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劉先生,五億可不是一個小數目,請問你是怎麼來的?”,有記者提問道。

我看着那記者,笑道:“大家放心,我的錢來得十分的正當!”。

“拿劉先生你口中的朋友是什麼人?之前有什麼好的電影嗎?”。

我說道:“對於後期製作的團隊,暫時保密!因爲這是一張大牌,華夏國電影的特效也不在是五角一塊的!陳婷的新電影,到時將會改變華夏電影的局勢,甚至能超越美國!到時候我們不再看美國的隊長,不再看美國鋼鐵俠!到時候,我們將爲華夏電影而驕傲!”。

這句話,說得我不僅熱血沸騰,更是我投資陳婷電影的夢想,我不求一部電影就打響名號,只求有一天能超越美國的大片!華夏國的人不再說國產片爛到不能看。

下面記者的情緒形容也被我這番話說得十分激動,突然在臺下響起了一片掌聲。

就這樣,所有記者的目光成功的被我轉移到了陳婷新電影上,而且還是一個宣傳的好機會。 一個記者招待會在緊張而有充滿**味中結束,想來關嵐也把我恨上了;可是沒有辦法,雖然她漂亮,可在我心中,她是屬於那種毒蠍美女,永遠碰不得,摸不得。

在陳婷的辦公室裏,她坐在轉椅上,我坐在沙發上,而諸葛天卻站在一旁,這樣的姿勢已經維持了將近半個小時。

“劉濤……..”,許久,陳婷終於開口了。

“啊…..”,我擡頭看向了陳婷,問道:“什麼事?”。

陳婷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一旁站着的諸葛天,嘆了一口氣說道:“我和天哥真的只是合作關係,我希望你不要多想!”。

“不多想?這種事情換那個都會亂想!”,我心中嘀咕着。

嘴巴上我卻不承認,故作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頭靠在沙發上,看着陳婷說道:“多想?我能多想什麼?再說了,我們的關係你是知道的!”。

“我……..”。

不等陳婷開口,我就打斷道:“對於今天的事,我不是幫你,我只是在幫自己;我可不想自己投資的電影連本一收不回!”。

說着,我站了起來,看了看諸葛天一眼,說道:“要是沒什麼事我就回去了!”。

陳婷理了理耳邊的短髮,手不停的轉着筆,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我拖着沉重的腳步,一步一步的走出了陳婷的辦公室,走出了她的公司,來到了外面,看着路上人來人往,此刻我突然感覺自己很茫然,茫然到走那一個方向也不知道。

就在我低頭深思的時候,“吱”的一聲,一輛跑車停在了我旁邊,龍一的頭從裏面申了出來,朝我喊道:“劉兄弟……..”。

我看着龍一,微微一愣,隨即才反應了過來,跟着我打開車門坐了上去,扭頭問道:“你怎麼在這裏?還有寧兒的事怎麼樣了?”。

“嘿嘿…寧兒你就放心吧!畢老爺子不會老糊塗的!”;龍一說道。

“那就好..我就放心了….”,我輕輕的點了點頭;心情在此時有些糟糕,煩躁的看着窗外,對龍一繼續道:“去喝一杯吧!”。

“行,兄弟有不開心的事!我這個當哥哥的一定奉陪到底!”,龍一說着,啓動了車子,緩緩的向前開去。

“怎麼了兄弟?看你一臉不開心的樣子!”,龍一出聲問道。

我扭頭看向了龍一,嘆了一口氣認真的說道:“一哥,你說一個人愛上另外一個人是什麼樣的?”。

“怎麼?你愛上別人了?”,龍一帶着驚訝的表情看着我,好像我會愛上人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一樣。

“你這什麼眼神!我也就隨便問問!再說了,我要是愛上別人有什麼好稀奇的!”,我看着龍一說道。

“哈哈…..稀奇倒不稀奇,只是作爲地下傳奇人物!想來被你看上的人一定很漂亮,是吧?”,龍一笑着問道。

我扭頭看向了窗外,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

“兄弟,做人就應該開心一點,如果爲了女人而讓自己不開心,哥哥覺得是很不值得!如果這個女人真的讓你不開心了,起碼說明了一點,她不愛你!”,龍一拍了我肩膀一下,安慰着我,開導着我。

“一哥,我明白了!”,我扭頭苦笑了一下,其實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陳婷的事而不高興,還是因爲別的事! 青衫浪子 所以此時此刻我很茫然,很無助。

來到酒吧後,走進酒吧後,迎面剛好走來了倆美女,龍一立馬就吹起哨子,一臉淫.蕩樣,說道:“屁股真大…….”。

我搖了搖頭,和龍一坐在吧檯旁邊坐了下來,點了一箱酒後,龍一一邊掃視着周圍,一邊說道:“兄弟,不找一個玩玩嗎?白天美女雖然少了一點,但也夠我們哥倆了!”。

“不了,今天沒什麼心情!”,我搖頭說道。對於混跡在夜店裏的女人,我一般性.趣不是很大,畢竟我不喜歡不知道是幾手的公交車!

