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南宮利還是老樣子,帶著十位族中少年等著進入試煉之地,見南宮嫣然在座位里發獃,怕她第一次主持試煉丟醜,急忙乾咳提醒。

「噢!」

南宮嫣然從權力的迷醉中驚醒,俏臉不禁微紅,正想說話,下方人群前面,又傳來一聲女人的輕嗤。

「快點罷,大家都在等著呢。嫣然妹妹還和小時候那樣,慢性子。」

這次棲蒙派也派了幾個練氣弟子來,帶隊的是南宮家嫁過去的女子,以前小時候就兩人就不對付,她仗著年紀比較大,又是嫡支出身,一直穩穩壓南宮嫣然一頭。眼下發現對方在上面高高坐著,自己反倒得站著等,氣哪能順得了?果斷出言催促。

「喲,這不是姐姐嘛?嫁到棲蒙派那邊,過得可好?聽說貴門老祖上次在這黑河峰受了重傷,身體將養得如何了?」

棲蒙派老祖自從跑了黑河峰一趟,重傷一直未愈,傳言時日無多了,棲蒙派要是失了這個元嬰,轉眼就要抖不起來。都是嫁出去的女人了,什麼嫡庶主旁,誰還怕誰啊,南宮嫣然張嘴就直指對方要害。

對方毫不示弱,「哼哼,我家老祖如何,不勞你操心。只是多年不曾往來,我本聽說妹妹是要嫁給那齊雲姜……」

「好了!」

人面不知去,桃花依舊笑 南宮利都快把嗓子咳啞了,都打不住兩個女人鬥嘴,眼看大庭廣眾,把家裡醜事都要抖落出來,趕緊大喝制止。「孩子們都在呢!丟不丟人!?快辦正事罷!」

南宮嫣然才施施然站起,取出試煉之地的開關令牌,飛下去撥開峰底的佛家祥雲,露出試煉之地的入口,一絲陰森鬼氣淡淡彌散開來。

南宮利已熟門熟路了,也不羅嗦,當先邁入,整個隊列便魚貫而動。

正行到尾聲,「等等!」遠遠飛來一道遁光,一名齊雲楚家打扮的築基老者,領著位練氣修士飛了過來。

「我齊雲楚家要再塞一個進去!」

老者喊道。 庫克忐忑不安的坐在座位上,這裡就是爾尼幾人住的院子裡面的其中一個房間,外面看似並不是很大,但是裡面卻有數千平米,庫克也不是剛出道的菜鳥,這樣的運用是一種魔法陣,名字叫做空間擴展魔法陣,只有在魔法師工會的魔蠍隱秘的地方會布置這樣的魔法陣,而這房間裡面擺放的東西無一不是價值連城的東西。

庫克雖然不知道這些物品的具體年代,但是看著粗大的金黃色的燭台上那些抽象的線條,以及底座上面的類似爬蟲的扭曲的古文字,就證明這件燭台的歷史超過了萬年之久,而銀白色的餐盤上面的精美的鏤空圖案,更是表明這是上古時候那些精靈大師的傑作,精靈對於美是沒有限度的,精靈的一聲都在追求美麗中渡過,不過上面的神語表明這是某個精靈神殿供奉食物用的餐盤。

還有冒著微微青色光芒的地毯,巨大的魔法水晶打造的燈具,以及古樸的青色玉石般的木頭長桌,這種玉石般的木頭只有一種東西能夠產生,那就是遠古傳說中的樹人死亡后遺留下來的樹心,是最佳的木系魔法器具打造的材料,名字叫做木晶,價格是黃金的十倍不止。

庫克根本沒有心思看這些東西,一方面庫克著急知道洛莉的消息,另外一方面則是這幾個老傢伙吃飯的時候繁瑣的禮儀,這些老傢伙是數百年前的人物,所以用的是上古時候的貴族禮儀,所謂的上古時候的貴族禮儀,十分的繁複,更讓庫克抓狂的是自己也被逼換上了上古貴族的禮服,上古時候沒有紐扣一說,衣服全部是用帶子紮起來的,褲子也是,不但有內衣,襯衣,外套,帽子,手套,披肩等等大小十幾件服飾組成,庫克覺得自己根本就是一個衣服架子。

