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剛進教室,劉德凱就投來一陣惡毒的目光,嬉笑道:“班長,你還好吧。”。

劉德凱聽說黑幫火併的事情,而且將這事告訴了自己的叔叔,那就是校長劉芒,表示要張不凡開除學籍。

“哦,那我該怎麼樣啊?”張不凡看了看江思容一眼,今天陳心涵沒有來上課,有些奇怪。

“老大,這情況不對啊。”謝天幕提示道。

“是啊。”張不凡坐下,江思容就湊了過來。

“班長,這下你們慘了,那個劉芒校長是劉德凱的叔叔,聽說舉報你和黑社會的人打架,要開除你們啊。”江思容說道:“陳心涵也不給來了。”。

“靠,開除我,我還不想讀了,這個什麼破學校,劉芒,我嘞過去,還當校長,光這名字就他媽的是個惡人,你們要讀,那你們加油吧。”張不凡拍案而起。

“各位,我要戳學,不就是個校長嗎?牛逼什麼,我還不信了,劉芒,這學校能很好?”張不凡一怒說道。

“老謝,走不走啊,要走和我一起啊。”張不凡叫道。

這時劉德凱投來惡毒的目光,心裏那個爽啊,這要是沒了張不凡,那自己就是老大啊。

謝天幕猶豫了一下,說道:“我跟你混。”。

然後兩人一起走出了教室,向着辦公室而去。

“老大要不要叫老花啊。”謝天幕問道。

“叫,叫上老李,願意輟學跟我混商場的那就走,混社會,這書不讀也罷。”張不凡說着。

這沒多久,老花,老李和一些兄弟就走了過來,匯聚在行政樓下。

“老大,只要你一句話,要怎麼做就怎麼做,就算是踏平辦公室我們也幹了。”李不二和幾個兄弟說道。

“好,走我們現在就輟學,相信我,混社會我們一樣是人上人。”張不凡走在前邊,朝着校長辦公室而去。

這時,校保安正向行政樓而去。

“劉芒開門。”張不凡在校長辦公室外敲門。

這纔沒幾天居然就改朝換代了這社會還真是快節奏啊。

劉芒先是發現了張不凡聚集人,然後衝辦公室而來,這自己才叫了保安,躲着不敢開門。

“我說劉芒,你是不是慫了,我們是來退學的,你得還我們學費,不然我們可不走啊。”張不凡冷冷道,知道這校長肯定在辦公室。

“你們是來退學的,我已經開除你們了,你們走吧,還要學費,你想多了吧。”劉芒在門後冷冷道。

“開除,說開除就開除,我們要通知啊,我們要自己退學,就算是開除那我們也是交了費用的啊,你得退回來,我們什麼都沒學到,這不退,那我們可不走啊。”謝天幕冷冷道。

“就是啊,我們踢門了啊。”李不二說道。

“呵呵,說個毛啊。”張不凡一腳就將門給踹開。

劉芒正在門背後,被門壓住,張不凡等人從上面過去。

“我操,校長呢。”謝天幕有些好奇這,校長上哪去了。

四處看了看不在啊,心想:“不會是跳樓了吧。”。

下意識的往窗子外一看,沒有啊。

“我,我在這。”劉芒很吃力的從門下爬了起來。

“額,你在這裏啊,你到底是退不退啊,我們是自己退學的。”張不凡笑道,看着劉芒還真有些流氓像,戴着耳環,手臂上還有紋身,這樣的人能當校長嗎?

“還啊,退啊。”流氓這下從門下爬了出來,臉掙得通紅。

這時保安衝了進來。

“校長,怎麼了?”爲首的正是保安大隊的隊長蔡建。

張不凡冷冷的看了一眼劉芒,劉芒有些汗,然後衝蔡建說道:“靠,你們呀來得太快了吧,趕緊過幾分鐘纔來。”。

“我這只是考驗你們的反應能力。”劉芒不敢動,因爲張不凡不知道用什麼東西指着自己的背,他猜測是槍。

“是是。”蔡建可不是一般人啊,自然知道這個是怎麼回事,不過還是走了出去。

其實李不二和其它兄弟已經圍上了保安。 張不凡滿意的看了看劉芒,然後笑道:“這就對了嘛,趕緊的退錢,我們還要拿這個做生意的,不讀書,我們還得生活不是。”。

“是,是。”劉芒急忙說道,怕死的校長這時一臉的汗珠,下身還在哆嗦。

“哈哈,流氓,校長吧。”謝天幕哈哈一笑,原本還對校長有幾分的害怕的,這下卻沒有一點害怕,校長都被嚇成這樣,我們還真的是牛逼了啊。

其實張不凡哪有什麼槍,這劉芒校長估計是片子看多了,最敏感的的就是槍了。

拿着錢,大搖大擺的走出學校。

“蔡建,好好幹,校長不會虧待你的。”張不凡在校門口衝保安大隊隊長蔡建說道。

“好。”蔡建是見識過張不凡的恐怖的,哪敢惹啊,這在校門口的一起他都是看見過的,居然打了朱驚濤居然還沒事,而且朱驚濤似乎還過得不好,朱驚濤自己也都是惹不起的啊,想當初自己就隨便問了幾句,尼瑪後來就被打了。

