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北堂信忠,北堂家旁系代表人物,北堂恨炎的親叔叔,現年已經八十多歲,北堂莫言論輩分也要喊他一聲叔。

不過尊卑有別,北堂莫言可是嫡系三爺,身份尊崇,所以平常倒沒有特別尊敬地稱呼。

一個身著紅甲的老者破空而至,一路連綿幾萬米的狼藉他不可能沒有看到,他原本以為北堂莫言在跟一個勢均力敵的敵人在戰鬥,可是看到北堂莫言追殺的軒轅無命這麼年輕,不由大為驚異:「此子何人,莫言你這是……」

「信忠,不要廢話,此子溜滑無比,先助我把他拿下再說!」北堂莫言攻擊未有任何停頓。

北堂信忠點頭,然後加入了北堂莫言地行列。

北堂信忠的實力很強,比北堂莫言還強,他可是神明境六星的武神。而且他也擁有一種叫炎波武勢的武勢,他一加入,軒轅無命頓時叫苦不迭,因為會有隱蔽性極強的小範圍爆破類波動干擾他的靈念判斷。

軒轅的青怒緒力流水一般地消失,他知道這樣下去,只許片刻功夫,他就會徹底沒轍。

想到自己真的要死了,軒轅無命心頭陡然一亂。

心亂,本就受到陰魂武勢的影響,軒轅無命的鬥志陡然一降,在這種高強度的戰鬥中哪能出現這種情況?頓時一下沒有控制得好,被北堂信忠的攻擊攻中了。

「轟……」

這還算是軒轅無命最危險的時候,在虎雷殺陣之中養成的一種習慣起了作用,施展了雷光電影躲過了最強的傷害爆發點,卻也被攻擊的側鋒掃中。

即便是攻擊側鋒的攻擊,那也是百萬牛級別的。緊急開啟地「羲和光罩」也瞬間破碎,然後軒轅無命悶哼了一聲昏死了過去,身子如同破布一樣甩了出去。

「好!」

北堂莫言興奮地喝叫了一聲。

兩人齊齊高速騰飛了過去,震碎了一路枝葉,出現在了軒轅無命的身邊。

「他竟然沒死?」北堂信忠很是驚愕,然後抬手就要給軒轅無命再補上一記。

眼看軒轅無命就被被他斃於掌下,北堂莫言猛然開聲道:「留他一命,我要扒皮抽筋!」

北堂信忠心頭微愕,他不知道北堂莫言為何對這個實力詭奇的少年恨之入骨:「這是哪家的小子,怎麼實力如此詭異?」

「他叫軒轅無命!」北堂莫言冷哼一聲。

「他就是軒轅無命?」北堂信忠恍然間錯愕道:「侯爺不是說……」

「信忠叔,還請你對這事暫且守口,你也看到了,這小子年紀輕輕實力已經如此恐怖,他日還了得?」北堂莫言咬牙切齒道:「如果放任他成長,那就是放養了一頭恐怖的妖獸,隨時可能咬我們北堂家一口,我就要杜絕這種危險。」

北堂信忠微恍:「軒轅蒼呢?被你殺了?」

「嗯,不過鮮於懿死在了軒轅蒼手中!」北堂莫言痛恨道。

「什麼?鮮於懿死了?」北堂信忠駭然。

對於北堂家來說,每一個武神都是不可或缺的主力,更何況鮮於懿還算是一個成長度不低的武神,這一生或許無望武聖,但是神隱境還是沒有什麼大問題的。

可是現在,鮮於懿竟然戰死了,這絕度是件不小的事。

「所以我要把這小子帶回去剝皮抽筋,我還要逼問出他身上的秘密。」北堂莫言冷聲道。

北堂信忠點頭道:「他剛才使用的身法太詭異,如果能問出來,作為我北堂家的鎮府絕技,我北堂家的實力一定會大漲。」

北堂莫言眼中露出幾分喜色,他正是做這種打算,如果能把軒轅無命的身法學會,戰鬥力上漲何止一星半點?

北堂莫言還想到了軒轅無命成長和天賦,軒轅無命一定有強大無比的機緣,這才讓他這個身具五元靈根的廢材都擁有如此恐怖的成長力。如果能把這種機緣嫁接到北堂白身上,以他的天賦,那還了得?

