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即使是在吞併了火樹王朝,建立傀儡政權,又擊敗了時輪轉劫的僕從軍隊,完全實現了對整層地獄徹底的軍事佔領,但大部分地區實際依舊無法有效控制,而相當多不肯屈從於外來人類殖民者統治的地獄土著就遊蕩在這些統治空白區域,堅持對殖民者的軍事鬥爭,他們的鬥爭又得到了地獄土著的廣泛同情,公司的保安部隊很難將其徹底剿滅,除了主要公路沿線和主要城市外,絕大部分地區的治安情況爭劇惡化,公司運輸物資的車隊屢屢遭襲,火英建立的傀儡政權相當多的地區都不肯承認,雖然火英有着火樹王朝公主的身份,但她引人類殖民者進入的行爲使得大多數火樹王朝國民都切齒痛恨,火英政權對各地的控制力薄弱到了極點,派出的官員被暗殺,收稅的隊伍被襲擊,一時焦頭爛額,甚至已經有了統治動搖的危機。

本來按着雍博文的計劃,對於地獄的侵略殖民應該是一個長期的過程,穩步而行,慢慢侵蝕,可是計劃沒有變化快,他走失的半年時間裏,艾莉芸以蛇吞象之勢,在軍事上掃平了整層地獄的統治,完成了軍事上的侵略。

雖然有些噎人,但吃到嘴裏的肉怎麼也不可能吐出去。

面對地獄局勢有重新糜爛的趨勢,公司雖然也有應對計劃,卻苦於人力物力的嚴重不足,而無法有效實行,而且諸挑動土著部族矛盾鬥爭、經濟控制分化這些手段,所需時間比較長,需要的環境也得相對安定,萬一局勢徹底糜爛,那麼這些計劃也自然就付之東流了。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雍博文再三考慮之後,向董事會和管理層提出了引入其他力量以制衡地獄土著反抗的建議,稱之爲門戶開放,利益均沾。各方有實力的組織團體均可以向殖民公司方面提出申請,進入地獄參與開放,根據其實力,可以劃定任意一片未開發地區進行開發,其間開發所得只需向公司提交百分之十的提成即可,各類產品在平等市價下公司有優先購買權。

當然這種劃地開發的行爲,只有少數大門派大公司纔有進行的實力,也只有這樣的大實力才能保證其在開發地區的安全與利益,很多中小門派公司並沒有獨立開發的力量,他們可以選擇聯合開發,或者在公司指定開發地點進行專項開發,安全方面可以僱傭公司族下的地獄火傭兵部隊提供保護,當然需要交的費用和提成相對也就多一些。

這個計劃,原本就是雍博文此次總會之行預計要提出的,至於把這個計劃與租借辦法捆綁銷售,卻是雍博文的臨時起意。

租借辦法是他在決定打擊異種聯盟之後纔想出來的,從提出到完善,不過一天多的時間,全靠公司的幕僚班子加班加點的研究推敲才能夠及時拿出。

本來這個辦法只是針對術法武器交易這一項提出的,但雍博文考慮到國內與東歐法師協會有交易往來的公司集團不在少數,如果都能夠加入這個辦法的話,將能極大增強對東歐法師協會的支持,也能夠進一步加深公司與國內各方勢力的聯繫。

而僅僅幾天工夫,事實就已經證明了這個辦法的有效性,很多南方大派名下的公司已經先後表態願意加入租借辦法,並提出了參與地獄殖民開發的意向。

雍博文做爲決策者,拍板決定之後,具體事務自然有下屬去處理,不需要他事無俱細的過問。

шшш⊕ тTk án⊕ ¢O

事實上,雍博文也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與精力去過問。

他前腳回到春城,在總會的消息一經傳開,北方各大門派團體就已經坐不住了。在他們看來,雍博文是北方法師,有這麼重大的動作和消息怎麼也得先在北方通知,讓北方各派先得着實惠,吃飽喝得了,要是有殘湯剩飯什麼的,再便宜那些南方佬一點也就是了,怎麼能事先在這邊一點風聲也不透露,就直接跑到總會去宣佈了,那不是讓咱們這些北方法師跟那些南方佬處在同一競爭位置上了嗎?這還了得,你雍博文的屁股到底是坐在哪一邊的?

各大門派團體紛紛派出代表趕赴春城,要求雍博文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北方各派之間本身就是矛盾重重,之前全憑魚承世靠着一己之力捏合到一塊,又有南方派系的打壓,這才能同仇敵愷的對付南方派系,但魚承世一死,之前又在全國大會上大獲全勝,已經漸漸逼平南方派系,北方各派之間的矛盾失去了壓制,便重又爆發出來,在魚承世死後之段時間裏一直內鬥不休,顯有能達成一致意見的時候,不過現在他們終於在一個件事情達成了統一,那就是地獄殖民地是屬於北方法師全體的,雍博文絕不能按着自己的意願去胡搞亂搞!現在雍博文做了這麼出格的事情,棄北方法師的利益於不顧,反而去拍南方佬的馬屁,讓出這麼大的利益討好南方佬,那就絕不可以允許他再掌控地獄殖民地了。雍博文只能有兩個選擇,要麼收回在總會做出的決定,優先讓北方法師參與地獄開發,要麼就放棄地獄殖民地的掌控權,交給由北方法師組成的聯席會議來代管! 對於這些北方派系的意見,雍博文完全嗤之以鼻,那些扛着這掌‘門’代表那家族特使旗子的傢伙,一個也沒見,直接讓言青若代爲打發了。

對於這些北方‘門’派代表,雍博文只有一個回覆,想要參與地獄開發,唯一的辦法就是通過正式途徑申請,公平競爭,而且之前還必須要加入對東歐法師協會的租借辦法。

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歧視了!