“嘿嘿….兄弟你不玩,那哥哥也不玩了,陪你好好的喝一頓!”,龍一說着,酒正好也拿上來,他立即就一人打開了一瓶。

“來兄弟,走一個…..”,龍一舉起酒瓶子說道。

我笑了笑,瓶子和瓶子“砰”地一聲,在空中碰了一下,隨即龍一仰頭一口就喝光了瓶裏的酒,看得出來他酒量很好,起碼比我好多了!

一瓶喝完後,我臉有些漲紅,跟着龍一叫了點小吃,我們倆就這樣一瓶接一瓶的喝着,

酒下肚,我的話也開始多了起來,和龍一一句沒一句的聊着,其中有笑聲,也有辛酸,但龍一好像很瞭解我,也開始講述他的事。

龍一使勁的拍了一下酒桌,帶着絲絲憤怒回憶道:“畢老爺子還有個女兒,本來我是要和她結婚的,可是畢老爺子當初看不起我,認爲我龍一是個廢物,不肯把女人嫁給我,硬是要嫁給京都的諸葛家,呵呵…….”。

說到這裏,龍一冷笑了一聲,才繼續道:“如果說當年畢老爺子把她女兒嫁給我,今天哥哥的成就也不會停步在國內!”。

我帶着酒意,站了起來,走到了龍一旁邊,使勁的拍了他肩膀一下,說道:“一哥,往事咱就不提!”,

說着,我把手中的酒瓶子對着酒吧的天花板,大聲的說道:“一個人不管怎樣,都應該往前看!因爲前面的風景會更美!”。

就在我話音剛落,兜裏的電話就響起,拿出手機後,本來我想直接不接的,可是看到是陳婷打來的,我頓了頓,還是按下了接聽。

“喂…劉濤….”,電話裏傳來的陳婷的聲音,“你在哪裏?”。

“我在…在…..”,我帶着酒意看着四周說道:“我在….在酒吧呢!”。

“你去酒吧幹什麼?”,陳婷有些憤怒的聲音傳來。

“酒吧…酒吧當然是喝酒了!”。

“你能找到路回來的?”,陳婷冷聲問道。

我扶着桌子,坐了下來,說道:“找…找不到..找不到我就不回去了!一直不回去了…..”。

“劉濤….”,電話那頭的陳婷叫一聲;許久她的聲音才繼續響起,“你在哪裏?我這就過去!”。

我看向了龍一,問道:“一哥,這是哪裏?”。

龍一給我說了地址後,我又轉達給了陳婷,陳婷只是叫我不要亂跑,就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後,我看着龍一苦笑道:“女人就是麻煩!不用管她,我們繼續喝….繼續喝…..”。

我和龍一大約喝了一個鐘頭,陳婷的電話再次打來,剛接通,她冷漠中卻又帶着關心的聲音響起,“喝死了沒有?沒有出來接我!”。

“嘿嘿…還沒呢!”,我乾笑了一聲,掛斷了電話,跟着朝不遠處的服務員揮了揮手,待她走近後,說道:“麻煩你幫我到門口接一個人,一頭短髮,帶着墨鏡的女人!”。

服務員爲難的看着我,支支吾吾的。

“放心吧,我說的這個人很好認的!”,我看着服務員,投去了一個放心的眼神;她才轉身走了出去。

幾分鐘後,服務員就領着陳婷走了進來,和服務員說了聲謝謝後,我招呼着陳婷坐下,指着對面的龍一說道:“這是一哥!”。

“我認識你!”,陳婷看着龍一說道:“你所有的比賽我都看過!我也算是你半個粉絲了!”。

我看着陳婷微微一愣,想不到她一個弱女子居然喜歡看拳擊比賽!不得不說這完全就是女漢子的表現。

龍一看着摘下墨鏡後的陳婷,微微一愣,跟着拍着大腿笑道:“我也是你粉絲!哈哈….看樣子我們還真有緣!”。

“咳咳……”,聽到龍一的話,我劇烈的咳嗽了幾聲。

“怎麼了小濤子!”,龍一關心的看着我,在不自覺中,我稱呼他一哥,他也直呼我的小名。

“沒事….沒事….”,我忍住笑意,朝龍一搖了搖手,就在這時,我腰間突然傳來一陣疼痛,低頭看去,陳婷的玉手真放在上面,使勁的掐着我的肉。

我疼得咧着嘴巴,在龍一面前又不敢表現出什麼,只能強顏歡笑。

“小濤子,你小子可以啊!弄到弟妹這個大美人做老婆!”,龍一看着我取笑道。

“是…是…是,一哥說得是!”,

說完後,我在心中加了一句:“誰娶了這婆娘,準是倒了八輩子的黴!”。

“一哥,這幾年我很少看到你在銀幕上出現了!是不是退休了!”,陳婷看向了龍一,玉手終於從我腰間拿了下去,而我急忙把頭偏向另外一邊,伸手不留痕跡的擦了擦眼角疼出來的眼淚。

