋友都受不了他如此旺盛的精力,更多的時候,他都是靠自己的五姑娘來解決。

而重生之後,吸收了龜甲裡面的能量,玄齊發現自己在這方面更加衝動了,稍微有點刺激就會有反應。

紅沁也沒料到會變成這樣,下面玄齊的小兄弟頂著她很是不舒服,一向大膽的紅沁這個時候臉蛋也不由浮起了兩朵紅暈,她聽到玄齊的話,不由又好氣又好笑:

「你這是什麼話,好像我要把你怎麼樣似的。」

她掙扎著想要從玄齊身上起來,卻不想腳下一滑,整個人再一次趴上去。

玄齊甚至可以清晰地感覺到對方那傲人的渾圓砸在了自己的胸膛上,然後展現了驚人的彈性,極大的緩衝了她的沖勢,甚至還輕微震顫了幾下。

紅沁的臉龐更紅了,連小小的耳垂也紅通通的,盡在咫尺的玄齊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上面的絨毛,紅紅垂在光線的照耀下彷彿是半透明的,讓玄齊想起了某種果凍,看著看著,玄齊情不自禁地伸出舌頭舔了一下。

正調整身形想要重新站起的紅沁頓時如遭雷擊,渾身一震之後,然後彷彿泄了氣的皮球,整個人都軟了下來,再一次趴在了玄齊的身上,這一次,她的身體是軟的,猶如八爪章魚,和玄齊完全親密無間。

「你……作死啊,誰讓你舔的。」

紅沁有些氣喘噓噓的輕聲說道,聲線之中帶著一種說不出的慵懶味道。

「我……不是故意的。」玄齊虛心地說道。

紅沁瞪了他一眼,卻看到玄齊張達著一雙賊眼貪婪地看著自己的胸前,她無奈地閉上了眼睛,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

「沒想到你外表看起來挺老實,實際上是個小色鬼。」

玄齊頓時覺得很無辜:「紅姐,我是個正常男人好不好,這樣有誰能受得了?你是不知道你的魅力對於男人來說到底有多致命啊!」

紅沁莞爾一笑,就這麼閉著眼睛趴著,道:「你別說話,震得我好癢。我休息一下,渾身都沒力氣了。你這個小鬼頭,人小鬼大。」

玄齊心道,我是小鬼頭?你才是小姑娘好吧。

不過他也沒再亂動,就這麼躺在餐桌上,場面相當的香艷。

此刻要是有人進來,定然會以為他們此刻正在做著什麼群眾喜聞樂見的事情。

過了一會兒,紅沁恢復了一些力氣,臉上的血色也已經褪去,她撐著桌面,緩緩地離開了玄齊的身體。

玄齊心中一嘆,還真是有些不捨得這種感覺。

兩人都站立了起來,紅沁瞅了一眼玄齊依然高高搭起的小帳篷,笑罵道:「還不老實呢!」

玄齊尷尬地側了側身子,道:「這個我控制不了,給我點時間。」

紅沁噗嗤掩嘴一笑,然後才說道:「小玄子,你可別想歪了,姐姐可對你這種小鬼頭沒興趣。」

「紅姐,我可不小哦。」

紅沁啐了他一口:「你小子,一會兒就變得口兒花花起來了。」

「呃……」玄齊現在才意識到這句話似乎有點歧義,連忙轉移話題,「紅姐,你找我有事?」

「當然有事。」紅沁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散亂的頭髮,「我有個問題要問你,你老實回答,不許騙我。」

「呃……你說吧,如果我知道肯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如果我願意回答的話。玄齊在心中補充了一個前提條件。

紅沁盯著玄齊的雙眼:「你早就知道那塊石頭裡面肯定有翡翠,對不對?」

玄齊下意識地說道:「也不是啦,賭石嘛,誰能百分之百的肯定呢,我運氣比較好而已。」

紅沁撇了撇嘴:「糊弄誰呢!別忘了,你當時在那塊石頭上畫了幾條切線,我注意看了,那幾條切線所畫的位置非常準確,如果按照那幾條切線切割,恰好不會破壞到裡面的翡翠。現在你可以告訴我,為什麼能夠如此準確地知道裡面翡翠的形狀和位置了吧?」

原來是畫線的時候引起了紅沁的注意!

玄齊終於知道自己到底什麼地方泄露了馬腳了。

其實他一直很奇怪,為什麼紅沁這樣的人會對自己另眼相看,沒想到根源在這裡。

該怎麼回答呢?

