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去參加訂婚宴的衣服沒準備也就算了,可是連送給蓁蓁的禮物也沒有精心準備。

「小歌,你今天有時間過來嗎?」

「當然,必須有時間啊,我現在就起床收拾,馬上過來找你。」

這個時間還早,蓁蓁應該還在家裡。

蓁蓁訂婚這麼重要的日子,她應該一直陪著她才對。

至於禮物……

既然沒得來及準備,直接送錢吧。

錢這種東西,到底是最實用的。

蓁蓁只要能明白她的心意就好。 「我的天哪!丹神丹神,果然不是我們尋常凡人啊!」

「就是啊……剛剛北宮烈的樣子你們都看到了,我作為煉丹師都覺得沒救了,可丹神出手就是不一樣啊!一下子就把北宮烈給救回來了!」

「難怪有人說,一名出色的煉丹師,絕對會成為一個勢力最堅強的後盾,這才是真實的寫照啊!」

當北宮烈完好如初地站起來的時候,四周的修鍊者們頓時一片轟動。

「聶兄,你不僅仗義出手救了我一命,而且和你一戰,我對控火一道的領悟,又更上了一層樓,將來旦有差遣,我一定萬死不辭!」北宮烈對聶甄激動道。

「聶甄道友,這次我北宮家族欠你一份人情,這份人情以後我們一定會還的!」北宮禹也鄭重地向聶甄說道。

見識了聶甄神鬼莫測的丹道實力,恐怕任何一個人都願意和聶甄打好關係,更何況

「諸位客氣了,所謂不打不相識,說不定將來我們可以成為朋友。」聶甄也對北宮家族的人笑道。

無論是北宮禹還是北宮烈,都算是那種為人光明正大的人,聶甄也覺得他們值得一交。

就在這個時候,主持人已經走到了擂台上,對著觀眾們笑道:「諸位,青年大比實在是精彩絕倫,這麼一會兒時間,第三輪比賽就已經結束了!如今四強名單已經決出,分別是代表聖地的聶甄與宋雷,還有沈家的沈君侯與沈飛鴻……接下來按照慣例,休息一個時辰,再進行下一輪的比賽。」

「這麼快第三輪就已經結束了……」聶甄聽到主持人的話頓時一愣。

「哈哈……你救我可是用了兩三個時辰的時間,他們比賽結束也是正常的。」北宮烈對聶甄笑道。

就在這時候,只見無我宮一小隊人,在無我宮宮主的帶領下,急匆匆地來到聶甄面前,對聶甄拱手道:「聶甄大師,老夫有個不情之請,還望……」

聶甄看了一眼神情有些凝重的無我宮宮主,又看了看他們隊伍之後,已經躺著生死不知的無我宮弟子歐陽西,點了點頭,告別了北宮家族,對無我宮宮主道:「宮主,請吧。」

「多謝了! 將軍,你手下又被策反了! 大恩大德,沒齒難忘!」無我宮宮主向聶甄鄭重地一抱拳,然後連忙跟著聶甄的身後朝無我宮的隊伍快步走去。

聶甄願意仗義出手,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無我宮的歐陽西,是被沈君侯重創的,出於對沈君侯的報復,聶甄也要救下歐陽西。

「好重的內傷!」

當聶甄檢查了歐陽西體內的傷勢,這才忍不住驚嘆。

歐陽西體內經脈重創了八成,就是丹田都搖搖欲墜,隨時會崩潰一樣。

「聶甄大師,還望你全力相助,無論成敗如何,都是我無我宮欠你一個巨大人情!」無我宮宮主也知道歐陽西的傷勢十分巨大,救不救的回來全靠天意,否則也不會急忙來拜託聶甄了。

聶甄朝著無我宮宮主點了點頭道:「放心吧,我擔保歐陽西不會有事!」

說罷,聶甄再度召出自己的丹鼎,然後開始著手煉製丹藥。

有聶甄這一句話,雖然歐陽西還沒有完全康復,但是無我宮上下不知道為什麼,同時鬆了一口氣。

一個時辰的時間眼看著就要到了,而聶甄煉丹還沒有結束,在場有許多人都在為聶甄捏一把冷汗。

「聶公子不會來不及吧……第四輪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燕若雪看著在擂台外煉丹的聶甄,心中焦急道。