對南方‘門’派,雍博文都沒有直接提出必須要先加入租借辦法才能參與地獄開發,怎麼到了北方這邊就還得必須先加入租借辦法才讓參與地獄開發?

好吧,雖說那些已經提‘交’申請的南方派系無一例外的都是很識趣的先加入租借辦法才提出的申請,但直不直接說明,那可不是一回事兒!

你雍博文的屁股倒底坐到哪一邊了?還倒底是不是北方法師?把一力提拔扶持他的魚承世這個北方法師的代表人物置於何地?魚承世主席當初真是瞎了眼啊,怎麼就提拔了這麼個白眼狼,這人死了還沒有半年,下葬纔沒多久,這小子就已經‘露’出歪屁股來了!

北方各大‘門’派開始緊急串聯,想要聯合施壓,給雍博文點顏‘色’看看。雍博文在公司經營方面,很秉承了魚承世的理念,將許多下游加工業務分散出去,以打造大的利益團體。但現在,負責這些下游加工項目的法師派系卻想要聯合起來反將雍博文一軍,停止供貨,斷掉他的經營鏈!

但各北方派系很快就發現他們大大失算了。

對於雍博文所領導的集團而言,他們這些下游加項目雖然重要,但實行項目的‘門’派卻不是不可替代的,當他們一作出停止供貨的決定,集團便立即啓動了備用方案,一方面緊急向中原、南方、西北、西南等地的擁有相同產業的‘門’派團體採購替代產品,一方面在地獄殖民地大規模建立新的生產廠,開始準備自己生產相應產品!

北方諸‘門’派中,先是那些與雍博文集團有供貨關係的‘門’派組織慌了手腳,雍博文集團雖然眼下困難了一些,但咬咬牙怎麼也就撐過去了,而一旦他們實現了既有各項目的自主生產,那這些下游供貨‘門’派團體的末日也就到了。這些年全是靠着這供貨生產才能過得相當滋潤,與魚承世、雍博語言領導的公司集團的‘交’易順利,讓他們產生了一種自己是不可或缺的錯覺,而雍博文卻用響亮的耳光告訴他們,地球離了誰都會轉,更何況他們能夠拿到供貨資格,不是因爲他們不可替代,而是因爲魚承世要通過這種利益分享來團結‘門’方諸‘門’派,以共同對抗南方‘門’派。

有供貨關係的各‘門’派,實際上已經佔據北方‘門’派主流的百分之八十以上了,最先向雍博文屈服了,爲了能夠保留住原本的供貨資格,他們毫不猶豫地改變立場,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不說,簡直就是直接跪‘舔’了,一面在公開場合紛紛稱讚雍博文決定英明果決,一面在‘私’下里各顯神通向雍大天師表示懺悔苦苦哀求。

雍博文最終還是保留了大部分‘門’派的供貨資格,但最開始參與串聯的十家主要供貨‘門’派卻還是被雍博文永久取消了資格,而且正式通知他們,在未來一百年內,他們別想參與雍博文所主導集團的任何一項開發項目!

如此嚴厲的制裁僅僅是一個開端,當雍博文表明態度之後,各大中小‘門’派團體紛紛對這十家‘門’派避如蛇蠍,連正常的生意往來人情‘交’際都不敢進行,生怕跟他們走得太近,不小心惹得雍大天師不痛快,那可真就嗚呼哀哉了。

自此這十家原本在北方相當有影響的‘門’派開始逐漸邊緣化。

對雍博文施壓的這麼個臨時聯盟,就這麼輕而易舉的被瓦解了,形勢比人強,在可以預見的未來,北方大約是沒有什麼人物有力量能夠壓制得住雍博文了,那麼認清形勢,就是極爲必要的,這也是什麼任何一個‘門’派想要長久生活下的必要基礎。

北方各‘門’派收拾起了各自小心思,老老實實的宣佈加入租借辦法,向殖民公司提出投資開發申請,反正地獄廣大,目前爲止還不存在太‘激’烈的競爭,只要申請了一般就能夠通過。

當然,還是有些‘門’派覺得那個單獨針對北方‘門’派的要求實在是有些礙眼,小心翼翼地向雍博文提出是不是可以取消這個要求,反正大家也都會自動自覺的先加入租借辦法再提出申請,誰也不是那麼沒有眼力勁不是?這麼單掛着這個要求,也白白讓南方那些派系看笑話不是?

雍博文這一回沒有強硬回絕,而發表了一封公開信,向‘門’派遞送的同時,也在協會、公司的網站上掛了出來。

公開信的內容只有一個,那就是說明爲什麼非要對北方‘門’派提出這個要求。

原因很簡單,因爲租借辦法的主要目的就是要爲魚承世復仇,而北方諸派都受過魚承世的好處,也都承認魚承世的帶頭人身份,那麼現在要爲魚承世復仇,北方‘門’派就必須表明態度!南方‘門’派沒有強制‘性’要求,那是因爲他們不是自己人,而正因爲雍大天師還把北方‘門’派當成是自己人,纔會提出這個強制要求!他也正是要藉此看看,北方諸派到底還記不記得魚承世給他們的好!

