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卓天后退着身子乾笑道:“沒…沒事,只是剛剛急着趕回去罷了!”

“你口吃了,你撒謊!”邋遢少年立馬辯駁道。

卓天道:“那你想幹嘛,我們只不過打個照面罷了,我沒得罪你吧!”這人明顯就是找茬,他也破罐子破摔了,先前被淘汰出古劍宗,就窩了一肚子火,現在又被一個瘋子糾纏,說話的口氣登時有些不耐煩了。

“得罪了,就得罪了,誰讓你現在出來喝水的!”邋遢少年聽他口氣厭煩,氣的身子直顫,狠狠道,好似因爲卓天剛纔一口水失去了什麼無比珍貴的東西。

“難道水有什麼不同?”卓天疑惑地想到,捧起一口水,又嚐了嚐,咂咂嘴,沒怎麼變化啊,和自己前幾天喝的一模一樣。

邋遢少年看到卓天這時還有心思喝水,氣的抽起另一隻腳上的鞋子又砸了過去,嘭地一聲扔在了猝不及防的卓天的腦袋上。

卓天被這一砸,登時有些惱了,不就是喝了口水,這湖又不是你建的,就算是你建的,和一口水有不會死人,這人怎麼這麼蠻不講理,難道又是古劍宗裏的那人故意找的人來修理自己?

叔叔可以忍,嬸嬸不可以忍。

卓天一挽袖子,就要動手收拾起邋遢少年來。

卻瞧見邋遢少年蜷坐在池邊,腦袋深深地埋進了雙腿間,兩隻小腳不停地踢着地上的塵土,又哭又鬧道:“騙人,騙人,爲什麼真的有人,我特地等到這時候纔出來,應該早沒人了纔對,一定是那個算卦的故意找人整我的,對,一定是這樣!”

邋遢少年好似找到了可以說服自己的理由,登時嗖地一聲站起了身子,也不管那淚痕遍佈的臉頰,一把提起卓天。

卓天看得莫名其妙,瘋言瘋語,這人真是瘋子?

不過別看這少年身子瘦小,滿口瘋言瘋語,手上的力氣倒是不小,比他高半個頭的卓天,毫不費力地被他提了起來,懸在湖上。

邋遢少年橫眉倒豎,臉色慍怒,呵斥道:“是不是那個算卦的讓你來的,說,你們是不是一夥的,故意整我的,不說實話,我就把你扔到湖裏去,淹死你!”

邋遢少年瞪着提溜的大眼珠一眨不眨地盯着卓天,好像他只要有半點閃爍其詞,就鬆手將他扔下去。

陡然被人拎至半空,還是湖面上,是個人心裏都不好受,掉入湖裏卓天倒也不怕,只是可惜了這一身乾淨衣裳,前幾天鍛鍊身子,衣裳被磨壞了,現在這一身可是他唯一的一件了,若是就此溼了,可就沒的換了。

而且邋遢少年說的什麼算卦的,整他的,這些莫名其妙的話語,他還真想不通。

“我不認識你說的什麼算卦的事,你快把我放回去!”卓天雙手不由握緊邋遢少年拎着他的手。

“唔,怎麼還滑滑細細的,這傢伙一副邋遢模樣,怎麼這手跟個女人似的!”卓天心底疑惑地想道。

被卓天這麼一摸手,邋遢少年身子莫名一顫,轉而臉上煞氣逼人,冰霜密佈,氣斥道:“色狼,你去死吧!”

沒有絲毫猶豫,瘦小的手臂朝前重重一甩,登時將卓天扔向湖中。

卓天只是個身子強健的人,這邋遢少年明顯是個會劍元氣的練家子,卓天哪裏是他的對手,登時身子不由自主地甩飛進了湖裏,掠起優美的弧線,“嘭”地一聲,濺起一池水花。

“你這人腦子有毛病嗎!”

嗆了一口水,卓天浮出水面,臉色也是難看的很,還真被他這麼扔下來,可憐今晚難道真要裸睡了,想到這個心底更是沒來由一陣怒火,登時就朝他吼了出來。

“你個大騙子,大色狼,大混蛋,竟然還敢罵我,我打死你!”

