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刺目的光華維持了不到三息,紫雲盡散,金影消失,雷霆無蹤,縷縷黑煙裊裊升起。除了火鳳凰、雷神兩方和嵐風做站立的地方,再也找不到一塊象樣的土地,植物被雷力焚化,地面像陶瓷一樣光潔,暗影軍團上萬人只餘一絲灰燼。連殘肢斷臂都找不到,直接化為飛灰!

嵐風搖了搖頭,嘆息著:「還是太弱了,如果有那麼一絲為引,就可以直接把他們打入九幽,萬劫不復了。」

再次無奈地嘆了口氣,轉向索圖,淡然道:「送他唔,送我去潘碧絲草原正中心的精靈族,把玫琳也帶過去吧,真不知道以後該怎麼辦,麻煩」

「撲通!」

最後一個音節還在嘴邊徘徊著,人已經倒了下去。

索圖咽了一下口水,茫然地看了看旁邊的沃曼和斯締蒙薩,自言自語著:「告訴我,這是在做夢,這肯定是在做夢,對吧?」

「是的,是在做夢。」沃曼鄭重地點頭。

斯締蒙薩一腳踢在慕華的上,慕華頓時發出殺豬似的痛叫,緊接著,他們四個,還有雷神傭兵團的兩百多人同時尖叫起來。

「天啊!不是夢,我敢肯定這不是夢!」

「可是誰會相信這是真的?不是真的,肯定不是真的,不是夢是幻覺!」

「兩百多人同時產生幻覺」

「誰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

一個雷神傭兵團的傭兵再也承受不住思維的衝擊,以無語問蒼天的語氣很乾脆的昏死過去,至少,他暫時不用再為眼前神鬼莫測的事煩惱了。

於是,又有十多人有樣學樣的陷入昏迷狀態,其他人用很羨慕的目光看著在十餘人,他們倒是也想這樣,可是想昏又昏不過去。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悠雲最先反應過來,這才發覺少了鬥氣的輸入,玫琳的體溫開始快速下降,連忙把鬥氣再次灌輸進去,一邊沉聲道:「不管你們看到了什麼,不管發生了什麼,此次任務暫時停止。查理,你帶幾個人回去告訴團長,讓他重新派人完成任務,今天的事任何也不能透露出去,否則別怪我翻臉無情。其他人帶上昏迷的同伴,準備好馬車向潘碧絲草原中心進發!」

說完,又轉向火鳳凰的幾人:「幾位團長有沒有興趣同行?」

「有有有!」索圖連忙走過來,連聲道:「有什麼需要我們做的?」

「玫琳公主需要鬥氣支撐住身體機能,一般人是做不到的,只有藍階的實力才行,我一個人無力維繼,還請諸位能出手相助。另外」悠雲看向遠處的嵐風,神色有點不自然的說道:「還請諸位團長帶上嵐風,我想他應該沒有致命傷,主要是能量暫時枯竭而已。」

四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後,在索圖、沃曼和斯締蒙薩三人一致推選下,慕華小心翼翼地硬著頭皮往嵐風走去,神色間儘是恐懼 「玫琳!玫琳,不要死,不要」

驚呼聲中,嵐風從床上翻下來,全身被冷汗浸濕了,腳下一軟,摔倒在地上。

頓時,幾個人圍了過來,終於從昏迷的噩夢中醒來,嵐風抬起頭,面前站著好幾個人。面露喜色的精靈女王夫婦和藍妮,臉色有點蒼白的雷神傭兵團副團長悠雲,眼神裡帶著一絲恐懼的慕華,以及火鳳凰的索圖、沃曼、斯締蒙薩三位團長。

不是夢,嵐風終於明白到發生在玫琳身上的慘劇不是夢境,特別是感受到丹田裡不剩几絲真氣之後,臉色大變,抓住悠雲的手臂狀若瘋狂:「玫琳怎麼樣?她到底怎麼樣了?」

「嵐風!」藍妮揮手間,一個水球憑空出現在嵐風頭頂上,落下來,把他淋了個濕透:「清醒點,你這樣怎麼能救得了玫琳」

好象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嵐風放開悠雲,撲向藍妮,雙手抓住她的肩膀:「藍妮,告訴我,玫琳到底怎麼樣了?她有沒有」