「放心,就算聶甄沒有煉完也不一定有事,抽籤全看簽運,未必第一場戰鬥就輪到聶甄了。」尹婆婆則在燕若雪身邊安慰她道。

這時候,主持人已經開始進行抽籤了。

當抽取出兩張紙簽之後,主持人緩緩道:「現在我宣布比賽名單,第四輪比賽的第一場戰鬥,由沈家的沈飛鴻……對戰開元聖地的聶甄!」

從墳墓中爬出的大帝 當主持人話音剛落的時候,四周圍觀的修鍊者們頓時驚呼出聲。

大家都看到,聶甄正在為歐陽西煉丹,煉丹師煉丹的過程中是不能孑然而止的,否則說不定隨時會遭到反噬,尤其是如果煉丹到一半心態不穩了,就更容易走火入魔了。

大家這時候都在為聶甄擔心,生怕聶甄因為一時心急,遭到反噬。

在場的人中,唯有沈君侯一人,心中大罵道:「這個聶甄未免運氣也太好了吧?!我居然全程都沒有遇到他!可惡啊!」

而與沈君侯不同,沈飛鴻見聶甄正在煉丹,那自己就能保送進入最後決賽了。

當下,沈飛鴻生怕聶甄結束煉丹似的,連忙衝上擂台,朝著聶甄大吼道:「聶甄小狗!有膽的就趕緊上來受死!若是沒有膽量,就趕緊滾吧!別妨礙老子進軍冠軍賽!」

沈飛鴻的行為,頓時找到在場無數人的鄙視,就連沈君侯心中都看不起他。

聶甄此時正在煉丹救治歐陽西,這個誰都看得到,就算聶甄因此而被淘汰,大家也都沒話說。

可這個沈飛鴻居然做得這麼明顯,顯然他的內心深處,是懼怕聶甄的,想要通過比賽規則將聶甄淘汰。

雖然鄙視沈飛鴻,但規則就是規則,主持人在擂台上朗聲道:「聶甄,若是你再不上台,我可就要宣布比賽結果了!」

「哈哈!快點快點!聶甄匹夫是沒有膽子上台的!」沈飛鴻眼睛都快紅了,他真的恨不得自己代替這個主持人宣布。

「聶甄大師,我看……」無我宮宮主這時候悄悄對聶甄說道,他也覺得,如果聶甄因為為了救歐陽西而被迫退賽,實在是有些過意不去。

「哼哼……沈飛鴻!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成全你!」

突然,聶甄睜開雙眼,在他的控制下,丹鼎內一枚丹藥衝天而起,落到了他的手中!

