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剛才還嬉皮笑臉的跟蘇昭嘰歪了一路的蘇護卻認真了起來,帶上他的一百遊騎兵就到前面去探路去了。

「你們感情不錯!」在紮營的功夫,黑龍主動過來跟蘇昭說話了。

「呵呵~你看出來了啊!」蘇昭不想說這個話題,但是黑龍難得跟自己說話,蘇昭還是接上了,說。

「恩。」黑龍這個不會說話的就這麼答應了一聲,然後就悶坐在蘇昭的面前不說話了。

「你以前是做獵兵的?」蘇昭終於抓住機會跟黑龍說話了。

可黑龍一點都不想跟蘇昭說話,尤其是看到太子用那麼亮的眼神看著自己的時候,雖然明知道太子是個女子,並不是外界傳言的那樣是個喜好男人的變態。可黑龍還是很不習慣蘇昭用這種眼神看自己的。

尤其是蘇昭乃玄君喜歡的人啊!

黑龍就覺得玄君若是發現蘇昭用這種眼神看自己,肯定會吃醋的。雖然黑龍明白蘇昭看自己完全沒有一個女孩對男人的欣賞,只是純粹的好奇而已,但黑龍覺得玄君未必能夠了解蘇昭的想法。

「呵呵~你似乎不想說起你的過去啊!」見黑龍不吭聲,蘇昭就開始窮追猛打了。

跟人套近乎一直都不是蘇昭的強項的,所以蘇昭說的話有些乾澀,不過蘇昭是必須要跟黑龍說話的,蘇昭很是好奇啊,尤其是想從黑龍這裡弄點關於玄君、魔域傭兵的消息。

哪怕是從黑龍這裡弄點黑甲衛的訓練手段也是好的。

蘇昭曾經擅長魔鬼訓練,可即便是前世的魔鬼訓練手段也未必能夠訓練出黑甲衛這樣的高手,能夠看透骨相的蘇昭看過隨行的三百黑甲衛的實力,幾乎每一個都有接近武王的戰鬥力。

常年行走大陸的武者,那些做獵兵的人平均實力都在武宗左右,武王已經算是高級戰力了!在一個獵兵團中,武王也是受人尊敬的。可玄君的黑甲衛三千人全都是擁有這種實力的變態。也就怪不得黑甲衛的戰鬥力如此彪悍了。

而且黑甲衛是屬於黑龍的直系部隊,也就是黑龍訓練出來的。

黑龍整天還穿著黑色的披風,從來沒讓人看過他的臉,蘇昭就越發的好奇了。(玄君雖然一直都戴著面具,但是蘇昭就沒有對玄君的長相產生過好奇!)

「沒什麼好說的!」黑龍不想跟蘇昭說話了,很乾脆的起身去安排他的黑甲衛們服用丹藥了。

蘇昭就屁顛顛的跟了上來。

「你們吃的丹藥跟我們的一樣么?讓我看看~」蘇昭朝著黑龍伸手。

跟在蘇昭身後的王德忠就有些汗顏了,堂堂太子還跟別人要丹藥么?!王德忠隨身帶著不少的丹藥好不好,大周即便再窮,可丹藥還是有的啊!

黑龍……

好無語啊,他一點都不想給蘇昭,可蘇昭都在伸手要了,能不給么?!

無奈之下只能將小瓶子的丹藥給了蘇昭,結果就看到蘇昭將所有的丹藥都收起來了。

這是……明搶的吧!哪裡只是單純的看看啊。

黑龍算是見識到大周太子的不要臉了。

在眾人還在休息的時候,一聲呼哨從北方響起,緊接著傳來的就是遊騎兵狂風驟雨般的奔跑聲。

「蘇昭,是血族人!快跑!」帶著遊騎兵去偵查的蘇護狂奔回來了,在他們身後是一群衣衫粗野的血族人。

血族人戰鬥力彪悍,尤其是可以獸化的血族人。可這些死亡谷附近的血族人是蘇昭的人啊,沒道理這些血族人會攻擊自己的人,蘇昭更不可能跑了。

沙曼立刻跑上去阻擋,瞬間獸化的沙曼變身成一個接近兩米的狼人之後威懾到了那些追來的血族人。瞬間獸化說明沙曼是血族人中的王族,尤其是沙曼在獸化狀態下朝著這些血族人怒吼的時候,就如同王族命令屬下一般。