藍妮鼻子一酸,忍不住的溢出了淚水,柔聲道:「嵐風,你別激動,聽我說,情況沒你想的那麼糟糕。」

嵐風一楞,連忙鬆開手,眸子里透出一絲生機:「我不激動,不激動」

藍妮點了點頭,看向精靈女王,精靈女王走了過來,嘆了口氣:「嵐風,有兩個消息,一個是壞消息,一個是好消息。」

「您說。」

「壞消息是,玫琳心臟破裂,如果不是有幾位高手用精純的鬥氣幫她續命,怕是早就死了。至於好消息就是她現在沒有死,而且有活下去的可能,只是」

「只是什麼?」嵐風喜形於色,急道:「您快說!只要能救活玫琳,無論是什麼事我都能做!」

精靈女王神色間儘是無奈,說道:「精靈族的自然系魔法其實就是生命魔法,加上我們精靈族特有的生命泉水,現在已經不需要用鬥氣續命了,在半年內不會有什麼危險。然而,心臟和大腦的傷害是致命的,也是魔法不可能治癒的,這個世界上惟有兩種東西能夠挽救她的生命。一是上位龍族的心血,另外就是被稱為血芝的靈草。」

龍族!而且是上位龍族!

嵐風完全傻了,上確實存在著龍這種強大的生物,事實上,這是一種根本不應該存在於人間的半神生物。自古以來雖然出現過不少所謂的屠龍勇士,比如火鳳凰傭兵團歷史上就殺死過一頭暗黑魔龍,可是所有人都很清楚,他們所殺死的只是幼龍,而不是成年巨龍。

成年巨龍所擁有的能力全面超越藍階,達到了彩虹七階的最後一階,而且,這裡所說的只是下位龍族。

龍有上、中、下三位之分,暗黑魔龍從根本上來說算不得是真正的龍,而是亞龍族,也就是巨龍與其他魔獸產生的後代。它們只是繼承了龍族的外形和一半血脈,實力上低於真正的龍族,這一類就是稱為下位龍族。

然後是諸如水系藍龍、火系紅龍、土系黃龍、木系青龍等等之類的中位龍族,而上位龍族只有兩個肉體最強近戰第一的黃金巨龍和魔法最強的銀龍。

下位龍族,即使只有巨龍一半的血脈,成年後也擁有藍階後期的實力。 蠻橫的屠夫 真正的龍族,也就是中位和上位巨龍,成年階段肯定是紫階,上位巨龍成年後都是紫階後期。傳說中,上位龍族不少都能突破紫階,達到真正的神靈一般的實力!

嵐風手足無措,上確實存在龍族,但那都是下位龍族啊,別說是他,可能在場的所有人也不知道去哪裡找上位龍族。此外,就算找到了又能如何?取上位龍族的心血?

以龍族的天賦異稟,同階的人類高手幾乎沒有取勝的可能。那麼,試問紫階上位巨龍有誰可以取它的心血?那和找死沒區別!

「嵐風,有件事我一直沒有告訴你。」藍妮歉意地看著他,輕聲說:「還記得和我師父一起的那個穿著銀色長袍的叔叔嗎?其實,他就是銀龍,上位龍族成年後是可以化身人形的。」

「啊!那快!快!他在哪裡?找到他,快」

「如果不是師父找我,我們根本不可能找到他老人家,玫琳姐姐只有半年,我怕」

瞬時,嵐風像泄了氣的皮球,從絕望到希望,又從希望到絕望,來來回回幾次之後,他的思維幾乎要崩潰了。

上位龍族是有了著落,可是整個這麼大,如何從茫茫人海中找到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玄龍?這和尋找其他的上位龍族一樣渺茫。

