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古叔看著林天佑,努力想在腦海里搜尋是否有這個人的記憶。

但卻是一場空。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知不知道,與我們為敵,你將要遇到的後果有多嚴重嗎?」

七絕早已經嚇的身軀發顫,但想到自己是不死天帝的侍衛,不能給不死天帝丟臉,便強行壯著膽大聲質問。

「你是聾子嗎?

我剛才說了,我大哥是天道鬼神!

他是跟天道主宰一樣,站在天道最頂點的男人。

你見到天道鬼神,還不下跪拜見?

找死不成?!」

窮奇踏前一步,大聲厲喝。

「天、天道鬼神?

別開玩笑了!

天道真神只有一位。

那便是天道主宰!

他沒有退位之前,絕不可能存在第二個天道真神!

這是天道的法則,你當我是什麼都不懂的三歲小孩子嗎?」

七絕也厲聲吼道。

「你的主人是誰?」

林天佑淡淡的問了一句。

「聽著,我的主人便是不死天帝。

當年以無上的實力,踏進了煉獄塔的一百萬層。

這塔的高度,至今也沒有一人能夠打破。

甚至持平都不可能做到。

要是你害怕了,現在就放我離開!」

七絕心想對方肯定是被他的主人不死天帝嚇到了。

現在他也不想著怎麼去抓窮奇,只想著自己如何逃跑。

眼前的少年太強了。

「不死天帝?

就是在一百萬層的塔樓上留了一串很裝逼的話的那個小丑嗎?」

林天佑表情不屑,「即便本少以至尊的實力,也能超過他的塔樓。

區區一百萬層,那算的了什麼?」

「你、你說什麼?

你竟知道百萬層塔樓的石碑?」

七絕嚇壞了。

面色更是蒼白如一張白紙。

一百萬層那個石碑的留文,只有他跟幾個貼身侍衛知道。

別人無論如何也不可能知道。

但現在,林天佑知道了,絕不可能是他們說的。

那只有一個可能,這個少年是真的到過一百萬層的塔樓!

「怎、怎麼會這樣?

他竟也能到達一百萬層的塔樓?

這豈不是說,他跟不死陛下一樣厲害?

為什麼會有跟不死陛下相媲美的人?

世上除了天道主宰之外,應該沒有人再能比不死陛下強才對啊!」

「等等!

既然他也是一百萬層塔樓的完成者。

那……

那豈不是說……」

驚愕之中,七絕忽然想到了什麼,他吞了吞口水,然後看著林天佑,問道:

「你、你名字叫什麼?」

「本來我大哥的名字,你是不配知道的。

但看你那麼想知道,我就勉為其難的告訴你好了!」

窮奇走上來,一臉驕傲的說道:

「豎起你的大耳朵聽好了。

我大哥的名號為龍皇鬼神!

他必將會轟飛天道主宰,成為入主天道宮的最強男人!」

「龍皇鬼神?」

七絕聞言,目光陡然凝固。

頓時打了起哆嗦。

臉上的驚愕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駭然。

「什麼?

他是龍皇?」

「不會錯,陛下夢境中的男人,就是他,而並非是你窮奇!」

窮奇眉頭微皺,雖然現在是他大哥的主場。

但七絕這樣說話,也未免太不把他窮奇放在眼裡了。

「沒有錯的,你就是陛下夢境中的那個男人!」

七絕瘋狂後退。

他終於找到了不死天帝那預言夢裡的男子。

絕對是眼前這個叫龍皇的男人!

逃!

必須逃回去!

他要把這個重要的發現告訴給不死天帝知道。

絕對不能讓預言夢實現!

靈力暴表,七絕彷彿一顆飛奔的火箭,以超快的速度逃離此地。

「大哥,那傢伙逃了!」

窮奇叫道。

「在我面前,他逃不掉!」

林天佑根本不著急。

在他的神識籠罩範圍,他只需要一個念頭,就能讓一切有生命的生物魂滅。

只是他有些奇怪,剛才七絕說什麼預言夢,這裡似乎有什麼事情。

「算了,管他有什麼事情,難道我還怕了不成?

