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卓越大喜,趕緊道:「請姐姐指教。」

「別那麼嚴肅,我們就是相互交流交流,談不上指教二字。」

赫斯提亞說著右手平伸出來,瞬間在掌心燃起一道晶白色的火焰,沉聲道:「你知道陽火有幾種嗎?」

「嗯,南明離火、紅蓮業火、純陽真火,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卓越想了想道。

赫斯提亞點了點頭:「火有五種,除了你說的這三種,另外還有兩種,分別是太陽精火和混沌之火。其中南明離火是凡間之火凝鍊,紅蓮業火是業力之火,沾上很難擺脫,太陽精火是由太陽之力煉化,純陽真火是由修鍊之人自身煉化。」

卓越心說不止五種吧,還有三昧真火呢!不過那似乎不是陽火,於是道:「那混沌之火呢?」

赫斯提亞搖了搖頭:「那是創世之火,聽說能燒毀一切可燒的東西。不過我也只是聽說,從來沒真正見過。」

「啊,那太遺憾了,這麼厲害肯定是好東西!」

赫斯提亞帶他來到後面的小院中,掌心再次燃起一團火焰,開始給他現場講解純陽真火的一些要訣。卓越對火焰接觸的最多,也有些心得,兩人相互印證,談得越來越投機,相互之間也多了一份信任和了解。 有道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卓越聽過赫斯提亞的指導后純陽之力果然精進不少,隱隱有了突破的跡象。

卓越心裡感激她的無私教導,也不想欠下她的人情,於是從異空間里取出些陽髓遞過去:「姐姐,這是我在利比亞得到的一些小玩意,也許會對你有用。」

赫斯提亞大方地收下,粲然一笑道:「不凡果然大方,這東西普通人不認識,能認識的大多可不會這麼輕易送人,你這次吃虧了。」

「哈哈,誰讓你是我姐姐呢!」

卓越大聲讚美幾句,又問了幾句關於赫拉克勒斯的事,赫斯提亞搖頭笑道:「姐姐我之所以不願呆在神界,就是不想參和他們之間打打殺殺的事,這些東西你應該問雅典娜那個小丫頭才對。」

卓越也知道他志不在此,又說了幾句后就起身告辭。

赫斯提亞帶他回到茶室把那些茶具清洗好,又拿出一包茶團一同交給他道:「這些靈明茶你每天喝上一壺,對你定神養心會有些幫助。」

卓越也不客氣,直接收到異空間去,招出卓瑪,和赫斯提亞告別後就向西飛去。

剛飛不久眼光掃到周圍的山頭白雪,突然想到煉製三陽增元丹的事,心說我一直在找煉製些火系丹藥之地,這些大雪山不正是地方?於是和卓瑪交代一聲,卓瑪立即轉頭向東北飛去。

很快來到眾山上空,從高空望下去,只見下邊山頭林立,白茫茫一片,這一系列山頭如一條迴旋的長龍一樣綿延千里,而自己所在的地方正是龍頭。

「好地方啊,真是好地方啊!」

卓越讚嘆不已,《五嶽真形圖》他雖然不能完全理解,也能懂個大概,這地方如果在東方絕對是最好的洞天福地之一。在空中轉了一圈,一指眾山環繞的一座山頭大笑道:「就這座了,這就是龍脈地眼所在,我在這裡開個洞府不錯!」

龍脈指如龍般妖嬌潛翔,飄忽隘顯的靈脈。龍脈以山川走向為其標誌,故稱之為龍脈,即是隨山川行走的靈脈。所以《玄源靈脈》有云:「靈脈之行止起伏曰龍」。

所謂地眼,就是山川靈脈的交匯處,群山的精要所在,龍脈地眼為開闢洞天福地的最佳選擇之一。

龍脈又有五種,分別為:回龍、升龍、降龍、淵龍和騰龍。卓越選定的這個地方正是回龍脈,千里靈脈匯於一處,靈氣充足而濃郁。

幸好奧林匹斯神界不懂堪輿五行之學,雖然也知道個形勝之地,但都是些一眼都能看得出的地方,這裡為冰川山形所阻,靈氣一直沒有外泄,和普通山脈沒什麼區別,否則怎麼也輪不到卓越來開闢,早就被那些大神們佔領了。

讓卓瑪在那個山頭轉一圈,選定一個合適的地方落到地上,想到那三隻巨蛙都是水系生物,抬手把它們招出,讓它們到周圍探探有沒有什麼好東西,接著又把火麟獸招出,讓它和自己一起運火化冰。

