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剛才孫鏡明攔住白蛇,說白蛇往前一步就會死,那是因為吹拂在身上的風,很明顯有點問題。

白蛇也是想起這個問題,孫鏡明在操作觸控筆電時,順便給白蛇說出他的見解和推測。

「別看我們站的位置是在天台,現實中映射著什麼我們還不知道。」你現在回頭看,我們的懸浮車已經不見了吧?

白蛇回頭看,果然乘坐來的懸浮車已經不見了。

「我們從開始,就沒有乘坐懸浮車離開。」也就是說,從白蛇在安全部返回來時,就已經連帶著孫鏡明一起被拉入了幻境,被某些交通工具給運走,在幻境中只是以為是懸浮車罷了。

「你稍微感受下,在前面吹來的風,有什麼感覺?」

白蛇順勢沉下心,細細感受迎面吹來的風,半刻後有點驚訝道:「有點濕冷,風中好像有點水汽,鼻尖有種好像是泥土…不對,是山林晨間的氣息,」沉吟了半晌后,再補充了句:「細細感受似乎要有點是熱…」熱氣跟濕氣混合,很明顯濕氣比熱氣要重,能同時出現著兩種氣體的地方,很顯然是在山林中。

「那麼範圍就能更加縮小了。」孫鏡明的指尖在觸控筆電上划動,通過網路連接到資料庫翻找西廣第八座衛星城附近的山林位置。

既然說了網路可以用,為什麼孫鏡明不用網路定位呢?那豈不是更能發現自己的位置?

可能是出於工作的原因吧,從事情報操作方面的工作,孫鏡明知道如果自己被敵人抓到了,再被敵人通過自己的定位或者手中的設備拿取到什麼資料,那自己可就成了出賣組織的背叛人了。

所以,通過網路定位自身位置或者設備,在早已被抹去身份的孫鏡明手中是辦不到的。

片刻過後,孫鏡明通過白蛇的感觸,和自己的見解加上資料庫的匹配,他好像找到自身所在的位置了!

「在哪裡?」白蛇湊過來問,孫鏡明抱著觸控筆電抬起頭,看著頭上略微有點黃昏的天色:「我們在的地方…」

「是在西廣第八座衛星城外,名叫兩極風火山中…」並且還是在峰頂的火山口中。

通過網路上的資料顯示,這座兩極風火山有點特殊,它不是坐龐大且高海拔的火山,而是做低海拔的火山。

低海拔低到什麼程度?大概就只有百米左右,從空中俯瞰幾乎就是座火山岩漿湖在那躺著,也是西廣內大熱的旅遊景點。

兩極風火山是活火山,有岩漿在遊動也有蠻獸在岩漿中遊動,是作為被觀賞用的低智商蠻獸。

雖然是座活火山,不過並不會噴發,因為內部構造,在靈氣時代開始后,就已經被人為改造過,所以才會發展成旅遊景點,供世人觀摩和研究。

「兩極風火山的奇特就奇特在,岩漿湖上分別有七支石柱。」也不知道是人為擺上去的,還是早就存在於那了。

七是奇數,也是極數,是最完美的數字,代表陰陽登峰造極之意。

在當地的傳說中,七支石柱經常會被高人,用來當做決戰之地啥的。

「等等,」白蛇打斷孫鏡明:「你的意思是…」我們就在這石柱上?

孫鏡明抿了抿嘴才點頭應是,有點不確定不過他相信自己的推算。

「為何你這麼確定?」白蛇不是在懷疑孫鏡明,就是單純感到好奇。

孫鏡明在觸控筆電上劃了圈,調出張圖片給蛇精看:「注意火山湖旁邊的水流。」

白蛇眯眼仔細看,果然還真是有條湖泊在旁邊,呈倒卸之勢撞入火山湖中。

「原來是這樣!」白蛇恍然大悟,難怪空氣中濕氣跟熱氣交匯,原來是有湖水倒灌進岩漿中啊!

