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原本火勢還要繼續蔓延,但卻在丁麒的意念控制之下停止了。

跑到這兒燒一會兒,跑到那兒燒一會,不亦樂乎地玩了半天,他才終於喘著粗氣停了下來,不過這可不是累的,而是高興的。

停下來站在原地,他看著自己手中的白色火苗意念再動,白色火苗的顏色當即開始變換。

從白轉青從青轉藍從藍轉黃……

隨著顏色的變化,火苗的溫度和體積也在隨之變化著。

這是丁麒在改變白火異火中的火屬性因子,當他使用《焚訣》,成功將白火吞噬,並且融入自己的一個穴位當中之後,他便發現自己可以完全掌控著的火焰。

原本經過質變,好像提高了數個檔次,再也不能被他控制的白火,又成了他的掌上玩物。

不過這個玩物的威力,卻是無比驚人的。

隨著構成白火的火屬性因子變化,白火顏色在改變的同時,其溫度和體積同樣像是丁麒原本製作白火時那樣發生著變化。

不過,在丁麒完全掌控了白火之後,這變化的速度卻比之前不知快的多少倍,基本上丁麒一個念頭,它就能瞬間改變。

不過這變化也不是完全沒有限制的,火焰的變化必須嚴格按照從強到弱,或者由弱到強的順序來,期間不能跳過任何一個步驟。

也就不可能出現先用白火最普通的黃色形象來扮豬,然後瞬間轉換出白色的最強狀態來吃虎這樣的事情了。

不過這並不是因為丁麒不夠強,而是因為白火不夠強。

感受了火屬性因子的變化之後,丁麒又開始嘗試以氧氣和能量的供應來使白火發生改變。

此時此刻,丁麒完全不害怕因為氧氣與能量的供應太過於充足,而使得白火爆發。

因為他隨時能夠一念之間讓白火回歸到最小,最弱的狀態。

當然,之前丁麒也可以這麼做,不過速度自然會慢上一些,因為之前丁麒控制的是空氣中的氧氣和能量,通過斷絕供給白火氧氣和能量,讓白火變得弱小。

但現在卻變成了完全控制白火,白火的火種,也就是白火的核心始終藏在丁麒的穴位中。

丁麒通過《焚訣》的神奇能力,以自己的穴位給白火搭建了一個完全穩定的生存空間。

而在將白火成功吞噬之後,丁麒也發現了白火的另外一個特徵。

並且丁麒猜測這個特徵應當是所有異火都共同擁有的特徵。

那就是白火作為物質,存在的特殊性。

雖然白火的核心火種始終呆在丁麒的穴位當中,但若是丁麒想的話,依舊能夠將這全部的火種都釋放出來,不管是用於攻擊,還是用於燃燒,甚至是用於蒸發巨量的水份讓火焰消耗一空。

不過這卻並不是將白火消耗一空了,而只是讓白火換了一個存在形式,變成了被海水分解之後散落在各處的火屬性因子。

若是丁麒想的話,完全能夠一個念頭就將這些火屬性因子重新聚集起來,然後白火便重生了。

因為構成白火的那些火屬性因子已經完全與丁麒的分身和靈魂綁定,不管處於什麼狀態,聽起都能控制到他們。

當然,若是這些火屬性因子遭受到了因子規模的打擊,致使因子本身都完全毀滅,那丁麒也就有可能再也無法讓白火重新恢復了。

白火的這種特性就好像丁麒的靈魂意識力量一樣。

靈魂意識力量也是那種確實存在,但是卻好像永遠都不會有消耗的東西。

丁麒猜測其他疑惑應該也有這樣的特性,不然若只是一朵普普通通的火焰,又如何能夠存在那麼久遠的時間。

有些還幾經轉手,哪有不會被消耗的道理?