天生敬畏強者的血族人在沙曼的吼聲下停住了,雖然沒有衝上來,但他們卻掉頭就跑了。這些血族人自然認出了沙曼的王族身份,但他們並沒有前來相認,反而是避開的撤退了。

「殿下……」沙曼看著走上來的蘇昭,無奈又愧疚的低頭。看到自己的族人跟主人作對,沙曼覺得自己很難做啊、

「怎麼回事?這些血族人不就是按照本宮命令來這裡定居的嗎?!」蘇昭遠遠的看著那些血族人跑遠的方向,並非是去了死亡谷,而是去了更北方。

「這些血族人似乎是被大燕收買了!」一直都坐在馬車中沒有出來的蘇曼青坐著軟榻出來了。

這一路上蘇曼青和神曉瑜都坐在馬車中,直到休息紮營的時候才出現。有潔癖的神曉瑜能夠跟蘇曼青坐一輛馬車也是難得。

「切~大燕怎麼可能收買得了血族人,那是我們神宮豢養的奴僕!血族人奴僕!」神曉瑜的聲音從馬車中傳了出來。

蘇昭等人的臉色就難看了,哪裡都有神宮的影子啊!

「那就說得通了,殿下的暗衛來探查燕軍的蹤跡無果,就是因為這些神宮控制的血族人騷擾。不過死亡谷內的血族人是不會收到騷擾的,我給他們的藏匿大陣應該可以躲過燕軍和這些人的襲擾。」蘇曼青的話總是能讓蘇昭放心和輕鬆的。

蘇昭在得知一些血族人被神宮控制之後,的確是擔心死亡谷內的血族人會不會也受到神宮的影響。而蘇曼青之前給他們的大陣則完美的解決了這些問題。

只要能夠保證死亡谷內血族人的安全就好了。

「這些血族人沒有喪失理智和忠誠,我可以讓這些血族人回到主人身邊!」沙曼主動請纓。

神曉瑜傲慢而騷包的從馬車內飛了出來,隨行的侍衛則是立刻將軟榻抬過來,等著神曉瑜姿態翩翩的落在軟榻上,侍衛才將軟榻抬著走到了蘇昭面前。

優雅的甩了下潔白的衣袖,神曉瑜就撇著沙曼,鄙夷道:「你以為神宮對這些血族人的控制很弱嗎?我們神宮給了這些血族人生活的希望、給他們提供住所、食物、修鍊輔助,並且幫助養活他們的家人,他們已經成為神宮的子民了!豈是你能讓他們背叛神宮的!」

神曉瑜每次說起神宮的時候,都會有種無與倫比的優越感。正是這一點讓蘇昭討厭。

「我們血族人的主人只有神龍之主!是絕對不會向任何其他人低頭的,你們神宮必然是用了卑劣的手段控制了我的族人!」沙曼立刻就表示反對。

神曉瑜的臉色就臭了,不過他不跟沙曼一般見識,而是看向蘇昭,傲慢道:「蘇昭啊,管好你的部下,否則本座不介意幫你管理!」

「呵呵~」蘇昭咧著嘴沖著神曉瑜一笑,正宗的假笑,假笑還沒完、面部表情立刻僵硬,然後蘇昭轉頭就問蘇護:

「二哥,這些人攻擊你了?」神曉瑜就這麼的被蘇昭給無視了、

神曉瑜分明被蘇昭的假笑給弄楞了,不過也後知後覺的明白了,蘇昭這是在用表情嘲諷自己呢!

「蘇昭,你是不是專門惹本座生氣啊,惹得本座生氣對你有什麼好處啊!」神曉瑜很不明白,為什麼蘇昭就不能對自己好好的呢?總是跟自己作對有意思么?!

