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劍王城不僅有著林立的坊市店鋪,還有著一個供修士自由交流的地方,說白了就是擺地攤的,要是運氣好,加上眼光獨到,說不得就能夠淘到價值連城的寶貝。

這片區域頗為偏僻,唯有劍王城一個角落,但卻十分熱鬧,人來人往,絡繹不絕。

或許強者甚少來這裡,但一般的修士卻很喜歡來這裡逛逛,淘淘寶貝,當成是一種消遣的方式。

步塵在城內轉了一圈,不知不覺間也來到了這片頗為特別的區域。

入眼的儘是隨意擺放的地攤,賣的東西更是五花八門。

耳邊則儘是喧嘩的聲音,猶如到了菜市場一般,許多人都在討價還價,好不熱鬧。

「人氣還真高啊,不知道有沒有什麼寶貝是被漏掉的,我也去碰碰運氣。」步塵興緻很高,徑直擠進了人群之中。

他的眼光自然是不差的,隨意的在一個個地攤上掃過,搜尋著被漏掉的寶貝。

來這裡,完全是抱著玩兒的心態,有沒有收穫都無所謂,反正都是碰運氣,誰也不敢保證自己就一定能夠淘到寶貝。

一般情況下,也沒人知道是否有人淘到寶了,因為淘到寶貝的人都很低調,沒人會傻乎乎的說出來,不然就等著被搶吧!

別說是離開劍王城,就算是在劍王城內,殺人越貨的事情也並不少見,只要別打主意打到天劍學院的弟子身上就行了。

「咦,還真有漏掉的寶貝啊!」

猛然間,步塵的目光鎖定在一個地攤上不動了。

沒有遲疑,他快速擠到了那個地攤前,很是隨意的看了起來。

擺攤的是個乾瘦的年輕男子,修為不高,僅僅是煉罡境。

在看到步塵走到攤前後,其立刻就熱情的招呼道:「前輩想買點什麼?隨便挑,價錢絕對公道。」

他這話倒是真心的,步塵修為比他高,又穿著天劍學院弟子的衣服,更重要的是其背上背著一柄金劍,分明就是執法殿的弟子,他可不想得罪。

步塵沒有立刻搭話,而是繼續在地攤上挑著,過得一會兒,才將他剛才看中的那樣東西拿了起來,隨口問道:「這個怎麼賣?」

乾瘦男子看了一眼他手中的東西,連笑著道:「前輩真是好眼光,這是一塊千年寒鐵,是鑄劍的好材料,只需要一顆三階妖核就可以交換了。」

「一顆三階妖核么,價格倒是挺合理的,這塊千年寒鐵我要了。」步塵微微沉吟,決定將其買下。

一翻手,他取出了一顆三階妖獸,隨手丟給了擺攤的乾瘦男子。

妖核這種東西他是不缺的,一般的他也並不在意。

就算對方說需要一顆四階妖核,他也會毫不心疼的拿出來。

因為被他拿在手中的是一件真正的寶貝,別說是三四階的妖核了,七八階的妖核都是換不到的。

幸好沒什麼人識貨,不然這寶貝也輪不到他來發現了。

雖然得到了一件寶貝,可步塵卻並未顯露出什麼異樣來,很是自然的將其收了起來,並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而那名擺攤的乾瘦男子亦是滿臉笑容,今天總算是做成了一筆買賣。

在這片區域擺攤的實在是太多了,雖然每天來往的人也不少,可能夠賣出去的東西,其實並不多,賣東西的人同樣是在碰運氣。 順利收穫了一樣寶貝,步塵的心情大好,繼續在地攤間走動著,想看看自己還能否有好運。