大家沒有心思對藍妮的師父和銀龍驚訝好奇,精靈女王苦笑道:「所以我說這很難,血芝我倒是知道哪裡有,但危險程度比起取上位龍族的心血只難不易。」

嵐風咬了咬,沉聲道:「無論有多難,哪怕是死,我也要救活玫琳!」

想了想,精靈女王一字一頓地說:「極南處的魔獸沼澤最深處。」

眾人倒抽了一口冷氣,如果說神尊山是極少數人知曉的生命禁區,那麼,魔獸沼澤深處就是眾所周知的大凶之地。

五國鼎立,並不是說每一個地方都是五大帝國的版圖,有些特殊的地方是除外的,比如極北荒漠,比如潘碧絲草原、精靈森林等等,極南魔獸沼澤正是其中之一。那是一塊面積很大的沼澤,遠比潘碧絲草原大得多,幾乎有半個龍風帝國那麼大。北面與薩恩帝國接壤,南邊鄰近廣闊的海域,東接龍風帝國,西達天羅公國,跨度極遠。

魔獸,事實上就是野獸的變種,他們和某些對應的野獸外貌相似,又有著一些細微的區別,但最大的區別則在於它們擁有恐怖的實力。同時,魔獸體內產有晶石,那些鑲嵌於魔法杖上的各系晶石一部分是礦石類,另一部分就是由魔獸身體內獲得。此外,魔獸沼澤還盛產各種珍惜藥材,除了兇險之外可謂是一處寶藏。

因此倒是有不少傭兵團、冒險團隊和孤身一人的高手前往,有人從那裡得到了好處,也有人丟了性命。然而無一例外,他們都只是在魔獸沼澤外圍打轉,沒人敢進裡面,越往深處,魔獸的等階越高。曾經有一位紫階高手重傷退回,據說他也只是接近內部區域,沒有達到最深處。

沒有人知道魔獸沼澤最深處有什麼,也有人斷言,那裡最強的魔獸絕對擁有上位龍族的實力。當然,這僅僅只是猜測,無人可以證實!

魔獸沼澤,嵐風輕聲的嘀咕四個字著,良久,喃喃道:「玫琳,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死的,魔獸沼澤,我會去的。」

精靈女王心裡暗暗嘆息,溫和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歉聲道:「嵐風,我很想幫你,但你也知道,本族也面臨著一場劫難,唉」

「陛下!還有半年時間,也不急於這一時,我既然說要為精靈族出力,就等解決了這場危機再說。」

「可是」

「陛下用珍貴的生命泉水幫玫琳續命,這個恩情嵐風難以回報,我一個人的力量很渺小,就當是盡一份心力吧。」嵐風說完,轉向悠雲等人,深深行了一禮:「能從因卓手裡活著回來,都是諸位的幫助,嵐風感激不盡,救命大恩,無以為報。」

幾位團長心裡儘是說不出的滋味,嵐風以為是他們出手相救,實不知當初的情形根本不是他想象的那樣。

悠雲皺了皺眉頭,低聲問道:「嵐風,你真的不知道當天發生了什麼事?」

嵐風搖頭苦笑道:「我那柄劍當時突然出現了一股奇怪的氣息,身體的傷勢一下子全好了,正準備拚死一戰,誰知就莫名其妙的昏了過去。」

「如果我告訴你,因卓帶領的上萬人馬全死了,你信不信?如果我告訴你,是你一招殺了上萬人,包括幾名藍階高手,你又信不信?」悠雲問道。

「不信,即使是藍妮的師父也不可能做到。」

「呵呵是啊,是啊!」悠雲笑著,笑地比哭還難看,吶吶道:「我也不信,我們是拚命衝出來的。」

火鳳凰的幾位團長看了他一眼,選擇了沉默。這種事只要不是當初親眼見到,任憑是誰也不可能相信,最多被人認為是神經病。

索圖和其他兩位團長對視了一眼,遞了個眼色之後,沉聲道:「精靈族的事我也聽說了,說真的,如果是過去我們肯定會當做沒看見。我們三兄弟從父輩手裡接過火鳳凰,父親和兩位叔叔就告戒我們,傭兵就是在血與火中打滾,別人給我們錢,我們幫別人做事,只要不是人神共憤的事都可以做。」

噓了口氣,自嘲道:「一直我們都是這麼做的,事實上,整個傭兵界也都是這樣,然而從昨天開始不一樣了。悠雲團長的話是對的,人神共憤的事能有多少?很多事,也許並不是多麼邪惡,但是總有正與反,對與錯。」