此信一出,那些當出頭鳥,在此事上強烈表示過反對的‘門’派登時大爲懊悔,這樣一來,只怕是被雍博文給記住,以後少不得要被穿小鞋揪小辮了。

這一點是沒有錯的,雍博文很仔細地讓人記下了此次北方‘騷’動中諸‘門’派的表現,算是記了個小黑賬,日後少不要按着黑帳秋後算賬。

只是眼下雍博文尚且騰不出時間來算這些小賬,只能暫時放手,讓這些上了本的‘門’派有個喘息的時機。

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處置完了北方各‘門’派的‘騷’動後,雍博文覺得時機已經成熟,便即廣發邀請函,邀請國內各‘門’派團體、協會主要領導,共同來‘春’城參加由其發起的一個主題論壇,並觀禮妖域通道開‘門’大典! 妖界通道自打虎王希拉里斯傳回相關消息後,便一直在艾莉芸的親自督促下以最快的速度進行建設。

由於採取了之前雍博文重建地獄門戶的數據模擬以及模塊化建設方式,所用時間照原本的建設方法大縮短。

魚承世自日本搶來地獄門戶座標後,用了半年時間才完成了初步建設,但艾莉芸從在地獄殖民地選址興建妖界門戶,到完全建成,並且預先進行了測試性開啓,總共只花了不到兩個月的時間。

不僅如此,爲了避免出現地獄開門儀式上出現的那場烏龍,艾莉芸對妖界一邊的門戶一側進行了一次乾淨徹底的清洗,將方圓近百里範圍內的所有妖族村落盡數掃蕩,除了少數頑抗分子被當場擊斃後,大部分妖精面對氣勢洶洶的由惡鬼傀儡和地獄魔王爲主力組成的殖民軍極爲識時務的選擇了投降。

本來按照率領殖民先遣部隊司令李瑞流的想法,爲了保證妖界門戶的安全,應該仿效地獄這邊的先例,以妖界門戶爲中心,建立防衛性城市防禦體系,爲此他甚至申請了工程部隊和大批材料,而在沒有了解到雍博文的意圖之前,艾莉芸大筆一揮便直接批准了這項請求,幸好言青若及時提醒自家老闆娘,問了一下雍博文有沒有其他打算,才知道雍博文打算搞一個開門儀式。

本來按照原訂計劃,對妖界的殖民開拓是準備暗地裏進行的,僅限少數有實力參與此項計劃的方面知道,不過雍博文臨時改變了主意,決定大張旗鼓的宣傳一下,藉此來促成另一個目的的實現,也就是他在邀請中提到的那個主題論壇。

論壇報討論主旨爲,發展新形勢下的南北門派關係。

雍博文的行事已經漸漸顯露出極強的戰略前瞻性。

當魚承世不幸遇害的時候,很多人都在猜測雍博文沒了這顆好乘涼的大樹該如何收場,在當時衆人看來,這個被魚承世捧起來的傀儡能夠保住自己那個紫徽頭銜就不錯了,至於像地獄殖民公司這種生金蛋的母雞,怎麼也不可能再讓他掌管。

但事實卻是,雍博文直接以雷霆掃穴之勢,橫掃春城術法界,將一干跳得歡實的春城術法界大佬直接打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不僅保住了自家的地獄殖民公司,而且還是幫助魚純冰拿下了術法物品公司的控制權,最終在吉省術法界新霸主的身份完成了魚承世後時代的亮相。

當雍博文獨霸吉省術法界的時候,所有人都在猜測他若是想繼承魚承世北方術法界龍頭的身分,該如何收攏北方各門派,以當前北方內部矛盾重重的現實,雍博文又沒有魚承世的威望,想要收拾北方人心,只怕要花上好大一翻工夫,沒有個三五年大約是不可能見到效果的。

可事實上,雍博文卻壓根沒理會北方各門派,直接前往總會,與以蘇渙章爲代表的一衆總會勢力達成協議後,拋出巨大利益吸引南方、中原各大門派參與地獄殖民計劃,直接以外部力量對北方各門派施以巨大壓力,憑藉着旗下兩大公司的強大經濟力量,輕而易舉地瓦解了北方門派的反抗。

現在,當所有人都在猜測雍博文下一步應該是藉此勢頭整合北方力量,坐上北方術法界龍頭寶座的時候,雍博文卻再一次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搞起了這麼一個論壇!

發展新形勢下南北門派關係!

好大一個題目,好大一個野心!

現在別說中國的法師,就是外國法師也很清楚,中華法師協會內部最大的問題就是南北矛盾,南北方實力門派之間的種種鬥爭牽扯了他們大部分的精力,使得他們在相當長的時間裏只能把大部分注意力投在內部鬥爭,而無暇外顧。

這麼多年來,如蘇渙章、魚承世這樣的梟雄之輩,也對南北矛盾無法可解,甚至他們本身的某些行爲就在加深推動這種矛盾的不斷深化。

而現在,被所有人都認爲新晉冒頭立足穩不穩還不知道的雍博文居然就把文章做到了這上面!

這份野心簡直是太大了!

大到了即使是有雍博文之前一系列動作所奠定的印象,也讓人禁不住要懷疑雍博文是不是最近太順以至於過於膨脹了!

他以爲他是誰?全國總會主席嗎?

就算現在的總會主席蘇渙章也不敢輕易做這麼一個大題目!

南北矛盾雖然是百年大戰未競鬥爭的延續,但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演化,早已經變得更加現實,其間涉及到了種種權勢爭奪,已經早就不是什麼歷史矛盾了!

你雍博文何德何能,居然認爲自己可以解決這個幾乎是無解的難題?

真是個天大的笑話!

太過一帆風順,至於於連自己幾斤幾兩都不知道了!