海賊世界的火影 “老大,我們是做什麼生意啊,我們不混黑道。”李不二問道。

“混個毛,你以爲我們在這二中是老大出了這二中還會是老大啊,我們得組建自己的軍團,沒有錢什麼事情都不能做,做老大,混社會,不是這麼簡單的,我們現在是要混跡商場,強勢舉起,不過我們這股力量,得分散出去啊,李不二,你帶着這些錢先去其它的地方找一個好的地方,我們要準備開連鎖了,一炮走紅,保證你們跟着我有飯吃有肉吃,還有妞玩。”張不凡哈哈一笑,排着謝天幕和李不二。

“老大,可是我們什麼都不懂,這做生意怕是要虧本啊,你說是不是啊。”花有文有些疑惑。

“額,不會自學嗎?我不是讓你學管理了嗎?這個太簡單了,我們有這麼多兄弟,還怕不成事嗎?”張不凡拍拍花有文的肩膀說道。

“退學了,家裏麪人知道會不會傷心啊。”這下花有文有些擔憂起來,這個決定也不是自己做的,這父母可還指望自己能出人頭地啊。

“我擦,你不會先不說,等你混出息了,他們以你爲榮,還傷心什麼啊,這學校就是坑人,誤人子弟,浪費青春的地方,不讀爲妙。”張不凡說道。

“媛媛姐,我不讀書了,你收不收留我啊。”張不凡打電話給了唐媛媛。

“啊,你不讀書了,怎麼回事啊?”唐媛媛其實這下很矛盾,一來吧,是因爲陳雄倒閉,而來嘛是張不凡的大陽丹真的很有效,聽說那些用過的人,居然夜夜笙歌了。

“是啊,劉芒校長要開除我,我就自己退學了,拿着錢來投資你了。”張不凡覺得這唐媛媛似乎不是很高興,然後說道:“我說媛媛姐是嫌棄我吧,我帶了很多兄弟來,幾百人吧,要是你不收留我,那我自己去幹了。”。

“幾百人,我們是小公司啊,哪養得起啊,就你一個人來那倒是可以。”唐媛媛這下確定了,因爲這做什麼事情都要有錢,當初看上張不凡還不是因爲他有個靠山,那就是陳雄,可是現在陳雄破產了,這個給不了自己任何好處,還帶那麼多人來,那自己很快就支撐不住啊。

“呵呵,那謝謝媛媛姐了,拜拜,希望你不要後悔。”張不凡聽着唐媛媛這話,一點心情沒有,還以爲這唐媛媛不會嫌棄,沒想到的是居然嫌棄我們。

“老大,靠人不如靠自己,我們自己幹吧,老大你說怎麼幹,我們就怎麼幹。”李不二似乎聽出些端倪。

“好,我們自己幹,不過這次我們得取個響亮點的名字,之前想好的被別人註冊了,也不知道這注冊要多少錢,看來要找陳心涵幫忙了。”張不凡掛斷電話,這終於明白什麼是人情冷暖世態炎涼,以前是自己太天真了,不過還好有一羣哥們,這就是資本。

“是搞藥材的吧,那不如就叫張不凡藥業。”花有文這下略微動了一下大腦說道。

“額,這個不好,我沒有這個名氣,你們在想。”張不凡也是一籌莫展。

“不凡藥業,大哥知名就很霸氣,怎麼可能沒有名氣是。”謝天幕說道。

“這個不錯,老大,這個不錯。”李不二笑道。

這個取名字的事情一竅不通覺得聽着好,那就讚道。

“不錯,我也覺得不錯,老大不是張不凡啊,那就不凡啊。”花有文也讚道。

“好,那就不凡霸道藥業,這樣是不是很牛逼啊,聽起來就很牛逼的樣子。”張不凡笑道。

“嗯,好,好,要霸道,就選不凡,不凡霸道產品,爲你解決一起難題。”李不二已經順口而來,打起了廣告。

“我嘞過去,人才啊,不二,你就適合廣告總監,宣傳總監這一類的,這個位置就給你留着了,你在兄弟中選一些對這個廣告電腦比較好的出來,你的部門就這個了,現在是準備期間,一個禮拜後,我們就進入市場。”張不凡發現這李不二有些本事啊。