湖水倒卸進岩漿湖的高度有幾十米之高,飄散出來的水霧也跟下方形成的熱蒸汽形成雙方互不進犯的趨勢。

上面是清涼水霧,下方是炙熱火氣,兩股極端的氣息不僅沒有混雜,反而以平和交匯的狀態相融,這可不就是陰陽兩極的展現嘛!難怪這座火山不叫阿貓阿狗火山,要叫反兩極風火山了。

既然此刻知道確切位置了,也很有可能是在石柱上,那麼該怎麼破解幻境呢?

「很簡單,」孫鏡明指著個方向,那邊是懂相對殘破的大樓:「展開攻擊打擊過去。」

「為什麼?」白蛇不解反問,孫鏡明在那憋著笑:「想不到,我竟然連上衛星了…」

「啊?」白蛇聽不懂,孫鏡明在那憋著笑解釋:「就是說…我們看到外面的景象了…」

說著,將觸控筆電遞給白蛇看,觸控筆電中的畫面是風火山的岩漿湖,在岩漿湖上面清晰的能看見七支石柱屹立,在其中的一支石柱上,有兩個身影正在低頭看著什麼。 白蛇感到驚奇,抬起頭望向天空,發現畫面中的人延遲幾秒后,也跟著抬起頭看向天空,並且以時間錯開空間錯開的方式,跟白蛇自己神奇的對視了…

「好神奇!」白蛇驚呼出聲,隨即也是注意到,在以自己為中心的周圍,有不少人也分別站在另外六支石柱上。

想必那些人就是將自己和孫鏡明引入幻境並且到此的人了。

在白蛇注意到他們時,他們也在作出動作,隨即白蛇和孫鏡明所在的這片幻境中,竟然在開始顫抖崩塌。

入目所及的高樓大廈,發出『轟隆隆』的炸響整體肢解,距離最近的一棟大樓緩緩朝著白蛇和孫鏡明所在的位置倒塌,很顯然是幻境的操縱者想將白蛇和孫鏡明從原地逼走,若是離開半步就會掉入岩漿湖中,縱然強如神通修士也會命喪於此吧。

然而,眼前發生的這一切,在孫鏡明手中的觸控筆電來看顯得甚是滑稽。

「他們估計沒發現,我們已經發現是幻境了吧…」孫鏡明咂咂嘴。

「應該是,」白蛇也跟著點頭,孫鏡明抬頭看白蛇:「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嗯。」白蛇見孫鏡明強忍著笑意,她自己就忍不住笑出聲了,這群怕不是傻…