蘇昭不跟神曉瑜說話,跟神曉瑜這種貨說話真的會變成弱智。

「這些血族人應該是在北方設定了領地,我們北上探查就像是闖入了他們的領地一樣,遭到了他們的攻擊!」剛才神曉瑜跟蘇昭說話的時候,蘇護就在旁邊安靜的看著,見蘇昭詢問自己了,蘇護才開口。

「看來之前本宮的護衛來探查的時候也是被這些血族人阻止了。」蘇昭想起自己的暗衛因為沒有完成任務還被自己揍了一頓呢。

「直接北上吧!不用去死亡谷裡面了!」蘇昭上了翼虎王北上。

「你知道燕軍在什麼地方了?」神曉瑜很好奇,或者說神曉瑜覺得蘇昭挺瘋狂的,剛才他們還遭到了神宮血族人的襲擊啊,既然都知道這些血族人的是敵對的了,為什麼還要作死的迎上去啊。

「前面有神宮的血族奴僕領地,你們想擅闖他們的領地?不怕起衝突么?!」神曉瑜見蘇昭根本不搭理自己,不免有些著急了。

「不是有聖使大人在么!既然這些血族人是你神宮的人,那麼肯定是不會對你聖使出手的吧!」蘇昭終於捨得說話了。

「哼~他們自然是不會對本座出手的,不過本座決定在這裡休息一下,不走了!」神曉瑜立刻就拿捏起來了,想要利用自己的身份來闖神宮血族人的領地,好嘛~那就得求著自己啊,要不然自己是不會走的。

神曉瑜這一路上根本就沒有跟蘇昭說上話,本來他能夠答應蘇昭跟著北上,就是幻想著路上可以跟蘇昭類似結伴遊玩的,可事與願違,神曉瑜是在馬車中跟蘇曼青那個殘廢坐了一路的。

所以神曉瑜很生氣,憑什麼蘇昭不哄著自己,現在都要用到自己特殊的身份了,她竟然還是不哄著自己,太過分了!

神曉瑜這麼拿捏著的時候,卻見蘇昭直接帶著人走了,神曉瑜覺得不可思議啊。

剛才她明明說要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去闖領地的,為什麼就這麼走了啊!這是用不到自己了么?!

「主人,太子擁有神龍血脈!」神曉瑜的侍衛實在看不下去了,自己的主人這是要蠢哭的節奏么?!神龍血脈才是血族人效忠的根本啊,所以擁有神龍血脈的蘇昭根本就不用他們聖使的好不好。

「那又怎樣!我神宮的血族奴僕是不會畏懼神龍血脈的!」神曉瑜氣結,他才不知道神宮的血族奴僕是不是畏懼神龍血脈,總之他就是死不改口就是了。別人不懂得維護聖使的尊嚴,神曉瑜只能自己維護了。

「聖使大人,您走嗎?」蘇護覺得神曉瑜真是可愛的很,在跟上蘇昭之前,蘇護還頗為親切的沖著神曉瑜笑問道。

「不走了!本尊說過要在這裡休息的!」神曉瑜幾乎是吼出來的。

神曉瑜剛才說了不走,難道這麼快就要打自己臉的跟上去啊,自然不可能了,所以無論如何神曉瑜現在是不能跟上去的。只能眼巴巴的看著蘇昭帶著一群人都走了。只有神曉瑜的隨從護衛留下來陪著他這個主人。

越是北上,蘇昭的心情越是複雜。一直守在帝都,沒有出城的蘇昭覺得北方荒涼到可怕。斑駁的路上幾乎是荒草不生,到處都是砂礫和碎石,大風起塵土砂石飛揚,越是到了北方越難看到綠色,即便是耐寒耐旱的樹木都少的可憐。

野生動物和魔獸自然更少了,在這樣的荒蕪環境中存活,顯然是艱難的。

而位於更北方的北疆無疑是更加荒蕪的,這也是北疆多年來人口都無法增長的原因。

「這就是血族人的界石!」黑龍帶領的黑甲衛首先在前面發現了異樣,當風沙吹乾地面上露出一排排的骨骼、頭骨等物時,血族人的界限標誌就出現在了蘇昭等人的眼前。

大陸諸國種族眾多,不過血族人的界限標示是很特別的,他們就喜歡骨頭。

「前方就是北疆的臨都城,血族人是把北疆領地給霸佔了么?」馬車中的蘇曼青拿出了地圖,頗為憂心的開口。

「在大周和大燕打的激烈的時候,用血族人來霸佔北疆的領地,可謂釜底抽薪。大周最善戰的北疆兵都沒有了歸屬和故鄉,必敗無疑。神宮這是如此明顯的攙和進戰爭來了么!」

尚在揣測的時候,一支血族人組成的騎兵就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不同於蘇昭曾經看到的血族人,這些血族人全都穿著銀白色的戰袍,清一色的白色魔獸血統戰馬,白甲陰冷如同瞬間從地下鑽出來的魔兵一樣。