邋遢少年伸出纖手對着湖中遙遙一揮,湖裏登時泛起一陣大浪,迎着卓天的腦袋就砸了下來!

“噗!”

卓天深扎一個猛子,再次浮出水面,吐出一口被巨浪嗆到嘴裏的水,臉上也是寒氣遍佈,喝道:“夠了,我不管你是不是他派來的人,該耍的也耍夠了,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呵…”

邋遢少年氣的將那殘破的袖子擼起的老高,露出裏面白皙的胳膊,雙手叉腰,對着卓天氣笑道:“還想再見我,就你這大騙子,大色狼,做夢去吧,呸呸,是去死吧!”

邋遢少年右手又是朝前一掀,湖裏頓時又掀起一陣大的波浪朝卓天腦袋上砸去!

瞧那巨浪再次襲來,卓天也是一陣頭大,奈何實力不如人,氣憤歸氣憤,卻是沒有絲毫辦法,再次潛向水底。

邋遢少年氣極反笑:“本事還不錯,還挺會躲嘛!”雙手緊握相交胸前,唸了一句無名咒語,雙手猛地往上一擡!

登時湖裏掀起一陣高聳水柱,連帶着卓天的身子沖天而起。

卓天透着水浪急喝道:“瘋子,老子和你往日無冤今日無仇,你要我死嗎!” 卓天被拋在半空中,雖然有水柱託着,心裏還是沒底,這腳不着地的感覺,總是有點不靠譜的味道。

“我就是要你死,死死死,去死!”邋遢少年顫抖着身子,手指扭動,當中湛藍色的光芒變幻不定。

卓天身上的水也漸漸散去,好像要將他單獨懸在空中一樣。

卓天望了一眼身下,登時驚叫了一聲,這起碼有數十丈高,這瘋子真瘋了,你沒事到別處瘋去,幹嘛找我麻煩!

人走黴運,喝涼水都塞牙,不對,是喝涼水都遇到瘋子,還是個會功法的高手瘋子!

大好年華,卓天又怎麼會放棄卿卿性命!

急中生智,腦中閃過千萬個念頭,登時好像抓住了什麼關鍵點,卓天立時大聲叫了出來:“我可以帶你去找那個算卦的,我可以找到他!”

邋遢少年眉毛一挑,臉上如釋重負,露出得意的笑容,雙手一招,卓天身子登時不停使喚地飛向邋遢少年,“嘭”地一聲,砸在了地上,雖然很疼,卻沒什麼損傷,只是可憐這一身白衣裳都髒了,和那邋遢少年倒是沒什麼差別!

“那算卦的尖鬍子在哪裏,快帶我去!”邋遢少年對着卓天喝問道。

卓天心道不妙,剛剛急於求生,隨口謅出來的胡話,哪裏當得了真,現在去哪裏給他找那人來!

“你又在騙我,對不對?”邋遢少年瞪着明亮的眸子,眼中閃過一道神光,瞧見卓天的閃爍的眼神,登時喝道。

“我沒有…”卓天立時反駁道,眼睛一瞥,瞧見遠處急衝衝地奔來一名男子,往他們這邊疾跑,衣着劍袖長袍,好像是古劍宗的記名弟子來着,頓時指着他叫道:“你看,他來了!”

邋遢少年卻是不信,心底對卓天的評價已經完全定位爲大騙子,卓天一定是在故意騙他,好自己悄悄離開,一雙明亮的眼眸盯着卓天一動不動。

“喂,真的有人來了!”卓天看着那飛快閃來的人影,強聲道。

“他朝這來了,快閃開!”卓天又是怪叫了一聲,身子往一旁閃去,因爲那人正朝他急衝衝奔來,揮手示意讓開!

邋遢少年卻是輕嗤一聲,這樣的把戲也想騙我,雙手合十又要動用先前的那個功法,讓卓天自己自動飛回來。

那奔來的男子沒想到這人不讓路,一時收勢不住,登時將邋遢少年撞入了湖裏!