“好啊,好的,我聽老大的。”李不二有一種被伯樂看上了的感覺,很是高興。

“那老大我呢?”謝天幕指着自己說道。

“額,你啊,你擅長什麼啊?”張不凡想了想,這個傢伙出了吃幾乎就沒有他擅長的啊。

“我什麼都擅長。”謝天幕說道,不過有點結巴。

“那好,你現在就挑選一些兄弟,特別會說話的兄弟,進行藥業市場調查,還有最重要的就是你們得找個人流很大的地方,我們發展得一炮走紅。”張不凡說道。

“好的,老大放心,保證你滿意。”謝天幕高興道。

“那老大我呢?”花有文問道。

“你,你給我去圖書館看書去,特別是管理的書給我找幾本來,我要研讀,你就策劃營銷。”張不凡笑道。

“啊,那我不是成了你的祕書了啊。”花有文笑道:“這又是找書又是策劃營銷的。”。

“額,這個很重要的,營銷是們大學問。”張不凡笑道。

“老大你怎麼知道這麼多事情啊,你不是農村來的嘛。”花有文笑道。

“平時叫你多看看書,你不看,這下傻眼了吧,老大我的本事還多着呢。”張不凡滿懷信心。

“那你們就各自行動去吧。”張不凡也準備去找陳雄,畢竟人家是前輩這經驗肯定豐富啊。

“那老大,我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你幹什麼啊?”謝天幕見都把我們安排出去了,這他自己做什麼啊。

“額,我不會閒着,我們這點錢什麼都做不成,這不要去找錢啊。”張不凡很鬱悶。 “老爸,那個張不凡自己退學了,要不要對他動手?”劉德凱坐在劉大炮的對面。

經過這段時間的忍辱,這下得以釋放,不過也成長不少,不過對張不凡的恨可一點都不減少反而是增加了。

“哼,一個小子,值得我動手嗎?”劉大炮這時完全就看不起張不凡,當初雖然派出去的殺手沒有殺了他,現在想起來都有些後悔,一個小子怎麼和自己鬥。

“你找人監視他,有情況給我報告,沒錢沒勢怎麼旋起風波。”劉大炮笑道。

“呵呵,那倒是,這個老爸你就放心吧,那些小子能做什麼啊,過不了幾天估計就回家種地去了,不過那個陳雄家怎麼了啊?”劉大炮還惦記着陳心涵的美色呢。

“額,你小子,怎麼這麼色啊,你不是追不到手的啊,現在那個朱朱大帥可是得意得很啊,自己兒子都坐牢了還那麼得瑟,我現在是想要對付這個朱大帥,沒心情管你的事情,等我忙完了給你提親去,知道你好這一口。”劉大炮冷冷笑道。

“朱大帥可不好對付啊,老爸又辦法了。”劉德凱見自己老爸一副得意相就知道是有什麼餿主意了。

“那是,你就別管了,好好給我監視。”劉大炮得的一笑。

張不凡來到別墅,陳心涵正在洗衣服。

“親愛的,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沒有讀書了。”張不凡苦笑道。

“爲什麼啊,你不讀書,你拿什麼養我,我現在可是沒地方讀書了,老爸想讓我去別的地方讀書,不過沒有錢了,我不打算讀了,你得養我,別和我開玩笑了,你不讀書你怎麼會有出息是。”陳心涵聽張不凡這樣一說也是一驚,不過覺得不太可能。

“真的,那個劉芒校長不給我們讀了,估計是知道我去打架了不過我覺得不是這麼簡單應該是那個劉德凱在後邊搞的鬼吧,放心,親愛的,我還能餓着你不成啊,那我可捨不得絕世大美女變成黃臉婆啊。”張不凡很認真的說道。

“額,那個劉德凱怎麼這麼小心眼,還是不是男生啊。”陳心涵冷冷的說道。

“呵呵,他一直都很小氣。”張不凡說道:“我可不小氣 啊,來親一個。”。

“額。你個色鬼,是不是早就想親我了。”陳心涵一笑道。

“你怎麼知道的,我未來的老婆太聰明瞭。”張不凡呵呵一笑道。

“額,少貧嘴了,那你準備做什麼啊?”陳心涵放下那小容,很冷靜的問道。

“我做生意啊,有手藝在身還怕沒飯吃嗎?”張不凡說道。

這時陳雄走了過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