跟曾經出現在大周帝都的神宮飛船銀甲衛士裝扮一模一樣。隨著他們的出現,周圍的溫度都似乎瞬間下降了許多。

「主人,這些血族人明顯比你救的人要強啊,你感覺到這些人強大而純凈的血脈了么!」蘇昭隨身空間中一向喜歡沉默的果凍叫起來了。

「沙雪,你是沙雪?」蘇昭身邊的沙曼在看到對方白衣甲士中為首的一抹纖細人影的時候,卻忽然激動了。

沙曼忘乎所以的朝著那纖細的人影沖了上去,可惜還沒有衝到那人身前,對方手中銀色軟鞭一撩,便把沙曼卷飛了出去。

謝謝:我已放棄の療送了1顆鑽石、我已放棄の療送了9朵鮮花、187**7641送了9朵鮮花 沙曼的實力毋庸置疑,朱雀這個老牌的武皇曾經都不是沙曼的對手。

可沙曼竟然被對方的人給一鞭子卷飛了,這是秒殺了沙曼的節奏么?沙曼都這麼不抗揍,其他人更不用說了。

「沙雪,是我啊!」

被卷飛在地上狼狽不堪的沙曼又爬起來了,一臉悲情男豬腳的模樣,可憐巴巴的沖著對面的人喊。那悲涼的聲調透著濃濃的無奈和感情的依戀。

「那是你媳婦啊?」蘇昭就問了,實在是沙曼的表情太苦逼了,明顯是被自己的女人給拋棄了,然後一臉苦逼的模樣。這兩人之間沒有姦情才怪呢!

沙曼被蘇昭這句話給雷到了,傻乎乎的轉頭看向蘇昭,扯著嘴角僵硬的說:「那是我妹妹!」

蘇昭就盯著對面的人看了起來,那一隊騎兵足有數百人,清一色的銀甲穿在身上給人一種厚重而陰冷的感覺,就像是一隊陰兵從地獄中鑽出來了一樣,只是站在哪裡就釋放著無形的壓力。

這種銀甲的防禦力相當強悍,曾經蘇昭的閔家鍛造工廠就發生過爆炸,當初就有一個穿著銀甲的神宮人屍骨被炸的骨頭渣都沒了,可那銀甲絲毫都沒有損壞,可見這種銀甲的防禦力有多麼強悍。

本來就戰鬥力爆表的血族人在穿著銀甲之後那戰鬥力不可想象啊!

所以,蘇昭不打算跟對方這些血族人起衝突。

「沙雪?你的名字是沙雪么?」

蘇昭就沖著對面的人喊。

可惜對面的人一點反應都不給,以沙雪為首的血族人只是用漠然的眼神看著蘇昭等人,那冰冷的眼神有點像是蘇昭在末世的時候見到的殭屍。尤其是為首的女子,銀白色的戰甲包裹出修長俊美的身形,卻也給了對方一種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她那雙冷厲的眼神像是會傳神一樣,冷冷的殺氣撲面而來。

「小心!」在眾人都沒有察覺的時候,站在蘇昭身後的黑龍忽然上前,出手打出一股澎湃的黑色玄氣。

在黑色玄氣出現的時候,一道銀白色的鞭影已經出現在蘇昭面前,這道鞭影來的相當詭異,就好像在鞭子甩出來之後前面無法讓人看到一樣,直到鞭子出現在人面前了才顯現出強悍的殺傷力。

