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去王府和王夫人一說這事,王夫人問了問前因後果。

楊默自然是詳細的把最近府衙之中的流程說了一遍:趙洪和楊默等人商議政務,楊默因為不熟悉,而且還抱著學習的態度,因此大多時候都是多聽少說。

說是商議,但更像是趙洪等人商討,楊默在一旁圍觀。

商討出來一個方案后,趙洪笑眯眯的給楊默倒杯茶,說一番大意此事非楊公子去做不可的恭維話,然後楊默去執行。

聽完之後,王夫人很不以為然的告訴楊默,人家這是打算讓你背黑鍋,當然要對你客氣。

緊接著又說太原城內的流民越來越多,糧食雖然足夠,但這些糧食可都是軍糧。

李秀寧在的時候,她是李家的軍政一把手,可以全權負責糧食發放。

出了什麼事,自然是由她背著。

但人家是李家的長女,又是李淵親點的留守太原之人,天大的鍋也沒事。

可現在李秀寧走了,糧食照常往外放,那麼誰簽字呢?

楊默說他簽字,王夫人哂笑道:「看到沒,這幫封建王朝的官,辦事之前第一個念頭不是怎麼把這件事辦好,而是這件事辦砸了,該誰來背鍋。」

「不用說,肯定是我了白。」

楊默也跟著笑起來,只不過笑的有些無奈,在官場政治上,自己和趙洪比起來著實稚嫩的像三歲的孩子。

「背鍋就背鍋吧,也算是吃一塹長一智,最重要的是災民能吃飽肚子才是大事。」

王夫人也跟著點了點頭:「不過趙洪的水平也就到這了,以後就算李家奪了天下,他頂天也就是個知州。」

「有王家給你撐著,這個鍋還不需要你背,但這件事你得吸取教訓。」

王夫人儼然已經把楊默當成了弟子培養,一點一點的灌輸著她和北隋這些官員們鬥智斗勇的智慧結晶。

「夫人,有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想請教請教。」

「但說無妨。」

於是楊默把那麼多災民為何不以工代賑,而是養著他們的疑惑說了出啦。

王夫人聽完,連連搖頭,略微有些斥責的語氣告訴楊默,不要太想當然,以為知道點名詞就可以套用在現實里。

現在救治災民,一人一天三碗粥,糧食消耗就和嚇人了。

讓他們做工?一人一天三碗米飯,多出來的這些糧食哪裡來?

太原的糧食雖然多,但要是都供米飯,也供不起。

然後做什麼活?

是官府的工程還是民間的工程,官府的工程,讓哪個衙門去做?

太原雖比不上長安,但在李家的治理下衙門還是不少的。

即便每個衙門都有活,這些當官的給不給錢?

很現實的事,以工代賑,你讓誰去管理災民?

讓各大衙門去,給人家錢么?不給錢多幹活,他們肯定不樂意。

不樂意還罷了,萬一讓再故意縱容災民鬧事,出了亂子誰負責?

再說災民,這些災民吃飽了,誰能保證他們不生事?

前世里元朝鬧飢荒,就是以工代賑修黃河,結果修成了農民起義,直接給元朝滅亡踩了個加速的油門。

最後就是太原的鄉紳世家們了,一旦以工代賑,鄉紳世家們肯定會湊上來。

即便不湊,官府也得拉著他們。

這幫人湊進來,會有出現很多事,比如有的世家不僅會提供飯,甚至還提供住的和工錢。

看起來很好,災民們一定會蜂擁而上,勢必會出現內卷的情況。

這時候,這幫世家鄉紳們作惡的土地就來了,人口販賣、以極低的價格和他們簽賣身契,佃戶契約。

災民們誰都不會考慮以後如何,唯一想的就是眼前活下去。

出現這些問題該怎麼辦?

誰去管?

每個衙門的差役們全都在管理災民工程的事,根本沒有多餘的力量去管理這些事。

再者來說,就算差役們有空閑的時間,他們不和這群人狼狽為奸就不錯了,怎麼可能會管這些事。

最重要的是,人口販賣,在北隋是合法的:當然直接的人口販賣是不合法的,但變相的,比如大戶家買丫鬟、僕從,這些卻是合法的。

王夫人一樁樁一件件,擺在楊默面前。

讓原本以為以工代賑很容易的楊默瞪起眼睛來。

難怪李秀寧很委婉的拒絕了自己。

一想到當時自己信誓旦旦的給李秀寧說修路,楊默尷尬的只能喝水遮掩。

政務這塊,自己要學的東西,還很多啊。

但轉念又一想,突然發現了這些問題的解決辦法。

他從旁邊拿起剛燒制好的玻璃——有了王家工匠的參與,玻璃研製的非常成功。

因為在此之前,王夫人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就嘗試過燒玻璃,但嘗試很多次,都沒有成功。