所以,即便是恨不得要一巴掌拍死軒轅無命,北堂莫言想到這麼些好處,他還是忍住了。

「先帶回去吧!」 逼婚成寵:傅少,請剋制! 北堂莫言單手一吸,將軒轅無命提到手中,然後禁錮了軒轅無命的經脈。

可是就在北堂莫言和北堂信忠兩人升空沒走多遠,一個身著黃衣,鬚髮飄飛,眉目慈善的老者飄在空中,擋住了二人的去路。 跟北堂信忠交換了一個眼神,感覺到眼前這老者深不可測,北堂莫言很是警惕:「你是何人?」

黃義老者輕揚了下手,氣度非凡:「老朽東方逆水!」

東方一族,這在大周武國可是有著非凡的意義,雖然民間也有非皇族的東方家,但是任何人一聽姓東方,首先想到的就是皇族。

黃色,也是皇族眾人最喜歡的顏色之一。

因此北堂莫言心頭一緊:「不知東方先生攔住我們二人,有何貴幹?」

「貴幹說不上,只是想讓二人把這個小傢伙交給我。」東方逆水笑容可掬地說道。

北堂莫言表情一冷:「憑什麼?」

東方逆水眸光微冷,然後只見他並指朝北堂信忠一點。

「嗖……」

尖銳的破空聲起來,那是一道幽藍色的指氣。

北堂信忠本就很警惕,所以東方逆水一出手,他便立即做了反應,他凝聚出一團螺旋的火焰打算以攻對攻抵擋這一道攻擊。

可是很顯然,兩人實力相差懸殊,東方逆水的指氣輕鬆衝散了那凝實的火焰錐,還勢如破竹地破開了北堂信忠的護體靈能,並將他的有胸洞穿。

「噗……」

就如同被狙擊子彈擊中一般,北堂信忠整個人倒旋著翻飛了出去,在穩住身形時,痛苦地撫著胸口,而他的後背血水汩汩。

一招輕鬆重創北堂信忠,東方逆水的實力顯然強出北堂信忠許多。

「這個夠么?」東方逆水臉上還是那種人畜無害的笑,他的養氣功夫似乎已經到了極致,即便是殺人恐怕也能面帶微笑,非常有風度。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皇家風範。

「神隱境武神!」北堂莫言內心驚駭。

「現在,你願意把這小傢伙交給我么?」東方逆水再次指了指軒轅無命。

「可以……」北堂莫言咬了咬牙:「不過……敢問先生何許人也!」

「記仇可不是一個好性格。」東方逆水單手輕揚。

北堂莫言心頭驟緊,一股極其危險的感覺浮起心頭,他連忙擺手道:「絕無這個意思,只是想知道先生跟軒轅無命是什麼關係,為何要救他?」

「我有跟你解釋的必要麼?」東方逆水淡淡笑著。

北堂莫言臉色一窒,卻是無言以對,形勢比人強,他還能怎麼著?

「交人!」東方逆水再次招了招手:「我的耐性其實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好!你也不用擔心我會殺你們,要殺你們,你們早就死了。」

的確,神隱境的武神要殺兩個神明境的武神實在是沒有什麼壓力。

北堂莫言哪還敢猶豫,直接將軒轅無命丟給了東方逆水。

北堂莫言直覺認為這東方逆水應該不算是軒轅無命很親密的人,要不然不會是這種態度,而且出手傷北堂信忠時那麼果斷,絲毫不擔心他們會傷害軒轅無命。

所以用軒轅無命的生命威脅東方逆水,不會是一個很明智的行為。

再者,東方逆水代表的可是強大的皇族,他北堂莫言再狂,他北堂家就算是有謀篡之心,現在他也不敢明地跟皇族過不去。

東方逆水提著軒轅無命,踏步離開,沒有留下一言片語。

「就這樣放掉軒轅無命?」北堂信忠恨恨地盯著那漸飛漸遠的東方逆水和軒轅無命,就如同一個飢餓者看著煮熟的鴨子被飛走。

知道軒轅無命是個擁有大機緣的超級天才,北堂信忠也明白軒轅無命渾身是寶。

北堂莫言臉色陰沉得都要滴出墨水:「要不然呢?這東方逆水不但是神隱境,恐怕還是老牌神隱境,這種級別的武神,再加兩個你我也不是他的對手。就算想挖出軒轅無命的秘密,也得有命享……對了,你的傷還好吧?」