精靈女王疑惑道:「團長的意思是?」

索圖哈哈大笑,拍了拍嵐風的肩膀,放聲道:「嵐風不配做傭兵,至少,他不配做現在這種傭兵制度下的傭兵,而我,現在也不配,因為我的血也是熱的。一個月時間,應該夠了!」

說完,轉過身沉聲道:「慕華!快馬加鞭,儘可能調集火鳳凰所有人馬,往潘碧絲草原進發,暗精靈的陰謀不可能得逞!」

悠雲少有的露出一抹欣賞的目光,向房間外面的一個手下命令道:「用最快的速度,把大致情況稟報給團長,如果團長不允,就把我手下的所有人馬調過來,會戰潘碧絲!」

「好!」嵐風豪氣大壯,大笑道:「我們都不配做傭兵,以後,火鳳凰和雷神在另外兩國的生意是做不下去了。自古以來,傭兵團與國家的戰爭從來沒有發生過,我們就破了這個先例!」

「朋友?」悠雲伸出手。

「朋友!」索圖、沃曼、斯締蒙薩三人也伸出手。

「朋友!」嵐風把手放了上去。

「是的,謝謝你們,尊貴的朋友!」精靈女王纖柔的手掌遞了過去。

「啪!」

堅硬地鐵針木桌子上出現了一個深達寸許的掌印,一個四十歲左右的女精靈怒吼著:「誰能告訴我,因卓去哪裡了?他手下暗影軍團里的一萬人馬去哪裡了」

桌子旁邊坐著三男一女,三個男人年齡最大的一個鬚髮皆白,最小的看起來三十多歲。那個女子三十歲不到,風姿綽約,相貌極美,但那如花容貌中卻有一種盪人心魄的魅惑。

包括那個精靈在內,他們就是暗黑部落聯盟的最高層。暗黑部落聯盟不像其他幾個國家或皇權至上,或教權在握,它是由幾大勢力共同執掌的,分別是暗精靈和四個人類勢力。無一例外,這五方勢力都修鍊的都是邪惡能力,比如暗系魔法、暗系鬥氣、黑巫術、幻魔系等等。

長達兩寸的黑指甲輕輕地敲擊著桌面,如同在骷髏上蒙了一層皺巴巴的皮膚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年齡最大的老者黑巫王陰陰地說道:「從傳來的魔法圖象可以看到戰鬥之後的痕迹,在那麼短時間內消滅一萬精銳,其中還有三名藍階高手,並且對方圓十里的環境造成那麼大的破壞,即使是禁咒也絕不可能做到。地面顯然是被高溫高壓洗禮,完全瓷化,十里內找不到一塊象樣的地方,這一點倒是像火系禁咒。然而,在面積上,溫度上,點攻擊強度上,遠遠超過禁咒。」

妖艷女子幻靈女王嫵媚一笑,一邊小心地修理著指甲,一邊輕聲道:「探子回報,當日雷神傭兵團接近關卡,其他倒沒見到什麼礙眼的人,我想,這應該不會和雷神傭兵團有關吧。」

「當然不會!」暗精靈女王牙齒咬地格格作響,陰聲道:「藍階不可能擁有這種實力。」

「藍階是不可能,但超越藍階呢?」

一道聲音突兀的響起,虛影晃動間,廳中多出了一個籠罩著黑色長袍中的人。

五人同時站了起來,臉色大變,異口同聲喝道:「你是誰」

黑袍人哈哈大笑,良久,笑聲才停了下來:「透露薩恩帝國公主消息的人情你們都忘記了?」

「你是那個傳消息給我們的?」暗精靈女王皺眉道。

「不錯!」

「你到底是誰?」黑巫王冷聲道:「你的實力我看不出來,想必已經超越了藍階,你這麼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黑袍人微微抬起手,一股精純的黑氣在手指間縈繞著,平淡地微笑道:「放心,我是你們這邊的,只是不受你們轄制而已。我暗系一脈受制於人數千年,是不是該抖點威風了?」

妖媚的幻靈女王咯咯嬌笑:「原來前輩是我們這邊的人,既然前輩有意讓我們暗系廣大,為何不親自出手相助呢?若是前輩出手,我們自當扳回劣勢。」

「哼!」黑袍人冷哼一聲,冷笑道:「你可知上紫階者不止我一個?你又知不知道,紫階中大半都是出自於那三大帝國?紫階不允許參與戰爭,我如果出手,他們自然會出手,最後的結果,哼!」

五人心裡一驚,立刻想到了這一層關係,暗精靈女王忙道:「前輩說得是,倒是我們糊塗了,不知前輩此次前來有何教誨?」

「潘碧絲草原上的精靈們已經聯合了不少人馬,你們這群笨蛋還傻傻地等著一個月的期限,再不快點出擊你們將沒有任何優勢!好了,消息我是帶到了,至於該怎麼辦你們自己商量吧。」

話剛落音,人影就那麼憑空消失了,五人再次大驚,腦子裡閃出幾個字來空間轉移!

