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劉龍海一聽就火了,指著八號說:「你皮癢了是吧,今天早上剛剛分的,每人二斤葡萄酒,我說了多少邊了,要節省喝,節省喝,你把酒當水了是吧。」

八號撓撓頭:「要不這樣,我去把那群狼趕走。」說著八號拿起鋼刀就要過去。

「回來。」劉龍海喝道,「沒事和牲口叫什麼勁。」

劉龍海無奈拿過牛皮酒囊分給了八號一些,八號心滿意足的回去了。

接下來的幾天秦軍速度一般般,不時的會有股部隊加入到他們的大隊中去,這些人都是附近的部落。剛剛開始的時候劉龍海還怕自己這些人奇裝異服的會引起他們的注意,但是擔心是完全多餘的,他們本身都是五huā八én的,什麼部落的都有,大隊伍有幾百人的隊伍,武器luàn七八糟的,頭上帶著山jiá什麼的。也有隊伍,三五十人一隻的隊伍。這樣一來劉龍海他們倒算是正常的隊伍了。

正想著一隻三四十人的馬隊走了過來,這隊伍jin悍,清一sè的大漢,騎的居然全是昂頭的高頭大馬都是一等一的好馬,裝備也好,不像一些普通的隊伍那樣甚至連糞叉都有,當先一匹馬渾身通紅,神駿異常,馬上一個滿臉大胡的人,不過年齡不大,多三十歲,只是胡讓他看起來老而已。

血狼戰隊特意和這支豪華隊伍拉開了百十米的隊伍,雖然劉龍海並不認為這隻隊伍能給自己構成什麼威脅,但是心為上。

只是有些時候麻煩是不會因為距離而改變的,就聽見旁邊那豪華的馬隊里傳來爽朗而又刺耳的笑聲:「哇哈哈,老五,你看好笑不,前面那群騎á驢的人也要去樓蘭嗎?」

「呵呵,真好笑。就是,真不知道他們這些人在那裡找的矮á驢。」那個被稱為老五的聲音回答。

「再看他們的武器,那麼細長的腰刀,能打仗嗎,莫不是出來玩的吧。」

「說不定是去樓蘭找姑娘的,樓蘭的姑娘可是出了名的,水靈靈的。俗話說的好,來過樓蘭城,回家把妻休。」

剛剛開始的時候還只是兩個人在說,可是慢慢的,居然其他的人也跟著說了起來,不過都是些無關緊要的話,雖然刺耳些,但血狼戰隊是誰啊,什麼沒受過。自然沒有人搭理這些無聊的事情。

劉龍海眉頭一皺,心道還是走吧,看樣這隊伍不是什麼好鳥,任務要緊,和他們發生了衝突就沒有意思了。

龍海一帶馬韁,戰馬加速。整個隊伍都加速了,別看這些大理馬個頭比北方馬矮了不少,但是論速度,論耐力差不了多少。

後面那隊伍又嚷嚷了:「唉呦,還來勁了。á驢再跑也跑不過馬的,兄弟們加油,追上去。」

那個頭領也發話了喝道:「老五老六你們兩個怎麼回事,明明知道他們騎的是á驢還非要嘲笑人家。」這傢伙明面是呵斥自己的兄弟,其實是和兄弟們一起嘲笑他們。

泥菩薩還有三分火xin,何況血狼是整個大漢國的jin英戰士組成,隨便哪個都是個勇武過人的角sè,大部分人都不會理會這種無聊的事情,但是有些人不會,比如沒事都會找事情的八號。八號慢慢的放慢了馬速,蔑視的朝後面的這隊人笑道:「你們是來吃屁嗎?跟在我們後面嘰嘰咕咕的幹嘛?」

「騎矮á驢的笨貨還敢回嘴,上去教訓教訓他。」

劉龍海看事情鬧了起來,立刻帶著隊伍回來了,自然他們不會丟下八號不管。

八號冷笑道:「你們這些雜碎,出én前你們媽媽沒有教育你們嗎?對別人要有禮貌,我們的馬是矮了點,可是有什麼好笑的,真正蠢貨。」

「早就看你不爽了,,欠揍。」被稱為老五的那個人$淫蕩小說伸手就把馬背上掛著的大砍刀拿到手裡了,朝八號一招手,「來,咱們比劃比劃。」

八號眼珠一轉:「光比劃不行,得來點彩頭。我贏了的話你的馬匹歸我,我輸了,我的馬匹歸你。」

老五笑得肚疼了:「看來你是不知道我是誰了?」

「管你誰呢,敢不敢吧,不敢就給我閉嘴。」

「好,就這樣,雖然我看不上你那匹矮á驢。」老五說罷不再言語,催馬向前,大砍刀劈木頭一樣朝著八號砍去,此時八號雙手還握著韁繩。 第19章富少的前女友(20)

