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十四年了,再一次步入南詔國土,對他而言,竟是如此困難!

二十年前,劍南曾爆發戰爭,南詔入寇蜀地南境,佔領、建寧二郡。在

史上,這樁戰事被稱為『天寶戰爭』。

南詔國佔領為時八年。

安史之亂平定之後,南詔退回雲南,又正式歸屬大唐版圖。

在四境不寧的時代,『天寶戰爭』已經被遺忘了,因為那隻不過是國力貧乏

的南詔,在面對著李密大軍入侵的反抗罷了。

朝廷沒有人知道,那是一個王者發動『上兵伐謀』的極致表現……

大唐並不曉得,當時雲南正在內亂,除了正統的南詔國之外,還有以浪穹、

施浪二詔所組合成的『大理國』。

為了與大理的爭戰,當時的南詔國王稀羅△發動謀攻,化名敕里到中原活動

,他放出風聲,將與大唐聯軍攻擊大理。大理為了避免雙面對敵,故決定先發制

人,以南詔國王名義攻擊。後來敕里與大唐密謀,由南詔出兵為大唐奪回

,並以大唐鞭長莫及為由,派了副手前來駐軍,充任刺史。

這些細節並未在唐史上見到,唐史上只記了『南詔侵唐,據郡』。

但這件事,卻讓敕里成功在大理北方駐紮了軍隊,再加上南詔原本便在大理

之南,大理實實在在的成了雙面受敵。

現在,內亂已經結束了,南詔統一了雲南六詔。眼前的大理城,已成了南詔

國的副都。

身為江湖第一大幫 ̄丐幫的幫主徐乞,只要想到任何有關敕里的事,便會害

怕、顫抖……

敕里,已經被稱為『天棄鬼才』。

四大天才之中,以天棄鬼才為首。

以敕里為首!

這是世人默認、承認、甚至公認的事實。

十四年前,他曾與諸葛靜、段鈺、徐乞等人一道,參與敕里主導的『靈山

戰役』……

那短短一天的戰役之中,大理、南詔各傾全力一戰,但後來決定勝負的,並

非兵戰,而是『挑戰』。

普天下眾英傑對敕里一人的挑戰。

那一戰,其實只是私戰,是敕里的私戰。

為私而戰。

但時至今日,『靈山戰役』在許多人的心中,已是一個不可磨滅的烙印……

他們親眼見到了『神的境界』,在敕里身上見到。

在靈山戰役之後,原名稀羅△的敕里,才正式被稱為『天棄鬼才』。

全部的人都相信,天棄此人,因為他們害怕此人。

在靈山戰役之後,敕里在武林道上,被視為不可越的屏。他達到了智慧

、武藝的『最高領域』。

任何人終其一生,也絕難企及、不能望其項背的境界……

在靈山戰役之後……敕里身亡,但他也已成為了……

神。

白衣書生終於將極其沈重的一步跨出。

踏進大理城內。

開頭成功之後,接下來就輕鬆許多,他開始在大理城中漫步。

大理仍以浪穹、施浪二詔為主體,因其族人多著白衣,故此二詔也常被統稱

為『白苗』。

相對的,南詔的蒙舍詔,便被稱作『黑苗』或『藍苗』。

總而稱之,即是『雲南苗族』。便是世人印象中,以飼毒施蠱為能事、巫筮

卦卜極其發達的『雲南苗族』。

大理城中,也有不少漢人,加以白苗族人多穿白衣,白衣書生在城中並不特

別顯眼、或奇怪。

「善釀……給我善釀!」

忽然有人以漢語喊道。

那是個發色全白、面色蒼老,看上去似乎已是八、九十歲的老頭子,坐在路

旁的酒店裡,大嚷著:「我要善釀! 腹黑孃親:拐個王爺好暖牀 杭州的善釀!」

白衣書生心有所覺,便走了過去。

小廝是個漢人,被這老人喊得慌了,手足無措的訥訥說道:「雷大人……我

們這沒有……沒有善釀產的杭州……」

「不要善釀了。有沒有龍井?」白衣書生走到小廝身邊,微笑道。

「這……我們不賣茶,只有酒……」小廝答道。

「那就都不用了。」白衣書生說完,便在老人對面坐下。

老人看著白衣書生,微笑,斟了一杯白酒給他。

白衣書生看著老人,微笑,喝下了那杯白酒。

二人像白痴般對笑了一陣,又極有默契,同時起身,走出店門、走出城外。

「君無憂。」

「副座。」

離城數里,四下無人時,兩人分別道出了對方的稱謂。

君聆詩,字無憂。

副座,指的則是當年敕里的副手,駐軍長達八年的雷烏。

當年的南詔與大理,以宗教紛爭而對立,南詔國有新興宗教,名曰『拜月』

;大理則崇奉大地之神『女媧』。二者互不相容,以此相持不下。

「我已不是副座了。」雷烏苦苦一笑,搖頭道:「他廢了拜月教。」

拜月教創始者,名為楊冰,執政二十餘年;後楊冰戰死,雷烏續立,任教主

歷時六載;後又以稀羅△為教主,雷烏遜位為副手,經過了十二個寒暑。

所以,如果拜月教只存在三代,那敕里就是最後一任的亡教者?