按照從觸控筆電中看見的石柱方位布置,揮手間打出十幾道靈氣攻擊朝周圍方向掠去。

「噗噗——」靈氣打在空氣中,卻接連幾聲輕悶聲響起,幻境中倒塌的大樓也直到眼前。

瞅著高樓大廈分崩碎裂的朝自己砸來,白蛇和孫鏡明不但沒有緊張反而有點好像。

「轟轟轟——」大樓倒塌的聲音震耳欲聾,整個世界似乎都在顫抖,就算知道是假的也會緊張得不行。

在大樓揮甩著大樓要砸下來時,白蛇忽然感覺精神有點放鬆了,就抬起眼盯向倒塌的大樓。

精神力從神識海中擴散而出,倒塌的大樓隨即戛然而止,就連滿天的碎屑也都他停下了。

「我好像能操控精神力了!」白蛇見眼前飄舞的事物停下,心中有股驚異的感覺,還有對孫鏡明的讚賞。

孫鏡明低頭看了眼觸控筆電:「應該是你擊中了,負責你精神力的幻境構造人。」

剛才白蛇打出的攻擊,大部分被躲過去或者硬扛下了,不過也是有人被擊中的。

白蛇也是直到此時,才發現自己的精神力,竟然是被控制住…

孫鏡明莫名有點無語,果然說得沒錯…妖獸在放鬆下來時,簡直像是沒腦子的…

突然想起來,損人狂魔柳元白為啥有時候,會連帶著白蛇一起損了…

白蛇此時沉浸在奪回精神力的愉悅中,從來沒有啥時候回覺得,能操縱精神力的感覺竟然是如此奇異。

也是在白蛇能操縱精神力的這剎那開始,將白蛇被孫鏡明圍困的幻境開始分裂坍塌,整個天空眨眼之間布滿裂痕,猶如鏡子般碎裂倒塌,原本是黃昏的天色逐漸暗淡,淡紅色的光芒也從下方正在破碎的鏡面中透發出來,逐漸形成一面猶如水浪般翻湧的岩漿湖面。

「咔咔…」所處的世界在無聲無息的碎裂,原本被屏蔽的感知迅速回歸,迎面衝擊來熱氣和濕氣交匯的勁風,差點把剛脫離幻境有點重心不穩的孫鏡明給掀飛起來。

得以從幻境中脫身的白蛇,緩緩睜開雙眼的瞬間,有兩道瞳光猛然投射而出,似有洞破虛晃之意。

最先映入眼底的便是,眼前方圓將近有千米的岩漿湖,在岩漿湖的旁邊有兩條瀑布傾瀉而下,飄散的水汽跟岩漿的熱氣相撞,形成蘊藏著兩股力量的氣息,若同時修鍊水和火的武者能在此修鍊,想必進展的速度將會非常快。

不過可惜了,水火不能相容,只能以極端平衡的方式存在,並不會出現同時修鍊水和火併且還能保持平衡武者。

如果真的有,那可能就是絕頂天才了。

在自身所在的位置往外開,有六根石柱分別屹立在周圍,將白蛇坐在的石柱包圍在內,形成個不規則的六邊形。

每個石柱上面都有兩個人,稍微感應下力量氣息,發現最強只不過先天初期,這實在是讓白蛇有點汗顏,沒想到自己竟然會翻車於此,活了幾千年差點栽在幾個小弱雞手中。

「她醒過來了!」負責構建幻術的人驚呼出手,心中的驚訝不比臉上弱。

這層幻術可是由十八個精神大師聯手構建的啊!明明已經經過八個警報器中攜帶的特殊氣體,將白蛇的精神力和判斷力都拉下來了,為什麼還能解開陣法啊!為什麼就不往前走一步!明明就在幻境中,為什麼不往前走不已,探索探索幻境也好啊!

白蛇的蘇醒就意味著,十八個精神大師聯手構建的幻術失敗。

在意識到白蛇蘇醒時,十八個精神大師立馬展開身形想跑,白蛇的實力有多強他們還是深知肚明的。

「呵?跑?」白蛇冷眼看著那些逃遁的人,冷笑著揮起手打出十八道靈氣。

「唰!」靈氣形成光繩,一把綁住十八個精神大師,就在白蛇揮下手欲要將他們丟入岩漿湖中游泳時,旁邊的孫鏡明出聲阻止:「等一下!」他們不能殺!

「為什麼?給我個不殺他們的理由。」白蛇冷眼盯過去,果然恢復智商后,整條蛇都變回高冷了。

孫鏡明給白蛇個很現實的理由:「他們是西廣區域中的精神大師,也是對於人族中很重要的存在。」

「他們剛才想殺了你。」白蛇冷聲道,勾起手指將空中的十八位精神大師給拽動起來。

「是!他們是想殺了我!」孫鏡明的語氣著急了,卻還想在最後爭去爭取:「可他們不知道我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啊!」

「你想想看,我們一路下來,一連鍋的端了他們的城市,要是換做你是他們,你也會覺得我們是在侵犯他們的領地。」更何況你還是個妖獸,當然會把你當成敵人了啊!現在國內局勢因為江城的妖族,已經變得很敏感了! 白蛇背對著孫鏡明沒有再說話,孫鏡明是個聰明人,不會再說什麼廢話來讓白蛇放人。