卓越的純陽之力經過家宅女神的指點后使用起來又精進不少,切外面的冰切的是飛快無比,火麟獸幾次噴出南明離火椎,一次也都能燒出一個大洞,不久外面的冰塊被切割分離,進入離層的寒冰之處。

那些冰純凈的如水晶一般,在光線的映照下發出幽藍色光芒,卓越試了一下,果然也是堅硬俞金鐵,不禁大喜,贊道:「萬載寒冰,果然不凡,若是能尋到冰魄,制出幾把法器就好了!」

「主人,這麼硬怎麼燒得動嘛!」火麟獸累了半天見還有更難搞的在後頭,開始大倒苦水。

「有志者事竟成!」卓越聽它叫苦,有放棄的意思,笑著開始鼓勁打氣:「再說也正好可以鍛煉你的南明離火啊,豈不是一舉兩得!」

火麟獸一聽臉更苦了:「主人,我們回頭還得幫那個傢伙送牛呢,怎麼能耽擱在這裡!」

「哈哈,平時讓你傑森辦個事你總是偷奸耍滑,今天怎麼這麼有責任心了?」

卓越調笑了火麟獸一番,把外邊等待的卓瑪叫過來,吩咐道:「卓瑪,你去昨天下午我們喝酒的地方,和赫拉克勒斯說一聲,就說我要過幾天才能回去,讓他多停留幾天。」

卓瑪點頭答應一聲就向西南方向飛去,卓越和火麟獸正式開始切割裡面的萬載寒冰。只是的確很不好弄,火麟獸的南明離火根本沒多大效果,半天才燒出一個不大的洞,卓越自己運了許久的純陽之力也只切出一間房大的空間,想要開闢出一個洞府,沒有半年估計也得六個月。

不過這反倒激起了他的決心,發誓一定要把洞府建成。

一人一獸忙碌到天黑也只切出一套房子大的地方,不久卓瑪就回來了,只是看著他們笑個不停。卓越被笑得莫名其妙,問了半天才知道怎麼回事,原來邁達斯筒子又悲劇了一回,鬧了個大笑話。

今天下午狄奧尼索斯為了感謝邁達斯幫自己解決掉昨日的尷尬局面,就讓他許個願,說可以幫他實現任何願望。

這邁達斯在潘和阿波羅比賽音樂的時候挺能堅持正義的,這時突然變得貪財起來,一聽大喜,就要求得到點石成金術,既他雙手所碰觸的東西都會變成黃金。

酒神實現了他這個願望,不過邁達斯很快就後悔了,因為他接觸的一切都變成了黃金,包括想要吃的飯和要喝的水,最後他不小心用手碰觸了一個狂女,竟然讓那狂女變成了個金像。

想到未來可能會出現的悲慘生活,邁達斯再也不敢要了,反倒求酒神給他解脫,最後狄奧尼索斯捉弄夠才幫他把點石成金術去掉。

卓越和傑森聽得都是大笑不已,笑夠了想了想狄奧尼索斯也並非昨天看到的那麼討厭,這是在點化世人,讓人不可過分貪婪呢!

赫拉克勒斯答應等卓越一段時間,潘卻跟狄奧尼索斯走了,卓越聽后心中暗暗鄙視,這傢伙,估計被那些狂女勾的魂都沒了。之前感覺逼格還挺高的,誰知被人一勾引就露餡兒,弄到最後竟然是個色中惡鬼。

「得了,我倒覺得那貨無論能力還是人品都挺不錯的,你不能因為人家好色就如此貶低人。」武什卡特在意識海里笑道。

第二天一早卓越繼續讓三隻巨蛙去周圍查探環境,和火麟獸繼續切割那些萬年寒冰。

快到中午的時候意識海里突然傳來冰蛙的呼救聲,那聲音驚恐異常,似乎遇到了莫大的危險。卓越一驚,立即把火麟獸收起,把卓瑪招回來,直接向那三隻巨蛙所在的地方飛去。

那三個傢伙不知何時跑到群山深處的一個冰洞中,兩人剛來到洞口,腦海里突然傳來冰蛙的驚恐意識,接著慢慢斷了聯繫。

「不好,這傢伙縱使沒死也被什麼東西收了,我得快點才行。」卓越想著順著大洞就沖了進去。

越往裡去越冷,武什卡特突然在意識海里沉聲道:「不凡,小心些,這怪物能開這麼一個大洞,而且很快就能把三隻巨蛙幹掉,恐怕不那麼簡單。」

卓越趕緊停下腳步,想了想又返回洞口,開始在那裡布置北斗封魔陣,心說我能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把它引到陣里收拾。

