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只是…

童靈兒的目光看向呈閱。

若是一對一決戰,呈閱絕對是第一個淘汰出局的人。

呈閱自然明白童靈兒看向自己的原因,他是目前場上戰力最為儒弱的一個,童靈兒遲遲不肯點頭,也是在為他考慮。混戰他還有一線生機,單打獨鬥,必輸無疑。

呈閱深吸一口氣,平復一下自己的心情后,方才道:「我可以的!」

呈閱說的極為洒脫,他不想因為自己,而拖累別人,他已然準備好隨時退出大比的可能。

「好!」童靈兒也沒有多說什麼,鄭重其辭的點點頭,隨後淡然的看向徐玉清,道:「怎麼比?」

徐玉清淡笑道:「很簡單,現如今你那邊有六人,我這邊剛好也是六人,你出一人,我出一人,接力賽,直至結束。」

童靈兒點點頭,也不再多言。

隨即,眾人拉開距離,空出一片空曠的地方。

「出人吧。」童靈兒淡淡道。

徐玉清聞言,向旁邊一個人點頭示意。

那名弟子一個翻身落入場地中央,靈力灌輸全身,化丹境二層的實力顯露,頗為囂張的看向童靈兒這邊。

而童靈兒這邊,不待他多言,呈閱自主的走向中央,靈力運起。

「呵!一個通靈境五層巔峰,也敢上來,你還是乖乖認輸吧!」那弟子見呈閱的實力后,頗為不屑的說道。

呈閱臉色陰沉,倔強道:「出手吧。」

「自不量力!」

那弟子見呈閱不聽勸,神色一冷,隨即向其轟然而去。

第一場對決,在眾人注視下瞬間展開。

然而,如大家預料的一般,不再同一層次的較量,呈閱幾乎是被那名弟子的招式打的連連後退,不過是幾個回合,便已然結結實實挨了數次攻擊。

不過,令眾人預料不到的是,呈閱似乎不甘於就這麼認輸,看似節節敗退的他,卻也愈發的氣勢高漲,進入一種瘋狂的狀態,越是往後,越是兵出險招,以近乎於傷敵八百自損一千的方式讓那名弟子也是掛了不少彩。

「夠了!」

當那名弟子終於一拳再次將呈閱擊倒在地后,童靈兒驟然喝道。

呈閱吐出一口血水,狠狠看了一眼那名弟子后,這才道:「我認輸!」

只是這話說的,極為不甘。

「你就是個瘋子!」

那名弟子嘶吼道。此刻的他,也是好不到哪裡,呈閱近乎瘋狂的攻擊方式,讓他狼狽不堪,若不是境界上的壓制,恐怕孰強孰弱,還真是難以見分曉。

呈閱沒有理會對方,擦拭嘴角的鮮血,平復自己的心情后,看向童靈兒咧嘴一笑道:「老大,沒丟你的人吧!」

童靈兒點點頭笑道:「厲害!」

得到童靈兒的誇獎,呈閱似乎很開心,哈哈一笑道:「老大,我在外面等你!」

「好。」童靈兒認真道。

童靈兒話音剛落,呈閱的身體便在一道靈光下,退出了大比。

「韓洪師兄,交給你了!」呈閱的離開,讓童靈兒極為不爽,就連聲音,都變得清冷起來。

「好!」

韓洪絲毫沒有客氣,一個翻身坐起,靈力毫無保留的灌輸全身,狂暴而出,只見他橫跨一步,腳踩陰陽,手推八卦,身影如魅影般掠出,直攻那弟子而去。

「師兄這陰陽八卦掌,又有所突破啊!」童靈兒一旁見韓洪剛柔並濟的身影,不由讚歎道。

「哥哥大比前,也在煉魂塔苦修過一段時日。」韓月說道。

「是嗎?那我怎麼沒有見到他?」童靈兒疑惑道。

「你們不在一個領域,哥哥是在寒冰島和熔岩洞兩個領域中修鍊的。」韓月解釋道。。

童靈兒恍然大悟的點點頭,隨即再次將目光轉向戰場中央。

韓洪的陰陽八卦掌一出,那弟子頓時謹慎起來,經過剛才呈閱一戰,他已然沒有存留多少靈力,不過抵抗幾個回合,便也不甘的認輸。 那弟子退出大比后,徐玉清那邊,陳晨直接一個翻身而去。

