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南宮博將偽紀元之寶,不獻給魔尊而是獻給了三名聖人巔峰的老祖,顯然就是賄賂,畢竟魔尊長年不理事物,這三個老者雖然也不怎麼管,但是還是對魔族比較關注,所以還是直接送給三人比較好。

「哈哈,好好,難得你這麼有心,這三件偽紀元之寶就暫時寄放在我們這裡,將來誰若是對魔族有功,我們在賞賜!」三名老者眼睛一亮,將三件偽紀元之寶收了起來,回到了魔尊的身後。

「洛天!」如意宗和四聖樓兩宗的人馬臉上帶著強烈的殺意,看向洛天,將所有的仇恨都算在了洛天的身上。

畢竟若不是洛天將他的偽紀元之寶全部借給南宮博,相信今天的結果,一定不會是這樣,那麼也就不會有接下來的事情,也不會讓兩個宗門受到奇恥大辱。

狂暴的殺意,朝著洛天席捲而去,若這裡不是魔族,沒準兩個宗門的人已經動手了。

「草!」感受到兩個宗門四名聖人巔峰那狂暴無比的殺意,洛天幾人頓時感覺到身軀之上壓力倍增,臉色難看的望向兩個宗門。

兩個宗門雖然做的很是隱蔽,但是兩個宗門卻彷彿忘了,一個比三名聖人巔峰老祖更加恐怖的存在,一直關注著洛天這一群人,正是坐在魔尊身旁的貂元山。

龍祖龍傑,他的孫子貂得住,都跟洛天站在一起,貂元山怎麼會不去關注,那可都是他的逆鱗。

在兩個宗門殺意席捲在洛天幾人的身上之時,貂元山便是感受到了那狂暴的殺意,目光看向兩個宗門的方向。

不過貂元山沒有出手,而是將目光看向了魔尊,他知道,魔尊一定也是感覺到了席捲在洛天幾人身上的殺意。

「唉,自己找死,怨不得別人,欠我一個人情!」魔尊臉上帶著笑意,目光依然注視著擂台之上的南宮博。

貂元山眉頭微微一皺,不過隨後便是對著魔尊輕輕的點了點頭,一個半步紀元的人情,換來對洛天,龍傑還有貂得助等人有殺意的宗門,貂元山認為這個人情值。

「唉,你們兩個宗門要倒霉了啊!別說我沒提醒你們啊!」閆修羅沖著兩個宗門開口。

「嗯?」在閆修羅的話音響起之際,人們的目光便是變的疑惑起來,目光看向天空之上的幾位大能。

兩個宗門的人們臉上也是露出一絲疑惑,一時間沒反應過閆修羅的話,不知道這個大能口中指的兩個宗門是哪兩個宗門。

但是下一瞬間,兩個宗門便是猛然間說不出話來,眼中路程強烈的驚恐之意,看向那緩緩站起身來的紫色身影。

「咳咳……」兩個宗門失神間,洛天幾人也是從四名聖人巔峰那狂暴的殺意之下掙脫出來。

「爺爺,你孫子差點被人幹掉了,幫我報仇啊!」貂得助沖著天空中的貂元山大聲呼喊,一副委屈的要死的模樣,讓人們嘴角扯了扯。

「我之前便是說過,若是再有下次,你們宗門也就不用存在了,看來你們是真的不把我貂元山放在眼裡啊!」貂元山聲音寒冷,並沒有離開座位,而是橫空打出兩掌。

「轟……轟……」紫色的手掌,彷彿天威一般,龐大的壓力,頓時在人們的心中升起,所有人都是躬下了身軀,眼中帶著驚恐,看著貂元山那看似輕飄飄拍出的紫色大手。

「是四象樓和如意宗!」人們驚呼出聲,看著那兩隻紫色大手拍落的方向。

「逃!」兩個宗門的人們徹底慌了,臉上露出驚恐之色,面對半步紀元的大能,根本沒有反抗的資本,一行人身形頓時朝著四周飛去。

「回來!」貂元山眼中冷漠,輕聲開口,彷彿一方天地的帝王一般,言出法隨。

話音落下,兩個宗門的人還沒等離開,便是瞬間定在了原地,身軀彷彿不聽使喚一般,眼中露出無盡的驚恐,看著那朝著他們拍下來的紫色大手。

「轟隆隆……」兩隻大手準確的拍在了兩個宗門幾人的身上,整個魔山都是震動了起來。

下一刻,兩個宗門的人們,包括四名聖人巔峰的大能,便是直接湮滅在了貂元山這一掌之下。

「你們繼續!」貂元山緩緩的坐了下去,沖著三名有些發獃的魔族聖人巔峰的老祖開口。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天驕的戰鬥