龍一拿起了桌上的酒,輕輕的喝了一口,深邃的眼神看着燈光說道:“人老了,當然要退下來,天下始終是年輕人的!”。

陳婷或許聽不出什麼,可我卻從龍一話中聽出了絲絲無奈。

我端起了桌上的酒瓶子,對龍一說道:“一哥,往事就不提了!今天我們哥倆好好的喝一個!”。

陳婷只是看了我一眼,鄒了鄒眉頭;並沒有伸**過我的酒瓶子。

“小濤子,以後有事就找哥哥,別的不說,起碼小事我還是能幫上的!”,龍一擦了擦嘴巴說道。

“我知道了一哥!”,我看着龍一說道,說實話,我感覺自己的性格和龍一太像了,這或許就是我們聊得來的地方。

“哎呦….這不是陳大導演,和劉大富豪嗎?”,這時候,一陣不和諧的聲音響起。

我鄒着眉頭看着走過了的來人,細細一想,終於想起來來人是那天我和陳婷在咖啡廳遇到的王達,他身後跟着倆個保鏢,氣焰看上去十分的囂張。

陳婷從我旁邊站了起來,一臉笑容看着馬東,把我推到了一旁,指着我剛剛坐的位置說道:“王總,你坐…..”。

我看着陳婷的笑容,突然間感覺是那麼的虛僞,這讓我明白,不管一個人多麼的高傲,他也有低頭的一天。

“呵呵….坐在陳大導演和劉大富豪的中間,真是讓我王達受寵若驚啊!”,王達諷刺道,臉上卻是十分的不屑。

我站了起來,看着王達冷笑了一聲,可我還沒有開口,陳婷就已經說道:“王總說的是什麼話!在你面前我敢稱什麼大導演,劉濤更不是什麼大富豪!”。

“呵呵….如今你陳婷拍大片誰不知道,劉濤投資五億在你電影上誰不曉得!”,王達冷笑道:“在你們面前,我這個投資五千萬賺五億的人何足掛齒!有何臉面提起!”。

看着王達,我一臉陰沉,要不是陳婷一直瞪着我,我早上去給他一拳了,這種人就是屬於不打他不舒服的那種。

“咳咳……”,龍一站了起來,咳嗽了幾聲,看着我和陳婷問道:“我也投資二億如何!”。

“一哥,這可使不得!”,陳婷看着龍一急忙就拒絕了。想來她應該是擔心會血本無歸。

我翻了一個白眼,這大好的投資就這樣被陳婷給拒絕了。

“呃…這是誰啊!二億?好大的口氣啊!”,王達扭頭看向了龍一,一臉的不屑。

“是誰閣下就不須知道,你只要知道未來的電影院放的是劉濤和陳婷的電影就是了!”,龍一看都沒有看王達一眼。

我看着龍一苦笑的搖了搖頭,他這可是把我往斷頭臺上送啊!要是以後電影院放的是王達的電影,那今天的話可是扇了我一記狠狠的耳光。

但話又說回來了,對於陳婷的電影,加上後期製作,我相信就算不大賣,本錢應該是可以賺回來的。

“哈哈…很好,今天我王達就記住了你這句話!”,說完,王達橫眼看我一眼,甩手而去了。

“王總……”,陳婷看着王達的背影,正要追上去,卻被龍一拉住了。

龍一看着陳婷,緩緩說道:“弟妹,相信哥哥!也相信你老公,電影一定會大賣的!”。

“一哥,我……”,陳婷看着龍一,最終還是沒有說什麼,坐了回來。

“一哥,投資的事!”,待到龍一坐下後,我一臉陰笑的看着他,二億可不是二塊錢,那可是能做很多事的錢。

“哈哈….我就喜歡小濤子你的性格!”,龍一看着我哈哈笑道:“你就放心吧,投資的事我說了多少就是多少,而且……”。

說到這裏,龍一突然停了下來。

我看着龍一,一臉的猴急樣,問道:“而且什麼啊!一哥你倒是一次性說完啊!”。

“看你那猴急樣!”,龍一鄙視的看了我一眼,半天才說道:“而且我打算出演弟妹的電影!”。

“真的嗎?”,陳婷驚叫道:“一哥,你說的是真的嗎?”。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