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即便是如此設定,還是難以入眠,宅邸之中很多長廊都掛著卡特歷代族長的肖像畫,或嚴肅或微笑,或穿著正裝或穿著便服,或在飲酒吃飯,或在招待客人。

憐靜靜的站在一副肖像畫前,那是她小時候最愛看的畫,話中一對年輕貌美的男女雍容華貴,男人紳士俊美,女人高貴優雅,異常漂亮的金色長發如太陽一般,兩人都甜美的笑著,男人身邊站著一個只有四五歲大的小女孩兒,靦腆又羞澀的笑著,女人懷中抱著的是一個尚在襁褓的嬰兒,站在男女身後的是一頭白髮卻精神矍鑠的老爺子,雖然臉龐稜角分明,然那雙眼裡卻是滿滿慈祥。

奧拉。卡特最喜歡這幅畫,時常仰望其中的男女,而她的爺爺會蹲下來告訴她,這對男女就是她的父母,十分優秀,對她十分熱愛。

「奧拉,儘管你的父母沒有陪伴著你一起成長,但他們愛你,一直都愛著你,和爺爺一樣。」溫暖的手掌將年幼的小姑娘擁入懷中,奧拉。卡特從來沒有為自己的父母而感到傷心過,雖然她幾乎沒來得及同他們說話,記住他們的模樣,感受他們的溫暖,但他們的愛一直包圍著她。

憐忍不住垂下眸子,若是她心愛的父母知道是自己的女兒殘忍的殺害了另一個,甚至對爺爺也動了手,不知道遠在天堂的他們會是怎樣的失望。

憐忍不住再度抬起頭,爺爺,父親,母親,原諒我,原諒我要做的一切,原諒我要親手毀滅你們摯愛的卡特一族,原諒我要親手殺死自己的親姐姐。

「這幅畫,很漂亮是么?」一道聲音忽然打斷了憐的思緒,一道妖嬈身影自旋梯的那邊緩緩走下,在清冷的月光中走來,女族長光滑的肌膚似乎在微微閃光,站在憐的身邊同她一起仰望面前的這幅畫。

「嗯,很漂亮,我忍不住被吸引。」憐勾唇,女族長輕聲一笑,纖細的手臂往上輕抬,「那是我的爺爺,卡特一族上一代的族長,這是我的父親,母親,還有……這是我的妹妹,奧拉。卡特。」

憐沒有去看女族長,僅僅是淡淡一笑,「我聽說過這個名字。」

「生活在北大陸的人,都會聽說這個名字,我的妹妹奧拉。卡特是被譽為天才少女的人物,只不過……死的太早。」女族長雙臂環胸,身上的睡袍下擺垂在地上,「我的妹妹是被教皇讚譽過的,這份榮耀可不是誰都能有。」

「的確,只可惜年紀輕輕就不在了,真的很可惜。」憐轉過身,看向女族長微垂的雙眸,看不到她究竟是怎樣的表情。

「很可惜,我這個做姐姐的,也替她惋惜。」女族長悠悠開口,甚至話語都有些輕飄,「失去了這麼優秀的妹妹,真的很可惜。」

憐緊緊盯著她的神情,「我聽說她是被人謀殺的?」

女族長的神情有一瞬不可掩飾的僵硬,隨後便回歸冷靜,「那都是山野傳聞,她是因為意外而死,很多人就是喜歡杜撰貴族之事。」

憐呵呵一笑,「也對,若是被人謀殺,你這個做姐姐的自然不會就此放過。」

女族長呵呵一笑,「我有些累了,你也早點回房去,別太貪看這幅畫,也沒什麼好看的。」女族長轉身離去,沒了說話的興緻,憐看著她隱沒於黑暗的身影,冷冷勾唇,隨即轉身,若她換一個身份,若卡特僅僅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小家族,事情還會如此發展嗎?