魔族的魔山之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著高空之上,緩緩坐下的紫色身影,貂元山。

此時人們徹底的了解到了半步紀元境的大能到底有多麼恐怖,抬手便是滅了如意宗和四象樓四名聖人巔峰的大能,還有兩宗的宗主和聖子,如此恐怖的實力,讓人心生恐懼。

人們已經想不出什麼詞語能夠描繪出貂元山到底有多麼恐怖了,而天空之上竟然還是一下就坐了六個。

隨著貂元山的震懾,人們看向洛天幾人的眼神也是發生了變化,有了貂元山這一次的震懾,神魔域的人,徹底對洛天沒了想法。

尤其是魔族的一眾多弟子長老們,看向洛天的目光也是和善了許多,南宮博的族長之位應該是做穩了,人們都知道,南宮博和南宮御清兩人與洛天的關係莫逆,魔族能夠有如此強大的盟友,實在是一庄天大的好事。

「你們繼續!」貂元山平靜開口,彷彿剛才只是碾死了幾隻臭蟲一般,將三名目瞪口呆的聖人巔峰的老祖,喚回神來,目光看向魔尊。

魔尊輕輕的點了點頭,絲毫沒有將剛才的事情放在心上,示意三名老祖繼續。

「挑戰繼續,對南宮博不服的人可以上擂台繼續挑戰了!」一名老祖清了清嗓子,聲音在魔山之上回蕩,將人們的視線拉了回來。

南宮博臉上帶著笑意,在那幾名之前躍躍欲試的長老身上掃視了一遍。

不同於之前,凡是被南宮博掃中的長老,全部都是輕輕的低下了頭,顯然是不敢上去。

現在的形式,南宮博可以說當上這個族長,已經是板上釘釘了,他們根本一點擊會都沒有。

論實力,他們不如南宮博,即使比南宮博要強,但是南宮博現在身上三件偽紀元之寶加身,誰上去都是一個死字,而論人脈,剛才四象樓和如意宗就是最好的例子。

「唉!」南宮博輕嘆了一聲,沒想到這些人這樣就服軟了,他的本意是還要多殺幾個的。

時間緩緩的流逝,一柱香也在人們期待的目光下,徹底燃燒殆盡,三名聖人巔峰的老祖再次出現在了南宮博的身前。

「既然沒人挑戰,那麼南宮博從今以後依然是魔族的族長,誰若不服,我們三個不會放過他!」三名老祖的聲音,威嚴的響起,使得魔族的眾多弟子長老們身軀一震。

「參見族長!」幾千萬的弟子,同時開口,聲音直衝雲霄,目光中帶著恭敬之色,對著南宮博拜了下去。

那幾名長老雖然有些不甘,但是事情已經成了定局,根本就沒有翻盤的可能,現在他們考慮的不是如何奪得南宮博的族長位置,而是考慮難宮博當上族長之後,對他們會是怎麼樣的清洗。

「謝謝大家!」南宮博朗笑開口,說了半天事先準備好的話,表示如何如何忠於魔族,今後魔族的發展方向之後,便是退出了擂台。

「完事了!總算是落幕了!」洛天幾人長長的出了口氣,看著南宮博帶著南宮御清恭敬的站在了魔尊的身後,心中的石頭總算是落下來了。

魔族的族祭隨著族長的確認,也算是徹底完成了,不過人們卻是一個都沒有離去,臉上帶著期待之意,看向那沒有收起來來的擂台,最後看向洛天,閆修羅,還有諸葛皇朝幾人。

「各位,想必大家也都聽說了,這次除了族祭之外,各個域的域主大人也是帶著幾域的天驕來到了我們魔族,幾位域主商量了一下,想讓各域的年輕人相互切磋一下,交流一下修鍊心得!所以此次族祭,還有一場幾域的天驕們的比試!」南宮博站到了人們的視線當中,身為魔族族長,之前還沒確定,現在確定下來,這樣的事情,自然由南宮博來操辦。

「嘩……」整個魔山,頓時響起了陣陣的嘩然之聲,一個個目光中帶著期待之意,相比於魔族族長的爭奪,人們更加關心的是這些天驕們的戰鬥,因為這些天驕的碰撞,最後勝出的人,很有可能是這一紀元證道紀元之主的存在,他們必須要拉攏。