「宮主,聶某幸不辱命,你將這枚丹藥塞入歐陽西口中,傷勢定然無礙,只是需要休息兩三個月,這段時間他千萬不要修鍊,否則定然誤了自己!」

將要點交代清楚之後,聶甄一個縱身,落到了擂台上,在沈飛鴻難看的臉色下,低喝道:「沈家第二人沈飛鴻是吧?聶甄請教!」 蘇歌迅速起床收拾。

收拾好直接讓司機開車送到慕家郊外租的房子。

「小歌,你這麼快就來了。」

慕家一家人這會兒都在院子里,蘇歌一到,慕蓁蓁連忙迎了上去。

「當然,我不是說馬上過來么。」

蘇歌笑著回了句,隨即朝慕家二老打招呼,「慕叔叔,慕阿姨。」

「小歌。」

二老同時和藹的朝蘇歌點點頭。

「你什麼時間回國的?」慕蓁蓁拉著蘇歌在院子里坐下,隨即給她倒了一杯熱茶。

「唔,昨天,之前忘了問你訂婚宴具體的時間,還好今天是趕上了。」這個天坐在外面是有些冷,蘇歌接過茶杯捧在手裡。

隨即四周看了看,今天訂婚宴,可是慕家似乎沒怎麼布置。

沒有一點訂婚宴的氛圍。

慕蓁蓁顯然注意到了她的目光,當即解釋,「因為是租的房子,所以我爸媽把訂婚宴的地點定在了酒店,現在時間還早,再過一個小時再過去。」

「原來這樣。」蘇歌點點頭,隨即喝了一口熱茶。

慕家二老似乎在商量訂婚宴上具體的事情,沒顧得上招呼蘇歌。

蘇歌和慕蓁蓁坐在一起,看著慕蓁蓁一身簡單的裝扮,「蓁蓁,準備禮服了么?」

「嗯,等會兒到了酒店再換上,順便畫個妝。」

聽慕蓁蓁這麼回答,蘇歌稍稍鬆了口氣。

看來面對今天的訂婚宴,蓁蓁也是很認真的對待的。

她真怕她只是在將就。

蘇歌想了想,放下手裡茶杯,然後將手伸進衣服口袋,掏了一張卡出來。

「小歌,你這是做什麼?」看著蘇歌遞過來的銀行卡,慕蓁蓁眉頭一皺。

「我沒準備禮物,臨時準備了一點小小心意,蓁蓁,你應該不會嫌我沒誠意吧?」

「不,小歌,我不能收。」慕蓁蓁將蘇歌的手推回去。

「怎麼,蓁蓁,你真的嫌我沒誠意啊?」蘇歌小臉有些垮塌下來。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這麼貴重的禮物,我不能收。」

「什麼貴重,你都不知道這個價值多少,就知道貴重了么?這個就相當於我給你買的禮物啦,我們兩這關係,你就別嫌我沒誠意了,等你結婚的時候,我一定給你精心準備一份大禮。」

蘇歌說著,直接抓過慕蓁蓁的手,將銀行卡塞進她手心。

慕蓁蓁猶豫的看著手裡這張卡,最終還是收了,「小歌,謝謝你啊。」

「我們之間就別客氣了。」 總裁,愛情你買不起 蘇歌雲淡風輕的笑笑。

早晨的風吹來,帶著郊區淡淡的泥土清香,更多的卻是颼颼涼意。

慕蓁蓁拉了拉身上的外套,「小歌,外面冷,我們回屋去坐吧。」

「好。」蘇歌站起身,先跟慕家二老打了個招呼,然後才跟隨慕蓁蓁回屋。

兩人回屋之後閑聊了一陣,等到酒店的車子到了,全家人才一起出發去酒店。

酒店給慕蓁蓁準備好了專門的化妝間,慕蓁蓁先換上禮服才去化妝,禮服款式素雅又大氣,很適合她。

慕蓁蓁化妝的時候,蘇歌就一直坐在她身邊陪她聊天。 「吼!」

見聶甄在關鍵時刻,結束了煉丹衝到擂台上,四周頓時發出雷鳴般的掌聲。

「想不到聶甄大師竟然在最後關頭煉丹成功了!」

「剛才真的是讓我嚇了一跳,我還以為他會就這樣落選了呢……」

「這小子,不到最後關頭絕對不肯出手,拜拜讓別人為他緊張,真是的……」薛老在觀眾席上也為聶甄捏一把汗,見聶甄最後時刻站到了擂台上,這才鬆了口氣。

當沈君侯看到聶甄上場之後,頓時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心中冷笑道:「哼哼……太好了!以聶甄的實力,想要戰勝沈飛鴻那個廢物還是沒什麼問題的!那他就可以進入決賽了,到時候我要在決賽擂台上,將聶甄碎屍萬段!」

對於比賽過程,或者是聶甄能夠得到第幾名的名次,沈君侯根本就不在乎,他只是想要親手撕碎聶甄,以泄心頭之恨,僅此而已!