“我日,你奶奶的,小子你沒長眼啊,看見老子還不讓路,還是個乞丐,真他奶奶的晦氣!”男子停住身子,對着掉入湖裏的邋遢少年一陣怒罵,看見身上的泥灰,更是嫌棄地直呸聲!

邋遢少年掉入湖裏卻是半晌沒了聲響,甚至水面上除了之前濺起的一點波浪,再沒有半點水花!

“我日,他不會水!”卓天瞅着風平浪靜的湖面怒罵一聲,剛纔那功法還使用的活靈活現的,還以爲是個游泳高手呢,沒想到竟然是個旱鴨子。

看了眼那將他撞入湖裏的男子,那男子好像也意識到不對勁。

自己的老爹雖然是外門的長老,但若是一個偌大的人在洗劍池裏死了,有老爹護着,雖然自己不會抵命,可這好不容易得來的真傳弟子的位置,可就有可能保不住了。

瞧見卓天那詢望過來的眼神,那盡是泥灰的衣衫,眉頭皺了皺,心道又是個乞丐,真他奶奶的晦氣,蹙眉問道:“你會水嗎?”

卓天點點頭,但不知怎麼,總覺得這人看上去很是厭惡。

男子一見卓天點頭,飛起一腳就將卓天踹到湖裏,罵道:“會水,你個乞丐還不去救,還指望本少爺去救那小乞丐啊,呸,正他奶奶的晦氣!”

卓天再一次華麗地和洗劍池來了個親密接觸,身子撲通一聲掉進了水裏,嘴裏又嗆了幾口水,心道今天是不用再喝水了,這來回幾次喝了一口有一口,夠飽了!

他也終於知道對那男子的厭惡之感來自哪裏了,這樣的二世祖,看着就讓人煩!

不過終究還是掉進了水裏,還是將那邋遢少年救上去吧,至少也是條人命,雖然脾氣暴躁蠻橫了點,心中卻是感覺比湖邊的二世祖好!

深扎一個猛子,像那邋遢少年游去。

湖水不深,但也不淺,邋遢少年懸浮在水中,嘴裏泛着泡泡,顯示他還活着,只是身子卻是懸在那裏,四肢僵直,完全不聽使喚!

卓天游到他身邊,瞧見這奇異模樣,撓撓腦袋,這樣的景象還是見所未見。

只是這不看還好,一看心頭登時升起一道邪火,邋遢少年哪是什麼男子,竟是個貌美女子。

破爛的衣衫在水中完全遮不住她的身子,露出裏面粉紅的抹胸,大腿上更是雪白一片。

邋遢少年好似也看到了卓天那直直的目光,秀眉的眸子,瞪得極大,好似在罵卓天一般。

卓天尷尬一笑,他一個十九歲少年,方剛年華,哪裏受得住這番誘惑,一時看得癡了,待一口氣快要憋不住時,纔想起自己是來救人的,不由乾笑一聲。

看到她瞪着怒目看向自己,心頭更是沒來由地一慌,只是看到那臉龐的時候,又是驚呼一聲,嘴角溢出一大串水泡!

水中洛神!

卓天腦中第一個泛出的詞語,精緻秀美的臉頰,可愛的小瓊鼻,櫻紅的嘴脣小巧迷人,秀美明亮的大眼睛更是增添一番靈動活力。

“我日,你們倆不會都死了吧,小子,你不是會水嗎,還不他媽的給我上來!”