誰敢讓身之為人、而其才非人的敕里成為亡教者!?

君聆詩眉頭略蹙,道:「他……?仲參嗎?」

「應該叫他作△迦異。」雷烏澀澀說道。

楊冰戰死的那一役,南詔元氣大傷,經過雷烏六年的苦心經營才恢復元氣、

敕里將其壯大,他們對拜月教有著如同父子一般的深厚感情。△迦異廢了拜月教

,等同否定了雷烏的貢獻、敕里的努力。

「他還作了什麼?」君聆詩又問。

從雷烏的神情看起來,還有,一定還有什麼!

雷烏仍是澀澀一笑,輕嘆道:「你看不出來嗎?」說著,又走出幾步。

君聆詩看出來了。

雷烏年紀雖大,但應該只是逼近六旬,如今看來卻似乎行將就木、垂垂老矣

。且雷曾與黑桐正面交手,不相上下,可見其功力之精深。如此高手,卻老化的

這般迅速,便只能有一個理由……

「他……廢了你的功力。」君聆詩輕聲說道。這不是問句。

「不是廢,是吸去了。」雷烏滿臉的皺紋不斷抽搐,忿忿說道:「不只是我

,巴奇也是……『拜月秘術』傳到他手上,他將『反客為主』、『過屋抽梯』一

道解釋,成了一套能吸取他人功力為己用的武功,稱之為『集澗湧泉大法』!」

君聆詩不禁一怔。

不僅僅是雷烏曾與黑桐戰成平手,巴奇當年也號稱『南苗第一強者』,他打

敗過皇甫望!

若果,△迦異同時擁有了這兩人的功力……

武功高絕那是一回事,君聆詩覺得奇怪,十分奇怪!

△迦異是敕里的養子,雷烏是敕里的副手、巴奇是敕里麾下三將之一!他怎

能對這兩個人下手?他瘋了嗎?

這就是他所謂的『集澗湧泉』?不可思議!

但是……但是……不可能啊!

君聆詩滿懷疑惑的望著雷烏。

雷烏,拜月教副座,十四年前錦官、永安聯軍共五萬大軍,與一萬軍戰

於嘉陵渡口,此役名為『嘉陵會戰』!

君聆詩、諸葛靜、徐乞皆有與戰,他們被雷烏打得一敗塗地!

而後,南詔國發起錦官攻略戰,雷烏領親衛三千騎兵直奔錦官城下,與當代

『鎮錦屏』傳人趙瑜單挑,戰勝。

雷烏的戰略頭腦、雷烏的武藝、雷烏的智慧,無人會懷疑!

徒有一身勇力的莽將巴奇固不足道,但雷烏怎可能被△迦異輕易奪去了一身

功力?

功力雖失,智慧猶在,雷烏看出了君聆詩的疑惑,只是苦笑。

「告訴我!」君聆詩沈聲道,話中帶怒。

君聆詩性格沈穩持重,極少、甚至不可能發怒。

雷烏深深一嘆,終於說出了一幕難以忘懷、悲極怨極的往事……

靈山戰役之後,南詔與大理幾乎都是全師而退,但雙方的領導階層皆損失慘

重,不約而同的採取關閉四境、保存國力的措施。

南詔方面,△迦異命暫不發布雲南王稀羅△戰死的消息,只說稀羅△身受重

傷,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療養,自己則扮演起了稀羅△的角色。

這造成了一種極奇特的情況:大理與中原武林,都知道稀羅△已死;但南詔

人民與大唐卻不知情。

對四境不寧的大唐來說,無事即是好事,故從不多問,朝廷只負責承認並冊

封『王』而已。

△迦異接著令我總攬國政、巴奇負責軍事,兩人一內一外治理南詔,倒也安

平。兩年過去了,南詔國人重新開始習慣把我當成雲南王,畢竟我也登上過拜月

教教主的大位,以執政能力而言,我自信並不比教主遜色。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