如果是雍博文單獨召開這麼一個論壇,大約很多人都不會參加的,北方諸門怨氣未消,雖然被壓制得不敢有怨言,但在這種事情上小小的反抗一下,想來雍博文也不可能因此而大動干戈遷怒所有不參加的門派,而從南方門派屁股人所坐的位置而言,自是也不可能與正虎視眈眈想要奪取他們權力的北方門派合解,那來參加這麼個論壇不就成了笑話?不要以爲加入了你的租借辦法,又要到你的地獄殖民地去投資,就可以隨你掌控了,我們投資地獄對你也是有好處的,大家要真都不去了,看你怎麼辦?別說發展地獄了,只怕勉強被借勢壓下去的北方門派就要在第一時間跳起來反對了。

可是,現在的問題是,雍博文除了搞這麼個論壇,還要搞妖域門戶開啓典禮,二合一的一個活動!

妖域門戶啊!

遼寧法師協會的因爲抓捕越境妖魔而得到了一個妖界通道座標的事情,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時隔已經快一年了,遼寧法師協會內部還在爭吵不休,別說建設門戶了,連對座標進行一下驗證都沒有做!相比魚承世、雍博文的地獄殖民行動,簡直就成了一場笑話!

可現在,雍博文怎麼就不聲不響地又搞出了一個妖域門戶!

一個地獄殖民就把雍博文和春城主要地方勢力吃得腦滿腸肥消化不良了,他再搞出一個妖域門戶來,也不怕撐死嗎? 在接到這個消息之後,很多人就想起來了。

當初虎妖越境的時候,雍博文也是事件的參與者,不僅是普通的參與,而是全程都有份,甚至最後虎妖死亡也是他處理的屍體,化妖的貓狗統統都便宜了他!

當時還有人在羨慕他的好運氣,捉了那麼多初步化妖的貓狗想來能大賺一筆。

可是現在看來,當時雍博文得到的好處遠不止這些,他也同樣得到了通往妖界通道的座標,而且還是神不知鬼不覺,連遼寧法師協會諸人都不知道。遼寧法師協會要是早知道雍博文拿到了妖界通道座標的話,再怎麼無能,也不可能磨蹭到了現在連個通道都沒有打開過了。

雍博文這小子果然是個心機深沉手狠心黑的角色啊!拿到了妖界通道座標居然能那麼沉得住氣,直到完成了門戶建設才公開!

不行,這妖域門戶開啓的典禮是非去不可,就算不能像當初地獄殖民那樣在開始的分一杯最肥的羹,至少也得看看他這個妖哉門戶是怎麼個情況,是如地獄門戶般兩邊都由他完全掌握,也可以進行殖民開拓,還是像俄羅斯法師協會那般只不過是有個貿易通道。

如果是後者,還能接受,要真是前者的話,那簡直是太沒天理了,就爲了那殖民的巨大利益,說不得也得先對雍大天師跪舔一番爭取能分上一杯羹,至於以後怎麼想法辦把這門戶巧取豪奪過來,那就是以後的事情了,至少這種打算在雍博文目前強勢狀態沒有改變的情況下,是不太可能付諸實現的。

雍博文的捆綁銷售再次獲得了成功。

臨近典禮日期,全國各地的法師代表陸續抵達。

雖然春城法師協會因爲地獄開門事件,也算是有些舉辦大規模典禮會議的經驗,但還是被這次巨大的人流量給嚇了一跳。

來的法師,不分南北西東,不分門派大小,全國各地,哪怕是以前因爲種種矛盾人腦子都快打成狗腦子的世敵,統統都來了,而且來的,都是能夠代表本地、本門派、本團體的重量級人物,在一般情況下完全可以對關係自己所代表勢力未來前途的決定拍板,這個主要是爲了可能到來的妖界殖民進軍做的準備,要是來的人份量低了,有些事情拿不準主意,現請示再耽誤大事,那就大大不妙了。

關閉

關閉

到了最後幾日,春城簡直就是人滿爲患了。

不僅協會的幾家酒店全都住滿了,而且稍有些檔次的酒店也全都被包了下來,以備待客之用。

此次典禮來的人員之多之齊全,簡直可以與半年前的全國代表/大會相提並論了,甚至尤有過之,至少在全國代表/大會的時候,很多門派的重量級人物都沒有出席,但這次全都來了。

在諸多來賓裏,要說份量最重的,自然要屬總理事長包正國了。

從協會職位上來看,包正國是總理事長,中華法師協會的巨頭之一;從出身門派上來看,包正國也是全國數得着的名門大派掌門;從財富實力上來看,星點通訊那也是國際聞名的通訊霸主。

包正國還記得雍博文的那個私下邀請呢。

雖然雍博文之後再沒有單獨提起過,不過這次的邀請函卻是準時給他送到了。

包正國立刻敏銳的意識到雍博文當時所說的很有可能就是妖界殖民的事情。

如此巨大的利益當前,包正國哪裏還坐得住,什麼總理事長的矜持之類的東西,早就被他拋到九霄雲外去了,至於雍博文是明目張膽地借這個由頭拉他的大旗當虎皮,給那個什麼論壇充門面,這種小事情完全沒必要計較。

到了典禮這一日,各方來賓早早的就都用罷早飯,乘上來接人的大巴,直接奔城,先由地獄門戶進入地獄殖民地,再由開拓城轉乘巨大的由地獄浮空島爲基礎制的浮空艦前往妖界門戶所在地。

巨大的武裝到牙齒的浮空戰艦着實是嚇了各路來賓一跳,不由得對雍博文實力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都是暗暗猜測,在未來的數十年中,術法界中到底還有誰能夠壓制得住雍博文。出現一個新的霸主般的人物不是不能接受,但可怕的是這個鐵定會成爲新霸主的傢伙是如此年輕,還有極爲漫長的人生,少說七八十年,多說那就往百年往上去了,而在這樣一個漫長的歲月了,在場的大多數人都將生活在這個人的巨大陰影下,只要想一想就會覺得壓力山大啊。

乘着浮空艦抵達妖界門戶所在地的時候,最先看到的卻是一座已經初規模的巨大城市,雖然與已經龐大無比的開拓城無法相提並論,但也絕非當初魚承世建設地獄之門時,用來打掩護的那個小小莊園所能相比擬的。

來賓們很快就得知,這座城市純粹是爲了服務於妖界門戶而建立起來的!