很快法陣布好,吩咐卓瑪守在外面,防止有什麼東西闖到陣里提前發動,一個人再次向那個冰洞潛去。

走了大概兩三千米,溫度又是陡然一降,卓越仔細觀察了一番周圍的牆壁,竟然進入到了萬載寒冰裡面。心中不禁一驚,能隨便打通這種地方的妖物,肯定實力不凡。一想又是大喜,這妖物能破開萬載寒冰,收服之後用來開闢洞府倒是個好幫手。

於是把龍鱗甲穿上,把太極護體盾使出護住身體,招出戰神槍,把意識全部展開向洞里探,人也小心翼翼地向裡面潛去。

那冰窟也不知到底有多深,卓越感覺像無窮無盡似得,走了半天也沒見底。越往裡寒氣越大,若非自己練了陰陽之力,很可能直接就凍斃在這裡了。

正走著突感心中猛然一警,身周溫度瞬間又是大降,接著是武什卡特的預警聲。本能地向前一縱,意識海里空出一個通道,武什卡特祭出金光劍,直向身後斬去。

還沒落地就聽到噹的一聲,回頭一看,只見那劍被一個巨大的冰塊擋住,冰塊後面影影綽綽的有一個身影。

冰塊卸去,那身影顯現出來,只見它有兩米來長,胖乎乎的通體雪白,額前生有一對長角,身上覆蓋著一層細小的鱗片,正是一頭冰蠶。

原來這冰蠶敏銳的意識查覺到有人進來,還是一個不怎麼強大的人,立即在通道邊的玄冰上咬開一個洞,把身子藏在裡面,又吐口寒氣把外面凍住。卓越根本感覺不到它的存在,直接就走了過去。它見卓越過去就從洞中鑽出偷襲,好在卓越嗅覺也不差,這才躲掉它的偷襲。 「老武,是冰蠶!」卓越在意識海里很是激動,這玩意如果抓到就太好了,自己開鑿洞府肯定方便無比。

「別高興太早,金光劍它可是都能擋下的,不用冥斗丸的話我估計你不是對手,還是引到北斗封魔陣里吧!」

「那也先試試它的實力再說!」

卓越交流完瞬間招出戰神槍,槍尖一指冰蠶,冷聲道:「我的三隻巨蛙呢,你把它們怎麼樣了?」

「三個廢物敢闖我的洞府,被我當做補品喝掉了。」那冰蠶女童般的聲音響起,根本沒把卓越放在眼裡,還向身後示意了一下。

卓越凝神一看,只見那三隻巨蛙已經化作三隻冰雕,腦袋全被開了個大洞,原來被這冰蠶把腦漿喝了。

那三隻巨蛙雖然沒多大能力,不過自從投降后一直盡心儘力,卓越還打算把兩隻小的送給忒拉蒙兄弟呢,一聽是勃然大怒,大槍一擺就攻了過去,意識里讓武什卡特祭出捆仙繩以作輔助。

「咕咕,你這個主人也強不了多少!」

冰蠶冷笑一聲,等套捆仙繩落到身周,身體微微一晃,那百發百中的捆仙繩變得像條僵硬的死蛇一樣再也不起作用,啪嗒一聲掉在地上。而後運力凝出一塊巨冰,瞬間擋住卓越的攻擊。

