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原本是個礦奴,要挖礦挖一輩子,但因著「宇文」這一姓氏,短短三個月就脫了奴籍,成為一名正式的黑岩軍。並在此後三年中不斷立功,很快就爬到了營長的位置。

——裡面的內情不用多說,怎麼黑怎麼想就是。

但問題這都不是關鍵,關鍵是此人有個「扒皮將軍」的綽號,走到哪都要強取豪奪,偏偏還沒人敢惹。

這家要點靈石,那家看上個婢女甚至小姐……所到之處無人敢於違抗,久而久之就有了那個綽號,人送外號「宇扒皮」。

沒辦法,誰讓人家姓宇文呢?

雪月國誰不知道,當今皇室早已經大權旁落,由大將軍宇文霸獨攬朝政,因此只要是姓宇文的,都很牛逼,何況是宇文懷這樣的核心子弟?

面對這樣的人,葉天當然不會天真的以為,對方是來玩遊戲的。

坊間傳言,這宇扒皮連路邊攤吃個五毛錢的燒餅都不給錢,會願意掏靈石上網?想都別想。

但該會的還是要會。

有了前幾次的經歷,葉天很明白,只要有人找茬,無論是躲避還是退縮,都不是辦法,一個字就是干!

「哼~」

於是,葉天一聲冷哼,起身下樓而去。 從樓上下來,葉天見到了在休閑區坐著的宇文懷。

此人看起來年紀並不大,也就二十來歲,一聲錦衣玉服,腰間纏著一條虎紋玉帶。

虎紋,是大將軍府的專有標記。

就像龍紋象徵皇室一樣,是整個國家獨一無二的標誌,尋常人根本不能佩戴,否則就是違制,就是犯法。

倒是面相,宇文懷可謂是面如冠玉,長得很帥,毫不客氣的說,比葉天還帥。

就是眉宇間帶著一絲戾氣,神色也難掩高傲,下巴微微揚起,彷彿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

「……你就是這家店的老闆?」

沒等葉天開口,宇文懷站了起來,目光先從陸凝霜身上瞟了一眼,接著向葉天說道。

早就聽說這神奇小店的老闆是葉家一名棄子,今日一看,果然不假,是個只有鍊氣境修為的廢物,難怪被逐出家門。

「是我。」

葉天點點頭,走到收銀台前,微笑拱手:「久聞宇文將軍大名,如雷貫耳,不知今日來訪,有何貴幹?」

此時已近中午,店裡玩家大約有四十來個,全都在聚精會神地玩著遊戲,並沒有注意到這邊的情況。

因此這樣一來,葉天獨面宇文懷,身後只有個陸凝霜,就不免顯得無助。

倒是徐猛和蕭書,看見葉天後用點頭示意,眼神微微有些閃躲。

「哈哈~如雷貫耳?」

野蠻勾勾纏 聞言,宇文懷哈哈大笑,旋即一臉玩味地對葉天說道:「既然如雷貫耳,想必也心裡有數,本將就直說了吧。」

「眼下國難當頭,城下之盟去歲剛過,還有數月便要到期,欣聞你這小店有能提升士卒修為,輔助修鍊戰技的法器,本將特來徵用,還望爾等大局為重,不要為了一己之私,罔顧國家存亡。」

他說的凜然大義,聽在葉天耳中,卻是冷笑連連。

國難當頭?開什麼玩笑~

去年雪月國和流風國,頂多是打了幾個月大仗,最後和平收場,就是結尾有點屈辱。

便是那所謂的城下之盟,以雪月國年貢十萬位代價,雙方停戰一年,和國家存亡有個屁的關係?

無非是為自己的無恥行徑找借口罷了。

「宇文將軍何出此言?」

葉天皺皺眉頭,故作不解地說道:「這售賣法器,租用法器的,又不是只有小店一家,北家的『靈丹閣』,李家的『天工坊』,林家的『百兵樓』,哪個不能徵用?」

宇文懷聞言一愣,眼中閃過一絲凜冽。

北家,李家,林家……哪個都不能徵用。

強龍不壓地頭蛇,他雖是宇文家核心弟子,但也只是在核心邊緣,修為實力都是墊底級別。

來了黑岩郡,正是仰賴這些家族給他面子,他才能這麼快脫離奴籍,當上軍官。

有著這樣的前提,他就是再飛揚跋扈,也不會去捋這幾個家族的虎鬚,何況他在宇文家也不是那麼重要,真搞出大事,宇文家未必會幫他。

倒是眼前這小子,還以為自己是個人物,能跟北林幾家相比?敬酒不吃吃罰酒……

「看來葉老闆是不打算給本將軍面子了。」眼帘一垂,宇文懷看了眼兩邊的機子道:「本將軍再說一遍,此番登門,是要徵用法器,為三個月後的城下之盟做準備,你不答應,可要考慮考慮後果,別到時候怪本將軍無情。」