這個是李瑞流的計劃,既然爲了不影響開門典禮的原始美觀性,暫時不讓在妖界那邊建城防禦,那就先在地獄這邊把城市建起來,不管是是用於保護防禦,還是以後支援妖界殖民,都是用處大大的。

城中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執勤的全是持有重型武器的惡鬼傀儡和地獄魔王部隊,殺氣騰騰,守備森嚴。

早在數日前,負責典禮具體工作的言青若便調動地獄火公司的部隊,對妖界門戶所在新城的周邊進行了拉網式反覆排查,以防有地獄土著的抵抗分子藉機生事,現在佈置下如此嚴密的保安,目的只有一個,保障雍大天師計劃的順利實施,絕不容有半點失誤。

要是在之前突然看到這麼大數量的傀儡和魔王部隊,來賓們少不得要驚訝一分,但一來他們早就知道了雍博文有這樣一支隊伍用於地獄殖民,二來被那浮空戰艦給驚到麻木了,相比那威懾性巨大的浮空戰艦,這些戰鬥部隊的震撼性還是稍差一些的。

本來,在場來賓們以來在見識過浮空戰艦後,再也不會有什麼東西能夠更加震撼他們了,但事實上卻是當他們見到妖界門戶的時候,卻再一次被極度震驚了。 那門竟是極大的,遠超出了一般概念意義上的門戶。

在場的法師都是見過世面的,再不濟進地獄殖民地的時候,也得從地獄門戶經過,那門已經是極大的了,能通過一輛後八輪的重卡,可是和眼前這妖界大門比起來,卻簡直就好像玩具房的小門一般。

那妖界門戶聳立在城市中央,大約是採用了屏蔽之類的法陣,離遠是瞧不見的,只有進入其所在廣場才能夠看到這可以用雄偉來形容的巨大門戶。

那門目測保守估計,高度應在五百米左右,而寬度則在四百米左右,往那裏一立,高聳入雲,只門基就佔了半個廣場,抑或是這廣場不過是圍繞着已經建好的門戶鋪出來的罷了。

門自然是用來通過的,每一個門戶的大小都是根據其所需要通過的物件來預先設計的,當初真言宗建立的門戶因爲只需要通過惡鬼監工和運輸魔英花種,就遠比魚承世所建的需要通過重卡往回運送大批物資商品的地獄門戶要小很多,可是如今雍博文卻建了這麼大一個門戶,光是維持門戶開啓所需用的法力消耗就是一個相當驚人的數量,這麼大一個門戶,他想運什麼過去?

有那心思活泛的賓客下意識瞄了一眼乘坐而來的浮空戰艦,怎麼看怎麼覺得好像是爲這大傢伙量身訂做的。

不管雍博文是不真想把這浮空戰艦開到妖界去,僅憑這門戶的塊頭,所有來賓就可以基本確定一件之前最關心的事情——這妖界門戶也如地獄門戶一般,控制在雍博文手中,通過此門戶,雍博文將繼續在妖界進行他的殖民大業,而無論誰能夠搭上這班順風車,都必將賺到盆滿鉢滿,吃到腦滿腸肥。

典禮現場就設在妖界門戶正前方的廣場上,正中央搭了臨時的臺子算是主席臺,擺了一行桌椅,對着主席臺的下方,則擺滿了簡易摺疊椅,至少這用具佈置簡陋得可以說是相當失禮了,要知道在場的客人但凡拿出來一個,都是名動一方的豪強之流,沒有這等級別,也不可能接到雍博文的邀請函。但是在看到那妖界門戶之後,來的賓客都覺得能夠得到邀請就已經是很幸運的事情了,哪裏還顧得上計較會場設施這些無足輕重的小問題。

主席臺上方拉着大紅的條幅:發展新形勢下中華術法界南北方門派關係論壇暨妖界門戶開啓典禮現場會。

賓客一批批的隨着浮空戰艦抵達會場會,便即由司儀引領入座,司儀都是公司的女職員充當的,其中倒有一半是廣陽派的女弟子,個個英姿颯爽,很是給公司撐臉面。

待賓客基本到齊,時間也就差不多了,這纔看到做爲東道主的雍博文陪着一衆法師走進會場,登上主席臺,仔細一瞧,打頭的是包正國總理事長,後面跟着的不是總會的大佬,就是各省級法師協會的會長、理事長,個個都是名震一方的大人物,到得這叫一個齊刷啊,光是這數量級就足夠碾壓之前的全國大會了,而且這些位大人物也都一拋以往的嚴肅態度,個個神情輕鬆,相互之間交頭接耳的小聲談論着不知什麼內容,但可以看到的是人人都是臉上帶笑,哪怕是平日矛盾比較大的幾位會長,這會兒也拋棄前嫌,就算是依舊看着對方不順眼,但頂了不起不答理對方也就是了,絕沒有公開較勁,或是甩袖子走人的。

雖然沒有確切來源,但已經有小道消息傳出,這些位大人物在會前已經連續開了幾輪閉門會議,討論的是什麼內容不得而知,但能讓這些東南西北的大佬——即使是他們多數人並沒有魚承世那般一言九鼎的威勢,但能成爲一省法師協會會長,並且在這個位置上坐住,本身就得有足以壓服或協調諸多本地門派的實力才行——坐到一處,放棄之前的種種矛盾,這本身就已經是一件極爲了不起的事情了。要知道在全國大會期間,有很多地方協會的會長因爲相互之間的矛盾,絕不同時出席任何會議,絕不住在同一個酒店,絕不在任何一個議題上做相同表態!