「好了,給各域一刻鐘商量的時間,看看誰比較適合來參加這次爭奪!當然也可以選擇退出!」南宮博繼續開口。

「混沌域!諸葛皇朝!」諸葛皇朝在南宮博的話音落下之際,大喝一聲,便是出現在了擂台之上,眼中露出無盡的傲氣。

「那是混沌域的諸葛皇朝,聽說前兩天天驕聚會之時,同修羅域的閆修羅硬捍了一掌,沒落絲毫下風!」人們臉上帶著感嘆,看向被灰氣包裹的諸葛皇朝。

「修羅域,閆修羅!」

「星羅域,周維!

「神魔域,孫飛文!」諸葛皇朝剛剛站在擂台之上,三道身影就拔地而起,出現在了擂台之上。

「四大聖域的聖子都到了,孫飛文雖然不是神魔域最強的,但是也是足以代表神魔域了,聽說神魔域最強的天驕,是神族的神女,太初身體孫夢如!」人們看著擂台之上的身影,議論紛紛。

「妖域,龍傑!」皇道龍氣瀰漫,龍傑的身影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稚嫩的面龐,但是身上的氣勢,卻是絲毫不比,閆修羅幾人差上多少。

「龍戰天轉世之身,的確很強!」在龍傑站在擂台之上之時,高坐在那裡的六名域主臉上都是帶著感興趣的神色,打量起龍傑來。

「龍祖大人,破而後立,徹底激活了龍族血脈,相當於活出了第二世!怎麼會不強大!」貂元山臉上露出一絲驕傲之色,看向龍傑。

隨著龍傑站在了擂台之上,人們最終將目光放在了洛天的身上,等待著洛天的上場。

「四聖星域,洛天!」洛天腳下蹬地,目光中帶著強烈的戰意,走上了擂台之上,能夠同天驕戰鬥,洛天顯然也是有些豪氣,而且還是帶表四聖星域。

「輪迴體,洛天,聖子終結者!」人們眼中露出激動之色,看向洛天走上了擂台。

洛天的名聲雖然不好,但是實力卻是毋庸置疑的,手上沾滿了各大聖地聖子長老的們的鮮血,用血淋淋的事實走到了這一步,人們不得不承認這絕對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換做其他人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隨著洛天站到了擂台之上,六人身上傳出陣陣的契機,目光看向彼此,強大的戰意六人的身前碰撞著。

「老魔頭,不讓你身後那小子上去試試?」神族的神王沖著魔尊開口,看了看魔尊身後的南宮御清。

「暫時還不用,他會隨我修鍊一段時間,等到出關再與這些人爭也不遲!」魔尊開口,拒絕了神王的提議。

「嗯?」三名聖人巔峰的老祖臉色一微微一震,目光看向魔尊,沒想到魔尊竟然如此看重南宮御清。

「九域來了六域,只有雷域,火域,還有冥域沒有到!」人們喧嘩起來,目光看向洛天六人。

「準確的說只有雷域和冥域沒來,誰不知道洛天完全可以同時代表火域和四聖星域!」有人開口反駁。

「不過雷域為什麼沒到?如此盛世,雷域雖然弱了一些,但是也不至於連一個聖子都沒有吧!」有人開口。

「你不知道了吧,雷域的聖子被洛天宰了一個抓了一個,那個雷域聖子現在還在洛天的手中呢,而且我還聽說,雷域最近也是出了點問題,一股勢力湧進了雷域之中,給雷域的統治者雷鳴宗帶來了不少麻煩!」人們臉上帶著感嘆。