在三個小時以後,會餐終於結束了,不過令庫克抓狂的是居然還有酒會,庫克端著酒杯,小心翼翼的邁著步子,沒辦法,稍不小心就要踩在自己的衣服上,庫克來到麗娜旁邊,麗娜的打扮讓庫克有種嘔吐的衝動,這也是上古貴族的妝,就是把臉塗成雪白的,然後上面又染成粉紅色,眼睛周圍有一圈紫色,眉毛被染成金色,頭髮上面是一個巨大的羽毛的帽子,庫克一看就像一個巨大的鳥窩一樣,而嘴唇則被塗聲黑色的。

「麗娜閣下!」庫克小心翼翼的斟酌著詞句。

「庫克先生,我喜歡別人叫我麗娜妹妹,特別是帥氣的男人!」麗娜眨巴眨巴金色的眼睫毛笑吟吟的說道。

庫克看到麗娜一張烏黑的嘴唇微微一裂開,這哪裡是笑啊!這是嚇人啊,庫克強忍住嘔吐的衝動,你幾百歲了還在這裡裝嫩,不過庫克只好喊道:「麗娜妹妹,咱們之間的賭約?」庫克把尾音拖得老長了。

「這個我聽爾尼說了,不就是一個空間傳送么,很簡單,不過你是魔法師也知道精神不好釋放起魔法來,失敗的幾率很大,失敗就失敗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就怕中途失敗啊,要知道這可是空間傳送啊,萬一被傳送到某個不知名的位面,這個……。」麗娜一副你懂得的樣子。

庫克幾乎要吐血了,這明顯是**裸的要挾,要挾,庫克強忍著衝動,不忍沒有辦法啊,苦笑的問道:「那麼你想怎麼辦?」

「我要你做我的弟子!」麗娜笑吟吟的說道。

庫克冷笑一聲的說道:「做你的弟子,等你什麼時候能夠一次煉製出二十瓶完美品質的次級隱形藥水再說吧!」

庫克說完就丟下目瞪口呆的幾人就離開了,半響麗娜才跳起來大吼道:「你,你,你這個臭小子!」麗娜不知道該怎麼表達現在的心情,麗娜倒是想來硬的,但是這是在魔法城,而且庫克說的很有道理,自己都不能勝過別人,怎麼能讓人心服口服啊。

「該死的,浪費了大半天的時間!」庫克本來心裡焦急,聽到麗娜居然還這樣那樣的刁難自己,庫克無名火一下子就冒出來了,幾百歲的人了,居然一點不信守賭約,庫克對爾尼幾人的人品打心底里感到失望。

「哼哼,還想要大嘴跟你們去冒險,你們慢慢等吧!」庫克冷笑著看著身後的雜貨鋪,感覺無比的厭惡,庫克這個時候才感覺實力低微的無奈。

「天眼,計算一下看看用身份卡傳送至基地所在的位面,需要多少魔晶魔核!」庫克聯通天眼,下達了命令。

「需要相當於一顆九級魔核的能量!」天眼回答道。

庫克沉吟了一下,然後問道:「能有什麼辦法在最快的時間內聚集到這麼多的能量?」

「天眼建議選擇一處魔晶礦脈,在礦脈處布置一個簡單的吸納魔法陣,這樣能最大限度的節約成本。」天眼建議道。

「那好!」庫克聽到這個消息,心裡好受不少,庫克再次問道:「布置吸納魔法陣需要多久的時間?」

「只是需要一些魔法材料,秘銀就可以,不過需要兩公斤秘銀,然後閣下可以在天眼系統的幫助下直接布置魔法陣,最多不超過三小時,當然是在尋找到魔晶礦脈的前提下。」天眼回答道。

「康妮,康妮,馬上帶上傭兵團的黃蹄五兄弟,還有貝爾,貝蘇,大撒兩兄弟,羚羊人三兄弟,去魔法師總會的廣場上匯合,另外你走之後讓露西協助格里總管管理好總部,最主要的是守護好溫莎,我也會讓小蕾讓亞龍照看總部的。」庫克通過身份卡呼叫康妮。

