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冷寒澈悶哼一聲,但是一臉平靜的看著碧綰:「沒想到你力氣不小啊。」

碧綰一邊掙扎一邊瞪著冷寒澈:「放手。」

「好的。」冷寒澈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絲毫沒有鬆手的意思。

「再不鬆手,我就不客氣了。」碧綰威脅道。

「不要吵,你聽。」冷寒澈用另一個手輕輕的捂住碧綰的嘴巴,緊張的提醒道。

聽出冷寒澈語氣中的緊迫,碧綰果然立刻安靜下來,認真的聽了起來。

見碧綰如此聽話,冷寒澈暗暗得意的笑著:對付這個倔強的丫頭,還是要用點計謀啊。

「我怎麼聽到有打鬥的聲音。」碧綰仔細的聽了一會,不確定的轉頭看向冷寒澈,「好像是人的聲音。」

冷寒澈不以為意的點著頭。

「要不要去看看。」

冷寒澈只顧著感受懷中人兒的香暖,哪裡還在乎其他人的死活。

突然,碧綰全身一緊,直接將冷寒澈的手甩開:「之前的承諾又忘了?」

「沒忘。」如果可以冷寒澈很想裝傻,說自己忘了。

可是,如果自己那麼做了,眼前這個丫頭肯定直接翻臉,然後直接噼噼啪啪一堆亂罵。

寶貝兒,咱不離婚 「沒忘?我還以為你忘了,忘的一乾二淨了。剛才我說什麼了,讓你鬆手可你呢?」碧綰一副傲氣的質問道。

冷寒澈哪裡還敢還嘴,只是傻笑著。

「笑什麼笑,態度給我端正點。不要用你那些小心思,不要把我想得那麼笨,想轉移我的注意力,沒用。」碧綰指著冷寒澈,繼續質問著,「對了,記得以前,某人還無情的要掐斷我的手指和脖子呢。」