「還行……他手下留情了。」北堂信忠也只有苦笑,如果剛才這東方逆水要他的命,他已經是個死人,實力相差太懸殊。

北堂莫言的目光放到那在天邊變成一個黑點的二人,心頭憂慮重重。

這次出手原本是打算得好好的,直接滅殺軒轅蒼爺孫二人,可是異變迭起,鮮於懿不但沒能單獨完成任務,最後卻還落個身死道消。

現在軒轅蒼雖然死了,可是軒轅無命卻還活著,甚至還節外生枝……這可算是偷雞不成反蝕把米。

如果軒轅無命成為了皇家的人,那麼這事可就麻煩了。

軒轅無命的天賦太恐怖了,不出十年,他的實力恐怕就能壓過一般的武神,那個時候恐怕就是他報仇的時候了。

想到軒轅無命說過,如果讓他活著,他日就會讓北堂家雞犬不寧,北堂莫言不由打了個冷顫。

「不能讓他們就這麼走了!」北堂莫言猛然凝聲道。

「莫言,你想怎麼辦?」北堂信忠臉色微沉。

北堂莫言咬了咬牙:「回去,跟父王商量一下,這次……恐怕得讓聖武者供奉出馬了。」

軒轅無命醒過來的時候,發現他正在一張潔凈的床上,紅木帷幔,十分奢華,在床的旁邊桌子上,一個衣著樸素的女子正坐在那,枕著手睡著了,房間里那幽暗的燈光告訴著軒轅無命,這是夜間。

「這是什麼地方?我怎麼還沒死?」

軒轅無命疑惑地檢查了下身上,沒有什麼傷勢,也沒有丟東西,完好如初,就彷彿之前軒轅蒼戰死,他被北堂莫言追殺也只是一場噩夢。

「這難道是北堂侯府?不對……北堂莫言恨不得把我的骨頭都嚼碎了吞掉,就算不死,也應該在死牢里,怎麼可能給我這麼好的待遇?」

想到這,軒轅無命眉頭微凝地看向那個女孩,當下輕咳了一下。

那女孩睡得並不沉,聽到響聲猛然站了起來,有些慌神地看了過來:「尊客,您醒了啊?那個老爺說,您醒來就去旁屋找他。」

軒轅無命心頭微恍:「這是客棧?」

「是的……這是錦來客棧,我……我叫小青,尊客有事儘管吩咐。」小青恭敬回應,臉色微紅。

「你剛說的老爺是誰?」

「嗯?我也不認識啊,只不過一看就是大人物,雖然年齡看起來不小,但是精神頭很棒,眉慈目善,見到誰都是大把的賞金,可好了。」小青眼睛發光,很顯然她也得了不少賞金。

軒轅無命眉頭微揚:「他就在旁邊屋裡?」

「是的,就在這屋的西邊,他說等您醒來,就去找他,無論什麼時候都行。」小青點頭。

「行,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軒轅無命點了點頭,然後拋給了小青一塊九品靈晶。

其實對於普通人來說,金幣比靈晶更直接,但是軒轅無命身上還真沒有金幣。

不過再普通的人,也知道靈晶是何物,接過靈晶的小青眼睛大亮,連連點頭:「謝謝尊客,我這就去給尊客準備熱水,我看您風塵僕僕的,洗漱一下會更舒服一些。」

話畢,小青就退了下去。

從小青身上收穫了一分玄恐緒力和一分赤喜緒力,軒轅無命這個時候也才意識到,他身上的衣物有多處破損。

雖然還沒到襤褸的地步,卻也很有些不堪,估計如今的形態恐怕也沒有多雅觀。

在小青關上房門后,軒轅無命直接換上了一套外衣,同時以靈能凝化出一面水鏡,發現自己臉部還算潔凈,而且……髮型沒怎麼亂,短碎的頭型就是很好打理,五指帶上點靈能掃動一下,就能讓頭髮清爽飄逸,根根分明,比用了什麼洗髮水都好。