三天過去,憐在卡特宅邸住下,女族長並沒有特殊的命令發布,莫妮卡去操持其他事情,憐則被女族長允許出入她的族長房間,甚至探討一些內部事情。

「呼……明天你同我去接待一位貴客。」女族長放下手中的東西,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憐挑眉,「貴客?」

「這位貴客很特別,你到時候不要亂說話,只要站在我後面即可,還有無論他說什麼都不要管。」女族長再三吩咐,憐點點頭,女族長勾唇,「憐,你還真是聽話。」

憐呵呵一笑,「族長難道不喜歡聽話的人?」

杜拉。卡特微垂雙眸,「她若是一直這麼聽話,就好了……」

「族長說什麼?」

女族長搖頭,「你出去吧,明天過來這裡,不要遲到。」

憐點點頭,不再多言的推門而出,正巧迎面走來莫妮卡,兩人互相打了招呼也沒有太多交流,或許莫妮卡也沒有料到在如此短的時間之內憐竟然如此受到重視,甚至到要超過她的地步。

第二日,憐極為準時的到達族長房間,女族長穿的性感又不失禮,但怎樣的性感胸口前的位置都會被緊緊遮住,憐安靜的站在一旁,等待著女族長要迎接的貴客。

門被推開,沒有任何的招呼,一道身影走了進來,一身剪裁得體的制服西裝,頭上戴著搭配的禮帽,脖頸處的蝴蝶節讓他顯得異常紳士,禮帽被一雙手輕輕摘下,頗為蒼白的肌膚,捐軀的灰色頭髮,看上去似乎沒有光澤顯得有些蓬亂,五官並不突出,但那雙眼卻有種別樣的震撼力量,接觸的時候總帶著強烈的壓迫感。仿若……你是他的獵物。

「歡迎你,索格先生。」女族長站起身,帶著有禮且親切的笑容,紳士走上前在女族長的手背上落下輕吻,視線卻犀利的掃向憐的方向,勾起唇邊,「很榮幸見到你,卡特女士,還有……那位金髮小姐。」

憐的呼吸一緊,直覺告訴她這個男人很危險,女族長抽揮手呵呵一笑,「不要嚇壞我的小朋友。」

索格優雅一笑,坐了下來,女族長也坐了下來,紳士的手指忍不住摸上自己的下巴,「金髮小姐的面容總會讓我想起一個人來。」

「哦?是誰?」女族長有些好奇,憐看著這位索格先生,難道他們見過?

紳士呵呵一笑,唇角的笑容越來越大,憐隱隱看到他口中的利牙若隱若現!

「那位同樣擁有一頭長發,看上去柔弱無比的小姑娘,那位少祭司可是讓我記憶猶新。」

「嗡!」憐的腦袋狠狠一顫!

他說的,是薔薇!

今天沒萬更上,明天繼續==~大家先看這些,明天繼續啊! 章節名:章122一更

「少祭司?教廷之中的少祭司有一些,能夠給索格先生留下如此大的印象,實在是不容易,我也很有興趣聽聽呢,關於這位少祭司。」女族長勾唇輕笑,妖嬈嫵媚,只不過對面的紳士似乎並不受用,將禮帽放在身旁,那雙充滿壓迫感的雙眼再度看向憐,似乎是透過她去尋找少祭司的影子。

這感覺,讓憐很不舒服。

「說來話長,教廷的幾個人很不巧和我碰面,你是知道的我一向不喜歡教廷,也就難免有了衝突,那個少祭司倒是很勇敢,尤其是那雙眼睛,在面對死亡的時候真是漂亮。」索格有些不自主的嘴角上揚,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摩擦著他的嘴唇,讓他不得不將嘴角咧的更開,森白的牙齒隱隱出現,憐看著索格有些怪異的神情和舉動,還有他所說的事情,一旦涉及到薔薇,她或許就沒辦法冷靜!

