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半個時辰之後,空間震蕩了一下,星域空間如光一般,沖向了通州大陸。

PS:祝大家中秋節快樂! 通州大陸上方,許多魔族一看到方昊天的艦隊到來,頓時撤出了他們的攻擊範圍之內。

這個消息被瞭望手通秉給方昊天,也讓方昊天愣住了。

「他們躲開了?一路扯到了興龍魔星上面了?」

很意外啊!這一幫傢伙為什麼慫了?

以前的魔族,可不止趾高氣昂,總是一副老子很拽,老子天下無敵的模樣嗎?為啥現在就慫了?

連靠近都不敢靠近了。

通州大陸說丟就丟,一直跑到一千多萬裡外的興龍魔星,這個北方的要塞星辰,是啥意思?

「陛下,要我等將興龍魔星打下來嗎?」艦長問著,眼中帶著躍躍欲試。

搖搖頭,方昊天說道:「這道不用,他們這些魔人既然跑到了那裡,必定是做好了完全的準備。我們想打很簡答,可是要是打下來,毀掉了一方星域空艦,那個損失可就大了!」

「是!」艦長聞言,點點頭,不在多言。

「你下去準備吧,雖然不去打他們,但是正常的偵查巡弋還是必要的。如果對方有心偷襲的話,我不在,你們還真不好擋住。」

方昊天交代著,他不想攻打興龍魔星。

在整個魔族世界之中,魔星永遠都是要塞。雖然各色要塞所處的環境,以軍力各不相同!

但卻沒有一處是善茬!

因此,眼下這個節骨眼,方昊天可不想就這樣被坑了。只能小心翼翼的面對了。

否則一旦打起來,將會是一場修羅亂象。

畢竟魔族的增援,已經快到了。

等在場的每一個人都離開了,方昊天這才站了起來。

如今通州大陸內部,已經被人捷足先登,自己進入之後,只怕還是要小心謹慎一些否則隨時會遭到攻擊。

尤其是通州塔原本的作用,更是讓他無奈。

這座塔,一開始就不是尋常的中分宇宙作用,更是天下萬族一起年輕一輩的試煉塔。

接下來,只怕其他萬族的年輕人,會跟魔族沆瀣一氣。不會輕易的放過他們人族的年輕人。

「看來,有些時候還是霸道一點好。」

眯著眼,方昊天看到了外圍飄蕩的其他種族的存在,眼中狠厲的光閃爍,很是駭人。

背著手,走出了主室,到了甲板上,看向遠方的人們,嘴角挑起一抹冷笑:「來了多少異族?」

方昊天的詢問,很快得到了解答,方靈兒不知道從哪裡跳出來,笑吟吟的說道:「很多呢!不下三五百個,而且大多數,都是跟魔族混的。」

「不跟魔族的混的,在哪裡?」方昊天問。

「在西邊,這片宇宙中,不屬於人魔兩族的,只剩下一座神族大陸,一座百族大陸。剩下的都是魔族的地盤。」

方靈兒回答,原本看起來沒什麼腦子的傻丫頭,竟然對外邊的環境了解得如此透徹。

看來,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啊!

「嗯。你派人去告訴那一些不跟魔族的混的傢伙,我們可以放他們進去,但同樣的,他們的長輩必須留在外圍跟我們抗擊外邊的魔。只要他們答應了,接下來裡頭的獎勵,再有年輕人去爭奪。」

「這裡,交給你打理了。 重生之逆天寵愛:首席老公太無賴 我擔心魔族會強攻。」

方昊天的話,讓方靈兒錯愕了一下,旋即俏臉一變,不是很開心的說道:「怎麼這樣,說好的帶人家一起的嘛!」

方昊天聽得無奈,伸出手揉了揉他的腦袋道:「好了,我知道你一直想進去幫我。可是著外邊的人中,你的修為算是很高的,能夠帶著艦隊擋住魔族以及他的附庸們。」

「要是他們這一些人進去了,雖然我不並不害怕,可是我的時間很緊,根本沒有辦法跟他們瞎耗。能夠擋住多少,就擋住多少!最好是一個都不進來,這樣我才能走快點道通州塔。」

方靈兒扁扁嘴,雖然不是很開心,可是他知道方昊天的處境很是嚴峻,如果跟去了,真的沒有辦法好好的幫到方昊天。

指不定還會拖後腿。

但要是在這裡坐鎮,或許真的能夠擋住外邊的魔族。

這樣,方昊天的時間,就不至於浪費太多。

於是,她點點頭,答應了。

方昊天欣慰的笑了笑,這個總是愛胡鬧的丫頭,終於是長大了。

不過也好,剩下自己的不少心思。

「陛下,我們派出去的使者回來報告,異族之中不是很願意聽從我們的意思。他們覺得單單依靠他們,就能夠獨自進去。」

還未來得及開口稱讚一下方靈兒,煩心事就來了。

這一些話,弄得方昊天很不爽。

「駐紮地點在哪裡?」方昊天問道。

「異族所在,西北。」

手下回答,隨手送來一張輿圖,讓方昊天看著。

方昊天看了一會兒,眼中閃過一抹冷意。

「很好!西北。這裡不錯。」收了輿圖,他忽然揮手,身前出現一片空間通道。

不久,空間通道延伸,順著星空坐標,出現在了西北的天空上。

……

通州大陸西北,異族駐紮點。

浩瀚的氣息,以及空間波動,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他們抬起頭來,看著天穹上閃爍的漆黑,眸中青光閃爍,手在輕輕點著桌子。