待所有人都落座,會議便正式開始了。

主持會議的是劉意,這位半年多前還是高級會員中最底層級別的風水大師,原想着這輩子也就這樣了,最多也就是抱着雍博文這顯而易見的大腿撈些好處,卻作夢也想不到居然能一躍成爲春城法師協會的執行理事,並且在已經可以稱之爲帝國的巨大集團中充當一名高級管理者,往外一走,便是會長、理事長之流也得跟他客客氣氣的,這簡直已經離奇到讓人不敢相信的地步了。

簡單地整理了一下會場秩序後,劉意宣佈大會正式開幕,首先代表春城法師協會暨博文異域殖民公司全體同仁,感謝各位來賓能夠於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參加這次會議等等,一大通的場面套話,雖然人人都不耐煩聽,但這卻是必須要走的過場,也只能按捺住性子,重頭戲放在後面,自然是誰也不肯先走人的。

緊接着,包正國做爲總理事長代表總會——這是不是真是總會的意思是不知道的,但總理事長怎麼也有資格代表總會,說是總會的意思也沒有問題——向雍博文表示祝賀,並祝願大會能夠圓滿成功,其間夾雜關於南北應該和平相處的老話套話,算是點點這次大會的題目,新形勢下的南北門派關係,那自然是要和平不要鬥爭,要和諧不要內亂了。

包正國講完話,又有幾位地方協會會的長,如江南葉靜波、西北林嶺西、川中駱雷這些地方實力派人物,代表來賓簡單講了幾句話,這幾位大人物都是跺跺腳都要引發一場局部地震的角色,平時講話也向來都屬於重要指示那類,下面聽着的人都得拿個小本本老實記下來回去慢慢領悟才行,但今日卻似乎是甘當配角,每個人的講話都極爲簡短,而且中規中矩毫無特色。

待到這幾位代表廣大來賓講完了話,這才輪到會議發起者,東道主雍博文上臺,就此次論壇的主旨發表演講。 “其實,我知道在座各位都不想來參加這個論壇的。是啊,你雍博文算是什麼個東西,纔多大歲數,才冒頭多久,我們這些人加入法師協會的時候,你還撒尿和泥巴玩呢!多少前輩法師,都解決不了的南北矛盾問題,你雍博文何德何能,就敢說解決他,還大模大樣的搞什麼論壇,真是狂得可以了。我估計啊,要是沒有這個妖界開門的事兒跟着,現在下面的諸位和我身後的這些位基本都得走掉,有聽我廢話的工夫,不如回去乾點實事兒,比如找不順眼的法師打一架什麼的!甚至我站在這裏,想必很多人都在想,這傢伙太煩人了,明知道大傢伙是爲什麼來的,還在這裏廢什麼話,趕緊下臺開啓妖界門戶得了,沒瞧這麼多人在這兒等着嗎?”

雍博文的這一番開場白惹得場下一片低低笑聲,多半是被說中了心思而有些發虛的應和性笑聲,就從裏到外都透着股子假模假式的味道。

“但是,有些話,我確實是不吐不快,寧肯被大傢伙笑話不自量力,也一定要找機會說出來,當然這個機地不是沒有,比如等下屆全國大全召開的時候,也是可以說的,可是時間緊迫啊,我們現在身處在一個高速發展的時代,一步趕不上,步步趕不上啊!當我們還在把注意力多數都集中在國內,緊盯着自己身邊的法師,你鬥我,我鬥你,爲了國內這點蠅頭小利和歷史上的一些已經快成陳芝麻爛穀子的破事,鬥個不消停的時候,國外的術法界正在日新月異的發展,正在不斷努力增強力量,不斷地把我們拋在身後,並且差距越來越大!我之前在國外走了一圈,看到了些東西,最近又多讀了些國外術法界近年來的資料,有些是不對外公開的機密文檔,大家也不用問我是怎麼拿來了,我會給大家發下去看一看,現實是如何的觸目驚心!”

充當司儀的女員工捧着大摞的資料,開始逐排發放,來賓們一邊聽着雍博文講話,一邊隨手翻開手頭的資料,越看越是驚疑不定。這資料中的內容,有的是各國術法勢力進行的各種高度機密的研究,有涉及到大規模殺傷性法術的,有涉及到重新打通異界通道的,甚至還有如美利堅法師協會準備開展的在月球建立基地的奧林匹斯計劃。有的內容卻是指向歐陸的地下黑暗,近年來出現了越來越多的異界種族奴隸,絕不僅僅限於大家所熟悉的妖界、地獄之類的地方土著,還有許多甚至連最淵博的法師都說不上來源的生物,僅能從照片上來判斷,絕不是屬於人間物種也就是了,最離譜的是,這其中甚至還有一張怎麼看都好像是個小天使的生物,坐在籠子裏被一羣人圍觀指指點點。

這個道德滑坡的末法時代啊,連天使都敢賣了,也不知教庭是怎麼想的。

很多人看到這張照片的時候,都是下意識的心中感慨,但等往下看到文字介紹資料的時候,卻立刻整個人都思巴達了——那小天使果真是天堂生物不說,更扯的是,他赫然就是教庭拿出來的賣的!