「有什麼緊急事情嗎?」康妮擔心的回復道。

「路上說,我還有急事!」庫克正在超蠻錘商店的路上。

「山姆大叔!」庫克一進商店就大呼小叫的。

「庫克,快了,來坐!」山姆趕緊的歡迎道。

「不坐了,我是來問問您們需不需要配方,不需要的話我馬上要去侏儒商會!」庫克心急無比,哪裡還想坐,開門見山的威脅道。

「消息還沒有返回,恐怕還需要半個月的時間。」山姆苦笑的回答道。

「那好吧,山姆大叔,我知道了!」庫克說完就走了。

「庫克,別,別走啊,有什麼事情好商量!」山姆傻眼了,趕緊的拽著庫克。

「不是,山姆大叔,我需要一批高級工程炸彈,很要緊的,侏儒商會已經答應會給我一批了,不過是要那個配方,而且是與侏儒商會合作,我出配方他們出其他的,至於合作的細節,會等我回來以後再商量,現在不過是簽訂一個意向。」庫克撒謊道。

「別,別,別,庫克,我私人借給你三十枚高級工程炸彈,請你務必要等半個月,半個月!」山姆一想到那樣的好酒會被侏儒奸商所把持,立馬打了個寒顫,要知道那樣的酒不管是獸人,野蠻人,還有矮人都十分的喜歡,山姆能夠想象那些侏儒會以一個什麼樣的變態的價格賣個自己那些酒,山姆一咬牙的說道。

「五十!」庫克吐出兩個字,然後看著山姆。

「五十就五十!」山姆看著庫克的樣子,咬牙答應道。

「呵呵,合作愉快,我想這是山姆大叔你最英明的決定,那麼我們簽訂契約吧!」庫克微笑的說道。

庫克不知道的是,他的一舉一動都被隱匿在一旁的五個人看在眼裡,就是爾尼五人,這五人在麗娜的空間魔法下,隱藏在異空間內注視著庫克,麗娜咬牙切齒的說道:「這小子要那麼多高級工程炸彈幹嘛?」

「誰知道呢!」爾尼漫不經心的回答道,其實這就是爾尼對麗娜的不滿,在爾尼看來,你一個堂堂大宗師居然用要挾的手段,而且要挾的對象還是庫克這樣的無名小子,在爾尼看來,也不過如此,不光爾尼,其餘幾人心裡隱隱也有這樣的想法。

最直接的就是布拉:「我說麗娜妹子,你這做法就不對,願賭服輸,為難這樣一個小孩子,不是大人的做法!」

「你,你,你們!」麗娜被氣的要死,其實那時候麗娜不過是試探一下,她哪裡知道庫克這小子是屬狗臉的,翻臉不認人,麗娜現在又沒法說出來,狠狠的盯著庫克。 練氣圓滿修為,站在老者身後,頭故意偏著看向別處,已有些風霜經歷的中年相貌,雖然早不復當年的紈絝氣質,但南宮嫣然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對方。

「姜炎?是你!」

她一下子有些懵了,楚家要把姜炎塞進試煉之地,這是為了什麼?

難道是要去找當年秦思瑤的死因!?

「不行!」念頭轉動,她心中一悚,於是果斷拒絕。對帶姜炎過來的楚家老者說道:「雖然您齊雲楚家在我楚秦門的面子大,但這試煉之地的規矩,每家每戶都早已約好了的,別說姜家本就沒份,連剛才進去的您齊雲楚家也已滿員,出入皆有定數,臨時塞人絕對不行!」

「唷嗬?」楚家老者氣得笑了,「小姑娘,就是齊休他本人在這,也不會用這口氣和我說話。」

旁邊有位久在黑河峰生活的白家老僕,湊上前對南宮嫣然提醒道:「這是當年送我們楚秦門南遷的楚佑嚴仙師。」

楚佑嚴送楚秦十人南下的故事,門裡人人都知道的,南宮嫣然自然也聽過。但她感應到楚佑嚴身後,姜炎隱忍、仇恨、屈辱和不甘混雜著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簡直是如芒在背,如鯁在喉。