冷銳點了一根香煙,頗為煩躁的抽了起來,沒有等冷子越繼續說,開口,「找我什麼事?」

冷子越這才想起正事來,他穩了穩心神,「爸,我想讓琪琪簽到星雲音樂旗下,現在琪琪的名氣還不錯,如果有專門的公司包裝一下更好。」

「琪琪潛力很不錯,公司只要願意花資源捧她,公司絕對不會有損失。」

他管理的是星雲影視,星雲音樂那邊,還管不了。

其實讓陸琪簽到星雲音樂,他說一句話還是可以。只是得到的效果,並沒有冷銳開口來得好。

冷銳一句話,就會讓陸琪的身價高漲,公司絕對會大力捧她。

「她是誰?」

冷子越無語,還是說道,「她是我女朋友。」

冷銳眉頭一挑,隨口道,「你安排就行了。」

「這點事都做不到,星雲影視你就別管了。」在冷子越還想爭取什麼的時候,冷銳一句話讓他止住嘴裡的話。

冷子越眼巴巴的望著冷銳,「爸,要是你開口的話……」

「你的女人,管我什麼事?」冷銳一句話,堵住了冷子越,「你要捧什麼女人,還要老子幫你出手?你就這點出息?」

冷銳掐滅了香煙,隨手將煙頭扔進煙灰缸,走出了書房。

「爸,那個女人就是個攀……」

冷銳回頭銳利的目光落在冷子越的身上,後者的聲音就這麼卡在喉嚨。

他爸好像有點不滿意他?

冷子越煩躁的揉了揉頭髮,目的沒有達到,最後只能夠默默地離開別墅。他可沒有想過在別墅住一晚上,萬一聽到什麼聲音,估計會心塞得要死。

就算不聽到,現在他已經夠心塞的了。

「已經第三首歌了。」

唐果看了眼靠在床頭抽香煙的男人一眼,「冷銳,你什麼時候睡覺?」

冷銳將沒有抽完的香煙扔到煙灰缸,銳利的眸子落在女人白皙的臉蛋兒上。粉嘟嘟,紅潤潤的,尤其是那雙水靈靈的眸子,很吸引人。

他眼睛微眯,這樣的女人,將來就算搬離他的別墅,也會有無數男人願意捧她。

「冷銳,你是不是改變主意了,除了聽歌,還想做點其他的事?」

冷銳還沒有反應過來,女人兩手撐在他旁邊,屬於她的芳香阻都阻止不了,就這麼瀰漫在他的周圍。

一隻小狐狸。

迷人心神的女人。

「明天總決塞了?」

唐果重新坐回椅子上,嗯了一聲,聲音聽起來好像有點失落,似乎是因為他沒有其他的想法。

這讓冷銳有點哭笑不得,色膽包天的女人。

「你已經在別墅半個月多了,」冷銳的語調變得有些冰涼了,「任何一個女人,在這裡從來都不會超過一個月。」

唐果雙手捧著臉,眼睛一眨一眨的,「所以,你想表達什麼呢?」

「這段時間你做得不錯,」冷銳從旁邊的抽屜里,拿出一份合同,以及一本房產證,「這是星雲音樂給的最新合同,以及我送你一棟別墅,算是你的報酬。」

從一開始,冷銳就沒有打算,讓這個女人留在別墅超過一個月,他不允許有特例。

尤其是,這個女人正在突破他的底線。

(本章完) 老五大砍刀雷霆萬鈞朝著八號的的腦袋砍去,刀馬,眼看就要砍刀了八號居然還雙手握著韁繩。老五嚇了一跳,心道,這人莫不是嚇傻了。打個架犯不上下死守,原本的刀刃輕輕的斜了一下,也不再是往脖上面砸而是砸向了肩膀。

「你給我下去吧。」老五大吼一聲,大砍刀橫著砸向了八號的肩膀。就在刀要到的時候,八號動了,的不可思議,就聽見當的一生,八號細長的鋼刀磕開了老五的大砍刀,老五馬瞬間就從旁邊過去了,跑了幾十米調頭停住。