「你們快看……沈飛鴻的表情簡直就像吃了屎一樣難看啊!哈哈哈哈……」

這時候大家才看到沈飛鴻那已經變成綠色的臉色,一個個頓時捧腹大笑起來。

之前,沈飛鴻的吃相十分難看,為武道之人所不齒,如今現世報來得快,大家都很好奇沈飛鴻會被聶甄怎麼虐。

沈飛鴻全身也氣得發抖,他原本還以為這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被他給撿到了。

奶爸他不務正業 以他沈飛鴻的戰鬥力,就算對付北宮烈,恐怕都會矮上半個頭,更談什麼對付聶甄?

聶甄光是用火焰,就能將北宮烈打得生活不能自理,如果不是聶甄出手相救,恐怕北宮烈是廢定了。

同理,對付他沈飛鴻,大不了聶甄也使用火焰武技,估計自己的結果比起北宮烈來也好不到哪裡去。

而且,聶甄對沈家恨之入骨,恨不得將沈家的人一個個全都碎屍萬段,他對自己根本就沒有手下留情的理由,到時候恐怕還會下狠手。

擂台上,聶甄不屑地看著沈飛鴻,冷笑道:「沈飛鴻,怎麼了?剛才你不是叫得很響么?怎麼還不動手啊?」

沈飛鴻渾身發抖,他倒也不是沒有想過要先發制人,可是在他看來,聶甄全身上下幾乎毫無破綻,從哪個方向攻擊,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感覺是聶甄故意吸引自己攻過來的陷阱。

「沈飛鴻,你這個廢物還不動手?!聶甄不過就是一些匹夫之勇而已,你怕什麼?!」

「更何況,聶甄這才剛剛結束兩場煉丹,氣勢已經降低了,你還怕什麼?!」

「沈飛鴻,你畏敵如虎,還是不是我沈家的子弟了?!快動手!」

見沈飛鴻在擂台上丟盡了沈家的臉面,沈家的高層們一個個怒而起身,朝著沈飛鴻大吼道。

「是是……」沈飛鴻連忙答應了兩聲,然後對準了聶甄,將自身的靈氣釋放了出來。

聶甄低喝了一聲,將自身的修羅殺氣釋放了出來,瞬間瀰漫到了整個擂台上!

「這這這……」沈飛鴻感應到聶甄身上爆發出來的靈力波動,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原本沈飛鴻壯起了膽子想要與聶甄一戰,可感應到聶甄釋放出來的殺氣,外加看到那帶有殺意的眼神,心中頓時就涼了一半。

之前幾場戰鬥,聶甄的表現沈飛鴻可是看在眼裡的,聶甄一旦對真正的敵人,那是絕對下手不留情的!

不然你當魔王的外號是白叫的?

「沈飛鴻,你始終不肯動手,是謙讓我?如果是的話,那我可就不客氣了?我先動手了?」聶甄舒展了一下筋骨,然後對沈飛鴻冷笑道。

說罷,聶甄朝沈飛鴻往前邁了一步,光是邁出這一步,就令沈飛鴻感覺一股股充滿了殺氣的罡風,朝著自己撲面而來,頓時魂飛魄散,連剩下那點鬥志也全都磨滅了。

「我我我……我棄權!我認輸!」

沈飛鴻生怕聶甄下黑手,連忙朝著主持人大喊,緊接著連忙跳下了擂台。

「沈飛鴻也不戰而降了!」

「虧得沈家平日里這麼囂張跋扈,原來也有無膽鼠輩啊!」

「膽小如鼠的沈飛鴻,趕緊滾下去吧!」

四周的觀眾們見沈飛鴻居然連與聶甄一戰的勇氣都沒有,頓時朝著沈飛鴻冷嘲熱諷,就差沒有把爛番茄臭雞蛋什麼的朝著他丟過來了。

觀眾們的反應,比起當時的杜天還要來得激烈。

杜天好歹面對的是沈君侯,是天神境級別的強者,就算他沒有一戰的勇氣,大家多少也有些理解,畢竟那可是凡人和神的區別。

而沈飛鴻面對的聶甄,可是修為比他還要低兩級的,就算聶甄十分特殊,戰鬥力異於常人,也不至於連戰鬥的勇氣都沒有吧。

面對修為不如自己的對手,居然還未戰投降,沈家這次的臉可丟得大發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