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只是姬遊釋邁出的第一步太與衆不同,與思源靈者所想要教導的方式完全不對路,讓他老人家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教。

按照思源靈者給姬遊釋安排的學習方式。咱先學點簡單的,打個基礎,把經常用到的魂文先學會。然後在這些基礎上,再深入學習那些困難且不常用的魂文。等這些全部搞定,那你就可以根據自己的方式來使用魂文了。

可姬遊釋卻在見識過魂文後,直接按着自己的想法來學習,把思源靈者原本辛苦準備的教學流程全都打亂了。最重要的是,思源靈者從觀察到的現象得出了一個結論,姬遊釋自學魂文的速度比他教起來進展的更快。

這個結論讓他老人家自己都很不理解,最後乾脆放手讓姬遊釋按照自己的想法來學。於是就出現了小黑皮看到的那一幕。

說起姬遊釋獨一無二的學習方式,那必須得先說說魂文。

魂文,姬遊釋在沒有真正接觸它之前,對它的印象定位一直處在某種神祕的、難以理解的文字上。

結果姬遊釋真正見識過真正的魂文後,徹底否定了這一認知。

魂文,很神祕不假,難以理解也在預料之內,但絕對不是一種文字,至少不是姬遊釋所認識的那種普通意義上的文字。

據姬遊釋所知,文字是人類文明總結出來的通用符號。這些符號因爲基礎數量的不同,大約可以分爲三種。

第一種是基礎符號非常少的文字,能夠如數字一樣胡亂組合,那由這種方式組成的文字,最後一定是拼音體系;第二種是基礎符號接近百位左右的文字,這種文字組成的是音節體系;最後一種是基礎符號非常多的語言,這種語言組成的是表意文字體系,就是象形文字的基礎。

然而無論語言體系的基礎符號有多少,至少有一樣是肯定的,那就是符號基礎不能發生改變,不然整個語言體系就會導致混亂。

可魂文本質上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在姬遊釋的觀察中,魂文在靈魂中如同生命一樣,無時無刻都在變化,儘管變化的範圍很小,但這種變化一直在持續。而要想結束這種變化,只有一種方式,結束這個生命。

正是基於這樣的認知,姬遊釋判斷魂文絕對不是一種文字那麼簡單。

試想,一種文字本身都在進行變化,沒有固定的基礎,該如何讓學習的人去理解其中的含義呢?

事實也證明了姬遊釋的猜測。

魂文中所包含的意思,沒有人懂。哪怕是思源這位已經學習魂文幾十年的靈者,也不懂魂文的真正含義。他知道的,只是某些固定魂文所代表的能力,換句話講,他能夠根據某些固定魂文的樣子判斷出這些魂文擁有的能力,卻無法描述清楚魂文代表的意思。

原來所謂的靈者,本質上只是一羣只會照本宣科的傢伙,這樣不可思議的事實,讓姬遊釋對這個神奇的職業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悲哀。

當了解了一件事物的本質,那在倒回來從頭看,很容易就能發現一些平時所不明白的事實。

比如,爲什麼思源靈者會一直堅持獵殺莽獸來獲取新的魂文,爲什麼一直要建造一座巨大的實驗室。根本原因是他不懂的魂文的含義,只能通過剝奪莽獸體內的魂文經過試驗來獲得新的能力。

難怪莽獸與人類的關係一直處在絕對對立的狀態。現在想來,除了莽獸會在飢餓的時候用人類來填飽肚皮外,人類的靈者,何嘗不是把莽獸體內的魂文看成了一個個可以獲得力量的寶庫。天然的敵對與後天的利益結合在一起,自然形成了現在這種不死不休的局面。

想明白了這些問題,那剩下的基本上已經不用想了。

既然大家都是照本宣科,剩下的自然是在這基礎上各憑手段,看誰得到的魂文數量多,能夠用的精彩了。

想到自己未來需要獵殺大量的莽獸來獵取魂文,這讓還不太習慣殺戮的姬遊釋有些厭煩。

需要嗜血,習慣殺戮。這就是姬遊釋最近在觀察靈魂體時常在心中默唸的幾句話。

或許是老天感覺到了姬遊釋將要造太多殺孽,便讓他在觀察靈魂體時有了意外收穫。

這份意外收穫來自於龐大的第二靈魂體。

第二靈魂體,由姬遊釋利用納魂石竊取自然之魂轉化而成。如今雖未徹底成功,但魂體內所包含的靈魂之力,已經遠遠超出姬遊釋的預計。

然而正是這半部分轉化成功的靈魂體,在姬遊釋觀看靈魂體時,居然自動凝聚出了相同的魂文。 姬遊釋解釋不了這種現象。

已經轉化過半的自然之魂,居然能夠自動複製他所看的魂文,這種能力太過匪夷所思。

可以肯定,一旦他所擁有的這種能力被別的靈者發現,那後果將註定,成爲別人眼中的獵物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自從開始掌握靈魂力量,成爲一名靈者,姬遊釋便知道自己這輩子想要登上職業者的頂峯,必定需要經歷許多殺戮,而這些殺戮的最終目的,便是爭奪其他生命的靈魂,獲取他們天賦中所攜帶的力量。

但在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姬遊釋總會下示意的避開思考一些更加殘忍的問題。比如:莽獸的靈魂對靈者而言是一座寶庫,那靈者的靈魂是不是價值更大,其他職業者的靈魂體也是靈者獵物的一部分嗎?