說實在的,玄齊對紅沁的印象不錯,而且,對於美女的要求,男人一般來說都很難拒絕。

「嘖嘖,小子,你的機會來了。」沉寂了半天的老黿終於忍不住說話了,「這妮子看樣子似乎有求於你。你不妨透露點信息給她,看她到底想幹什麼。」

還沒等玄齊說話,紅沁再次說道:「你不用擔心,我對你沒有任何惡意,也不是想讓你幫我去參加賭石。我只是想確認一下,你是否真的可以看到原石裡面的情形。」

玄齊最終點了點頭:「算是吧。」

「真的?」紅沁聞言不由大為驚喜,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能夠得到他的親口承認卻又是兩回事。

而紅沁接下來的話,確讓玄齊大吃一驚。

「能夠看到石料裡面的異狀……難道你會鑒氣術?」

玄齊張大著眼睛看著對方:「你怎麼知道鑒氣術?」

「太好了!你果然懂鑒氣術!」紅沁聞言神色異常激動,「小玄子,你是哪個宗派的子弟?」

玄齊乾脆閉上了嘴巴,他對這方面的了解實在是太少了,自己只說了一句,結果對方卻獲得了非常多的信息,果然是言多必失。

紅沁見他不說話,連忙自我介紹道:「小玄子,我和雪兒都是桂月宗的弟子。」

「桂月宗?」玄齊一愣。

「桂月宗老夫知道一些,是一個非常古老的宗派了,好像從春秋戰國時期就已經出現,其成員主要是從事娼妓工作的青樓女子,是魔門六宗之一。」

不會吧?玄齊聽了老黿的介紹心中大為吃驚。桂月宗是妓女組成的團體?

得知這一點之後,玄齊看向紅沁的目光便有些不同了。

難怪老黿說她修習過媚術,並且這麼open……

紅沁是桂月宗的他可以接受,但是蘇茗雪也是桂月宗的弟子這就讓玄齊有些難以接受了。

蘇茗雪可是眾所周知的清純玉女,怎麼可能是桂月宗的人。

想到這裡,玄齊不由說道:「桂月宗……你是說那個由青樓女子組成的宗派?」

紅沁聽了之後不由滿頭的黑線,白了他一眼,道:

「你這都是什麼時候的信息了,現在的桂月宗和古代已經相差非常大,我們宗派所涉及到的領域,也已經包括娛樂、影視、以及其他非常多的方面。你個小鬼頭,可別想歪了。」

「哦。」玄齊瞭然地點點頭。

「有關桂月宗的詳細情況說來話長,以後有機會再跟你說。我找你主要是因為最近我們內部人員接到一個緊急任務,在全世界各地尋找會鑒氣術的玄門子弟,這個任務剛剛還沒發布多久,沒想到你就出現了。」

看著紅沁完成了任務的那種喜悅感,玄齊問道:「你們桂月宗找回鑒氣術的人幹什麼?」

紅沁道:「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到時候見到蘇長老就知道了。」

「蘇長老?」

「就是雪兒的爺爺。他是我們桂月宗的長老,這次的任務就是他發布的。等會我就帶你去見他!」

紅沁完全失去了之前那種成熟穩重之態,彷彿突然間變成了一個小女孩,因為完成了家長交給她的任務,而歡呼雀躍。

並且從其表現,玄齊可以看得出來,她對「蘇長老」似乎非常的尊敬,彷彿能夠為他做點事情,非常滿足。

「可是……」玄齊有些不忍心地打斷她的思路,「紅姐,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做,吃完這頓飯,我就要離開瀟湘市了。」

桂月宗的事情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他才不願意將自己寶貴的時間花在這裡。他們這麼著急尋找會鑒氣術的人,肯定有原因,到時候又得消耗不少時間,玄齊可沒多少時間浪費。

紅沁聽了他的話,也意識到自己有些孟浪了,她和玄齊兩人今天才認識,對方的確沒有必要幫這個忙。

綁他過去?