楊默把自己記憶中的工藝流程說了一遍,王夫人恍然大悟,兩邊一對,原本就已經燒出雛形的玻璃成品就出來了。

「夫人,按照你所說,想要以工代賑,需要糧食。」

楊默拿起茶杯代替糧食放在桌上:「對,但是不能讓所有的災民都參與進來。」

「需要錢。」

楊默又把玻璃杯拿起。

「對,但是治標不治本。」

他將玻璃杯和茶杯放在一起:「那這個加上這個,能不能以工代賑了?」

「可以,我想告訴你的就是這個。」

王夫人說完,從懷裡掏出一疊契約來,放在桌上:「咱們不僅要站著把錢賺了,還要把嚴嵩老賊想要靠著玻璃發財的美夢給他戳碎了。」

楊默疑惑的拿起那些契約看了看,全都是太原各大世家鄉紳們的手印。

契約的內容也很簡單,聯合辦玻璃廠。

「夫人這是要?」

「他想斂財,咱們也斂財,他想讓玻璃走高端化,咱們就把玻璃做成白菜價。」

王夫人又掏出一本書來:「這是我這些年想要做,卻沒幹成的事,文科生啊,吃虧就吃虧這點,知道穿越者燒玻璃能賺錢,可就是燒不出來…」

楊默又接過來翻了翻,滿臉愕然,王夫人想要乾的事還真多,幾乎是想把前世整個工業體系搬過來。

只可惜一件都沒有完成,全都是半成品——半成品都算不上,頂多就是個構思。

甚至楊默還看到了冰淇淋的計劃書。

。 蕭珩看了一眼窗外天色,「再玩一會我們就去用午膳吧。」

蕭玥問:「去哪裏玩?」

蕭珩徵詢她意見:「小十想去哪裏?」

蕭玥也不知道該去哪裏,堂兄這用錢的態度讓她有點害怕,他對自己現在的態度讓她更害怕,「我不知道。」蕭玥兩世為人,不是不通世事的小姑娘,堂兄現在對自己的樣子不像是對堂妹的態度。

蕭珩莞爾,他看出了這丫頭的小心思,他起身說:「我帶你去看雜耍。」兩人剛轉出屏風,迎面遇上一行人,蕭珩眉頭微蹙。

「大郎君你怎麼在這裏?」蕭家二嬸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蕭珩怎麼會在這裏?這裏是首飾鋪,就算蕭珩想給家中女眷送禮,他也不會親自來首飾鋪,讓下人準備不就是了嗎?

蕭玥沒想到會在這裏看到家人,她乖乖地上前行禮,「二嬸。」

蕭二嬸怔了怔,輕薄的羃離下依稀可見一張傾國傾城的小臉,她遲疑的問:「十娘你怎麼在這裏?」

蕭珩淡淡道:「我帶十娘來這裏辦點事。」

蕭二嬸雖然疑惑蕭珩能帶蕭玥辦什麼事,可蕭珩都這麼說了,她也識趣地沒多問,論在國公府的地位,他們還比不過二房,蕭清官職可比自己夫婿大多了。

「二嬸要買什麼記我賬上。」蕭珩對家人不親近,但一慣很大方。

「那二嬸就多謝你了。」蕭二嬸也不推辭,講粗俗些,蕭珩拔根腿毛都比她大腿粗。

蕭珩帶着蕭玥離開,蕭二嬸若有所思地看着兩人離去的背影,要是不點破,誰會知道這兩人是堂兄妹?蕭二嬸想着蕭玥那張堪稱禍水的小臉,嘴角微挑,家裏想拿這姑娘攀高枝,說來也算攀上了?就會不知道二房能不能接受。

蕭玥離開首飾鋪后,一言不發地低頭跟在蕭珩身後。蕭珩腳步頓了頓,等蕭玥走到自己身側后問:「阿玥怎麼了?」蕭玥搖頭不說話,蕭珩溫聲說:「別擔心,二嬸回去不會多說的。」

堂兄的話讓蕭玥反而更擔心了,她心裏有些不安,她讓堂兄阻止自己和魏肅訂婚是不是做錯了?