這些問題思源靈者從來沒有跟姬遊釋提過,姬遊釋也不從不主動詢問。他不問,是擔心思源靈者會給他一個更加殘酷的答案,到那個時候,他就真的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面對坤玉部落的人。

姬遊釋迴避了這個問題,註定就需要隱瞞更多事情。因爲他靈魂的價值比所有莽獸加起來都大太多了。在這樣一個大的誘惑面前,姬遊釋不敢去賭思源靈者的人性。

更進一步講,即使告訴了思源靈者,賭對了又能如何?到時候又該如何給思源靈者解釋第二靈魂體,又該怎麼給他解釋自己的來歷?

既然這些話只能告訴鬼神,說與自己聽,那就對所有人都閉嘴就可以了。

可閉嘴,不代表對他放棄了對力量的追求。

在沉默中,姬遊釋選擇獨自挖掘第二靈魂體的潛能。

他不相信強大的自然之魂只擁有複製魂文這一種能力。

或許是他的執念已經融入到靈魂深處。

無數次沉默的失敗中,還真讓姬遊釋意外發現一種很有趣的能力。

這項能力類似於一心兩用,但兩者本質上的差別有非常明顯。

一心兩用,這種超凡的能力應該屬於那種天賦異稟的傢伙,而姬遊釋這種能夠獲得類似能力,源自他擁有兩個靈魂體。

在這兩個靈魂體之間,姬遊釋的意識居然能夠同時貫穿。

思考時,既能夠在獨立思考的基礎上保持互不影響,還能在獨立思考是隨時保持同步。

有時候姬遊釋甚至會產生一種錯覺,當他同時思考不同的問題時,兩個靈魂體內的意識演化成了兩個一模一樣的人。

爲了區分這種能力與一心兩用的不同,姬遊釋把這種能力起名爲造化全通。

造化全通讓姬遊釋能夠同時處理兩件事情,但這種新能力的缺陷也非常明顯。當他運用造化全通同時處理兩件事情,精力也會成倍消耗。爲此他不得不消耗花費更長的時間來休息。

銘刻下鳥兒體內的魂文,姬遊釋便打開了籠子。

得到自由的鳥兒,在姬遊釋的注視下,飛向高空,慢慢消失。

小鳥只是一種非常弱小的生物,靈魂體還處在一種朦朧狀態,體內的魂文只有一個大概輪廓,對現在的姬遊釋而言,這種沒有形成魂文的靈魂體沒有任何實用價值。但他還是把這枚沒有成型的魂文銘刻在了第二靈魂體內。

他有一種預感,無論哪種生命的靈魂體,只要一直演化下去,最終肯定能夠形成自己獨特的魂文,而這種弱小鳥類的靈魂體,正是他選擇觀察的對象。

訓練完小黑皮,姬遊釋轉身往鐵匠鋪走去。

早起的人羣,已經開始新一天的工作,不過當他們看到姬遊釋的時候,都會不由自主的停下來打聲招呼。

“遊釋,來我嚐嚐大嬸給你留得醬菜。”

“等有空吧。”

“遊釋,又去老鐵頭哪裏打鐵啊!”

“是啊!”

“遊釋,有空多給我打些鐵錐,最近又有獾狸跑到部落附近了。”

“好得,打好了我讓小黑皮給您送去。”

“遊釋,早上能不能帶我那小崽子一塊跟着小黑皮修煉哪!”

“沒問題,您讓他來吧!”