「呵呵,真沒看出來啊,你還有兩下?」老五多少有些吃驚,剛那一下手震的發麻,要知道八號可是騎馬衝過來,人借馬力,馬借人力,而八號卻是靜靜的等在馬上的。

八號不以為然的冷笑道:「哥哥我是看你嘴巴雖然壞了點,但是人還不錯,知道用刀背。不然的話的你早就死了。」

「你。」老五大怒,hou刀又要看,他們的頭頭,那個滿臉大胡的人說道,「老五,看看的你的衣服吧,技不如人還不回來。」

老五低頭一看,自己肚上面的牛皮鎧甲破開了一個兩寸多長的口,如果再往裡一點點,那裡就是肝臟,把肝臟破開人就死了,老五這感覺到后怕,雖然他殺過不少的人,但是事情輪到了自己的頭上還是第一次的。

騎著汗血紅sè寶馬的大胡過來朝八號一抱拳:「朋友,多謝你手下留情。我代表我兄弟謝謝你。」

「好說,好說。要是令兄像你一樣$淫蕩小說會說人話我也不會教訓他。」八號得意的笑道。

誰知道大胡臉sè一變:「謝歸謝,不過我們大刀鎮西北的名頭是不可以折的。我想向你討教一翻不知道可否?」

「哈哈,隨時奉陪。」八號大笑。

後面劉龍海一看人家的大哥都出來了,而且騎的是汗血寶馬,手中拿的是長把的大朴刀,刀身厚重,看樣不下五十斤重了,八號勇猛過人,但是兵器上吃虧,劉龍海有些不放心。

「兄弟,你先喝口水,哥哥我看什麼情況。」劉龍海過來,讓八號後退到了一旁。然後看著這個大胡,「朋友剛聽你說大刀鎮西北,不知道下是否就是名震西北的柳長風?」

「呵呵,不正是在下。你們是哪裡的,報上個萬兒吧。」柳長風問。

「我們是塞北草原飛狐鏢局的刀客,在下人稱龍哥。」因為身份特殊,劉龍海自然不能說自己血狼戰隊的。大漢血狼戰隊在整個中土甚至是西北塞外都有極大的名望。

「哈哈,剛是兄弟們多嘴。不過相聚就是緣,不如我們切磋一下如何?」柳長風說著晃了晃手中的大刀。

「好,正想領教柳兄的高招。」

畢竟兩隊人剛有些摩擦,尤其是八號割破了柳長風老五的衣服,落了他們大刀鎮西北的面,而且他們又是這一帶出名的刀客組織,要靠著給人家押韻物品hun飯吃,自然不能隨便丟了名頭。

「請,請。」兩人各自在馬上一抱拳。

劉龍海鋼刀在手,整個人氣勢大變樣,彷彿那普通的身軀瞬間高大了,雖然只是平平淡淡的坐在馬上,但是渾然感覺人刀一體毫無破綻。

「呼。」柳長風大刀如風一般掃了過來,劉龍海用鋼刀架開,這試探xin的一招就讓柳長風感覺到手臂一震,要知道柳長風的大刀是五十多斤的,柳龍海的鋼刀是隨身腰上掛的鋼刀,又細又長的那種重量不過四五斤,劉龍海的力量竟然如此之大。

原本打算是切磋一下,分出輸贏就行了。但是誰知道兩人越大越上癮了,劉龍海的刀法很雜,既有軍中那種直來直去有利於戰場殺伐的刀法,也有胡飛教授的那種江湖上頂級的刀法。

氣勢如虎,兩雄相爭,不知不覺的兩人打了三十多個回合,柳長風這人的刀法比剛那個老五高出了不是一點半點的。但是劉龍海能在人濟濟的大漢穩坐血狼戰隊隊長的位置,那功夫可不是一般的,已經o清了柳長風的刀法,隨時都可以一刀把他擊敗,但是劉龍海沒有這麼做,又打了幾招,帶馬退出來了。

「柳兄刀法過人,不如暫且如此如何?」劉龍海笑道。

柳長風那長長滿大胡的黑臉居然紅了,「這個,呵呵,不比了。我的刀比你刀大這麼多,龍兄是好刀法。」而且靠的近了柳長風他們發現這五十來人不簡單,除了戰馬矮些,其他的裝備都比他們強。衝鋒槍、四七式步槍他們自然不認識,但是對於鋼絲玄的連發弩他們可是認識的,這可不是普通的玩意兒,就算是你再有錢也買不到,但是眼前這五十人人手一把,顯然是實力強悍。