話說到這一步,顯然已經是最後通牒,但葉天絕不可能接受。

「無情?那你無情一個給我看看。」葉天眉頭一凝,臉上笑容瞬間隱去,一臉淡漠地說道。

這突然的態度轉變,讓宇文懷也是為之一愣,不知道這小子哪裡來的底氣。

「葉老闆,不可!」

徐猛原本站在宇文懷身後,此時卻驚呼一聲,不得不站了出來。

宇文懷的秉性,他再了解不過,巧取豪奪都是表面,內里的殘忍霸道才是真相。

殊不知,被他要去的那些婢女小姐,到最後不是被禁足冷落,就是淪為軍官們共有的玩物,下場比娼妓還不如。

那些違抗他意願的士卒就更不用說了,打斷手腳都是輕的,最慘的是被斷去手足,挖眼割鼻,丟到廁所做成人彘,最後梟首示眾。

還美其名曰,施以重刑,以正軍法,實則最是殘忍無度。

——還有傳聞說,宇文懷在王都犯的重罪,就是把一名拒絕他追求的官家小姐做成了人彘,因罪行被人撞破,並告了御狀,才被發配到黑岩軍來。

這樣一個凶人,葉天居然敢跟他作對?

「葉天賢弟,這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你當真不知道宇文將軍是何人?」走到葉天面前,徐猛一把將他攔住,一臉焦急地說道。

不遠處,蕭書雖沒說話,但也在用眼神示意葉天,讓他不要和宇文懷硬幹,如若不然……

「當然知道,但我想見識見識。」

葉天看了眼徐猛,不顧後者的阻攔,挑釁的眼神直接看向宇文懷:「扒皮將軍是吧?今天敢在我店裡大聲說一個字,我便扒光你的衣服,讓你遊街示眾!」

冰冷的語氣中帶著毫不掩飾的警告,但卻沒有嚇到對方,反而讓宇文懷笑了。

「扒光我的衣服?」宇文懷先是愣了一下,他已經忘了有多久,沒看到有人這樣跟他說話。

旋即就抿嘴一笑:「這也算是威脅么?你怎麼不說,將我剝皮抽筋,剁碎了晒成人干?裝的像模像樣,可惜連狠話也不會說,還想嚇唬本將軍。」

說著搖搖頭,向身旁瞥了一眼:「來人,把這店給我端了,治他個抗法不尊,蔑視軍威之罪。」

言語間語氣平淡,根本沒把葉天的威脅當回事。

「是!將軍!」

而那些鐵甲士卒則轟然領命,立刻分出兩隊人去搬電腦,同時有幾人逼向葉天,要把葉天也一併拿下。

見此一幕,徐猛張口結舌,欲言又止,一臉擔憂地看著葉天,但最終選擇了沉默。

一襲長袍的蕭書則是歪頭一嘆,不忍直視。

就在這時,葉天說話了。

他掃了這些士卒一眼,最後把目光落在宇文懷身上,見宇文懷臉帶嘲弄,眼含譏諷,心中怒意一衝:「很好,喜歡仗勢欺人是吧?給我電!」

最後一句話厲聲說出,只聽「滋啦」一聲,天花板上光芒一閃,電花亂炸!

宇文懷眉頭一皺,察覺到了什麼,循聲望去,臉色瞬間大變!

「雷陣?你敢——」

他一眼認出這些電光,向葉天發出厲喝!