他倒也不強求什麼,反正今天已經有了所獲,算是不虛此行了。

很是突然的,人群中出現了一些騷動,引起了許多人的關注。

「將東西交出來吧,別逼我們動手。」有人很是霸道的開口說道。

「憑什麼?這是我們淘到的寶貝,為什麼要給你們?」一道頗為強勢的女聲響起。

「我勸你們最好乖乖的將東西交出來,天金石是蒼生師兄一直在尋找的東西,要用其鑄造絕世寶劍,你們將其獻出,說不得蒼生師兄一高興,會賜予你們一些好處。」

「但如果你們不識好歹,讓蒼生師兄知道了這件事情,絕對不會有你們的好果子吃,趕緊將天金石交出來吧,這是你們投靠蒼生師兄的大好機會。」

「還有你懷中的妖獸,最好一併獻給蒼生師兄,一頭王獸,想必蒼生師兄也會很感興趣的。」

人群中,不斷有聲音傳出。

不少人都露出了驚訝之色,紛紛將目光投向了場中一名女子懷中抱著的小獸,誰都不曾想到,這竟然會是一頭王獸。

一時間,許多人都露出了貪婪之色。

王獸的價值實在是太大了,一旦成長起來,那將是無敵的,且無比的忠誠,將會是最好的助力。

只不過卻沒人敢輕舉妄動,因為抱著王獸的女子身著天劍學院弟子的服裝,這裡可是劍王城,天劍學院的地盤,有哪個外人敢對天劍學院的弟子動手,那絕對是找死。

誰都知道劍王城的城主乃是天劍學院中的一尊巨頭,一直坐鎮城中,真要弄出什麼大動靜來,任誰都會吃不完兜著走。

「還真是熱鬧啊,又在上演什麼好戲呢?」步塵露出異色,慢慢的擠進了人群中。

剛一擠進去,他就看到七八名男弟子正將兩名女弟子圍在中間,氣勢洶洶,一副隨時都要動手搶奪的模樣。

圍觀的人中分明有著一些天劍學院的弟子存在,卻並沒有人去插手這件事情。

原因無他,只因為那七八名男弟子剛才提到了一個人,天劍四絕中的蒼生。

天劍四絕在天劍學院中的地位都十分特殊,背後基本上都有著老怪物支持,所以即便是修為比他們高的,也對他們十分忌憚。

正因為如此,天劍學院中才會有許多弟子去巴結天劍四絕,以此來耀武揚威,就像眼前這幾人一般。

如果他們不是投靠了蒼生,哪敢在劍王城中如此的放肆啊?

「你們想做什麼?難道要不顧學院的規矩強搶嗎?」抱著王獸的女弟子寒聲道。

其生得極為清麗可人,即便是生起氣來,仍舊是顯得很可愛,尤其是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是讓人看過一次就難以忘記。

「居然是這丫頭,還真是女大十八變啊,這變化著實夠大的。」步塵的目光鎖定了大眼睛女弟子,眼中泛起濃濃的異光。

一名身形魁梧的男弟子冷哼道:「規矩?那是針對一般人的,可約束不了蒼生師兄,就算我們現在動手搶你們的東西,誰又敢插手呢?」

「喂,口氣是不是太大了點?把我們執法殿當空氣了嗎?」步塵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不咸不淡的說道。

「什麼人?」那幾名投靠蒼生的男弟子均是轉過身來。

被包圍起來的兩名女弟子亦是看了過來,均是沒料到在這個時候會有人出面幫她們。

抱著王獸的大眼睛女弟子在看清楚步塵的模樣后,立刻露出了驚喜之色,激動的呼喊道:「步塵哥哥!」

「我還以為你不認得我了呢,年未見,靈兒你可是長成個大姑娘了。」步塵呵呵笑道。

大眼睛女弟子不是別人,正是當初在魔鬼沙漠中被他搭救的洛靈兒。

那個時候洛靈兒還只是個十一二歲的小丫頭,現在則是大變樣了。

一看到洛靈兒,步塵心中就不禁想起了他們之間的那個約定,只是不知道洛靈兒如今是否還記得。

聽到他的話,洛靈兒更加開心了,立刻拉著身邊的女弟子跑了過來。

那幾名男弟子並未阻攔,因為他們不覺得洛靈兒二人能夠跑得掉。

「步塵哥哥,真的是你,你什麼時候進入天劍學院的啊?而且還成了執法殿的弟子。」洛靈兒臉上滿是驚喜之色。

「就在幾個月前,我自己也沒想到會變成執法弟子,本來我還想著去找你呢,沒想到在這裡遇到了,看來出來這一趟還真是很正確。」步塵亦是顯得很高興。

「你們說完了沒有?趕緊將東西交出來,你一個小小的執法弟子,最好別插手這件事情,蒼生師兄的怒火不是你所能承受的。」一名男弟子開口,語氣十分不善。

當即步塵轉過身來,臉色瞬間轉冷,寒聲道:「你們真的是很沒有禮貌,別在我面前提什麼蒼生,他也只不過是天劍學院的一名弟子罷了,你們最好給我滾遠點,不然我只好將你們帶回執法殿了。」