相信白蛇也是聰明蛇,不然也不會修鍊到神通境界,存活在世上幾千年了。

從幾千年前開始,白蛇就作為人族的聖獸,鎮守青城山下的妖邪至今。

說她是妖獸,卻沒有妖的戾氣,說不上心繫妖族,卻也在人族中活了幾千年,早就習慣人族的生活方式和道理了。

此刻她也知道,如果真殺了眼前的十八位精神大師,恐怕柳城以侵佔的方式接管西廣衛星城的事情,將會為柳城打來難以消除的影響。

不管是為了什麼,柳城也好柳元白也好,甚至是章飛羽…白蛇都不能出手震殺他們。

可就這樣放過,對於白蛇自己,也會心裡不舒坦,畢竟堂堂一個神通修士,竟然會區區幾個小弱雞聯手圍困那麼久。

孫鏡明知道白蛇在顧慮什麼,他本來想給白蛇個建議懲罰懲罰就好了,轉念一想覺著不太妥就讓白蛇自己決定了。

沉思了片刻,在十八位精神大師的驚慌求饒中,白蛇揮起手打出靈氣朝他們頭上抹去…

「刺啦!」接連十八道脆聲響起,十八位精神大師的頭…掉下來了。

在旁的孫鏡明瞪大了眼睛,不是說好的不殺嘛?!等等…孫鏡明的眼瞳倒縮了縮,好像不是頭掉了而是他們的頭髮掉了…

「額…」孫鏡明明顯一愣,腦子轉不過彎來想不明白意思何為。

十八位精神大師也以為自己要掉腦袋了,沒想到竟然只是削去他們的頭髮,也不知道是該驚喜還是懷疑射偏了。

隨即感覺身上的束縛一松,在即將朝岩漿湖上掉落之際,十八位精神大師及時反應過來,展開身形朝兩極風火山外遁去逃命。

眨眼間那些人全都走了,就剩下孫鏡明和白蛇還站在岩漿湖上的石柱上。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孫鏡明疑惑著眼色。

「頭髮,在你們人族中,是作為裝裱外貌的。」白蛇揮起手散發出靈氣,將自身和孫鏡明包裹起來,朝著兩極火山外掠去:「如果光了頭,在人群中將會是被嘲笑的一方,而在自己眼中也將會是恥辱的。」

對於人族裡這種奇怪的想法,別說是活了幾千年的白蛇了,就連孫鏡明也找不到個好的方式解釋。

如果某個人剃了光頭,確實以某種心理來說,是恥辱和被嘲笑的一方。

「你們人族,真是個奇怪的種族。」來自活了千年的白蛇給出的評價。

就跟孫鏡明猜測的差不多,他們確實是在第八座衛星城離開時,就被十八位精神大師給綁走了。

離開兩極風火山景區,很快就回到第八座衛星城,找到了懸浮車同時也得知,十艘航空器已經到前面。

「不好!」白蛇和孫鏡明同時一驚,第九座衛星城還沒佔領,他們這樣過去可是會爆發戰爭的啊!

當他們坐上懸浮車,急速前行趕往第九座衛星城時,從開始就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如果此時孫鏡明稍微留意網路上的話,將會發現網路上的圖版頭條,幾乎全都是柳城出兵征討西廣的新聞。

並且以黃河泛濫不可阻擋之勢,鋪天蓋地的席捲整個網路和公眾輿論。

也從這些討伐的輿論聲中得知,柳元白帶領的大軍在第九座衛星城跟護城隊打起來了。

別看護城隊不是正規軍,憑藉衛星城的戰力設施,短時間內將外敵震退在外也還是可以的。

期初發現十艘航空器出現時,衛星城就立馬開啟火力網覆蓋,各種導蛋不要錢似的往外發射,無人戰鬥機可齊齊上天欲要炸下艘航空器來,可那是怎麼容易就能辦到的么?