把姜炎放進去,南宮嫣然是怎也不情願的,換了個理由,沖姜炎一指,「這人已經有四十歲了罷?又是練氣圓滿修為,並不符合試煉的初衷和條件啊!?」

白家人一輩子在黑河坊里打混,眼力勁是沒得說的,老僕乖覺地又湊到楚佑嚴耳邊,咕噥道:「這是南宮家嫁過來的南宮嫣然仙師。」

「噢?」

楚佑嚴也反應過來了,看看南宮嫣然,又回頭看看身後的姜炎,心中暗嘆,「凡是和楚秦門沾邊的事,真他喵的麻煩啊!」

百多年前為了楚秦南遷,楚佑嚴先找流花宗三家說合,然後在湟后安家將一意入贅的四代掌門秦斯言給提溜出來,再送齊休等人南下,這就跑了三趟了。

還沒完,後來秦繼在楚神通結嬰大典上衝撞,自己又要把他押回仙林坳。齊休築基成功的消息傳開,老秦家人以為白山是啥好地方,在流花宗兩次鬧事,自己兩次帶著流花宗的人找齊休補簽契約。加上老秦家南遷,一共又跑了四趟。

最後,姜家當年拱自己這個在楚秦門有面子的,給姜明榮提親,順便讓齊休閉嘴,不要把姜明榮在北丁申山貪生怕死的醜事說出來。沒成想忙是幫了,後來秦思瑤被人捉了雙,自己這當年說媒的在姜家反落得裡外不是人。

這次姜炎的築基機緣,好死不死又在黑河峰底的試煉之地!他母親秦思瑤落得屍骨無存的地方。

姜炎四十歲的人了,才要築基,姜家根本不重視,更不願意反過頭來找楚秦門幫忙,一名廢物不能築基就算了,丟元嬰家族的臉可是大事。

誰知道姜明榮為了兒子,偷偷跑到自己這來長跪不起,以死哀求。人老了,這心就越發的軟,看他父子倆的境遇雖然有部分是自作,但眼下真心又有點可憐,而且築基機緣,事關姜炎大道,是修士一生最重要的事,此處留個人情總是好的,便答應幫他們最後一次。

誰知道又那麼趕巧,這次試煉竟是南宮嫣然負責的!

「悲哀,悲哀啊!」

楚佑嚴很能體味到身後姜炎的心情,為了築基,求到逼迫退婚的女子身上,身為男人,這種屈辱感……

身後姜炎雖然表情複雜,但把雙唇抿得死死,應是不會出口相求的。

「這干係到他的築基機緣,你家就……咳……就通融通融罷!」楚佑嚴只好說句軟話,放下自家老臉,難得求人了。

『若是楚震老祖還在……』他心裡想著。

「不是我不肯通融,只是規矩已經立了,家裡師叔和庶務掌門都不在這,我也不好更改不是。」

南宮嫣然再次綿綿拒絕。

「你!」

沒想到這小女子軟硬不吃,楚佑嚴氣壞了,又不想和她拌嘴吵鬧,一跺腳,「算了,我和你說不著!」看那試煉之地入口快要關閉,飛上前將排在隊尾的帶隊修士叫住,拱手道:「煩請道友去把我雙楚家的帶隊修士叫出來,今天我也不壞規矩,我楚家讓一個名額出來不就完了嘛!」

被他叫住的帶隊修士身著黃袍,面相驚人的年輕,周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渾痞氣質,正是以二十三歲之齡,剛剛築基成功的多羅諾,比楚無影還少花了一年。