現實果然比小說更荒謬啊,做爲自稱天堂僕人的教庭居然把正派的天堂員工給拿出來當奴隸賣,而且還不止賣了一個,還能有比這更扯蛋的嗎?

還有一些內容卻是指向法師協會外的勢力,涉及到了非洲黑巫、異種聯盟、密宗佛教、伊斯蘭阿訇等等。法師協會雖然力量龐大,但畢竟不是整個世界,很多地方的教派都擁有極嚴重的排他性,既然容納了一派,就不可能再容納另一派,就好像在中華法師協會這邊,加入協會的主流是道家門派,也包括薩滿之類的地方教派,但一直跟道家門派爭鬥不休的佛教門派便沒有一個加入協會的,佛家門派甚至爲了對抗中華法師協會,還牽頭成立了一個佛教同盟之類的組織,很是吸引瞭如泰、緬、印、柬等地的佛家寺院加入,但是這個佛教同盟雖然明意上是所有佛家信徒的組織,但實際上卻是由顯宗發起建立並佔據主導的,於是密宗一流便沒有加入,而是一直以鬆散的形勢獨立於佛教同盟之外,而密宗一流又分成了好幾派,相互之間也是鬥爭不休。又好像中東一帶做爲伊斯蘭法師的老巢,雖然伊斯蘭法師佔據了絕對主流優勢,但是他自己內部又分了不知多少派別,打來鬥去,從不消停,比起中華法師協會的內部鬥爭絕對是有過之而不及,至少中華法師協會內部鬥爭還都限制在規則之內,主要是通過會議和地下交易的形勢進行,而伊斯蘭法師那邊卻是所信教義不合就要大打出手,一打就是你死我活。可即使這樣,也沒有影響到這些伊斯蘭法師的擴張,隨着海量的伊斯蘭移民而擴散到世界各地,甚至在歐陸這種法師協會老根腳的地方,已經隱隱出現了與地方主流法師派系相庭抗禮的局面。而這種衝突表現在中華術法界這邊,便主要體現在西北一帶,做爲西北霸主的霸王門這些來統合西北術法勢力,對抗密宗、伊斯蘭的滲透,鬥爭之激烈已經遠遠超出生活在一片太平之中的內地法師的想像。

這些資料,有的是各國網站上的公開信息,有的是來自於被雍博文抄底的澳大利亞法師協會的內部資料,還有的是來自於魏榮領銜的黑客組織從各國竊取出來的保密信息,若是單獨一條條拿出來,雖然有些驚人,但震撼性或許還不那麼大,可放到一起,這麼一頁頁翻過去,可就是絕對的觸目驚心了。

雍博文在臺上,高舉着自己手中的材料,大呼:“今天,我就要在這裏,憑着一名普通中華法師協會會員的良心,告訴大家,世界從來不和平,現實一直很殘酷,如果我們一直沉浸在由百年大戰的榮光所帶來的和平當中而不思進取的話,那麼我們將被整個世界遠遠拋下!而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落後就是原罪,落後一定會捱打,尤其是我們這麼大的塊頭,無論放在哪裏都是那樣的扎眼,看到你虛弱了,誰都想上來打兩拳刷一下存在感!各位,危機已經迫在眉睫了!時不我待啊!” “但是,從我加入法師協會那天起,所見所聞的,國內術法界的注意力無不集中在內部鬥爭上,少有肯擡頭往國外看一看的,看一看外面殘酷而真實的世界,看一看離我們並不遙遠的危機!”

雍博文將手中那厚厚一疊資料重重摔在演講臺上,發出砰的一聲悶響,震得講臺上的話筒不住搖晃,發出一陣刺耳的吱吱雜音。

“各位,睜開眼睛看一看吧,往外看,往遠看!世界是那麼大,絕不止我們眼前這一方小小的範圍,中華領土或大,但也只是人間的一解,人間雖大,卻也只是萬千世界其的一個!不絕的內鬥帶給我們的只有災難,只能讓我們的力量在內鬥中不斷的削弱,而這力量本可以讓世界更加敬畏我們,而這力量本可以給我們帶來巨大的權利!各位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想必對此都有很清楚的認識,我在這裏重複,對你們其實毫無意義。你們或許還會在心裏說,這傢伙說這些廢話有什麼用,誰還不知道內鬥不好,可問題是誰能解決啊,這麼多年鬥下來,小矛盾變成大矛盾,大矛盾都快成死結了,就算有一方突然說自己願意退讓一下,另一方還得尋思一下能不能相信呢,更何況誰又肯放棄到手的利益?是啊,我就算再自命不凡,也不認爲自己真有那個能力,能讓所有人一下就放棄以往的所有仇恨矛盾,團結到一起,從此相親相愛,成爲一家人,這不現實,也不可能實現!不過,現在,我要給諸位的,是一個全新的選擇!”