「將我們帶回執法殿?就憑你?」一人輕蔑道。

「沒錯,就憑我,你們有什麼懷疑的嗎?」步塵淡淡回道。

獨家摯愛,總裁低調點 「我勸你最好別多管閑事,執法殿還管不了蒼生師兄的事情。」另一人冷冷道。

聽到這話,步塵的眼神徒然變得凌厲起來,往前邁出一步,道:「既然你們如此說,那我今天還真就要管上一管了,不然你們還真以為執法殿只是擺設呢!」

聞言,那幾名弟子的臉色均是沉了下來,沒料到步塵會如此的不知進退。

要知道他們也不是第一次與執法弟子打交道了,可仗著背後有蒼生撐腰,還真沒有哪個執法弟子敢把他們怎麼樣的。

近些年來,執法殿勢弱,沒有培養出多少驚才絕艷的強者來,以至於在天劍學院中的話語權越來越弱,早已不復從前的強勢,以至於不少弟子都開始輕視於執法殿了。

「多管閑事。」

其中一人出手了,絲毫不顧忌步塵執法弟子的身份。

其乃是內院弟子,修為早已達到奪靈巔峰,只差一步就能夠突破到真意境。

但凡能夠成為內院弟子的,就沒有一個是尋常之輩,資質卓越,所修的劍訣也是非同小可,所以他們對於自身的實力都是無比自信的。

「步塵哥哥,小心。」洛靈兒很是擔憂。

然則步塵本身卻是絲毫不以為意,面對那人的攻擊,他竟是不閃不避,任憑其一劍刺在自己的身上。

結果是顯而易見的,他的不滅劍體強橫無比,豈是隨隨便便就能夠傷得了的。

「這……」見自己的劍無法刺入步塵的體內,那人頓時驚呆了。

趁此機會,步塵並指如劍,一道凌厲的劍罡激射而出。

砰,那人猝不及防之下,被劍罡劈飛了出去。

步塵雖未下狠手,可這一擊也是將其體內的劍元力給震散了,讓其暫時失去了戰力。

「公然對執法弟子出手,當罰去挖礦十年。」步塵冷冷的說道。

進而他的目光掃過其他幾人,淡淡道:「你們是自願隨我回執法殿接受處罰,還是讓我抓你們回去?」

「大言不慚!」

另一人冷喝,瞬間出手了。

不塵微微搖了搖頭,這些人還真是夠執著的,他是想不出手都不行了。

如今他的修為已經達到奪靈境巔峰,在巫靈族時,他又從巫靈族那兒得到了神奇的煉體之法,並得到巫靈族強者的相助,以秘法將肉身孕養了一番。

使得他的不滅劍體更加完美,許多的缺陷的得到了彌補。

不得不說巫靈族的煉體之法很強大,雖然因為體質的限制,那種煉體之法不適合他,但他卻也從其中汲取到了很多有用的東西,結合到自己所創的不滅劍體的修鍊之法中,可以說是為他指明了一條光明大道。

相比於進入黑暗森林之前,他的實力不知道增強了多少,這些所謂的內院弟子,還真是不被他看在眼中。

片刻之間,八名內院弟子便是全部被他打趴下了,根本就沒費多大的力氣。

「什麼人敢動蒼生師兄手下的人?」就在步塵準備拿繩子將那幾名內院弟子給綁起來的時候,一道十分霸道的聲音突然響起。

人群中,一名氣宇軒昂的年輕男子走了出來。

其模樣俊美,眉宇間透著一股逼人的英氣,真正的劍眉星目,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凌厲無比,整個人都宛如一柄鋒芒畢露的劍。

「嗯?此人很是不同尋常啊!」一看到此人,步塵便是露出了異色。

「步塵哥哥,他是內院奪靈境弟子中排名前十的洪熙,早就修鍊到了奪靈境巔峰,只要他願意,隨時都可以跨入真意境,是蒼生手下最強的二人之一,聽說他曾經挑戰執法殿弟子,一個人就把四殿的奪靈境弟子給全部擊敗了,他有一個外號,叫三劍絕命,聽說同階中甚少有人可以接住他三劍的。」洛靈兒立刻給步塵傳音提醒道。

她進入天劍學院已經好幾年了,對於天劍學院弟子的情況遠比步塵了解得多。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