雖然不打算沐浴更衣,但是保持基本形象,做到衣冠整潔,也是對人的一種尊重。

是的,軒轅無命打算去見一見這個「老爺」,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他想這個「老爺」不管是敵是友,情況都只會比在侯府來得好。

何況,人家如此禮待他,他自然不能不告而別。

這家客棧不小,而軒轅無命住的,顯然是這客棧最好的豪華套房,出了門,是樓道,樓道上早已經有小廝候著。

「這屋的長者可睡下了?」軒轅無命問道,如果睡下了,那就沒必要打擾了,等天亮再說。

「沒有,小芸妹子還在給他磨墨呢,也不知是在寫字還是在作畫。」小廝恭敬回應著,眼睛賊亮賊亮地看著軒轅無命。

軒轅無命知道,這是等著打賞呢。

雖然說不上心情好,但是軒轅無命倒也不介意給這些人一點賞賜,反正他們總是能回饋一些東西。

這不,一塊九品靈晶又換來一分玄恐緒力加一分赤喜緒力,情緒有時候搜集起來還就是這麼簡單。

「咚咚咚……」

軒轅無命敲響了房門。

「老爺,你寫著,我給您看門去。」

裡面傳來了一個柔柔的聲音,應該就是小芸了。

片刻后,軒轅無命在一個跟小青穿著差不多樣子衣裙的女孩引進了屋中,在套房中的書房裡,軒轅無命見到了一個氣度不凡的老者,自然就是東方逆水。

此刻東方逆水正揮毫潑墨。

那小芸正要招呼東方逆水,軒轅無命輕抬手示意她不用打擾,他就那樣靜靜地看著東方逆水寫字。

這一看不打緊,卻看到東方逆水一側垂落的一張寫好了字的紙上,那幾個字竟然是……壯懷激烈。

軒轅無命愕然,再細看一下,發現這東方逆水竟然真的是在寫《滿江紅》。

軒轅無命這一靜候就是足足盞茶時間,東方逆水方才放下筆,意猶未盡地看著自己的字頻頻點頭:「這一張,我覺得算是寫出了一點意境,你看呢?軒轅無命!」 東方逆水的字非常好。

軒轅無命雖然沒有研究過什麼書法,但是就單從普通人欣賞的角度來看,眼前這老者的字體外柔內剛,鋒芒暗隱,一筆一劃都如翠竹飛葉,頗有意境。

不過軒轅無命有另外一種鑒賞的能力,那就是當他從這兩小段的《滿江紅》中收穫到一分青怒緒力時,他就知道,眼前這老者的筆力的確非凡,已經能將情緒代入到字中,堪稱大師。

所以,軒轅無命沒有絲毫的吝嗇他的讚譽:「意境非凡,字裡行間把詞中的那股激怒表現得淋漓盡致,先生實乃大家。」

「哈哈……」東方逆水頗為受用:「我也還算滿意,不過你或許應該誇一下寫這詞的人,能夠將那種激憤的情緒如此強烈地通過字詞展現出來,其學識也是非凡啊。」

軒轅無命略微尷尬地笑了下:「老先生謬讚……」

東方逆水表情一僵,突然眸光一凝:「謬讚?難道說……這詞是你作的?」

軒轅無命表情更為尷尬:「老先生尚不知道?」

「老朽只是路過蒼山郡一處集市時,聽到人吟唱,覺得這詞寫得非常好,於是便記了下來。」東方逆水驚異地看著軒轅無命:「想不到你小小年齡,端得是文武雙全,修鍊天賦已是如此天才,想不到還能做出這等可為經典的詞?」

軒轅無命突然無言以對,他實在沒有臉剽竊得心安理得。

而在東方逆水看來,軒轅無命這就是謙虛了,不由哈哈一笑:「老朽在不知道是你寫的詞的情況下,已經喜歡上這首詞,這也是和你的緣分。就算是為了這個緣分,救你一命倒也算是合乎人道。」

「謝老先生的救命之恩。」軒轅無命朝東方逆水恭敬地鞠了一躬:「敢問老先生高姓大名?」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