雍博文猛得將手揮向身後那巨大的妖界門戶。

“諸位,本層地獄殖民地已經全面開放,等待着你們的參與,等待着你們的到來,在這個新的世界裏,只有你肯努力,就能夠獲得足夠豐厚的回報,如果你覺得一個地獄殖民地還不夠的話,那麼,看看這個,看看我的身後,這就是通往妖界的門戶,一個全新世界正在等待着你們的控索與開發!兩個完全屬於我們的世界,有無數的驚喜在等着你們去發現!中華法師協會所有的註冊法師都扔過來,又需要多少才能把這兩個世界完全佔領徹底開發?一百年夠不夠?那麼,在這一百年裏,光是全力開發新的世界就已經夠忙了,你們還要讓那些已經完全沒有意義的鬥爭來牽扯你們的精力,耽誤你們的努力嗎?各位,何不讓我們暫時擱置從前的種種矛盾與仇恨,先把精力集中放到發展上來,過他個一百年,等掙夠了錢,再來看今天的鬥爭,如果還放不下的話,到時候再鬥又如何?”

雍博文振臂高呼:“今天,我在這裏要呼籲的就是,全新的世界在等待着我們,讓我們暫時擱置矛盾鬥爭,共同開發新世界,把現在的矛盾留給後人去解決,相信他們會有足夠的智慧來解決我們現在無法解決的問題與矛盾!發展,只有不停地發展,只有快速的發展,才能讓我們立於不敗之地,才能讓我們在重重危機中突圍而出,才能讓我們屹立於世界術法組織之間!在這裏,我先做個表態和保證,保證異域開發公司會對所有前來投資參與開發的組織和個人一視同仁,地不南北,人不分老幼,只要有意願參與我們的大殖民大開發,就都可以來,都可以加入進來,成爲我們的一份子!”

雍博文的動作就停頓在了振臂高呼上,緩緩掃視全場後,慢慢放下了手臂,正了正因爲過於激動動作幅度過大而導致有些歪的領帶,這才放低聲調道:“謝謝各位,我的話講完了。”

稍稍安靜之後,會場上爆起了如雷的掌聲,在場來賓紛紛站起,熱烈鼓掌,也不知道是真心認同雍博文這翻話,還是認同雍博文在最後關頭的靜態,抑或是單純在慶祝雍博文總算是講完了,接下來就該進行此次最有意義,也是讓所有人留到最後的最終原因,妖界門開啓階段到了。

主席臺上的衆人也紛紛起身鼓掌。

舒香真——這一回來春城,她是隻身前來,沒有帶陸飛——就站在包正國的身後,探頭低聲笑道:“咱們這位大天師閣下可是野心不小啊!”

“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換舊人啊!我原以爲魚承世就已經是難得一見的天縱之才了,今日才知道這雍博文也不差啊,別的不說,光是這份野心就已經遠遠超過魚承世了。”

包正國微笑點頭,居然是滿臉讚許。包總理事長已經完全被雍博文的糖衣炮彈給擊倒了,就在之前的幾次閉門會議,以及單獨的約見會談上,雍博文已經敲定,將會單獨建立一個妖界殖民的子公司,並且進行小範圍的招標入股,而包正國的星點通訊已經在事先預訂會在公司中佔據至少百分之十左右的股份。可不要小看這個百分之十,要知道以後關於妖界的全部事宜都將由這家新成立的公司負責,也就是說如果日後妖界能如本層地獄殖民地般大開發的話,這家新公司就將承擔起妖界殖民地政府的角色,光是各類費用收取就足以讓每一個投資者都賺翻了。更何況這只是最初的原始股,日後隨着新投資的進入,股權比例還會進一步稀釋,那麼握有這百分之十的原始股,將在公司中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或許可以安排國內的這幾位大天師來個高峯會談。想必其他幾位大天師也一定很願意與雍博文見上一面。”舒香真的目光往下方來賓坐席中掃了掃,“我可是看到那幾位大天師所屬的門派家族也有派人來的,想必是已經有了與雍博文進一步接觸的想法。這件事情必然是要進行的,何不掌握在我們總會手中,總好過他們私下來亂接觸亂結盟亂交換利益來得好吧。”

包正國便下意識回頭看了舒香真一眼,見她的目光仍停留在來賓席中,似乎剛纔說的話只不過是隨口講講一般,一副全沒放在心上的神情,便微微頷首道:“倒是個好主題,只是還需請示蘇主席才行。”

舒香真微微一笑,沒有再說什麼,似乎並不在意剛剛所說的話。反正她只是負責添火扯話頭,剩下的事情順其自然就好了。而且她也看不出以雍博文目前的勢力,還有約見另外幾位中華法師協會的大天師的必要。

妖界門戶一開,雍博文便算是根基穩固,大勢已成,至少在短時間內沒有人可能動搖他的地位,算是真正對得起自己頭上那紫徽大天師的頭銜了。 終於到了所有人都期盼已久的妖界門戶開啓典禮了。

雖然雍博文講的那翻話很有啓發意義,做的表態很有現實意義,如果按照他的設想,真能暫時放到矛盾,就算是矛盾各方不合作,各搞各的,也必然能迎來一個高速發展階段,但是這畢竟還是後話,沒有眼前的事情來得緊。

妖界啊,到目前爲止,已知世界各大組織中,只有俄羅斯法師協會纔有一個門戶,而且幾經血戰,也沒能打下來,通道兩邊各控制一方,誰也捨不得毀掉,勉強維持着一個貿易往來。

而現在,雍博文不僅得到了一個通道,而且還人不知妖不覺地建起了一個如此巨大的門戶,下一步想必就是讓人想想都要熱血沸騰的妖界大殖民動作了,機會就在眼前,就看你能不能把握得往了。

雖然沒有明白的公示,但會前已經有小道消息流傳出來,對於妖界殖民開發,雍博文打算一開始就以大動作大氣魄進行,直接建立五到七個殖民城市,直接控制至少千餘平方公里面積,輻射周邊可能存在的妖國或是部落。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