蕭珩帶着蕭玥來到了昨天來的茶樓,二樓依然靜悄悄地沒有客人,蕭珩帶着蕭玥上樓,樓上伺候的下人已經煮好茶水,蕭珩說:「你不是愛清茶嗎?我讓人準備的清茶,你嘗嘗合不合口味。」

蕭玥低頭輕啜了一口,茶水苦澀,談不上好不好,總比一碗糊糊好喝,畢竟這會茶藝還在剛發展階段,清茶炒制也沒到後世巔峰造極的時期,「好喝。」

蕭珩含笑說:「想不到你一個小姑娘居然喜歡喝苦茶。」

蕭玥道:「苦茶清爽,比糊糊好喝多了。」

蕭珩推了幾碟點心給她,「用些點心墊墊肚子。」

蕭玥只是接過點心但沒有碰,她很少碰甜點,古代醫學技術不發達,甜點這種東西還是能少碰就少碰。

蕭珩說:「這是咸口點心。」他早知道蕭玥不怎麼愛吃甜食。

蕭玥如實說:「我不愛吃咸口點心。」古代甜點高油高糖,糖並不僅僅代表味道,所有主食都可以稱之為糖。她不碰點心是擔心身體和牙齒,又不是吃了咸點就不會傷牙傷身體了。

蕭珩有些驚訝地問:「所以你愛吃甜點?」他讓人打聽的情報出錯了?

蕭玥說:「我不吃點心。」蕭玥有預感,以後跟堂兄相處的時間可能會很多,所以有些事早點說更好,免得日後被人逼着吃一堆不想吃的東西。

蕭玥的話讓蕭珩難得有些困惑,他吃不透小姑娘到底是愛吃還是不愛吃,畢竟在他觀念里還沒有戒糖這個概念。

蕭玥不想再跟堂兄討論自己吃東西的話題,「阿兄,這裏有雜耍嗎?」

蕭珩指著樓下說:「一會就來了。」他倒是想讓茶樓今天不接待客人,但這樣有些打眼,他今天只想陪着阿玥好好玩一天,不想被人打擾。

蕭玥坐在樓上,看着下面的雜耍,感覺有些奇怪,不過下麵茶樓幾乎全是男子,她也不想下去。

蕭珩道:「阿玥,你明天去我別院住幾天可好?」

蕭玥抬頭不解地望着蕭珩,她為什麼要去堂兄的別院?

蕭珩解釋說:「魏彥還有三天就該到了,聖人會下旨讓長樂公主下降魏肅,魏肅那人性子古怪,我擔心他會來打擾你。」

蕭珩這話也是有私心,他不想再讓阿玥見魏肅,不然以他的手段何至於讓蕭玥避居自己別院?聖旨一下,魏肅還能抗旨不成?他想反抗,他爹娘都不會允許。

蕭玥道:「那我住在自家別院好了。」她家又不是沒別院,為什麼要住在堂兄別院?

蕭珩一口否決:「你家有多少別院魏肅都知道。」蕭珩見蕭玥滿心不願意,耐心地哄着她說:「魏肅這人唯我獨尊慣了,一向只顧著自己,萬一他做出什麼事損了你名聲怎麼辦?」

蕭珩的話讓蕭玥心裏一凜,她突然想起古代女孩子名聲還是很重要的,她和魏肅準備說親沒人知道,但如果聖人下旨賜婚,魏肅反對,那她不就成了勾引未來駙馬的狐媚子了?

蕭玥遲疑地說:「那我去外家避一避?」蕭玥本能地不想去堂兄的別院,她有預感自己去了堂兄別院會後悔。

「京城離平郡這麼遠,你一個弱女子怎麼孤身上路?」蕭珩搖頭,「你若是覺得一個人在別院無聊,不如讓三嬸陪你一起住?」

蕭玥眼睛一亮,「能帶上阿姐嗎?」

蕭珩頷首說:「你想帶任何人都行,我那個別院裏有個湯泉,你們可以在湯泉里玩。」蕭珩見過的女人就沒一個不愛泡湯泉的。

果然他一說湯泉,蕭玥就心動了,她不願意一個人去堂兄別院,但是阿娘和阿姐她們陪着也無所謂了,而且還能泡湯泉,這就當度假了。

蕭玥起身就想回家:「我回去跟阿娘說。」

蕭珩似笑非笑看着蕭玥,柔聲問:「阿玥就這麼不喜歡陪我?」

蕭玥想到堂兄今天特地推了公務來陪自己,她卻推三阻四的,好像是有點不好,她低着頭愧疚地說:「沒有,我就是太高興了。」

蕭珩笑着說:「是我不好,太沉悶了,讓阿玥覺得無聊了。」

。 她聽到這話,身子都情不自禁的微微顫抖。

她覺得自己像是中了魔咒一般,一時間竟然難以拒絕。

其實,她早就想給封晏生孩子了……

她羞澀的咬着唇瓣,輕聲回應。

「嗯……」

短短的一聲,讓封晏開心壞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