到底是不是薔薇,這個男人口中提到的少祭司到底是不是薔薇!若真是薔薇,這個男人就是曾經傷害過他的人!想到這裡,憐的手掌不禁慢慢蜷起,黑眸也沉下幾分,女族長呵呵一笑,「少祭司也算是教廷的重要人物,畢竟高能力的祭司還是少數,能夠被定為少祭司的都是教廷在意的天才。」

「那個少祭司我送給了她一份禮物,我們遲早還會再見面的。金髮小姐,你的金髮真的很美。」索格再度咧開嘴角,憐現如今還不能確定他口中的少祭司到底是不是薔薇,索格似乎想起了什麼,「那個少祭司帶著綠色的緞帶,我想如果戴在金髮小姐頭上,會更好看。」

綠色緞帶,真的是薔薇!

憐緩緩吐出一口氣,「承蒙誇獎,若是我有的話,一定戴上。」

索格一愣,有些驚訝憐竟然和他對話,女族長也是愣住,她先前已經吩咐過她不要同索格說話,不論他說什麼!索格愉快的咧開嘴角,眼神掃向女族長,「你有告訴她,我的真實身份嗎?」

女族長尷尬笑笑,「這些沒必要告訴她,況且我們……」

「不不不。」索格優雅的站起身,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搖晃幾下,「這位金髮小姐讓我提起莫大的興趣,尤其是她的那雙眼睛,和那位少祭司真的很像啊……」

「索格先生……」女族長想說什麼,卻被索格一個眼神直接嚇回去,索格慢悠悠的走到憐的面前,「聽說過,狼人嗎?」

暖陽自外面傾灑而入,在索格的身後拉出一道……龐大的黑影!憐看著落在地面之上的影子,狼人!他是狼人!

「你是黑暗教廷的人?」憐淡淡開口,索格又是一愣,女族長錯愕不已!她竟然知道黑暗教廷!

「不錯么,竟然知道黑暗教廷的存在。」索格倒退一步,視線將憐從頭到腳打量一遍,憐輕笑,「教廷將消息密不透風,並不代表不會被人知道,狼人、吸血鬼,我已經遇到過了。」

「哦?」索格更感興趣,眼中隱隱出現興奮,「你遇到的是誰?」

「咳咳,索格先生,這些等下再談如何?」女族長現身,憐竟然知曉黑暗教廷這讓她大感吃驚,不過女族長心中的最後一道防線終於放下,她知曉黑暗教廷卻沒有絲毫反逆態度,可見她同教廷也不怎麼親密。

索格回頭,「也好,先將正經事情談完。」

索格坐了回去,只不過視線仍帶有很強的壓迫感,憐默默站在一旁,心中卻是翻江倒海!眼前的這個狼人到底怎樣傷害過薔薇她不知道,她只知道絕不會簡單的就這樣放他離開這裡!

「關於交易的事情,元鬼沒有拿到。」女族長開口,也不再避諱憐將一切說出,憐安靜沉默,三株元鬼她都交給了加里奧,估計現在已經都被搗碎成汁了。

「沒有拿到?」索格有些不悅,視線壓了過去,「什麼時候你拿到,什麼時候我們的交易再繼續。」

女族長聽了一愣,「和對方的交易因為受到了干擾,對方似乎……不會再和我交易了。」

索格挑眉,「卡特族長,一直以來我們幫了你不少,卡特一族如不是我們出手,你以為你會坐在如今的族長之位?坐在這裡的應該是你的那個妹妹,不是么?」

女族長臉上的表情僵住,坐在那裡的身體也同樣如此,手指死死扣住座椅兩側,恨不得指甲將這些昂貴的真皮全部扯爛!憐沉思,一直以來的幫助,杜拉。卡特到底是什麼時候和黑暗教廷有所聯繫?黑暗教廷到底幫她做過什麼,卡特一族……她真的對爺爺動過手腳嗎!憐忍不住看向女族長,在這一刻,面前這個她曾經摯愛過、信任過的親人,變的完全陌生,甚至面目全非!

「我是你們的成員,你們不能這麼對我……」女族長有些恍惚,猛然將胸前的衣服拉開,鎖骨那裡一個圖案明晃晃的刺痛了憐的雙眼!那是屬於黑暗教廷的刻印!