韓洪望著陳晨疾步攻來,卻並未退縮,陰陽八卦掌再次呼嘯而出。

砰!兩者對擊,境界上的懸殊,讓韓洪倒退三步方才穩住身手。

顯然,正面硬碰,韓洪落入了下風。

「哼!看我的藍冰刺!」

不待韓洪停歇,陳晨雙手瞬間化為寒冰,拳上更是凸起根根冰錐,鋒利而又寒氣逼人。

「冰元素?這傢伙是天沖魄通達!」童靈兒低喝道。

韓洪自然也是看的出來,嘴角頓時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童靈兒驚訝的發現,韓洪的雙手,不知何時,竟然一手靈氣化陰,一手靈氣化陽,以一種極為怪異的姿勢交叉在一起。

眼見陳晨臨近,韓洪的不動鍾陡然間出現,陳晨頓時被一股鍾型光罩格擋在外,無法寸進。

「你以為這個大鐘,便能一直護著你?別忘了,你我之間,終是有境界上的差距,即便的力量,在我面前,也維持不了多久!」陳晨眼神陰冷,手中的靈力更為磅礴,與光罩對抗。

「誰說要堅持很久的?有這一刻,便已足夠!」韓洪冷笑道,隨即雙拳變換,身影猛然掠出,竟帶起一絲漣漪。

陰陽十字拳!

砰!

快,太快了,幾乎僅僅是一瞬間,韓洪雙拳便已至對方胸口。

可看上去似乎又很慢,慢到韓洪的每一個動作,都是那麼清晰。

一旁的童靈兒暗暗咋舌,好驚奇的武技,看似很慢,實則卻快到無形,明明很快,卻又清晰可見,真可謂玄之又玄。

噗!

陳晨身影極速倒退,一口鮮血噴出,臉色頓時萎靡。

韓洪有力魄通達,即便未曾突破化丹境,那力量,也是不可小覷啊!

「這…這是什麼品階的功法?」陳晨強忍著胸口的疼痛,問道。

「玄階中品,陰陽十字拳。」韓洪淡然的說道。

聞言,陳晨又是一口鮮血噴出,顯然已無再戰之力。

「我…我認輸!」陳晨頹然道。

隨即,靈光乍現,退出了大比。

「我也認輸!」

嗯?

尋著這道聲音看去,眾人皆是疑惑不解,因為說這話的,不是韓洪,卻是韓月!

「小月,你幹什麼?」韓洪怒喝一聲,氣憤中帶著驚疑。

然而不等韓月過多解釋,靈光乍現,退出了大比。

「為什麼!」韓洪不解道。

「我想,韓月師姐是為了讓你進入前十。」童靈兒微微抬頭,苦笑道。

「為了讓我進入前十?」韓洪一時愕然。

童靈兒再次點點頭道:「確實如此,韓月師姐境界雖然也在通靈境巔峰,但是接來下的戰鬥,她沒有任何勝算,故而她等到對面兩個化丹境二層輸掉比賽后才退出,就是讓場上僅剩十人,讓我們幾人都進入前十。」

「韓月師姐犧牲了自己的排名,成全了我們。」

韓洪雙拳緊握,聽著童靈兒的解釋,心中不知從哪由來的一股怒氣,轉身便看向徐玉清那邊。

「下一個是誰!」

嗖!