紅沁腦海中閃現這麼一個念頭,不過隨即又被她否定了。

從任務內容來看,肯定是蘇長老有求於人,要是不小心得罪了對方,很可能會好心辦壞事。

紅沁咬了咬牙,道:「你要是跟我去見蘇長老,我就將這塊紅沁送給你。」

說著,她一把便將自己脖子上的紅玉給扯了下來。

「噝啦–」

只聽到一陣布匹撕裂的聲音響起,玄齊頓時傻眼了,兩隻眼珠差點都瞪了出來。

他看到,紅沁前面雪白的襯衫扣子一時之間全部給崩開了,一對異常渾圓、堅挺的豐碩**完全展現在他的面前,四分之一罩杯的無肩帶文胸被綳得緊緊的,正隨著剛才的動作而上下顫抖著。

紅沁此刻正以袒胸露乳之態完全面對玄齊。

她一時之間也愣住了,完全沒有想到會出現這個情況。

「啪」

一個輕微的聲音響起之後,僅剩的那個無肩帶式文胸終於不堪重負,掉落了下來。 做為一名醫生,只要吳俊傑答應幫其治病,都會全心全意去治療,但是現在他有傷在身,人還無法從病床下地走路,怎麼能夠幫病人做手術,所以當他聽到許書記的請求時,歉意地回答道:「許書記!非常抱歉!做為一名醫生,只要病人如果是平時這台手術我一定會做,但是現在我有傷在身,而這台手術卻是一台難度非常大的手術,以我目前的情況根本就無法幫病人進行手術。」

許書記在意識到吳俊傑的醫術非常超群的時候,心裡對吳俊傑滿懷著希望,結果吳俊傑的這番回答,就像當頭潑了一盆冷水,讓許書記的心一下子跌入低谷。

不過這時許書記想到吳俊傑的傷勢,本能的就認為吳俊傑之所以拒絕他,是因為他市委書記的身份,想借著幫他父親動手術的事情故意向他施加壓力,讓他幫吳俊傑報仇。

身為滬海市委書記,華夏的高官,許永波曾幾何時被人這樣要挾過,為此無疑是讓他感到非常的憤怒,但是考慮到吳俊傑是他父親目前唯一的希望,所以這時儘管他非常的憤怒,但還是強忍住內心中的怒火,對吳俊傑懇求道:「吳醫生!我父親為了我們的國家的解放事業,在十六歲的時候就毅然參軍,當年那兩場戰爭,他前前後後受過十幾次傷,但是他始終都是要緊牙關,堅強的挺了過來,這麼多年下來,他身上的那些舊傷時而複發,而這個過程往往就會讓他痛不欲生,但是他每次都咬牙忍了過去,可是沒想到現在臨到頭來,他還要再次遭受病魔的折磨,請吳醫生你看在我父親為了咱們的國家辛苦一輩子的份上,救救我的父親。」

吳俊傑並不清楚許書記誤會了他的意思,而是本能的把許書記跟普通的病人家屬聯繫在一起,做為一名醫生,像類似眼前這幕他並不是第一次經歷,所以這時他只能歉意地對許書記回答道:「許書記!不是我不幫你父親做手術,而是我目前的身體根本就無法做這台手術。」

「吳醫生!對於發生在你身上的遭遇,我同樣也是非常的憤怒,是我這個市委書記監管不嚴,所以這件事情你儘管放心,我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許書記見吳俊傑仍舊堅持不幫他父親做手術,心裡幾乎是怒不可歇,但是他卻不是普通的官員,這時他的臉上絲毫看不出一絲的憤怒,反而讓人感覺非常誠懇。

儘管許書記的臉上絲毫看不出他此時心裡的不滿,但是吳俊傑卻馬上意識到許書記誤會了他的意思,連忙解釋道:「許書記!您誤會了我的意思了,我並沒有要挾你的意思,做為一名醫生,救死扶傷是我們的天職,我無論在什麼時候,絕對不會把自己的事情帶到工作當中,只是我目前的身體根本就無法幫你的父親做這台手術,做為一名醫生,我不會拿病人的生命來開玩笑,如果我現在答應你的話,不但是對自己不負責任,同時也是對病人不負責任,到時候非但救不了你的父親,反而是更快加劇你父親的死亡速度。」

許永波聽到吳俊傑的解釋,這才知道自己誤會了吳俊傑的意思,想到自己身為一個市委書記,為了自己父親的病情,竟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這無疑是讓許書記感到非常的尷尬,不過這個時候他更關心的是自己父親的安危,所以他連忙對一旁的醫生詢問道:「吳醫生的傷勢大概需要幾天才能夠康復。」

重生蜜寵之王爺,我們不熟 吳俊傑的責任醫生聽到許書記的詢問,隨即非常恭敬地彙報道:「許書記!雖然我不清楚吳醫生的傷勢是怎麼造成的,但是他的傷勢卻非常嚴重,配上最好的護理最少也需要半個多月之後才能給下床走路。」

