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剛進來的皇后聽完皇上的話,臉色很不佳,但也不敢忤逆皇上,只能回去。

皇后一走,皇上便吩咐王公公。

「你去把楚雲笙叫來。」

「是。」

王公公大概知道皇上把楚將軍叫來做什麼。

楚將軍府,門口的門衛看到王公公,連忙上前。

「王公公,請問是來找我家將軍的嗎?」

「沒錯,你家將軍可在府里?」

「真不好意思,王公公您來遲了,我家將軍帶著夫人出去了。」

王公公一聽這話,眉頭一皺,接著詢問:「那你家將軍可有說去哪兒?」

「這我們就不知道了,不知王公公找我家將軍有何事,待將軍回來我們告知將軍。」

王公公愁眉苦臉,皇上要見將軍,可將軍又不知道去了哪裡,這如何是好?

門衛見王公公似乎有急事,不過他們只是一個守門的,無法幫助公公。

王公公來回跺腳,跺了幾下后便轉身回去了。

王公公剛走,門衛便進去。

「將軍,王公公剛來過,屬下按照將軍說的跟王公公說后,王公公就走了。」

「嗯,繼續守著,誰來都按之前說的做。」

「是。」

門衛走後,一旁的劉小禾笑起來。

「你這樣不怕把皇上急死?」

「死了更好。」

聽雲笙這話,她挑眉,看來這傢伙嘴上說不跟皇上計較,可心裡還記恨著。

不過說來皇上以前做的事情的確是畜牲做的事情,如今雲笙這樣做也是於情於理。

只要雲笙開心,她也開心,那就隨雲笙吧。

「雲笙,既然你不想管這天國的事情,那我們不如離開。」她要去看看原主親爹長啥樣子。

「百姓無辜。」

她瞥了雲笙一眼:「還百姓無辜,你要真這樣認為,你現在就應該自請前去把那些丟失的城池收回來。」

楚雲笙回瞪了自家媳婦一眼:「你這是希望我去,難道你就不擔心為夫受傷或則死了。」

武練巔峰 「知道什麼遺千年嗎?」

「禍害。」

回答這兩個字,楚雲笙就反應過來了,他捏了媳婦的臉一下。

「你居然敢說為夫是禍害。」

「跟你說多少次了,不準捏我的臉。」劉小禾拍開雲笙的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後警告,「再捏我臉,就不準上榻。」

「不上榻,那讓為夫睡哪?」

「自然是打地鋪。」

「你確定讓為夫打地鋪?」楚雲笙對她微笑,可這話裡帶著威脅。

看著雲笙的笑容,劉小禾瘮得慌,想起之前惹惱雲笙的後果,她掃了一眼自己的手,承認自己慫了。

「不打地鋪,不打地鋪,你睡榻我打地鋪行了吧。」

瞧著媳婦認慫的模樣,楚雲笙忍不住笑起來,覺得自家媳婦這樣真的是太可愛了,伸手又捏了捏媳婦的臉。

劉小禾皺眉,抬起手一拍,雲笙卻收回了手,讓她拍了個空。

「你再捏我臉我就生氣了,別以為我真怕你。」

見媳婦惱了,楚雲笙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然後哄人。

「好了,好了,為夫不捏了,不過為夫覺得你近來圓潤了許多,這捏起來的手感似乎不錯。」

「不錯你個鬼,我要是長胖了,你也必須增肥。」

都說產後身材變形,看著自己胖了許多,她開始犯愁,這生完孩子不會真的變成肥婆吧!