索格瞧了瞧那印記,「這些年,我們只向你索取元鬼作為報酬,為你做了很多事也剷除了不少人,我們仁至義盡,卡特族長,你不能要求再多了。」

「可是現在卡特一族正面臨關鍵時刻,這個時候如此對我,那麼……」

「卡特族長,我說過我們已經仁至義盡,若是你連元鬼都拿不出來,我們為什麼還要繼續幫你?加入黑暗教廷的人不少,想要獲得你就必須付出,這是真理。」

索格坐在那裡慢悠悠的開口,女族長或許根本就沒聽進去,她在意的終究只是她能掌控卡特一族到什麼時候,若到頭來這一切終究是一場空,她又該怎麼辦?

「到底要怎麼樣,你們才肯幫我?」女族長的話語微顫,甚至有了乞求之意!憐有些吃驚,她這個心高氣傲的姐姐,這個冷酷無情的姐姐,竟然也有這樣求人的時候?

「幫你也可以,只不過你要將卡特一族拱手相讓。」索格開口,女族長睜大雙眼,「這不可能!」

「不可能?哼哼,卡特族長,若是我們想要還需要通報你么?教廷始終都對你卡特一族不滿,不被我們接手也是被教廷滅殺的命運。」

女族長有些頹然的倒在寬厚的椅子里,她有些無法接受現在的狀況,索格站起,拿起自己的禮帽扣在腦頂,「我會在帝都停留一段時日,若是你考慮好了,就去老地方找我。」

索格轉身離開,忽然再度回頭,「金髮小姐,若是你想的話,我們這裡可是隨時歡迎你。」索格咧開嘴角,帶著詭異的笑容離開,女族長自剛才的慌亂中蘇醒,「或許這意外的變故都是他們安排的!」

「族長大人,以如今卡特一族的勢力,黑暗教廷也不可能會拿你怎麼樣。」

女族長搖頭,「不,你不了解。我太過依賴他們,現如今卡特一族的大部分產業還有金錢,已經都不在我的掌控之下,女族長……若是他們想,任何人都可以頂替我的位置!」

憐沒有任何錶情,但心中卻冰冷一片!她原以為卡特一族會在杜拉。卡特的手中繼續繁榮下去,卻沒想到她蠢到同黑暗教廷勾結,現如今卡特一族在她的手裡變成如此不堪的樣子!在教廷之中佔有一席之地的卡特一族,現如今恐怕也只剩下空殼子了!

「我要找到元鬼!我一定要找到!」女族長猛然站起身,「卡特一族絕對不能交給他們,不能!」

看著女族長如此堅定的神情憐淡淡開口道,「交易的東西已經消失不見,況且過去了這麼多日子,族長不妨想想其他辦法,或許有緩和的餘地。」

「……緩和的餘地」女族長陡然抬眼,盯著憐,「他們似乎很欣賞你,若是你願意加入,我可以給你任何想要的東西!」

憐挑眉,杜拉。卡特,你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族長,我無意加入黑暗教廷,不過我可以同他們接觸一下,問問看有沒有和緩的辦法。」憐的話讓女族長有些失望,不過她也沒這個權利硬逼著她做什麼,她如果能替她說話也是件好事。她加入到黑暗教廷以來,沒有同黑暗教廷的多少人有聯繫,接觸最頻繁的便是這位索格,黑暗教廷的人形勢詭譎,能力通天,她想要的如今都已經自黑暗教廷的幫助下得到,也是因為這點,她太過依賴導致了如今局面,眼看著家業要拱手他人。

「好,你去吧。」女族長說出一個地址,囑咐憐盡量在白天探訪,憐呵呵一笑,女族長是怕她這最後一根稻草覆滅,就真的只有等死的命運了。

嘈雜髒亂的一個角落,沒有掛牌營業的小酒館周圍坐著很多流浪漢,當憐出現在這裡的時候顯得有些突兀,這不是一個穿戴整潔面容姣好的姑娘該來的地方,入目的皆是空酒瓶,還有食物殘渣。流浪漢們身上的衣服不整,甚至可以說衣不蔽體。

