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南宮冰香趕緊過去,坐在蕭天的身邊,興奮的叫道:“你終於醒了,真是嚇死我了。”

蕭天好像是失憶了一般,眼神木訥而空洞的看了一圈周圍,苦笑了一聲:“三進宮啊!又是醫院。”

“還說這些沒用的,你能活下來就不錯了。那三刀再深一點你的小命就交代在超市的試衣間裏面了。”

說起這個,南宮冰香到現在還膽戰心驚的。當時,蕭天去換衣服,陳丹也跟着去了。

過了好久,南宮冰香看到蕭天的隔壁一個女孩走了出來,但是沒有看到蕭天。

就在南宮冰香納悶走出去的那個女孩跟陳丹有些像的時候,她猛的看到地上流出了一大片殷紅的血。

南宮冰香和那店主既是報警,又是叫救護車的。慌慌張張的終於算是把蕭天送到了醫院。

南宮冰香想起了依舊心驚膽跳,蕭天更是不想提起。

想起來,心就沒來由的疼!

陳丹臨走時候的那個眼神一直在蕭天的腦海中搖來搖去,他想不通陳丹爲什麼要殺他?

難道說是因爲他和龔瓊的事情?但是也不像。

如果說是因爲蕭天的龔瓊的事情被陳丹知道了,她應該是十分氣憤的,不可能是哭着說對不起,然後拿刀子捅他。

蕭天不想想,就這樣吧!

算是爲自己做錯事而付出的代價。

眼神空洞的盯着天花板,蕭天這樣想。

但是,那背後的傷痛卻是怎麼樣也無法改去的。

“你不是今晚晚上有宴會嘛!”蕭天側了側頭問道。

南宮冰香眼一瞪,嗔道:“你是我的屬下,你在醫院裏養老,我怎麼能去happy呢!何況,我本來就不想去,金鵬那混蛋我看見一次想打一次。”

蕭天一愣,心說還真他媽的湊巧。

“怎麼那種眼神,你和金鵬有仇啊!”南宮冰香發現了蕭天的異常,說道。

“是有仇,那小子前段時間派槍手來殺我,這賬我跟他還沒清算呢!”蕭天眼睛裏猛的閃過一絲殺氣,幽幽的說道。

“殺你?!他腦子有病吧,他殺你幹嘛?”南宮冰香驚叫道。

“我哪知道?興許是他知道了我和你睡在一起,吃醋了,然後一氣之下就要殺了我。”蕭天無奈的說道。

南宮冰香柳眉一豎,一拳頭砸在了蕭天的胸膛上,叫道:“你說什麼?!再說一遍來聽聽!”

“啊!痛!”蕭天捂着胸膛叫道。

南宮冰香被嚇了一跳,連忙用手撫摸着蕭天的胸膛,急忙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

蕭天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騙你的了,我的傷口在腹部,又不是在胸膛上。”

“好啊你!敢騙我。”南宮冰香嬌哼一聲,揮拳就朝蕭天撲了過來。

“蕭天!”兩人正打鬧間,門口響起一個清脆的聲音。

蕭天的目光剛好和推門進來的藍詩蓉撞在了一起。

藍詩蓉咳嗽了一聲,說:“我待會再進來。”

說完,不給蕭天和南宮冰香解釋的機會就退出了病房。

蕭天看着南宮冰香笑了。

“還笑!”南宮冰香捶了蕭天一起,起身出了病房。 龍少昊的腦子還算管用,一聽蕭天這麼說,立馬說道:“天哥,你放心這事兒我會認真去辦,在辦成之前,和您沒有絲毫的關係。”

蕭天點點頭,他知道龍少昊這麼說的意思,言外之意就是說他龍少昊如果發生什麼事,和蕭天沒有任何的關係。

撇開蕭天這層關係,不但他辦起這事來估計會順暢不少,而且也不會影響到他父親的仕途,更不會把蕭天牽扯進去。

等於是這事情如果有什麼後果,基本上就說這混小子一人扛了。

但是,蕭天說話歸說話,但是既然同意了這小子加入魂堂,他出事蕭天肯定不會放任不管。

“放手去做吧!”蕭天滿意的點點頭,說道,連他自己都感覺,這樣做有些陰險了。

但是,這也是蕭天給龍少昊的一個考驗。如果,他在這裏說的信誓旦旦,但是轉眼就把蕭天給買了,那這小子也就是這樣了。

龍少昊帶着一臉的喜悅走了,看起來躊躇滿志。

蕭天卻陷入了沉思,他在想着怎麼樣才能解決這個已經演變到十分恐怖境地的危機。

如果任由這懾魂陣繼續下去,那這何止是整個GS省,整個華夏大地都會有可能變成一片死氣。

蕭天只是這麼想想就不由得出了一聲的冷汗,對方的陰謀簡直是要顛覆整個華夏的根基。

雖然,這樣說有些誇張,但是從這件事情的影響度而言,絕對是不能小視的一件事情。

思來想去,蕭天突然眼前一亮,想到一個主意。

打電話給嶽颯,讓他找幾個it精英來。嶽颯雖然不知道蕭天突然找IT精英是要幹什麼,但是很快的行動了起來。

只是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嶽颯就給蕭天打電話說找了三個人,都是黑客聯盟的高手,但是對方的要價很高。

二話不說,蕭天就拍板,讓蕭天把這三個人找到土豪金網吧來!