孟了凡的身影幾乎是眨眼間便出現在場中央。

「好快的的身法!韓洪恐怕要敗了。」杜超眉頭一皺,赫然道。

童靈兒淡然道:「韓洪師兄知道自己會輸,而且一定會輸。」

「那他為何還要戰?豈不是白白給人當做沙包打?」李坤不解道。

童靈兒看向李坤,露出一絲笑容,道:「他,同樣是為了我們!」

「什麼?」李坤愕然。

「他現在的目的,就是在消耗對手的靈力,哪怕是消耗一點,也是為我們爭取了一絲取勝的幾率!」童靈兒說道,隨後目光再次看向場上。

呈閱師兄如此,韓月師姐如此,韓洪師兄亦是如此,每一個人,都在為爭取哪怕一絲微弱的取勝幾率奮不顧身,僅僅是為了還要繼續戰鬥的夥伴。

他們的心,讓童靈兒的戰意盎然十足,雙拳緊握,一股股靈力在丹田涌動。

忽然,童靈兒先是一楞,繼而臉色恢復面無表情,低聲在杜超耳邊說著什麼。

杜超附耳聽著,神色風雲變幻,時而驚愕,時而陰沉,時而點頭。

這一個小小的細節,眾人並沒有注意到,大家的注意力此刻皆是放在戰場之上。

此刻的韓洪,鼻青臉腫早已面目全非,卻依然還在倔強的苦苦支撐,倒地,再起來,再倒地,再起來,宛如一個沙袋一般被孟了凡變著花樣的擊打。

「夠了!他認輸了!」一旁李坤實在看不下去了,臉色陰沉的站起身來,高聲道。

孟了凡聞聲,這才停下手上的動作。

「我…我還…可以…」韓洪咳出一口血水,想要再次站起身來。

李坤閃身來到韓洪身邊,將其扶起,笑道:「你還真能堅持,**崽子,這裡交給我了!」

韓洪自然聽得清楚李坤在罵自己,不過卻沒有生氣,反而露出一臉真摯的慘笑,彷彿這一句罵聲,是在誇他一般,別有韻味。

韓洪,離開了。

在韓洪身影消失的那一剎那,李坤的臉上,便收回了笑容,繼而換成一種淡漠,一種沒有任何情感的漠然。

「打我兄弟,我會讓你付出代價!」

孟了凡聞言,哼哧以鼻,不屑道:「垃圾。」

從戰神歸來開始 轟!

回復孟了凡的,是一股狂暴的靈力,陡然間,他便感覺自身周圍的地面,坍塌一般。

塌陷!

李坤的身影,在施展塌陷的一剎那,也突然消失在原地,向對方衝擊而去。

孟了凡畢竟是化丹境三層巔峰高手,反應極為敏捷,臉色微微一變,隨即身影迅速幾個變幻,跳離原地。

「我會告訴你,你今天將付出什麼代價!」

李坤腳下迷蹤步施展,身影緊跟不舍,同時黃階中品武技天罡勁傍身,向著孟了凡轟擊而去。

孟了凡幾個閃身後,不退反進,雙拳之上,隱隱被一股金銅色包裹,看起來堅不可摧。

「金屬性,他也是天沖魄通達者!」杜超在一旁觀戰,暗暗驚道。

轟!

眨眼間,兩人雙拳相對,重重相撞,場上頓時帶起道道靈氣波動,蕩漾開來,餘波震的落葉飄飄洒洒,到處紛飛。

隨後,兩人的身影皆是倒退開來。

「你是力魄通達?」孟了凡臉色陰沉道,若非力魄通達,怎可能憑藉通靈境七層巔峰,便能和自己在力量上勢均力敵。

孟了凡是雖然境界在化丹境三層巔峰,但卻僅有兩魄通達,天沖魄和英魄,元素和身法。

「驚訝的,還在後面!」李坤哼然一笑,隨即腳下迷蹤步再起,向孟了凡攻去。

天罡勁。

「同樣的招式和身法,你覺得還會起作用嗎?」孟了凡不屑道,隨即身影閃過,不再與李坤硬碰,反而從一側進攻。

「結束吧。」李坤嘴角揚起一絲冷笑。

隨即,在孟了凡的驚訝之中,李坤的身影突然模糊起來,不,不是李坤的身影模糊,是自己的精神模糊起來。

這是,精神系武技!

不好!

孟了凡臉色大變,急忙抵禦。

然而,高手對決,僅需一剎那的失神。

當孟了凡徹底看清李坤的身影后,對方的天罡勁,已然來到眼前。

砰!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