江湖人,原本就是這樣,再說原本又沒什麼大仇恨。很兩隊人馬和好了,劉龍海和柳長風兩人惺惺相惜,並馬而行。

「柳兄,不知道你們這是要去哪裡?」劉龍海問。

柳長風吃驚的道:「你們不也是趕往樓蘭城的嗎?獸人即將進攻,我等江湖兒nv也要盡一份微薄之力啊。」

劉龍海吃驚:「是嗎?我們只是聽從大鏢頭的安排前來這邊接一個採購汗血馬的客戶的?對了你們說的獸人是怎麼回事?難道傳說是真的?」

「那哪裡是什麼傳說,對了,龍兄應該不是西北人不知道也正常。獸人是生活在樓蘭以西很遠很遠的獸人大陸,但是每隔五十年,他們就要進攻中土,前沿的陣地就是樓蘭了。樓蘭邊關陸陸續續的已經出現了不少的獸人,零星戰鬥打了好幾次了,樓蘭那裡聯軍支撐不住了,這不是秦軍先鋒到了啊,我們趕過去幫忙助陣的。」

「噢,竟有如此奇事?都是些什麼獸人啊?」

「這個我們也沒親眼見過,偶爾見的獸人不過是角斗場里的,這次過去就是要見識見識獸人的兇悍,讓他們看看我們大刀鎮西北的厲害。」 通過聊天,劉龍海發現這個大刀鎮西北並不像飛虎鏢局那樣是個正規註冊的鏢局,而是一個én派類型的刀客組織,他們長年游dàn在月氏、大宛一帶,依靠幫助商隊押韻貨物、或者保護重要人物,甚至是參加部落之間的戰鬥。 總裁的契約前妻 靠著這些業務賺錢,凡事只要能賺錢的地方都有他們的影。不過這個柳長風顯然是個不善於理財的主,打打殺殺的十來年了,靠著刀頭tǎn血賺很多的錢,但是餘下來的錢沒多少。雖然汗血馬在這裡價格也不過是普通的馬的三倍,可是也沒有他們這麼敗家的,每人一匹汗血寶馬,太奢侈了。

劉龍海說:「柳兄,既然獸人那麼厲害,為何還要這麼多人去呢。難道大家都不怕死,或者都很高尚,想著保家衛國?」

柳長風大笑,胡一動:「龍老兄真是個妙人啊,別看大家嚷嚷著說要和獸人死拼,除了這一帶的國家和百姓,他們是為了自己的老婆孩房家園,向我們這樣在塞外hun飯菜的刀客豪客過來為得不過是名和利。」

「這個我就不明白了,名還好說,來打獸人,可能獲得一個英雄的稱號,一舉成名。但是利從何來?」劉龍海不明所以。

「看來龍兄真的是剛剛來這裡,我們這一帶的豪客早就接到了大秦帝國、還有附近小國聯合發的通知,號召我們一起抗擊獸人,殺一個普通獸人獎勵五個金幣,殺一個獸人百人長獎勵十個金幣,如果僥倖能殺一個大點的獸人軍官獎勵五十個金幣,還給徽章。另外還有就是據說獸人身上經常攜帶金銀及其各種各種鑲嵌著寶石的兵器,這些都歸繳獲者的。」

「這個。」劉龍海非常的狐疑。

「怎麼,龍兄不相信嗎?」

劉龍海當然不相信了,秦國什麼情況,現在窮兵黷武,雖然軍隊依然龐大,依然jin銳,可是財政已經不行了。入不敷出,哪裡有錢來支付殺獸人的獎勵,何況上過戰場的人都知道,那殘酷的戰鬥一打能不活著都不知道,談何去收繳敵人的物品啊,分明了就是一個騙局,不過話又說回來了,秦國派了十多萬大軍,還有附近小國組成的聯軍恐怕不下二十萬大軍,如此強大的軍力還需要忽悠這些江湖人來參戰,那獸人豈不是很厲害。