「也罷,區區雷域而已,倒也拿不出什麼有資質的人了,頂多就是跟咱們神魔域的普通宗門的聖子差不多吧!」人們臉上帶著不屑,輕聲議論著雷域的事情。

「來吧,你們幾個抽個簽!」南宮博臉上帶著笑意,沖著洛天六人開口。

「還抽什麼簽,我就是奔著洛天來的,他們,我還沒興趣!」諸葛皇朝目光看向洛天,眼中露出興奮之色。

「你算什麼東西,想要跟我哥哥對戰,先過了我這關再說!」龍傑出聲呵斥,龐大的威壓,席捲在諸葛皇朝的身上。

「放心,你我會收了的!」諸葛皇朝一副看待坐騎的目光看向龍傑。

「找死!」龍傑面對諸葛皇朝的挑釁,憤怒到了極致,身體之中傳出陣陣的龍吼之聲,就要朝著諸葛皇朝沖了過去。

「龍傑,按規矩來!」洛天一把按住龍傑,隨手在南宮博的手中抽出一根竹籤。

「哼,別讓我碰見你!」龍傑冷哼一聲,目光中帶著冰冷,跟在洛天的身後,伸手一抓。

「小子,把自己捧的太高,摔下來可是很疼的!」閆修羅臉上露出不屑,伸手一抽。

周維和孫飛文兩人也是緊隨其後,從南宮博手中抽出了竹籤,不過目光看向諸葛皇朝,眼中也是露出不善的光芒。

「誰都不懼!」諸葛皇朝,狂傲的開口,將最後一根竹籤抓在了手中。

「一號跟六號,二號對五號,三號對四號!」南宮博開口,將規則說了出來。

「我是四號,誰是三號!」諸葛皇朝有些迫不及待,將目光放在了幾人的身上。

「那個,我好像是四號!」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笑意,目光看向諸葛皇朝。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對戰諸葛皇朝

「誰是四號!」諸葛皇朝臉上露出不耐煩的神色,沖著洛天幾人開口。

「那個,我好像是四號!」洛天看了看手中的竹籤,一個大寫的四齣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哈哈! 緋聞總裁,老婆復婚吧! 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啊!」諸葛皇朝大笑一聲,伸手將手中的竹籤一扔,邁步走出了六人的圈子,灰色的混沌聖力瀰漫,諸葛皇朝伸手從混沌聖力之中抽出一把灰色的長刀,目光中滿是興奮之色看向洛天。

「我是二號!」閆洪濤目光中帶著一絲失望之色,看向孫飛文三人,顯然是感覺沒有抽到諸葛皇朝很遺憾,他真的是很想教訓一下諸葛皇朝。

「我草!我是五號!」孫飛文大叫一聲,看了下自己的竹籤,看向閆洪濤,眼中露出強烈的忌憚。

龍傑和周維對視了一眼,眼中也是露出陣陣的遺憾,輕嘆了一聲,兩人走到了一邊。

三大聖人巔峰再次出手,將擂台再次擴大了許多,同時用結界將擂台劃分出了三個區域。

「洛天,我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今天我就要打破的你的神話,將你踩在腳下,破了你的無敵道心!」諸葛皇朝臉上帶著戰意,渾身氣血澎湃,戰意提升到了頂點。

「你哥哥來說這話,我或許還會忌憚一二,但是,你嗎?還沒有這個資格!」洛天直接開啟了入魔狀態,黑色的魔刀從洛天的手中凝聚而出。

「廢話少說,戰吧!」諸葛皇朝身形閃動,化成一團灰氣,朝著洛天沖了過來,出現在洛天的身前,灰色的長刀力劈而下,斬斷的虛空,發出陣陣的嗡鳴之聲。

在諸葛皇朝動身的一瞬間,洛天的臉色便是微微一凝,身形如電,七魔刀的第三刀,同樣高高舉起,同諸葛皇朝的灰色長刀碰撞在了一起。

另外四人也是同時出手,龍傑對上了周維,閆洪濤對上了孫飛文,包括洛天兩人在內,六人都是很有默契的沒有用偽紀元之寶,只不過是武技,和肉身的碰撞,他們知道,這場戰鬥,爭的是一顆無敵的心態,誰若是動用了偽紀元之寶,那顆無敵的心態便會弱了一籌,哪怕是最後敗了,也要拜的有尊嚴,將來修鍊有成,或許可以和其他人爭鋒。

轟鳴之聲,頓時在整個擂台之上響起,氣血澎湃,三個區域,六人剛剛開始,便是掀起了滔天的波動。

「強大!」人們看著不斷對戰在一起的洛天六人,眼中露出一絲震撼。

「這六人都是拋棄了偽紀元之寶,戰鬥的波動,卻絲毫不比剛才南宮博對上南宮勝的波動差上多少!」

「而且,之前魔族族長南宮博,僅僅三拳便是將那南宮勝秒殺,第二場也是靠著偽紀元之寶獲勝,根本就沒有什麼懸念,這六人拳拳到肉,實力不是相差的太過懸殊,所以更具有觀賞性啊!」人們議論紛紛,看著不斷對抗在一起的六人,每一塊區域都是轟鳴不斷,讓人眼花繚亂。