幾乎在同一時間,五人大喝起來:「大軍集結!集結!」

黑袍人沒有撒謊的道理,於是,暗黑部落聯盟瘋狂地向潘碧絲草原方向集結兵力。作為一個國家,他們掌握的軍隊自然遠比草原精靈這邊要多得多,然而正因為是一個國家,領土面積廣博,兵力相對就分散了。

一方面要在城池關卡留下駐兵,不能一次調完,另一方面,從全國各地集結軍隊到某一處,這是需要時間的。

潘碧絲草原中心的魔法陣最中央處,一棵高達數十米的怪異古樹灑下大片的綠蔭,古樹下面的一口泉眼不時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響,大大小小的氣泡從泉眼裡冒出來。

這裡就是精靈女王口中所說的生命泉水,也是精靈族賴以生存的源泉,生命泉水對於精靈的重要性就像人類需要糧食一樣。也正是因為在這裡發現了生命泉水的蹤跡,他們才選擇在潘碧絲草原上定居下來。

泉眼旁邊臨時用牧草建成的小屋裡,嵐風坐在椅子上發獃。在他面前,一個巨大的木桶里盛著滿滿的淡綠色生命泉水,雙目緊閉的玫琳盤坐在木桶里。

醒來之後,除了晚上打坐恢復真氣,其他的時間幾乎都是在這裡度過,面對著不能言語昏迷不醒的愛人,他也同樣的不言不語。沒有來勸他,從決定進入魔獸沼澤的那一刻起,如此堅定地信念就註定了他不會一蹶不振。

突然,一道身影從外面沖了進來,人還沒到,焦急萬分的聲音已經傳入:「嵐風!玫琳怎麼了?到底出了什麼事?」

嵐風站起來,皺眉做了個禁聲的動作,一看,進來的竟然是肖克,眉頭這才舒展開來:「回來了?出去再說。」

肖克擔心地看了看木桶里的玫琳,心臟緊縮起來,玫琳不單單是他好兄弟喜歡的女子,更是他的戰友。從當初在小村莊的相遇,到一路互相扶持到如今,已經成了性命相托的朋友,她的事他如何能不急?

走出小屋,嵐風把整件事情的經過娓娓道來,肖克神色連變,緊緊地握著拳頭冷笑著:「暗精靈,暗黑部落聯盟,我和他們不死不休,我肖克是從來不吃虧的!」

「這些先不說了。」嵐風話峰一轉,問道:「來了哪些人?」

「我們團實力強一點的都帶來了,不過」肖克嘆了口氣,苦笑道:「奧桑城主說,畢竟是精靈族內部的事,如果這件事被呈報上帝都,先不說龍風帝國的皇帝會不會派兵,即便是想從中撈點好處,一來二去也要花費很多時間。至於柯炎公爵大人,私兵倒是有不少,可是大規模調動會引起政敵的注意,惹來麻煩。」

「他們沒派兵過來?」嵐風眉頭緊皺。

「兩千銀龍衛隊,由柯炎公爵的侄子斯洛克子爵帶領,數量是少了一點,整體實力很強,最低也有橙階頂峰,帶隊的斯洛克子爵是一個青階風系魔法師。魔法陣地方太小,除了斯洛克之外,隊伍駐紮在陣外。」

兩人說話間,已經來到了精靈族臨時建起的議事廳里,這棟建築比起其他房屋大不很多,足夠容納百人有餘。

議事廳內,精靈女王和她的丈夫坐在最上方,右邊是火鳳凰和雷神兩大傭兵團團長,左邊是一個看起來三十多歲,白凈文雅的男子,他旁邊則是天行傭兵團的西卡杜、坦歌和蘇珊三人。