許書記聽到責任醫生的話,心裡無疑是百感交集,想到吳俊傑因為受傷而不能幫他父親做手術,想到父親因為吳俊傑的受傷此時正在遭受病魔的折磨,許書記把所有的憤怒都歸咎於劉百川父子倆個的身上,心裡已經在惦記著要怎麼收拾劉百川父子倆。

看到許書記一臉難看都不表情,吳俊傑心知對方是擔心自己的父親,於是就對一旁的江院長說道:「江院長!麻煩你幫我找輛輪椅,派名護士推我到病人的病房去看看,到時候我幫病人把個脈,再幫病人開副葯,幫病人暫時穩定病情,等我的身體有所好轉之後,我再幫病人進行手術治療。」

正為父親的病情而感到焦慮的許書記聽到吳俊傑的這番話,讓他那非常低落的心情一下子變得活躍起來,連忙伸手握住吳俊傑的手,激動地對吳俊傑感謝道:「吳醫生!謝謝你,我這就安排人幫你去找輪椅。」

許書記說到這裡,就馬上對一旁的江院長吩咐道:「江院長!馬上幫吳醫生去找輛輪椅來。」

江院長雖然知道吳俊傑受傷,但是並不清楚吳俊傑到底是怎麼受傷,不過等他到了病房,聽到吳俊傑和許書記的對話之後,隱隱約約明白了一些情況,所以當他聽到吳俊傑拒絕幫許書記的父親動手術的請求時,立刻在心裡暗暗地為吳俊傑捏了一把汗。

結果吳俊傑剛才說出的那番話,這才讓他高懸的心放了下來,同時對吳俊傑這種出事圓滑的手段不由的有些佩服,在心裡暗想道:「當初把吳俊傑從美利堅挖回來的時候,我還擔心吳俊傑會把在美利堅養成習慣帶回來,不過現在看來這個小年輕還真的不簡單,三言兩語不但讓許書記恨上那個誣陷他的人,同時又讓許書記記下他的這份人情。」

大約二十分鐘后,吳俊傑在許書記那些弟妹們的疑惑當中,坐著輪椅被江院長推到特需病房,當吳俊傑第一眼看到病床上的那位昏迷不醒,靠著輔助設備延長生命的老人,臉上的表情馬上變的凝重起來,因為僅憑病人的表象他就能夠感覺出病人的病情非常的危急,如果不儘快進行手術的話,病人恐怕堅持不了三天。

儘管吳俊傑僅憑著病人的表象,就能夠大概猜出病人的病情,但是醫學講究的是實事求是,所以當他被推到病床前的時候,就伸手握住病人那瘦的只剩下皮包骨的手腕,屏氣凝神幫病人把脈查看病情。

許久之後,吳俊傑慢慢的鬆開病人的手腕,不過此時他的眉頭卻緊緊地皺成一團,儘管他已經斷定病人的情況非常嚴重,但是他沒想到病人的情況竟然會嚴重到這個地步,如果不是他親自過來一趟,恐怕再過四十八小時,病人就會因為無法承受,腦神經被壓迫所帶來的痛苦而就此離開人世。

「吳醫生!我父親的情況怎麼樣?」看到吳俊傑皺著眉頭,坐在輪椅上默不作聲的樣子,一旁的許永波忍不住輕聲向吳俊傑詢問診斷結果。

吳俊傑聽到許永波的詢問,這才從沉思當中清醒過來,剛才他之所以會沉默並不是在考慮如果幫病人治療,而是人民醫院一開始的診斷就出現了錯誤,也正是因為這個錯誤,才造成病人的病情惡化。

做為一名醫生,他覺得有必要把事實真相告訴病人家屬,但是考慮到病人家屬的身份,如果他把真相告訴許書記,恐怕這起醫療事故會讓江院長陷入被動當中,考慮江院長的緣故,最終他還是選擇暫時不告訴許永波真實情況。 突如其來的一幕徹底讓玄齊傻愣住了。

他只感覺自己喉嚨深處、小腹下面甚至全身上下都在冒火,鼻孔處的氣息火熱火熱的,彷彿在冒煙。

白花花、圓鼓鼓、顫悠悠、粉嫩嫩……如肥鴿振翅,似白兔亂蹦。

眼前的視覺衝擊實在是太強烈了,他簡直有種控制不住自己的原始衝動,恨不得能夠一把抓住,然後狠狠地咬上一口。

在咽了一口唾沫之後,玄齊艱難地說道:

「紅姐,你再不收起來,我真的要失控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