「混沌冥王斬!」諸葛皇朝臉色凝重,灰色的長刀不斷的劈出,灰色的刀氣帶著一股腐朽的氣息,朝著洛天劈去。

洛天大開大和,逆天七魔刀相繼打出,黑色的刀芒,不斷的同諸葛皇朝的長刀碰撞在一起。

眨眼之間,兩人便是碰撞三十幾個回合,平分秋色,一道道刀痕出現在擂台之上。

「聽說你的肉身無雙,今天我想見識見識!」諸葛皇朝看著兩人一時半會兒也解決不了戰鬥,終於將長刀收了起來,雙手舞動,灰色的符文長龍,從諸葛皇朝的手中打出,最後融入進諸葛皇朝的身體之中。

「混沌九變,第八變!」諸葛皇朝低聲開口,身體之中傳出陣陣的轟鳴,滔天的混沌聖力,將諸葛皇朝包裹起來。

「混沌九變,這小子竟然你們混沌域的冥神九變修鍊到了第八變,這等天賦也算是逆天了!」六名域主臉上露出一絲感嘆之意。

「是混沌域的混沌九變,傳說,若是修鍊到第九變,完全能夠媲美九大體質的肉身了!是大成的九大體質!」人們臉上露出震撼之色,看向諸葛皇朝。

「倒是有些狂傲的資本!」洛天雙眼一縮,他能夠感覺到諸葛皇朝的肉身,在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增強著,那混沌聖力,不斷的強化著諸葛皇朝的肉身。

「堪比大成的九大體質么?雖然強大,但是我可是輪迴體!」洛天雙眼爆發出陣陣的神光,黑色的魔氣滔天而起,與此同時,大道之力蔓延在洛天的周身,讓洛天的肉身更加強大。

「洛天那小子也是有些心思,用大道之力,強化肉身!」幾名域主眼中露出一絲驚訝,眼中露出讚歎,沒想到洛天小小的年紀,就是領悟了大道之力。

人們驚訝間,洛天和諸葛皇朝,便是再次起身,朝著對方沖了過去,一黑一灰兩隻拳頭彼此碰撞在一起。

「梵天攻殺!」洛天的低吼,梵天攻殺術施展出來,大道封魔拳掄動起來,朝著諸葛皇朝轟鳴而去。

這一拳,洛天運足了全力,是洛天的最強一拳,聖人後期在這一拳之下,也會被洛天的轟碎。

「混沌無極!」面對洛天全力的一拳,諸葛皇朝心中顫抖了一下,此時他終於知道洛天何等的強大,拼盡了全力一拳轟出。

「轟……」眨眼之間兩人的拳頭便是碰撞在了一起,被三名聖人巔峰加持過的擂台,頓時在兩人的腳下升起道道的閃電,擊穿虛空,飄蕩在兩人的周圍。

下一刻,諸葛皇朝的身軀便是猛然一動,身形如同一隻斷線風箏一般,朝後飛去,撞擊在了黑色的結界之上。

「諸葛皇朝敗了!」人們嘩然,看著洛天眼中露出震撼之色,沒想到強大無比的諸葛皇朝,這麼快就露出了敗勢。

「此子若是不被天道鎮壓,未來必然極盡輝煌,紀元之主當年也不過如此吧!」六名域主全部心神震動,看向洛天的目光都是發生了變化,不過隨後卻是放下了心來,畢竟現在再強,也代表現在,被天道鎮壓,未來的路上,洛天也註定會成為其他人的踏腳石而已。

諸葛皇朝緩緩的從結界之上,跌落下來,眼中同樣帶著不可思議之色,嘴角的鮮血不斷的流淌下來。

「很強大么!沒被我一拳轟碎,你也算是第一個了!」洛天眼中露出讚賞之色,看向諸葛皇朝。

「再來!」諸葛皇朝眼中露出不甘之色,再次瘋狂的朝著洛天的衝去,身上的氣勢不減反增,朝著洛天揮拳。

「沒有用!讓你心服口服!」洛天抽身而動,大道之力再次轟鳴而出,同諸葛皇朝再次碰撞在了一起。

諸葛皇朝固然強大,但是下一刻,便是再次被洛天一拳轟了回去。

「再來!」諸葛皇朝彷彿打不死的小強一般,每次被洛天轟回去,便是快速的站起身來,朝著洛天衝去,頑強到了極致。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