……

一路走來,姬遊釋熟練的應付着周圍的人羣。

最近一段時間,由於姬遊釋加入了打鐵行列,武器供應量大增,這讓一直飽受武器短缺之苦的狩獵隊員興奮異常,領武器的時候那嘴笑得快咧到耳朵根了。

看着大傢伙拿着新武器變着法的獵殺野獸,姬遊釋喜在心裏,爲此決定專門在每天指導完小黑皮後抽出一段時間專門爲大家鍛造新武器。

如今有了造化全通的能力,姬遊釋可以意識兩分,同時兼顧兩種能力的修行。

爲了避免雜而不精的情況出現,姬遊釋把本源之力作爲自己的立身之本,對本源之力的修煉從來都沒有間斷過。

不間斷的自修本源之力,只是他提升自身實力的重要一環。更重要的則是他每天都會分出一半意識,用來尋找能夠快速提升坤玉部落整體實力的方法。

提升實力,是爲了獵殺莽獸,是爲了讓所有人都能安全走出坤玉部落。

走出坤玉部落,這是所有人的夢想。

無論是思源靈者還是其他普通人,都在爲這一件事努力。

當所有人都在爲這一件事努力的時候,身爲局外人的姬遊釋很自然的被同化爲其中的一份子。

例如打造兵器。

想要解決外出問題,最簡單直接的方法就是把村子外面的所有莽獸全部幹掉。但這種簡單直接的方法需要絕對實力。

如何快速提升一個羣體的實力?

除了職業者提升自身的實力外,最快的方式便是讓普通族人的殺傷力能夠達到獵殺莽獸的地步。

而想要做到這種地步,唯一的方式只有提升他們手中武器的質量。

打造兵器,原本屬於思源靈者的工作。

魂文本身就擁有特殊能力,比如有些魂文能夠加快凝聚本源之力速度,有些魂文能夠凝聚自然界中的元素力量……

魂文融入兵器,能夠讓使用的職業者把武器內的魂文能力發揮出來,

如果能夠把這些能力融入到武器中,那這樣的武器給予相應的職業者使用,威力會成倍提升,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便是圖魂武器。

圖魂武器的製作便是靈者通過把不同的魂文組合在一起的過程。但具體到組合方式,便是每個靈者的不傳之祕。

因此只要在煉製武器的過程中加入魂文,兵器的殺傷力便會因爲魂文的能力發生質的變化。 手捧星光來愛你 可惜爲了全力準備驅逐莽獸,思源靈者已經近十幾年沒有在開爐鍛造過這種武器了。所以只能由姬遊釋親自動手。 “嗵~嗵~”

大鐵錘砸在紅玉般的鐵快上,聲音顯得格外沉悶,但打鐵匠那極有韻律的敲擊節奏,卻讓沉悶的聲音生動起來。

姬遊釋站在門外聽了一會,聲音沉悶節奏很緊湊,但缺少那種掄大錘砸鐵塊時的節奏快慢的急促變化。不用說,打鐵的雖是老手,可距離爐火純青還有些距離。

“鐵巧兒,東西準備的怎麼樣了!”姬遊釋推門而入,人未至而聲先到。

“我爺爺說昨天晚上都好了,可你沒來,又說什麼材料難得,非讓我再砸一晚上,害的我到現在都沒空休息。”一個皮膚黝黑,上身肌肉明顯必別人更勝一籌的年輕男子,慢慢停下手中的活,頭也不回的迴應着。

“那豈不是現在就可以動手了!”姬遊釋有點興奮的說道。

“動不動手還得我爺爺說了算!”青年男子背對着姬遊釋說完,直接用火鉗夾出一塊燒的通紅卻又沒有絲毫融化跡象的鐵塊,一轉身,直接把鐵塊伸到姬遊釋面前不遠。

剛出爐的鐵塊,冒着白煙,在姬遊釋身前升騰,那架勢大有一言不合就直接戳你身上的意味。

“又不是我不讓你睡覺,至於拿塊燒紅的鐵塊嚇唬我出氣嗎?”

面對迎面而來的熱浪,姬遊釋神色不變,腳不留痕跡的後退一步。任誰身前不足一尺的地方放一塊燒紅的鐵塊都會不舒服,更不用說那火紅的鐵塊還可能會被當做烙鐵丟到自己身上。

“沒意思!居然一點都不害怕,還是嚇唬小黑皮他們好玩。特別是懷碟,當年哭的那叫一個慘哪!”青年男子隨手把火鉗丟到爐子裏,一臉懷念的說道。

鐵巧兒年級比小黑皮稍大幾歲,天賦卻不好,本源之力修煉了幾年才突破到士級二重天,後來乾脆放棄,專門跟着他爺爺學打鐵。讓人大出意外的是這孩子修煉不行,打鐵卻很行,興許真是遺傳天賦起了作用,短短几年時間,便把他爺爺的手藝學了個七七八八,只是年級尚輕,又長時間打鐵少與人交流,一逮到機會就想跟人多扯幾句。

爲了避免和他亂扯,姬遊釋直接詢問正題:“你爺爺呢?”

“靜心呢!說是已經很多年沒鍛造過圖魂武器,需要調節一下。”鐵巧兒說完,從缸裏舀起一大瓢水,咕咚咕咚的喝起來跟喂牛差不多。

“他什麼時候能靜心結束。”

鐵匠在打鐵之前靜心,這跟武者在突破關隘之前調整自己的思緒一樣,只有把自己的心調整好,才能協調好身心,讓自己處於真正巔峯狀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