卻說蕭天想到了一個什麼樣的注意,既然對方可以通過文字來設置懾魂陣,那他也可以通過文字和聲音弄一個阻擋這神魂陣的東西。

而最管用,也最有效的就是講達摩清心咒讓那些還沒有被攝了魂的聽到,已經被攝了魂的人,蕭天暫時還沒有想到什麼辦法去拯救他們。

傍晚的時候,嶽颯帶着那三個人到了土豪金網吧。

那三個人在外貌上看起來沒有任何的特色,看不出任何屬於黑客高手的特質,在他們的外表看來其實更像是地攤小老闆。

和蕭天一樣隨意的穿着低價錢,質量粗糙的衣服,看到蕭天十分客氣的伸手握了一下。

三個人的年齡都差不多在三十歲左右,通過自我介紹,蕭天才知道這三個人的名字。

張龍,趙虎,王二!

這三個人的名字,真的是瞬間亮瞎了蕭天的眼睛,讓在那一霎間有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很明顯這三個人的名字是假的,黑客本來就是一個比較敏感的羣體。

他們不說真名,也不要緊,蕭天也沒必要知道。如果蕭天想知道,他們怎麼隱藏都是隱藏不了的。

“三位,在開始之前,我先聲明一點,錢多錢少你們開口就行,但是今天做的事情,我希望你們永遠的爛在肚子裏。”

蕭天的目光帶着一股銳利的氣勢直掃三人,沉聲說道。

從蕭天身上散發出來的那一股凌冽的氣勢,讓三人的心神一陣震盪,一股來自靈魂深處的恐懼瞬間感籠罩了他們的全身。

這個人不簡單!

這是三名黑客同一時間出現在腦海中的一個認同。

“放心,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這點職業操守我們還是有的。”其中一名身材高大,稍微歇一點前頂的叫做張龍的漢子站出來朗聲說道。巨大的微微揚起的頭顱,驕傲的抿在一起的嘴脣,顯得有些冷酷有些自負。

這個人可以看得出來是一個心高氣傲的傢伙。

“好,那我們就動手吧!”蕭天開口說道。

在三人說完之後,三人相互看了一眼,麻利的將隨身攜帶的箱子放到桌子上,手腳靈活的打了開來。

打開之後,蕭天才看到是電腦,黑客吃飯的傢伙自然就是電腦了。

“我要你們做的事情很簡單,但是要做到天衣無縫。我會念一段話,你們把這段話插入到我制定的網頁上就行!”蕭天負手開口說道。

“什麼?!”蕭天剛說完,那名叫做張龍的漢子眉毛一豎不悅的說道,“你花大價錢請我們來就是爲了將一段話插入到網頁中?”

蕭天點點頭,“我就是這麼個意思!”

“那你還是找別人吧,這事兒我們幹不了,你就是隨便找一個懂電腦的人都可以將這些話插入到網頁中。”

張龍說話間就開始收拾起了東西,其他兩人很明顯是以這個張龍爲中心的,一看張龍收拾起了東西,那倆人也二話沒說收起了東西。

蕭天淡然的看着這三人,說道:“如果真是那麼簡單,你覺得我會花這麼多的錢請你們來嗎?對方也有高手坐鎮!”

蕭天這話一出口,張龍收拾東西的動作停了下來,目光中重現燃起了對這件事情的興趣。

“早說不就得了!哥幾個,開工!”張龍嘴巴扁了扁說了一句,又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招呼一聲另外的兩個人,便開始運作了起來。

像這些有本事的人就是比較難伺候,尤其是像什麼藝術家之類的,或多或少的都會有一些怪脾氣,根本不能按常人的脾性出牌。

其實,蕭天壓根就不知道對方是不是有高手負責操作,但是蕭天想,搞出這麼大的事肯定會有人負責維護才行。

不然,他們的那點消息早就被人給查出來,雖然說華夏的特工和那些神祕組織鮮有人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樣的組織肯定是存在的。

他們不可能察覺不到這個事情!

按照蕭天說的,三個人很快就操作了起來,剛一進去,三個人的表情同時一變。

張龍喃喃自語道:“果然有高手!哼!”

不過,很快張龍的表情就變得十分興奮了起來,蕭天理解他這種表情表達的意思,那是遇見了對手的一種興奮感!

沒想到還真被蕭天給猜對了,對方果然有高手坐鎮!

陸風,蕭天真的很想見識一下這小子是個什麼情況。

·······

就在蕭天這邊奮力的用作的時候,遠在京城的一個僻靜的四合院裏。

一件看似破舊的房間裏,密密麻麻的放着一大堆的高端科技,差不多十個穿着便裝的工作人員正聚精會神的操作着儀器。

“組長,有情況!”一個工作人員,突然衝正在房間中間轉來轉去的一箇中年人喊道。

那中年人眉頭一跳,一個健步就奔到了那名工作人員的身邊,急切的問道:“有什麼情況!”

龍少昊的腦子還算管用,一聽蕭天這麼說,立馬說道:“天哥,你放心這事兒我會認真去辦,在辦成之前,和您沒有絲毫的關係。”

蕭天點點頭,他知道龍少昊這麼說的意思,言外之意就是說他龍少昊如果發生什麼事,和蕭天沒有任何的關係。

撇開蕭天這層關係,不但他辦起這事來估計會順暢不少,而且也不會影響到他父親的仕途,更不會把蕭天牽扯進去。

等於是這事情如果有什麼後果,基本上就說這混小子一人扛了。

但是,蕭天說話歸說話,但是既然同意了這小子加入魂堂,他出事蕭天肯定不會放任不管。

“放手去做吧!”蕭天滿意的點點頭,說道,連他自己都感覺,這樣做有些陰險了。

但是,這也是蕭天給龍少昊的一個考驗。如果,他在這裏說的信誓旦旦,但是轉眼就把蕭天給買了,那這小子也就是這樣了。

龍少昊帶着一臉的喜悅走了,看起來躊躇滿志。

蕭天卻陷入了沉思,他在想着怎麼樣才能解決這個已經演變到十分恐怖境地的危機。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