「厲害,厲害,一定把你收下才行!」卓越想著把龍牙武士棋扔出,化作五個龍牙武士,招出火麟獸,提槍開啟前兩重禁制,大喝一聲以作提示,再次攻了過去。

那冰蠶全不在意,等都攻到身前,張嘴一道寒氣噴出。

五個龍牙武士甫一接觸寒氣就化成五個人形冰雕,火麟獸雖然沒變成冰雕,也是凍得瑟瑟發抖,就是卓越亦感覺周遭冷凝如鐵,氣血為之遏阻,大槍的攻勢自然化解。

這時就見空中黃光一閃,那柄金光劍直向冰蠶頭上刺去。

原來卓越見捆仙繩直接被凍落就知道不好對付,自己之前的攻擊全是虛招,目的就是激起冰蠶的傲慢之心,殺招就在武什卡特的金光劍上。

戰術果然達到,只是效果卻不佳,只聽噹的一聲,劍蠶相遇,鋒利無比的金光劍竟然僅僅刺掉寒蠶的一片外鱗。

「跑吧,這裡的環境對它加成太大,你打不過的,再說你暫時也不想暴露紫金葫蘆不是!」武什卡特在意識海里急道。

紫金葫蘆一日只能使三次,不到萬不得已卓越肯定不願使用,於是答應一聲讓他把劍收回,運出純陽之力,槍尖紅芒數尺,大喝一聲又向冰蠶刺去。

冰蠶吃了個暗虧,也不敢再大意,立即運起一塊寒冰擋住。卓越趁機把火麟獸收到異空間,龍牙武士暫時也顧不上了,轉身就向入口處跑去。

「咕咕,想跑可沒那麼容易!」那冰蠶怪笑一聲,飛快地追在身後,找機會向著卓越就是一口寒氣噴去。

卓越早已運起純陽之力護體,再加上龍鱗甲消魔效果也是上佳,離得還比較遠,只是身形頓了一下,倒沒受到多大的阻礙。

那冰蠶連續又噴了幾口,後來見這樣沒什麼效果,猛然向卓越身前噴出一口寒氣。

那道寒氣很快在前面形成一道冰牆,橫在卓越身前。

「你妹的,真是奸詐,不過陰老子你是陰錯人了!」

卓越幾步跨到冰牆跟前,提起戰神槍,開啟第二道破防效果,使出純陽之力,猛然一槍刺出。那冰牆畢竟不是萬載寒冰,讓他一槍刺的粉碎。

連續幾次,卓越感覺這冰蠶的攻擊也就那麼回事,正得意間,猛見冰蠶小口一張,一道白光直向自己身上捲來。

卓越躲兩躲沒躲掉,瞬間祭出打神鞭,直向那白光打去。就聽噗嗒一聲,打神鞭冰蠶沒打到,反被那道白光直接捲走。

「我日,這什麼鬼東西?」卓越見那道白光一下把打神鞭捲走,嚇一跳。

「冰蠶吐的寒絲。小心點,這東西金鐵難斷、水火不熔,一旦被纏上就難跑了。」武什卡特立即在意識海里警示。

「你還來,不給你點厲害瞧瞧,你就不知道馬王爺有幾隻眼!」卓越見那道白光又向自己捲來,從異空間拿出一個囊狀物就扔了過去。

不出所料,囊狀物瞬間又被冰蠶捲走。只是這次不一樣了,那個囊狀物被外力一牽引,噗地撒出一團黃霧,腥臭刺鼻,冰蠶被嗆的咳個不停,原來扔的正是奇美拉那隻獅頭上的臭氣囊。

「小冰蠶,味道很爽吧?」卓越心說這次絕對噁心夠了,我就不信你不跟來。

「該死的人類,我追到天涯海角也不會放過你!」那冰蠶果然上套,狂吼一聲,飛快地追了下去。

進去時小心翼翼,感覺冰洞很深,出來時飛奔逃命,卓越依然感覺很深。

好在冰蠶被噁心了一次后不再吐絲,只是找機會噴出寒氣,對卓越影響不大。

連續轉了兩個彎,終於來到洞口,卓越怕引起這傢伙的警覺,在意識海里讓卓瑪先飛到天上去,自己也慢慢走到法陣裡面。

那冰蠶這時已經趕到洞口,猛然噴出一口寒氣,身體直向卓越衝去。

「唵嘛呢叭咪吽!」

卓越怕暴露陷阱,挺身硬抗,立即又念出六字真言咒。

寒氣很快就把六字真言咒衝破,又消掉外面的太極護體盾,噗地一聲打在身上,因為純陽之力的原因發出滋滋的聲音,形成一陣白霧,差點沒把卓越凍僵在那裡。

卓越趕緊穩住身形,見冰蠶已經來到陣中,立即發動陣法,把它封鎖在陣內。

那幾桿陣旗在清水城又吸收了近千隻邪靈,陣法效果比以前增大許多,只見周圍冷氣森森,魔影重重,七桿陣旗上的陰靈魔魂見到冰蠶都是嘶聲長嘯,恨不能一口把它吞進去。

那隻冰蠶一直呆在這冰川周圍,那裡見過這陣勢,嚇得怪嘯一聲轉身就想跑。可惜轉了幾轉都沒有衝出陣勢。

卓越把火麟獸招出讓它和卓瑪在外面以防不測,看著驚魂不定的冰蠶冷笑道:「小東西,竟然敢偷吃我的巨蛙,我看你這次怎麼逃!」

「哼,別以為這樣就能困住我了。」那冰蠶說著瞬間吐出一條寒絲,直向山洞口打去。

寒絲一接觸洞口的冰壁瞬間粘在上面,冰蠶大喜,猛一借力就想把自己拖出去,卻發現那條寒絲好像斷了一般借不到半點力氣。抬頭一看,只見火麟獸正站在那裡,一臉得意地看著自己。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