「怎麼回事?」

神族打首領眸中閃過忌憚,神情很是凝重。

「不知道啊!忽然天空就出現了這樣的空間,會不會是魔族弄出來的?」

「誰知道呢?不過一說到魔族,前一段時間他們可真是被人族敲了一擊重棍。一座大陸,一處要塞,就這樣被人奪走了!」

「是啊!人確實很可怕!到了現在,還能跟魔族拼得你死我活,簡直令人意外。」

「誰說不是呢!要是我們的種族有人族那樣的實力,或許這片宇宙,也會有我等的一座大陸!一座屬於我們的大陸!」

「嗯。」

眾神族贊同的點頭,頂著天上的空間洞穴,沒有多說一句。

因為他們的首領,大神官已經站了起來,望著天上的洞穴,長長嘆了一聲,「祝融氏祝融頤,見過前輩,不知前輩才來,何事?」

祝融頤的話,在整個神族內部都引起了軒然大波。

講真的,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祝融頤如此行為,面對一個看不見人影的洞穴,低聲下氣。

嚇到了!

「朕派人來過,結果被你趕回來了。既然他們的面子不夠,朕的面子夠嗎?」

方昊天冷漠的聲音響起,一道威壓,鋪開,就好像這片於宇宙的意志一樣,讓在場的所有人感到了一種來自心靈深處的敬畏。

一些年輕人,已經跪在了地上,絲毫不敢站起來。

太可怕了!這樣的人,為什麼會存在。

「前輩,並不是我們不願意,只是魔族他們……」

祝融頤忍者跪下的衝動,擦了擦額角的冷汗,連忙說道。

方昊天聽了,沒好氣的哼了一聲,瞬間,祝融頤臉色蒼白,一口鮮血噴在地上。

「朕是給你面子,可你卻沒有接受,真以為朕不敢對你們下手嗎?」

「沒聽過皇帝一怒,伏屍百萬嗎?」

輕描淡寫的語氣,卻讓在場的每個人都膽戰心驚。

祝融頤艱難支撐著身體,喘了很久,這才開口說:「前輩,您的說法很對,可是我們的一旦答應了人族,魔族會怎麼看?」

「我們神族不比人魔兩族,我們的實力不強。一旦答應了您,這不就是將我們徹底推到了魔族的對立面嗎?」

「如果是這樣,以後我們這一些種族,將會捲入無限的戰爭。將會有無數的傷亡啊!」

祝融頤的話,讓很多人都點著頭。雖然這些話不是很中聽,可卻也道出了他們這一些種族的悲哀。

人口少,強者少。就好像風箱里的老鼠,兩頭受氣。

簡直憋屈得不要不要的。

「那麼你以為魔族能留你們?朕會留下你們嗎?」

方昊天冷笑一聲,將祝融頤震到了。

沒錯,人族能夠留下他,而魔族呢?

這是一個問題,很現實的問題!

魔族人少,可是實力很強,修為很強,他們需要更多的大陸來強大自己。他們是不會留下任何與他們作對的種族的!

因為他們需要生存空間!所以,不管是人族,還是其他的異族,一旦被攻下,只有奴役,跟死亡兩個下場!

這是所有種族都不希望看到了的!

至於人族,雖然人口眾多,可是高手也就那麼多。

就算撒出去,在也是如同毛毛雨一樣,根本不用擔心大陸的生存空間不夠。

所以眼下,跟人族合作才是明智之舉。

……

嘴角一陣抽搐,祝融頤低下頭,不多說一句話。

等了很久,祝融頤才說道:「這件事我做不了主,必須請示上方。」

「一炷香時間,一炷香之後,朕要答案。」

「如果你們不與人族結盟,那就是敵人!為了生存,所有敵人,都要扼殺在襁褓之中。」

「別忘了,此間勢力最強者,是魔族。這片宇宙,也是魔族為尊。」

「朕能夠答應你的就是,自己打下的江山,歸自己。」

「至於以後,會不會殺起來。誰會比較貪心了。」

方昊天長嘆一聲,對於未來的事情,他真的很不想去理會。

只是奈何大家都是人族,能夠幫上一點,就一點吧。

話音剛落,祝融頤感受到了身上的壓迫一松,面帶感激的拱手,想要致謝。

「跟你合作。但是我們需要一百個進入通州塔的名額。」

一道喊話聲,將在場的幾個人都震驚了。

「大議長!」

祝融頤驚呆了,面露動容之色。 祝融頤的喊聲剛剛落下,一道虛影驟然出現在他的身前。

身上羽翼豐滿,微微撲閃,乳白的華光照耀四周,他的神情聖潔,宛如天上的神人。

方昊天看著他,有點意外。

「天使神族?不是已經滅亡了嗎?」

一說到天使神族,方昊天帶著一絲意外神色。

當初在水德神墓中,他可是找到了不少的書籍,裡頭清晰的記載著,整個神族的形式。

其中,就有天使神族。

只不過,號稱神族扛把子的天使神族,理論上,早就滅了,為什麼到現在還存在。

「咳咳,老朽是天使神族最後一人了!我並不是正統的天使神族,而是血脈返祖而成的。」

聽到了方昊天的疑問,大議長也愣了一下,他並不清楚,為什麼方昊天會知道天使神族的過往。

畢竟天使神族被滅亡了很久,他們的族人對天使神族的過往,都是知之甚少。

只知道是消亡了,留下來的支系龐雜而已。

所以,乍一聽方昊天的話,大議長立刻就解釋到了。

畢竟他也曾經因為被誤會是天使神族,而被追殺了十多天。

當初那一種辛酸歷史,還是不要被知道比較好。

「如此啊!」

方昊天點點頭,看向大議長的眸中閃過一絲忌憚。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