若不是黑龍提前甩出了黑色的玄氣,這道鞭子就打到蘇昭的身上了,而蘇昭根本就無法避開這道鞭影的。

「保護殿下!」王德忠都嚇尿了,眼看著鞭影都到太子面前了,王德忠肥胖的身子扭動著沖了上來,想用自己肥胖的身子為蘇昭擋下這一偷襲。

王德忠身子肥、且本身實力不高,但王德忠在保護太子心切,暴起的時候速度竟然快的出奇,幾乎是瞬間就跳到了蘇昭的面前。

「起來!」蘇昭卻是嫌棄的出手,一把將王德忠了拉開了。

黑龍都出手了,自己還能受傷?!倒是王德忠跳的太往前了,會有被傷的可能啊。

蘇昭剛伸手把王德忠給拉開,黑龍的玄氣就擋住了鞭影,卻也發出一聲爆響,就在剛才王德忠站著的地方,爆炸雖然不強,但王德忠剛才若是沒有被拉開的話,也會被傷的不輕。

「大膽!敢襲擊殿下,來人啊,拿下這群刁民!一群暴徒!」王德忠最看不得太子殿下遇到危險了,所以在看到這些人對太子出手之後,王德忠都暴走了,肥胖的身子跳起來沖著對面的騎兵們吼。

王德忠就是太子之外的二號人物,大總管都叫了,太子府衛們自然要上來動手了。可是黑空卻攔在了這些人中間。

「不要動手!」黑龍整個人都懸浮在了前方,寬大的黑色披風迎風烈烈,讓原本身影就高大的黑龍傲立空中如同一隻大鳥。

攔在蘇昭面前的黑龍也擋住了對方的兇惡的氣勢。

「跟他們動手不值得!」黑龍扭頭,藏在帽檐下的臉還是看不見的,但是蘇昭依稀從帽檐的暗影中看到了一雙綠色的眼睛,那閃爍的幽光就像是暗夜中攝人心魄的狼一樣。

這是血腥黑暗中的掠食者才會擁有的眼神!看的蘇昭精神大振。

蘇昭明白只有超級強者才會擁有這種眼神,而黑龍是站在自己這一邊的,所以蘇昭才高興的,尤其是面對穿戴銀甲的血族人的時候,有黑龍這樣的強者在才靠譜啊。

黑龍不讓動手就是因為對方太強大了。

雖然黑龍帶著三百黑甲衛,蘇昭身邊更是有不少的高手,甚至後面還有沒跟上來的神宮的聖使,但是對方這些人的實力實在恐怖,動手的話蘇昭這邊損失還是很大的。

所以黑龍才要避免雙方動手。

「我們返回吧!」黑龍釋放著強者的威壓,似乎就是用這種威壓威懾著對方,讓對方不敢貿然行動,但黑龍卻堅持讓蘇昭等人返回。

「雖然大燕的軍隊可能在前方,但是有這些人攔著我們過不去的,不如你們後撤十里等待,讓我自己前去偵查!」黑龍雖然是讓蘇昭撤退,但自己卻也提出了可行的方案。

「你的威壓可以震懾他們?他們好像挺怕你的樣子,而且你自己前往偵查可以么?你怎麼穿越他們的領地?」蘇昭一邊下令後撤,一邊奇怪。

沙曼幾乎是血族人中的最強者了,可沙曼都鎮服不了對方,而且剛才沙曼打算上前認妹妹的時候都被揍回來了,蘇昭分明看到了蘇雪眼中的冷漠。

也就是說蘇雪等人是被洗腦了的!根本連血親都不認識了,為什麼還會被黑龍所懾服呢!蘇昭自然奇怪了。

可惜即便蘇昭奇怪,黑龍也沒有給蘇昭解答的意思,他就當沒有聽到蘇昭的話,只是帶著黑甲衛護衛著蘇昭等人撤退。

雖然黑龍對蘇昭的態度很不好,但他至少還是在保護蘇昭等人撤離的。

三百名黑甲衛組成了扇形,就那麼嚴謹的面對著對面的數百名血族人騎士。等著蘇昭等人撤退。

蘇昭也不能耽誤下去了,只能帶著人後撤,而對面的血族人並沒有追擊,似乎只要你們不侵犯他們的領土,他們就不會出來一樣。只是一群騎兵都眼神冷漠的看著蘇昭等人撤離。

只不過跟著蘇昭的沙曼神色很不好,他戀戀不捨的看著對面的人,一步三回頭的跟著蘇昭撤退。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