航空器是靈氣時代的傑作,上升的高度可以到達冰寒的高空,光是高空上的寒冷就足夠將導蛋的制導系統給凍住啞火了,根本不用柳元白下令射出什麼誘導光彈,面對要來轟炸的無人戰鬥機,柳元白也沒有下令反擊,就憑藉光學系統將航空器在雷達中隱藏起來,打算以求和的方式跟第九座衛星城的安全部門談話。

不過好像對方並沒有這個意思,就想要擊落艘航空器才罷休。

轉念想想倒也釋然了,畢竟在前面收服了他們那麼多座衛星城,人家不討點利息出出氣能樂意?

再加上此刻網路上翻天覆地,全都是柳城在點兵,並且目睹航空器在高空掠過的視頻和留言。

基本上是被動石錘了,柳城想要攻打西廣消息,也讓柳城都督陷入輿論中心。

礙於行動計劃的保密性,柳城都督和其他區域的都督全都沉默不發聲,反而是知道已經背叛人族的西廣都督出來叫慘,先發制人潑髒水將柳城置於想背叛人族,連同妖族聯手攻打人族之類的,將柳城拱上到人族輿論的審判台。

面對這些莫須有的輿論指責,縱然柳元白和柳東非常生氣,卻也沒有做出什麼回應。

事情真相是怎麼樣,很快就會公之於眾知道了!西廣都督現在的示弱,只不過是在給他拖延時間和轉移注意力罷了。

在東廣方面傳來的情報所說,西廣都督率領的大軍,此時已經進入東廣區域,相信再過不久就能跟東廣開戰了。

而柳元白這邊卻還被困在西廣第九座衛星城外,想走沖不過火力網,想退也沒路退了,只能以求和的方式看看能不能過去了。

當然了,柳元白也可以直接下去跟他們將,你們都督叛變啦快放我們過去!

如果真要這麼說,估計會爆發更大的衝突,和更加憤怒的輿論吧。

此刻十艘航空器,都在火力網覆蓋不到的冰寒高空上,倒不是柳元白不想讓航空器在高空走。

而是再往上走就會到達大氣層邊緣跟外太空交匯地帶,那片地帶對於航空器來說有非常大的負荷,畢竟是在地球內部的航空器,而不是可以承受外太空壓力的航空器。 「元帥,我們該怎麼辦?」指揮室中的信息員問柳元白。

面對第九座衛星城的火力網,該不該給予反擊衝過去。

「不行!」柳元白搖頭表示:「絕對不能反擊,如果反擊我們就洗不清了。」

「即便此行我們是支援東廣,可我們畢竟就在西廣開戰了,相信肯定會有人說我們借著支援東廣的名號,出手對付侵佔西廣的衛星城,造成大量人員傷亡等等,到時候整個人族輿論可都是指向我們了。」

柳元白對此也是很無奈,掌管著百萬精兵竟然只能任由對方攻擊…

「那元帥,我們不還擊的話,就沒有辦法衝過去了…」西廣都督也帶兵的進入東廣了,東廣都督還在等著我們前去支援,如果我們去遲了估計東廣就…

「這我知道!」柳元白打斷信息員的花話,此刻感覺腦袋非常疼,這群人和網路上那些人,簡直都是群吃飽了沒事幹就知道來逼逼叨叨的貨!有本事就上前線了解情況再回去叨叨啊!說不定又將會,像是江城當初的那群拿著直播衝進妖獸群中『老鐵雙擊666』的人,當場去世…

「我來想辦法,我來想辦法…」

搖頭甩去腦海中的思緒,深吸幾口氣冷靜下來,在指揮室中來回踱步,看得出來他是完全沒辦法了。

這事兒吧,說出去沒人信,暫時也不能引起太大的轟動,自然認為柳元白是想侵佔西廣…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