現在只有天道主宰,才配當我的對手。

其他人,都是螻蟻!」

林天佑甩了甩頭,而後輕吐一字:

「爆!」

就見已經逃到塔樓入口的七絕,整個人好像充滿了氣的氣球,當場碎成了一堆碎肉!

:。: 只見那一大群群如血如火一般的烈焰蝶,就如同發了瘋著了魔一樣,在一群穿著道袍的亡靈身上撕咬!

所有正在戰鬥著的強者一轉頭,便看見鋪天蓋地的一大群火色蝴蝶如同烈焰一個撲過來!

所有被烈焰蝶咬過的亡靈,紛紛聽命於百里流月的命令!

戰鬥停止了,形式發生了神一樣的逆轉!

「這是怎麼回事!」

「逆天術,轉魂大法!」骨桓那骨瘦嶙峋中細小的眼睛里出現一種名家恐慌的神色!

他稍稍向後退去,嘴裡不停的喊著救命。

「骨桓,你早就該死了。」百里流月的聲音猶如來自煉獄的曼珠沙華,空靈帶了極致致命的魅惑!

「百里流月!邪君救我!」骨桓的聲音宛如尖銳的利刃掉落地上的聲音,絕望恐懼,在這一刻接踵而至。

「殺了他!」隨著百里流月的一聲命下,所有的亡靈皆化作雪白色的蝴蝶,朝著骨桓蜂蛹而上!

淳于晴早已脫離了戰鬥,她慘白著一張臉,情不自禁的向後退去。

骨桓,那麼強大的一個人,為何會發出這樣絕望的鳴叫!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百里流月一人身上,但是他們的眼神里沒有對強者的敬佩,只有對女魔的恐慌與絕望!

只見鋪天蓋地的雪白色蝴蝶和著血色烈焰蝶,朝骨桓身上蜂蛹而上,他的全身,都被密密麻麻的靈蠱王所覆蓋。

「啊啊啊……!!」凄厲尖銳的鳴叫聲劃破長空,這一聲尖叫引起了在場所有人對百里流月的恐懼!

蝴蝶形狀的靈蠱王逐漸散去,化作點點的熒光飄落。

骨桓原地,只余了白骨,陰森冷然,可怕至極。

「啊!」淳于晴絕望的驚叫起來,她捂著雙耳,驚恐的望著百里流月。

司容冷冷的皺了皺眉:「主人,便讓她死在我的手上吧,也算是給她一個利落乾脆。」

百里流月轉過眸,笑得邪肆而又詭美:「想動手,就動手吧。」

她的聲音猶如來自地獄的死神,輕得一陣風便便能吹走,給人感覺陰森可怖。

全場靜得一根針掉下來都能聽得出來。

而在這時,出現了淳于晴驚慌失措的求救聲音:「不要……不要,司容,你難道真的要如此負我嗎?」

司容望著淳于晴,眼底里有著邪光閃過:「放心吧,我會給你一個痛快的。」

「我不要死!司容,我是愛你的,不要殺我!你忘記我們那一夜了嗎?你當真要殺我嗎?」淳于晴尖銳的哭聲響起。

這一刻,所有人都為這個痴情又心懷仇恨,走上迷途的少女感到默哀。

司容道:「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他的聲音冷得如同來自地獄的阿修羅,冷酷無情的將淳于晴心底最後的希望打落十八層地獄。

一把寒冰劍破鞘而出,一大片鮮血染紅了地面。

淳于晴倒地,臨死前,她絕望痛苦又滿懷徹骨滔天的恨意望著司容。

淳于晴死了,連死,她的眼睛也瞪得極大,眼底里充滿了殘留的恨和愛。 百里流月因為施展了逆天之術,是以臉色微微發白。

她望著淳于晴倒在地上,滿地的鮮血,略微滿意的勾起紅唇,那魅惑的弧度,本該是性感美麗,在旁人看來,卻是無與倫比的毒艷可怕。

蛇蠍美人,說的也不過如此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