劉小禾顫抖了一下,覺得很嚇人。

以後必須控制一下食量,長肉是小事,孩子太大才是大事,到時候生不出來才嚇人。

楚雲笙看媳婦一會兒皺眉,一會兒又像是下了什麼決心似的,好奇的詢問。

「小禾,你再想什麼?」

「我在想以後得少吃點。」

一聽她這話,楚雲笙臉沉了下來。

「不管你長多少肉,變成什麼樣子我都喜歡。」

她白了楚雲笙一眼,她前世看新聞不知道看過多少男人說過這樣的話。

可是最後當他們的女朋友/老婆真的變成大胖子,他們就嫌棄,分手的分手,離婚的離婚,所以男人的話千萬莫當真。

楚雲笙被白了一眼,有些不明為何,便道。

「難道你不信為夫說的話?」

「呵呵。」

五行蟲師 劉小禾笑了笑,轉身走了。

回到宮中的王公公告知皇上楚將軍不在府里,似乎出遠門了。

皇上聽完后兩眼混濁,癱在床上。

「難道天要亡我天國?」

「皇上,太子求見。」門外傳來聲音。

皇上聽了,有氣無力的回了一個「喧」字。

太子進來,王公公退了出去。

看著床上不成人樣的父皇,楚燿天眉頭一皺。

「父皇,你怎成這幅模樣了?」太子上前關心。

皇上感覺自己生命不長了,看著面前的太子,諷刺的笑了笑。疼了十幾二十年的孩子居然不是他的兒子,想想都覺得諷刺。而眼前這個親兒子,他卻一直忽略了。

「耀天,這次恐怕天國要亡了,都是朕的錯,若不是朕,天國也不會如此。」說完這些,皇上問楚燿天,「你可恨朕?」

「恨。」楚燿天很誠實的回答了皇上,然後訴說,「兒臣想不明白,為何父皇對楚王的兒子那般疼愛,卻對兒臣置之不理。」

皇上痛心,現在說什麼也沒用,眼前最重要的是解決天國的危機。

「耀天,你來找朕可是有事要說?」

「兒臣想去前線禦敵,還請父皇成全。」

「不,你不能去,你是天國的太子,你若是去了,萬一出了事情,天國就要落到他人之手。」

皇上說出這番話讓楚燿天很意外,同時也覺得奇怪,想不明白父皇為何突然變得開始對他好。

不過,他知道父皇不會讓他去,所以剛才的話也就是說說,接下來的話才是正事。

「既然如此,那父皇覺得誰適合去?」

「周將軍,李將軍,他們隨便一個都行,總之就你不行。」說完抬起手,示意楚燿天扶他起來。

楚燿天立即扶著父皇起來,同時詢問:「父皇,你要做什麼?」

「朕給你看些東西。」說完指著對面的柜子,示意楚燿天扶著他過去。

楚燿天扶著父皇過去。

走到柜子前,還沒來得及詢問,面前的柜子就來了,露出一個地下通道。

他掃了一眼,側頭問:「父皇,你要我看什麼?」

「自然是只有歷代君王能夠看的東西,朕恐時日不多,朕眾多兒子中也就屬你最出色,天國的江山只能給你了,走吧。」

地下通道有點長,也不知道是通往哪裡,走了差不多一盞茶的時間,面前出現了一道門。

皇上按了一下機關,石門打開。

面前是一個空間很大的密室,四面架子上擺滿了東西,其中一面牆擺了一些瓶瓶罐罐,裡面裝的東西似乎是蟲子。

總之看到這些東西,他無比震驚。

原來父皇的寢宮裡居然還有地下密室。

楚燿天扶著父皇走進去,看著那瓶瓶罐罐,問。

「父皇,那些是什麼東西?」

「蠱蟲。」

一聽這二字,楚燿天的臉色變了,然後問:「父皇帶我來這裡做什麼?」

「剛才不是說了嗎,這地方只有歷代的君王才能來。」

楚燿天明白了,但是他好奇,總覺得父皇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父皇,為何突然想把皇位傳給兒臣?」他問。

「不給你給誰?」

「楚雲笙。」

聽到這三個字,皇上就自嘲,隨後也不多說,指著一年牆的書籍。

「朕給你三天的時間,把這些書全看完,然後牢牢的記住。」

皇上說完轉身顫巍巍的走了,雖然緩慢。

太子楚燿天走到父皇說的那個書架前,抽出一本書翻開看,只是看了第一頁,他就睜大雙眸,彷彿發現了大事件似的。 「皇上,我們又丟了十座城池,照著目前的速度,再這樣下去,天啟的兵馬很快就要到國都了。」

「咳咳……」皇上咳嗽起來,臉色更不佳。

「楚雲笙可回來?」

「回皇上,楚將軍依舊不見人影。」

大臣們聽完王公公的話,一個個面如死灰,覺得天要亡天國。

「皇上,臣認為楚將軍這個時候不露面就是故意。」

皇上豈會不知,無視這位大人說的話,對李將軍下達命令。

「李將軍,朕命你帶十萬兵馬前去迎敵,把丟失的城池收回來,你可做到?」

李將軍站出來,雙手握拳。

「臣定當竭盡全力。」

「好,退朝,咳咳。」

大臣們本還有事情要說,可是看到皇上這般,終把要說的話咽了下去。

王公公扶著皇上離開,皇上一走,大臣們紛紛看著丞相。

「丞相,為何不見太子?」

「太子昨日進宮就沒有出宮過,想必皇上知道。」

大家聽完,便明白了,紛紛離開。

楚王府。

楚王看著面前的幾位大人,眉頭一皺。

「幾位大人來本王府上所為何事?」

「還請王爺勸導一下楚將軍,目前天國接連丟失城池,楚將軍若是再不出戰,恐怕天國要亡,臣懇請王爺放下恩怨。」

「臣等懇請王爺放下恩怨,勸導楚將軍出戰迎敵。」

看著幾位大臣,楚王笑了起來,本來他都放下了,現在卻這樣被迫,皇兄還真是……

「呵呵,幾位大人請回吧。」

「王爺。」

楚王生氣了,黑著臉道:「皇上都不知雲笙在何處,本王又怎會知道雲笙在何處,本王去哪裡找人勸導?」

幾位大臣見王爺動怒,不再說話,走了。

大臣們一走,楚王叫來萊天。

「可知雲笙在何處?」

「屬下認為楚將軍在自己的府里。」

「看來這傢伙是故意避而不見,罷了。」

……

入夜子時,一道黑影進入楚將軍府,暗一當即把人攔了下來。

「何人膽敢闖將軍府?」

「是本王,帶本王見你家將軍。」

暗一皺了一下眉頭,楚王半夜來肯定是知道將軍就在府里,但是這會兒將軍跟夫人已經入睡,這個時候吵醒,將軍肯定會生氣。

想著就對王爺道:「將軍不在府里,還請王爺請回。」

楚王臉一沉,對暗一說:「本王知道他在府里,若不想人盡皆知,立即帶本王去見他。」

無奈之下,暗一隻能帶著楚王去找將軍。

楚王跟著暗一來到桃苑,此時房門從裡面拉開,楚雲笙衣服鬆散的出現在楚王面前。

暗一被掃了一眼很識相的退了下去,頓時院子里就只有楚雲笙跟楚王兩個人。

小禾買來的那兩個丫鬟幾天前被打發走,如今這個院子就只有楚雲笙跟劉小禾兩人住。

「你來做什麼?」

「你這是什麼態度?」楚王不滿他這說話的態度。

「你半夜三更來我這裡就是為了這個?若是沒有別的事情我要睡覺了,你要是閑得,就去找個女人得了,我不介意有個後娘。」

「你。」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