「什麼?雷陣?」

其他士卒也是面色一凝,從方才的氣勢洶洶,瞬間變得猶豫彷徨。

徐猛蕭書就更不用說了,還是第一次知道這店裡布有陣法。

一看兩邊要打起來,頓時都是大驚,但卻不知道該幹什麼。

「滋啦——」

便在宇文懷震怒,眾士卒彷徨之間,一片電蛇轟然落下,準確地命中宇文懷等人。

「呃呃呃——」

短短一秒鐘,所有被擊中的士卒,全都被電得渾身發抖,像跳街舞一樣抽搐。

唯獨宇文懷,胸口有一樣事物在發光,抵擋住了第一波電蛇。

「小雜種,你敢!」他面色脹紅,顯然也感受到了壓力,艱難地說道:「快,快停下陣法!若傷到本將軍,本將軍要你好看!」

葉天嘴角一撇,不以為然,「我本來就很好看,用得著你來多事?」傲然地說了一句,眼神再次一凝:「繼續電!」

「滋啦!」

天花板上,再次冒起了電花,但沒有浮現出楊教授的身影——那純粹是系統的惡搞,此刻出現的一片佔據整片頭頂的電網,正匯聚成一條手臂粗的電蛇。

「不……不要……」

電光猙獰,像巨蛇的信子不斷吞吐,蓄勢時產生的威壓,把宇文懷嚇得臉都白了。

他腳下一個踉蹌,就想逃出這家小店,但就在轉身的瞬間。

「轟隆——」一道驚雷劈落,宇文懷身子一僵,頭盔都被劈掉了,「哐當」掉在了地上。

露出的髮髻更是被直接劈散,滿頭長發在持續抽搐中全都倒立了起來。

原本英俊白皙的面孔也是焦黑一片,整張臉除了眼白是白的,連眼珠子都從褐色變成了黑色。

如果手裡再捧個炸彈,就更形象了,直接是QQ表情emoji里的「/衰」。

劇變陡生,網吧里一片安靜,玩家們依然在聚精會神的打遊戲,只有一位客人,剛起身要點飲料,卻看見了眼前一幕,整個場面落針可聞。

「大膽!」

突然,一聲怒喝傳來,兩名在門外守著的黑岩軍邁步進來,拔刀逼問葉天:「小畜生,你可知對面是什麼人?連宇文將軍都敢傷,活膩了不成?」

兩人神情震怒,其實心中也是惴惴。

方才回頭的瞬間,兩人都是看到了天花板上的異象,哪還不知道店裡有法陣?

但他們更怕的是宇文懷。

如果眼看宇文懷遇險而不相助,那麼回去以後,兩人下場一定會比被雷劈更慘,說不定就要變成坊間傳言的人彘……因此只能站出來喝止。

可葉天卻不管這些,只冷冷道:「來都來了,那就一起電一電吧,給我加大電壓,一個月下不來床那種!」

話音落下,天花板上再度聚起一片電光,「滋啦啦」落了下去。

於是徐猛兩人,和那個起身要飲料的客人就看見,以宇文懷為首的黑岩軍眾人,在電光中起舞,渾身抽搐著抖了出去。

與此同時,一陣奇怪的BGM響起,是收銀台上的兩個音箱:

「你是電,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話,我只愛你,youaremysuperstar……」 隨後,只見網吧門口,一群鐵甲官兵渾身帶電,跳舞似地走了出來,吸引了不少人的注目。

「誒誒!快看!葉天小店門口又有人跳舞了!」有人察覺動靜,立馬驚呼起來,駐足看起了熱鬧。

「嗯?還真是!」旁邊路人被吸引,也是看過來說道:「這回又是哪些人?之前是城衛軍和黑虎幫,這下……」

話說到一半突然愣住,看見了這些人身上的盔甲:「我靠!這不是黑岩軍的將士么?怎麼搞成這樣?」

「天——真是黑岩軍!滿頭焦黑的那個,身穿金甲,好像是一名級別不低的軍官,葉天那小子,連黑岩軍都敢得罪?他不要命了?」

「等等——」

還有一人面色一肅,正是不久前看見宇文懷進店的路人之一。

他剛才一直在門口等著,想說看看熱鬧,結果一看看出事來了,「這莫非是……扒皮,哦不,莫非是宇文將軍?我剛還看見他進去,怎麼突然……」

說沒說完直接傻眼,目光從無法辨認的面部,落到了腰間的虎紋玉帶上。

……

「下次這種時候,不要放BGM~」

外面路人在看熱鬧,葉天卻滿頭黑線,頗有些尷尬。

他剛把宇文懷這群人狠狠的教訓了一頓,心中正爽呢,結果系統這廝放起了BGM,搞得他非常齣戲。

「……本醬也是為了烘托氣氛,宿主難道不覺得這首歌很應景么?」

葉天嘴角一抽。

還應景,很尷尬的好么?

人家喬峰打架,發哥賭牌,至尊寶變孫悟空……那是電視電影,現實打架誰弄這個?

「你啊,好好當個系統不行么?搞這些花里胡哨的~」

沒理會系統的賣萌,葉天嘟囔了一句,剛要坐下就發現陸凝霜獃獃地望著自己。

便道:「看我幹嘛?沒見過這麼帥的老大?」

陸凝霜更呆了,旋即「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就你還帥?還沒人家宇文懷長得好看。不過霸氣倒有幾分,連宇文家的人都敢動。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