「那個柳兄,我們也想順道打打獸人,不知道可以嗎,報名需要什麼條件嗎?」

柳長風搖搖頭:「想去就去,獸人又不是我家養的,他們歡迎的很,應該沒啥條件。告示上說了,他們提供清水、大鍋等必備的生活設備,至於米面等等都要掏錢換,或者用獸人的首級換取了。秦軍負責主要關口的防守,聯軍負責小關口和各處的防守。我們這樣的刀客只是協防,或者四處尋找落單的獸人。」

越往前走,越是坦途,根本沒有辦法隱蔽的跟蹤秦軍了。與其那樣還不如加入一個隊伍呢。劉龍海讓大家把顯眼的東西都藏到了衣服里,把弩箭和腰刀掛在顯眼的位置。一路之上,劉龍海也很大方請了柳長風他們吃了幾頓飯,兩隊人馬就好的跟一家一樣了。

一路西行,慢慢的空氣越來越乾燥,經歷了四天的趕路,樓蘭城就要到了。

這幾十人登上了一個草原上的小山包,騎在馬上朝西南方向看去,老五指著遠處鴿籠大小的一個城池高興的大聲喊叫:「看,那裡就是樓蘭城了,大家點加馬速吧。」

柳長風笑道:「哈哈,終於到了,看樣還有十多里路,不如大家賽賽馬吧。經過這幾日的觀察我發現龍兄的這些矮馬也是的很。」

「好,大家試試吧。」

「駕,駕。」眾人大喝著,八十來人的隊伍加了馬速縱馬衝下了山坡朝著樓蘭城衝去。

柳長風他們的汗血馬果然名不虛傳,尤其是柳長風的那匹紅sè戰馬,跑起來如同一陣風一樣,嗖嗖的速度,掀起馬脖上面那長長的鬃á。

劉龍海他們的戰馬也不慢,緊緊的跟隨著。

下了山坡就是一片稀疏的草原,這裡的草原漸漸稀疏了,再也沒有月氏國那裡濃密的草地了。

向前跑了有兩里多地,忽然從北面小樹林里跑出來十多隻黃羊,顯然黃羊是受到了驚嚇,也不管馬隊想盡往南逃去。可是到嘴巴的rou誰又能放棄呢,黃羊不僅僅rou好吃,而且羊皮還貴。柳長風的手下一下就有十多個拿下了背上的弓箭,利箭嗖嗖的就過去了,不得不說他們的箭發很准,悲催的黃羊被打了個措手$淫蕩小說不及,立刻五頭黃羊中箭倒地,其他的黃羊只好向東瘋跑。

「嗷嗷,嗷嗷。」他們非常的高興,號角這衝出了隊伍去拿他們的戰利品。柳長風也懶得管,畢竟剛的比賽無非是娛樂xin的,而且汗血馬tui長,佔有不小的優勢。

出去的幾人剛剛跳下戰馬抓住倒地黃羊,這時候樹林里衝出了大量的騎士,這些騎士一個個錦帽貂裘,手中拿著彎弓,身旁還跟隨著猛犬,看到有人把黃羊抓住了立刻就沖了上來,幾隻大狗兇悍的撲過來吠叫,一頭獅樣的大狗撲上來就咬,可是這些柳長風的這些兄弟那個是省油的燈啊,鋼刀一揮,狗頭落地。

「大家過去看看。」柳長風一揮手,眾人風一樣的跟了過來,對方的人也出來了,人不少,差不多三十人那樣。

「殿下,殿下,你的大黑死了。」一個騎士跳下馬來,抱著那頭剛剛死掉的大黑狗像死了爹一樣。被稱為殿下的那人是這隊人的頭領,二十來歲的年齡,穿的著jin致的大漢絲綢,腳上是大理皮鞋廠生產的高筒馬靴。

「什麼大黑死了,把這五個人給我抓起來,看頭,給大黑抵命。」這個殿下顯然也橫的很,立刻就火了,他手下那些人聽到命令立刻就要去抓人。

這時候柳長風、劉龍海等大隊人馬到了。

「住手,什麼人敢如此猖狂,敢抓我的人。」柳長風喝道 第20章富少的前女友(21)

「冷銳,這是我新的金主。」

「他說他要捧我,要讓我火遍全國,火遍世界。」

「對了,冷銳,你看那邊有一群男人,」唐果臉上帶著惑人的笑意,「他們都在等著捧我,誰要說我的壞話,他們都會幫我報復回來。」

冷銳猛地睜開眼,這才發現剛才不過是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