但這一切依然只是丁麒的猜測,究竟是不是事實的真相,也要他在機緣巧合之下才能夠確定。

最高的山峰頂上,丁麒手裡燃燒著一團白色火苗,隨著他不對白火加以任何控制,讓白火肆無忌憚的吸收周圍的氧氣和能量。

他便看見自己手中的白火開始慢慢的越變越大,越變越大,並且逐漸蔓延開來。

最終整團白火成為了臉盆般大小,但是所有的火焰依然是白色的。

當丁麒放開自己靈魂意識能量對白火的控制之後,他發現跟隨著氧氣和能量一同湧入白火的,還有數不清的火屬性因子。

白火是一種異火,這個丁麒萬分肯定,因為他確信白火不是一朵普通的火焰,不過,即使如此,白火也只是一種除了溫度奇高,便沒有其它特性的異火了。

而作為異火,白火就像是一朵火之君主一樣,當丁麒放開控制之後,周圍的火屬性因子自然而然朝它聚攏,讓它的規模增大。

不過,短短几秒鐘時間,丁麒手中那一朵小小的白色火焰便蔓延成了一顆籃球般大小的白色火球。

千迴百轉之戀 並且丁麒發覺,自己完全能夠控制這白色火球,不過他控制的其實就是白火原本的那些火屬性因子,通過間接的手段,將這整個白色火球都掌控在自己手裡。

看著白色火球還有越燃燒越龐大的趨勢。

丁麒念頭一動,即刻讓這籃球大小的白色火球完全消散,只留下一縷微弱的白色火苗在自己手心靜靜地燃燒著。

雖然此時他已經收服了白火,現在異常高興,但方才收服時其實也兇險萬分,差一點就被白火反噬,最後還是他這具斗帝分身,簡直比蕭炎的火屬性都要強大不知多少倍。

所以丁麒才能成功將白火收服。

此時嘗試了一遍白火的特異能力,以及《焚訣》進階后,對鬥氣激增轉化速度。

讓自己的修為穩穩停過在三星大斗師的門檻上之後,丁麒收拾精神,他打算去找蕭炎問問,蕭炎此時掌握的青蓮地心火和那紫色獸火究竟有什麼特異。

只有一個白火自然是不夠的,他準備收服其他異火,和創造自己其它與白火不相同的異火。 她高興地不肯鬆手,臉上難得露出這樣歡快的笑容。

摸到了米奇,好像摸到了自己的女兒一樣。

她太想小糖果了。

墨修眉頭擰起,薄唇緊抿,眼底是深沉的光澤。

一高興,寧安就忘了墨修還在,也忘了禁忌,自言自語:「小糖果可喜歡我給她買的米奇了,每天晚上抱著睡覺不肯鬆手。」

果然,她剛一開口,墨修的臉色就沉了下來,陰沉得可怕:「寧安,我說過多少次,不要提你女兒,你眼睛瞎了,耳朵也聾了嗎?!」

米奇差點從寧安的手裡掉地上。

她動了動嘴唇,低頭:「對不起,我忘了,對不起。」

墨修看了她一眼,冷漠離開。

寧安抱著米奇不肯鬆手。

她怎麼又給忘了,在墨修面前不能提孩子的事,他不喜歡小孩子。

……

半個月後。

江辭帶寧安去醫院拆紗布換藥。

摘下紗布的那一剎,寧安迷迷糊糊睜開眼睛,能看到亮光了,雖然看不清楚人,但起碼能看到有人在面前晃動,能簡單地辨識出人和建築。

寧安一把抓住江辭的胳膊,高興道:「江醫生,我能看見了,有亮光。」

江辭訕笑,舉起兩根手指頭在她眼前晃了晃:「這是幾?」

寧安一怔,搖搖頭:「看不清。」

一團模糊。

「所以啊,還得配合醫生繼續治療,明白了嗎?可不能再哭了。」

「……」寧安略有些不高興,「我哭什麼,我怎麼會哭。」

「別嘴硬,墨總都告訴我了,說你難伺候。」

「他還是男人嗎?什麼話都跟別人說?」寧安氣。

她哭的事情,他也跟江辭說?男人也這麼大嘴巴?

「好了,我送你回墨家,好好獃著,後續治療你得繼續配合我。」江辭給她重新拿了葯,不過沒有再給她的眼睛蒙上紗布,「記住了,不能見強光,不能刻意睜眼,能閉眼盡量把眼睛閉著,多休息,聽見了嗎?」

「知道了。」寧安嫌棄他話多。

「別一臉不高興的樣子,要是被墨總知道,還以為我欺負你了。」

「我還得在墨家呆多久?」

「你以為墨總想收留你?等你眼睛好了,你就該走了。」

寧安倒是求之不得。

她伸出手:「江醫生,手機借我用一下可以嗎?」

她想跟小糖果打電話了。

她不敢跟墨修藉手機,而墨家的座機只能撥幾個簡單的號碼,她只能找機會跟江辭借。

「今天天氣特別好,你看那家花店的花漂亮嗎?哦,忘了,你看不見。」江辭打哈哈,把這話題給岔了過去。

江辭親自開車把寧安送回墨家。

寧安終於有機會看一看墨修家的宅子。

只看得清大致輪廓,正如小朵所說,墨家很大,房間很多,但也很冷清。

「安安姐,你回來了!」小朵沒有被開除,蹦蹦跳跳走到寧安的跟前,「安安姐,你能看見了嗎?」

寧安凝視著眼前的小姑娘半天也沒有看出她的模樣來,搖搖頭:「不怎麼看得見,我只能看到你穿了一件藍裙子。」 將白火收起來,丁麒站在山峰頂上,心神一動,體內的鬥氣便自然而然開始快速運行,並且在他體外形成一個乳白色的鬥氣鎧甲。