流浪漢們帶有敵意的看著憐,憐面無表情的推門而入,酒館雖然破舊位於這樣的區域,但裡面卻很乾凈,正在酣睡的老闆一個激靈,「你、你怎麼進來的!」

「門開著,我找人。」憐走到櫃檯前,老闆抹了把嘴邊的口水,「找人?你來這裡找什麼人?」

「就找這裡唯一住著的人。」憐黑眸帶笑,老闆卻猛然咽下口水,這金髮姑娘……有些可怕啊。

「他就在房間里,你可以上去了。」老闆往後退了一大步,憐笑呵呵點點頭,轉身往二樓走去,老闆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看到憐的身影消失在二樓之後,立刻拎起一串鑰匙,將大門反鎖打開後門就沖了出去,他有預感,這裡一定會發生什麼,一定!

老舊的木質樓梯踩上去吱呀作響,不停的有灰塵自樓梯的縫隙抖落,外面的天還是大亮,然小酒館之內卻儼然成了黑夜。憐走到二樓,只有一個房間,憐想了想剛要敲門聽到了索格的聲音,「進來吧,金髮小姐。」

推門而入,簡單的傢具擺設,索格坐在一旁的搖椅上,雙眼略微有些慵懶的敲了過來,憐將門關上,「索格先生,怎麼知道是我?」

「狼人的嗅覺異常靈敏,在你進入酒館的時候,我就已經聞到了你的氣味。」索格呵呵一笑,「這氣味很是甘甜。」

憐淡笑,沒有客氣的坐了下來,「我是代女族長前來。」

「哼,叫誰來都沒有用,我們和她之間僅是交易,是她自作聰明的認為加入黑暗教廷,便可以無償得到什麼,這天地下可沒有白吃的午餐!」

憐沒有開口,索格笑看著憐,「不過對你么,我們倒是可以破格。」

憐淺笑,「來這裡也並非只為了女族長的事,索格先生提到的那位和我相似的少祭司,我很感興趣呢。」

提到少祭司,索格的眼裡有著莫名興奮,彷彿那是他值得炫耀的寶貝!「啊啊,那個少祭司的確很有意思。」

「黑暗教廷一向同教廷水火不容,索格先生為什麼會放過一個少祭司?」

索格坐在搖椅里突然大笑起來,身體前後亂晃著,「說起來還真是一個不錯的回憶……」索格說的有些忘我,雙眼瘋狂的看著某個方向,似乎陷入了過去的回憶之中。每說一句,憐心中的怒火就高漲一分,手掌緩緩握緊,心中的憤怒每高一分,凜冽的殺意就多一分!

暖寵之國民妖精懷裏來 「那個少祭司我給了份不錯的禮物,可以找到我們的禮物,哈哈哈,不錯吧。」索克說的雙眼有些泛紅,蒼白的肌膚下血管根根暴起!

「是很不錯。」憐黑眸垂下,薔薇的罪責,薔薇的負擔,薔薇不得已被教廷利用,原來這一切的原因都出自你身上!憐站起身,索克似乎仍舊沉浸在自己的回憶之中,沒有看到金髮少女已經準備好死亡的盛宴!

「你不想知道我是誰么?」憐呵呵一笑,索克一愣,下一秒,巨大的黑色陰影自頭頂落下,憑著本能反應索克迅速自搖椅起身,然他再快也沒有憐的殺意快!

「噗嗤!」黑色巨劍深深的沒入肩膀之上,若不是索克閃躲,此刻劈開的會是他的腦殼!

鮮血湧出,索克站在一旁,一雙眼中綠光幽幽,「你是誰?」

憐輕輕的將黑色巨劍上的鮮血抹去,黑眸滿是沸騰殺意!「我是她的姐姐!」

姐姐?索克瞬間明白了什麼,「你是教廷的人?」

「我並不歸屬教廷,但對你,索克先生,卻是不得不殺的意念!」憐將黑耀握緊,巨劍的劍身嗡鳴,索克的瞳孔狠狠一縮,那是……「矮人製造的武器?」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