卓天在欣賞美女,湖邊的男子卻是等不急了,對着湖裏怒聲呵斥道。

卓天猛地驚醒,身子如游魚般游到邋遢少女的身邊,右手一擁,將少女拉近懷裏,雙腿怒蹬,游出水面。

“呼…”卓天不由地大聲喘息,這一口氣憋的真夠久的,不過能看到這樣的絕世女子,卻也是值了。

懷中少女呢喃一聲,臉色緋紅,心頭小鹿亂撞,暗道:“那個算卦的說我會掉入水裏竟然是真的,難道這真是命嗎?”看着眼前的卓天神色更是複雜難明。

“喂,你沒事吧,活着說句話啊!”卓天見少女怔怔不語,不由問道,生怕她淹出毛病來。

“沒事…”少女低應一聲,感到卓天傳來的男子氣息,臉上更是羞紅一片。

“沒事就好!”卓天低笑一聲,旋即又是低喃道:“不過你現在這模樣比剛纔溫柔多了…”

好嘛,這欠抽的嘴巴,少女怒瞪一眼,纖手掐了一下他的腰肢,痛的卓天只抽嘴巴,卻也無甚辦法。 “嗎的,果然沒事,跟本大爺裝死,真他奶奶的晦氣!”

湖邊的男子見卓天他們浮出水面,又怒罵了一聲,憤憤地往他們那踢了塊石頭,雖然沒砸中他們,卻也嚇了他們一跳。

邋遢少女頓時就怒了,他們一族歷代傳承了一個奇怪的詛咒。

不能將身子侵泡在水裏,不然就四肢不得動彈,聽長輩們說,好似是幾百年前被一個叫水神的男子下的,今日要不是卓天下來救她,過不去許久,她體內元氣耗盡,就有死無生了。

而且這男子現在還這般囂張跋扈,她自然受不住了,嬌叱道:“你別走,等我上去收拾你!”旋即又突然想到了什麼,看了一眼卓天,臉色一紅,對他嗔道:“你上去收拾他!”

“我?”

卓天一個腦袋比兩個大,這丫頭是被淹傻了吧,怎麼說話都不切實際,我一個平民去收拾個劍師,不是自己找抽嗎!

看到卓天猶豫的神色,邋遢少女登時一怒,道:“你還是不是個男人,這個人這麼欺負我們,你怎麼忍的下去!”

卓天翻翻白眼,瞥了她幾眼,低喃道:“貌似你欺負我比他也不差!”登時惹來少女的嬌嗔!

“我們先上岸吧。”卓天說道,少女點點頭,在水裏,身體不能動彈的感覺的確很難受。

卓天見少女答應,只是卻不見她身子划動,看來大半個身子泡在水裏她還是不能動,真是個奇葩的種族,只得抱着她緩緩地游上岸。

那古劍宗的弟子見兩個乞丐還揚言上岸要收拾他,把急衝衝要回山門的事也給忘了,雙手抱胸,乾脆站在一旁,想着等他們上岸後怎麼折磨他們。

“別的本事咱沒有,可這玩弄人的本事,咱吳大少學的可不少!”吳明,也就是那個古劍宗弟子,心裏暗想道,嘴角揚起陰厲殘忍的笑容。

“終於離開這討厭的水了!”湖邊,少女活動下身子,卻是發現自己露了一大片春光,見到卓天那灼熱的眼光,心頭一怒,就要一巴掌扇去,只是剛到半空,突然停了下來,臉紅紅道:“好看嗎?”

“好看!”卓天毫無意識地回答了一句。

“好看,你還不把衣服脫下來給我穿,難道要我這樣子被別人都看到嗎?”少女柳眉倒豎,怒嗔道。

卓天身子一抖,這丫頭前後態度改變的太快,根本毫不及防,他衣服雖然潮溼,但還算完整,窸窸窣窣地脫下長袍給少女蓋上。

“喂,我說,你們倆真不會有什麼特殊嗜好吧,哈哈,本少爺喜歡,來,表演給我看看!”吳明見他們脫衣模樣,根本不知邋遢少年是個少女,出水後,卓天又一直有意擋住他們中間的視線,自然瞧不清楚,還以爲是兩個男人,登時眼睛亮了起來!

“大色狼,你去收拾他!”少女披上卓天的衣服,身子抖了抖,突然冒出一陣陣白煙,轉而整個衣衫都幹了,讓卓天羨慕不已。

“真要我去啊,我可一點元氣都沒有!”卓天頭皮發麻,不想被人當槍使。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