一見到嵐風和肖可走進來,眾人紛紛站起來,態度卻是不同。精靈女王的臉色很溫和,看著他們的目光就像看著自己的孩子,火鳳凰和雷神的四位團長親熱的迎了上來,更像是朋友,而天行傭兵團的三人立刻單膝著地。

嵐風疾步上前把三人扶了起來,這時,那個雖然陌生,身份卻呼之欲出的斯洛克子爵含笑走來,微微點頭示意:「在下斯洛克,柯炎公爵派我來協助諸位。這位就是嵐風團長吧?團長大名在下早有聽聞,我那哥哥,也就是雲劍城城主奧桑伯爵對團長可是讚譽有佳呢。」

說著,右手伸向嵐風,手掌上縈繞著一圈濃郁的青色氣流,如果細細分辨就可以發現,這些氣流分明就是很多極為細小的風刃。

下馬威,嵐風心裡暗笑,如果換了二十天之前他剛剛蘇醒真氣沒有恢復時,難堪肯定是免不了的,而今天就不同。當然,如果換作更早以前,他會不著痕迹的化解風刃,可是在經歷了一系列事情之後,對於稍有敵意的人他都不會像過去那麼和善了。

真氣流轉涌動,龍象成就和陰陽二氣全部隱而不發,隱含在皮膚之下,看起來沒有絲毫防備一般。他看到斯洛克眸子深處隱藏的一絲譏諷,好象是在嘲笑盛名之下出虛士,連一點防備心理都沒有。

「在下嵐風,柯炎公爵能派兵增援真是感覺不盡,合作愉快。」

兩隻手握在了一起,龍象成就突然透體而出,嵐風的手掌外流轉著一團白光,此時的防禦力比起精鋼也要強上三分。那些細碎的風刃只是很普通的魔法,剛一接觸到白光立刻發生清脆的劈啪聲,化為清風消散。

斯洛克臉色一變,還沒等他抽回手去,一股氣流從手掌勞宮穴沖入他的身體,勢如破竹。一陰一陽,一冷一熱,兩種截然相反的真氣讓他好象患了熱傷風一般,時冷時熱。整條手臂完全麻痹,半邊皮膚赤紅如血,半邊覆蓋著一層薄薄的寒冰。

尊嚴受到了最大的挑釁,斯洛克眉頭一挑,正待發作,那邊悠雲團長笑道:「兩位一見面就鬥上了,還真是不打不相識呢,就像火鳳凰的三位大哥和嵐風當初也是一樣,這關係越打也就越近了。」

索圖哈哈大笑,走了過來,一道鬥氣注入斯洛克體內化解了嵐風的鬥氣,說道:「嵐風,你一直不在,有件事忘了告訴你。昨天斥候來報,大約四天之後,火鳳凰的人馬就到了。由於時間倉促,分佈在各處的散兵和分部人馬很難趕來,重騎1000,輕騎2000,戰士5000餘,魔法師400,這是火鳳凰暫時能調集的最強力量,都交給你了!」

「火鳳凰就是火鳳凰!」悠雲笑了笑,說:「我們團長已經首肯,並且親自前來,不過這人馬只有不到千人。」

「不到千人?悠雲老弟還真是謙虛。」索圖撇了撇嘴,苦笑道:「我過去一直以為火鳳凰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傭兵團,看來,老牌子傭兵團的底蘊卻是我們難以相比的,竟然還有老一輩的幾位藍階長老。不及千人,最低都是黃階實力,青階的就有近百人,藍階近十人,這場戰爭之後,第一傭兵團的名頭火鳳凰是不敢當了。」

斯洛克的火氣一下子全沒了,雖然他清楚的知道兩位團長是故意說給他聽的,但他也明白,這絕對不是謊言。自己的那點人馬根本就是底氣不足,火鳳凰更是直接把暫時的領導權交給了嵐風,他憑什麼跟他較勁?

原本,他是想爭取到這場戰爭的領導權,到時就可以邀功領賞爭得最大的功勞,現在看來是沒有可能了。不過他也沒對嵐風有什麼恨意,對方實力放在那裡,能讓排名第一和第二的兩大傭兵團如此對待,他是普通人么?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