聽到碧綰這麼說,冷寒澈突然暗道一句:「不好,這個記仇的丫頭,開始算賬了。」

「你要知道現在只是試用期,不要得寸進尺。」碧綰像教訓做錯事的孩子一樣,對冷寒澈厲聲道。

而此時的冷寒澈,卻點頭憨笑著,一副乖乖認錯的模樣。

如果這個場景讓修影或是其他任何一個對修羅王有所耳聞的人看到,一定會噴血不止。

本就只是想逗逗冷寒澈的碧綰,沒想到冷寒澈會如此的乖順,頓時在心裡樂開了花,但是臉上依然保持著微怒:「這次就算了,下次再犯,看我怎麼罰你。」

聽到碧綰不再追究,冷寒澈輕輕的鬆了口氣,微笑慶幸道:還好,這個小丫頭不追究了。

聰明睿智,腹黑善謀的冷寒澈,盡然沒有發現碧綰是在戲耍他,這就是所謂的當局者迷。

突然,冷寒澈直接掩去臉上的笑容,將碧綰護到身後,警惕的望著前方…… 沒多久,在冷寒澈凝眸望著的方向急匆匆的跑過來四個人。

與大佬閃婚以後 「那是誰?」碧綰指著遠處模糊的四個人影問道。

「是逍遙御風他們……」冷寒澈有些憂慮的說。

「那你快去救他們。」碧綰催促道。

冷寒澈冷漠著,只是默默地看著,沒有要去救的意思。

「我在這裡等。」看著四人慌亂的步伐,碧綰再次催促道。

冷寒澈低下頭,微微的搖頭道:「不用,我們在這等他們。」

「可是……」碧綰還想說什麼,卻被冷寒澈直接打斷道。

「他們不會有生命危險。」

冷寒澈的態度已經很明顯了,碧綰知道都是因為自己,所以他眼看著自己的好友兄弟,身處險境,而只能遠遠的旁觀。

碧綰清楚的知道,冷寒澈在看清那四人模樣時,眼中一閃而過的緊張。

而向冷寒澈跑過來的正是逍遙御風、宇文邕、修影和顧絕塵。

「神棍,怎麼辦。」有些狼狽的逍遙御風,氣喘吁吁的問道。

「那邊,有人。」顧絕塵指著遠處道。

「是。」修影一邊飛奔一邊同意道。

四個人好不容易齊心協力從魔獸堆里沖了出來,雖然已經沒了力氣,但是看到眼前的希望,都拼著最後一口氣狂奔而去。

突然,逍遙御風不小心被腳下的什麼東西絆了一下,直接滾著摔了下去。

顧絕塵發現逍遙御風摔倒,直接停下腳步,跑回逍遙御風旁邊:「快起來……」

「你快走。」逍遙御風直接一把推開顧絕塵,厲聲道。

「不……」顧絕塵還想說什麼,被逍遙御風後面突然竄出來的巨蟒撞倒。

看著眼前的八階巨蟒,四人嚇白了臉,一動不動的看著巨蟒。

剛才是他們運氣好,那些圍攻過來的魔獸盡然最高的也只有六階。

六階魔獸相當於高級控師的實際,四人合力之下,僥倖衝出重圍,沒想到在這裡盡然會遇到一頭八階的魔獸。

發現眼前的四個渺小人類,盡然打擾自己休息,頓時豎起一米多粗的身子,瞪著兩個燈籠大小的眼睛,憤怒的看著他們。

「你們四個人,打擾本王休息,受死吧。」

一直遠遠看著逍遙御風的冷寒澈和碧綰,看到突然出現的巨蟒,頓時齊聲驚呼:「不好……」

「你快去。」碧綰直接用力的一推冷寒澈,焦急的說道。

知道事態的嚴重,冷寒澈稍微猶豫了一下,輕輕拍了拍碧綰的頭:「在這裡,不要亂跑,有危險立刻叫我。」

叮囑完后,冷寒澈將九尾召喚出來:「他跑的快,有危險讓他帶你跑。」

「好,你快去。」

說罷,冷寒澈朝巨蟒飛了過去。

當冷寒澈離巨蟒還有五米的時候,看到巨蟒突然掃起巨大的尾巴,朝四人扇去。

四人被巨蟒直接掃出一米,重重的摔倒在地。

將四人拍倒以後,巨蟒立刻張開它的血盆大嘴,預將四人直接吸入腹中。

可是,才剛張開大嘴就被一陣雷擊擊中喉嚨,嘴裡立刻流出了惡臭的鮮血。

看到在這個關頭盡然有人相救,四人同時感激地看向來人。

當看清來人是冷寒澈時,四人激動的大笑起來…… 被擊中的巨蟒頓時將所有的憤怒,全部轉移到冷寒澈身上,對準冷寒澈直接噴出一道黑色的霧氣。

「王爺,那霧氣有毒。」修影忍著身上的劇痛,立刻爬起來,提醒道。

當黑色的有毒霧氣消散之後,只看見冷寒澈冷漠高傲的站在那裡,全然一副王者的姿態。

當巨蟒看清來人時,也微微愣了愣,沒想到這個年紀輕輕的少年,身上竟然能夠發出如此駭人的氣勢。

「你們四個怎麼樣?」冷寒澈回頭冷漠的問道。

「死不了。」逍遙御風興奮的回答道。

見四人沒有什麼大礙,冷寒澈轉頭冷冷的看著巨蟒。

此時的巨蟒也正一動不動的,警惕的看著冷寒澈:一個只是剛晉級到五星初級控王的人類,為什麼他的身上有一股可怕的力量,讓身為八階的自己都有些戰慄。

由於碧綰還在那邊等著,不知道是否會有危險,冷寒澈不想與眼前的巨蟒浪費太多的時間,決定速戰速決。

於是冷寒澈直接騰空而起,朝巨蟒的眼睛放出兩道驚雷。

而巨蟒似乎早有準備,用蛇尾直接將兩道驚雷擊碎,在擊碎兩道驚雷的同時,巨蟒張開他的大嘴嘲笑道:「不堪一擊。」

看著巨蟒的模樣,冷寒澈冷冷一笑,同時凝結出一道驚雷和一把冰劍。

「小小把戲。」巨蟒不屑的冷哼道。

可是,冷寒澈這次凝聚出來的驚雷和冰劍,不是表面那麼簡單的,而是直接將兩種元素融合在一起進行攻擊。