多羅諾渾歸渾,兩世為人,眼色是沒問題的,先前又在隊尾把雙方的爭吵聽在耳中,不想參合進齊雲諸家族的破事里,二話不說,去把雙楚帶隊修士給叫了出來。

「怎麼了?」

南宮利本來排第一個的,不知怎麼也跟著楚家人出來,看見姜炎,臉色一變,馬上向南宮嫣然動問。

再阻止,就是下雙楚的面子了,南宮嫣然也放棄了堅持,趁楚家幾人湊在一起,正在溝通要把哪個弟子替下來的空當,眼珠子微不可查地往姜炎那一遞,目光中透出一絲狠戾。

南宮利默不作聲,輕輕點頭,立馬轉身飛回試煉之地。

兩人的互動,卻不防被拖在最後的多羅諾看在眼中。

……

與此同時,七名灰袍人緩緩低飛,正艱難行進著。

此地寸草不生,只有一望無際的黑色黏土,依照地勢,形成北低南高的徐徐緩坡,這已是在醒獅谷中線以南了。

不能再走路了,這種黑色黏土奇怪得很,只要沾到任何外物,便會產生一種絕大吸力,宛如流沙陷阱一般,直接把東西往裡吞噬。

飛太高也不行,在罡風層中會出現一種【獅身奔雷獸】,軀體幾乎完全由精純至極的雷電之力組成,發現空中獵物后,轉瞬即至。即便是有【星遁】神技的秦長風,在空中現身稍長時候,就差點被它合身撲中,其威力之強,完全不在金丹這一級別,楚秦眾人毫無挑戰的慾念。

奇怪的是天空之中偶有飛禽經過,前面四翅天鷹這些飛禽也過得好好的,難道這【獅身奔雷獸】還會挑食,只攻擊外人不成?

答案不得而知,可是即便低空飛行,也不是萬無一失。

「嘭!」

黑土之海中,偶爾會有像是章魚觸手,又或者是類似青蛙舌頭的土元素龍捲,突然彈出,瞬間拔升到極高處,而且有生命一般,會刻意往楚秦諸人方向席捲。

就像凡俗小兒玩的那種躲沙包遊戲,七人精神時刻緊繃,一旦地面有動靜,必須立刻飄飛躲避。

如果躲不掉?沒試過,也沒人想試。

隨著愈加深入,土元素龍捲規模越來越大,越來越頻繁。

「這樣什麼時候是個頭……」

為了閃躲,飛得曲曲折折,展仇眼看血池在望,卻在這黑土之海中糾結不止,難免心頭煩躁。

「冷靜!」

齊休眉頭同樣緊鎖,地圖上血池已然不遠,卻對這片詭異的黑土毫無標註,「再堅持……」

話音未落,忽然心神狂動,這是【心血來潮】示警!

整座黑土之海隨之像是醒了一樣,真的興起了層層巨浪,波浪之下響起一聲聲沉悶的轟鳴,熟悉的威壓感,由下而上傳來。

「元嬰存在!混蛋!」

此地竟然有元嬰存在!難怪如此詭異!

當年開闢戰爭,攻天一山那隻元嬰金毛犼,可是出動了近萬低階修士,一位元嬰老祖,數十金丹!

一切都按照這趙瑤的地圖來,而且各種偵查都沒有發現蹤跡,眼看到了到了,卻沒想到突遭大難!

「到我這來!」

齊休大吼,儲物袋中的身家物事到該用的時候了!

出手就是一張三階符篆【金劍封絕陣】,無數金色小劍隨意播撒,如同種子一般落入正在翻騰的黑土之中,轉瞬便被吞沒。

將弟子們收攏在一起,再駢指向下點出,念道:「金光混沌,萬劍封絕,定!」

黑土中便有金光大放,那無數金色小劍互相聯絡共鳴,混沌金光瞬間連成一片,封絕之力如同一塊板結的金磚,生生將地面的動靜壓得平息不少。

『哐當』一聲,地底的恐怖存在一聲巨吼,金磚將它上浮的勢頭阻住,竟被生生撞出如山般大的彎曲。

「苦也!」

看那彎曲的弧度,地底存在之巨大,只怕不亞於趙惡廉的那隻【金線銀背鰩】!

而這張【金劍封絕陣】是為了剋制血修功法,特地準備的最強物事,齊休雖用得果斷,只怕也難以拖延多久。

嘴裡雖急得發苦,形勢至此,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和楚無影等人裹起三名築基弟子,沒命往南低空飛掠。

哐!哐!哐!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