經過百字秘經改良后的《焚訣》,對異火的融合性更高,此時丁麒的一身火屬性鬥氣,完全具備了白火的特性,擁有極高的溫度,並且同樣能夠燃燒。

區別只是鬥氣是消耗品,不像白火那樣,完全不會出現消耗。

「鬥氣的特性好像稍顯狂暴了一些,比起魂力,還有《遮天》中的力量都要粗糙狂暴。」

丁麒細細體會著自己身體中鬥氣的特點,只有自己修鍊的鬥氣才能夠得到最真實的體驗。

「怪不得鬥氣大陸的鬥氣修鍊者們戰鬥的時候都會先以普通攻擊熱身,然後慢慢的用技能再用大招。」

「格鬥的風氣是一方面,這鬥氣的特性也是一方面。」

丁麒有了新的領會,他運起鬥氣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經過白火加強的三星大斗師《焚訣》鬥氣將整個地面完全崩裂開,並露出一地被燒焦的痕迹。

「鬥氣能量太過於狂暴,這連日常使用都能感覺出來,更不用說一些威力強大的鬥技了,使用那些鬥技的時候,鬥氣瘋狂的活躍,勢必會對身體造成傷害,所以在鬥氣大陸上搏鬥時,許多人都不願意在一開始就將底牌使用出來,因為那對自己的身體也是一種傷害。」

「並且鬥氣不像內力那樣連綿不絕,而是一種相對來說具有強大爆發力的能,持久的方面也說不上多強,見人就放大招的話恐怕還沒打幾個人,渾身的鬥氣就被消耗的一乾二淨了。」

「噼里啪啦!」

丁麒右手用力一捏,將手中還未來得及擠壓出去的空氣都直接捏爆,發出響聲:「而且我這一身鬥氣還是經過百字秘經改良之後才修鍊出來的,那些未傾過百字秘經改良的鬥氣功法,想必對身體壓力更大!」

「看來這鬥氣修鍊體系雖然已經發展的比較完善,但同樣不是一個將所有隱患都解決了的修鍊之法。」

聽其自然自語著,想到這裡的時候,他突然覺得腦中靈光一閃:「不知我能不能再效仿像斗羅大陸那樣,創造另外一種全新的修鍊體系……」

「不過,若是要在鬥氣大陸創造一個全新的修鍊體系,那肯定要比斗羅大陸上改動的地方多,而且還必須得建立在鬥氣的基礎之上,不然即使我重新創造一個修鍊體系,修鍊出來的強者同樣無法被鬥氣大陸的天地承認,擁有破碎虛空的力量。」

「但若是我真的這樣做了,系統會不會仍舊覺得我是依靠鬥氣來破碎虛空的……」

想到這裡丁麒又有些糾結了,當即喚出系統問了一遍。

結果系統給予的回答卻異常的模稜兩可,說是當他成功將全新的修鍊體系創造出來,並且完成破碎虛空之後,系統才能根據他所創造的修鍊體系判定他究竟有沒有完成任務。

也就是說創造全新的修鍊體系,這是個一鎚子買賣,只有一次機會能夠完成就完成了,若是沒有完成的話,絕對沒有重來一次的道理。

「那這條路就只能放在最後,實在沒辦法的情況下再嘗試了。」丁麒將這個念頭隱藏起來,收了身上的鬥氣和白火,切換出本體,根據周圍的空氣傳來的反饋,一下子便飛到了蕭炎此時所在的地方。

此時蕭炎正在路上與幾個穿著奇裝異服的人爭鬥。

戰鬥發生的周圍的小路上,零零散散灑落著一堆貨物。

或旁邊是一小隊傭兵,和幾個身穿華服,一看就是商人的屍體。

只是大概看了一眼,丁麒就猜出了事情的經過。

必定是那一小隊傭兵接受幾個商人的雇傭,帶著貨物往這條小路上向目的地行進,結果半途中便衝出來那幾個穿著奇裝異服的人想要搶劫。

那幾個奇裝異服的人將小隊傭兵和幾個商人殺死,結果蕭炎卻在這個時候冒了出來。

這讓丁麒覺得有些奇怪,他深知蕭炎應當不是這種喜歡管閑事的人。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這種品格,很有可能出現在許多小說的主角身上,但絕不可能出現在蕭炎的身上。

蕭炎擁有一個成熟的靈魂,他只在乎自己熟識的和與自己有關係的人,不是那種善心多都沒處安放的聖母類主角。

「難道蕭炎經過前三年發生的事情轉性了?」頂起嘀咕道,但一想到蕭炎這三年的遭遇,當即又搖了搖頭,「這好像更加說不過去啊。」

可以看到戰場上此時正處於膠著的狀態。

雖然蕭炎的實力明顯高出那幾個奇裝異服的人一大截,但那幾人好像擁有一種奇妙的合擊之法,配合相當默契,而且一看也是常常過著刀口舔血生活的人。

所以蕭炎完全被這幾人牽制住,就算有時候想要狠辣的以命搏命,都無法做到。

「唰!」

丁麒不願再等下去,直接落到戰場之上,將正在打鬥的幾人都驚了一下。

蕭炎先是無比警覺的急速後退,瞪起眼睛,但看到戰場中間那個頂著牛角,自己十分熟悉的身影之後,神情又放鬆下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