表面上看,只是驚雷和冰劍,實際上驚雷中已經含有了冰靈力元素,而冰劍中又含有了雷霆之力。

當巨蟒再次將冷寒澈放出的驚雷擊碎時,突然發現自己的尾巴竟然有種刺痛感,彷彿有幾百隻冰針直接刺入了自己的骨髓。

還沒等巨蟒反應過來,冷寒澈的冰劍已經朝巨蟒的腹部刺去。

看到冰劍過來,巨蟒依然輕視著:自己這層蛇皮比銅牆鐵壁還要厲害五分,區區一把冰劍對自己根本無法形成任何威脅。

可是巨蟒的想法依然錯了,當冷寒澈的冰劍觸碰到自己的時候,自己那堅硬的腹部竟然被刺穿了。

「怎麼可能。」巨蟒不信的看著冷寒澈。

看到巨蟒眼中的詫異,冷寒澈冷冷的說著:「你這皮囊也不過如此。」

在這晶石森林一向自恃厲害的巨蟒,盡然被這個不起眼的少年嘲笑,巨蟒徹底失控的怒了。

立刻用尾巴快速的旋轉起來,形成四個巨大的旋風,朝冷寒澈攻去。

四個旋風所到之處,原本茂密的森林頓時夷為平地,就在遠處靜靜觀戰的逍遙御風幾人,也被旋風順帶著捎上了天。

如此巨大的旋風正慢慢的朝冷寒澈靠近,縱使冷寒澈實力強悍,也只是一個剛剛成為五星初級控王的人,連那些千年大樹都被這旋風連根拔起,冷寒澈如何抵擋的了。

沒錯,在旋風距離冷寒澈還有一米的時候,冷寒澈就已經明顯的感覺出那旋風巨大的威力,搖搖晃晃的冷寒澈想御風逃離,已經來不及了。

因為旋風的力量,明顯比冷寒澈自己的風靈力元素要強大的多。

冷寒澈招架不住也被颶風卷了進去…… 一直在遠處靜靜觀看情況的碧綰,突然發現冷寒澈被卷進了旋風裡面,立刻焦急的跑了過去。

可是碧綰還沒跑出一米,九尾直接擋在了前面:「不準去。」

「你沒看到他們有危險?」碧綰冷冷的質問道。

九尾冷哼一聲,不屑的說道:「以你的實力,去了能夠幫上忙嗎?只會給主人分心。」

九尾的話說的沒錯,自己去的話只會添亂,但是冷寒澈被那旋風卷了進去,難道真的不會有事嗎?

「九尾,他不會出事吧。」

「之前不是不要我家主人的啊,現在也會關心他了啊。」九尾酸酸的說著,「是不是看到我家主人厲害,所以才改變心意的。」

聽到九尾的話,碧綰定睛一看:你是雌的。」

九尾最討厭別人說她是雌的,憤怒的說:「我是一個大美女。」

只要修鍊到了聖獸,就可以幻化出人形,到時主人一定會喜歡自己。

碧綰冷笑著點了點頭,直接忽略掉身邊的九尾,擔憂的往冷寒澈他們的方向看去。

「旋風沒有了。」碧綰既高興又擔憂地說道,「你應該也關心你的主人,我們悄悄地走近一點,只要確定你主人沒有危險,我們立馬回來。」

的確,九尾現在無法感應到主人的情況,也很擔心,聽了碧綰的話猶豫了一下,點頭同意道:「好。」

於是一人一狐輕輕的朝巨蟒靠近,當看到冷寒澈毫髮無傷的站在巨蟒面前,碧綰和九尾同時鬆了一口氣。

看到九尾嘴角的笑容,碧綰眯了眯眼睛,默默地記在了心裡。

看到自己的旋風雖然把眼前的少年卷到了空中,但是並沒有帶來任何損傷,巨蟒暗自惱怒著。

站穩后的冷寒澈,直接凝結出雷霆冰劍,不斷地向巨蟒刺去。

巨蟒一邊躲閃,一邊朝冷寒澈靠近。

在距離還有一米的時候,巨蟒直接騰空而起,撲了過去。

冷寒澈一個閃身,直接躲開了,可是不想還沒站穩就被蛇的尾巴直接捲住。

一般巨蟒的力量,一用勁就可以把一個人直接絞死,而八階的巨蟒之力是人類無法抗拒。

看到冷寒澈被巨蟒纏繞住了,碧綰直接跑出去厲聲道:「快放開他。」

正準備用勁的巨蟒,看到跑出來的人兒,直接哈哈大笑起來:「一個廢物也敢出來救人,哈哈哈……」

「閉嘴,不知道自己嘴臭。」說著碧綰用手捂著鼻子。

發現眼前的廢物盡然能聽懂自己的話,巨蟒詫異的愣了愣,就趁這個空擋,冷寒澈從巨蟒的纏繞中逃了出來,直接一躍站到了碧綰的前面。

「快點離開。」冷寒澈皺眉微怒道。

「愚蠢,今天誰都休想離開。」

「做夢,今天我們都能離開。」躲在冷寒澈身後的碧綰直接回嘴道。

這次巨蟒確定了,這個沒用的廢物盡然能聽懂自己的話,頓時好奇的問:「你怎麼能聽懂我的話?」

剛開始,巨蟒以為是碧綰身邊的九尾告訴她自己說的是什麼,但是以她應答的速度來看,那只有一種可能,就是眼前的廢物能聽懂獸語。

碧綰也不掩飾,直接站了出來,微笑著看著巨蟒…… 「原來你也不笨,現在發現還來得及。」碧綰淡笑著看著巨蟒。

「小小人類,懂得獸語又如何。」巨蟒不屑的嗤鼻道。

掉落在不遠處的四人,看到碧綰盡然在和那頭八階巨蟒對話,都驚訝的爬起來,跑向冷寒澈。

第一個開口的依然是管不住嘴巴的逍遙御風:「她能和它對話?」

冷寒澈只是冷冷的轉頭,冷漠的掃過眾人,掏出一瓶丹藥:「每人服一顆。」

顧絕塵立刻接過丹藥,打開瓶蓋,一陣淡淡的百花神草的香味撲鼻而來:「這是好傢夥啊。」

說著將丹藥每人一顆分了下去。

四人服下丹藥后,都安靜的乖乖的看著碧綰和巨蟒的對話。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