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再次確定祂和石像之間究竟有什麼聯繫。



李雲來到大殿,天色已晚,香客回家,第一眼就看到了個熟悉的面孔在太陰星君的石像腦袋上。

恐懼的化身小黑貓正盤在上邊睡大覺…

原本,小黑貓是不敢進大殿的,這一點李雲能夠理解,作為恐懼的化身,是【邪】,既然作為邪的話,那肯定是這些大神們的剿滅的對象。

即使只是死的石像,也是具有【辟邪】的效果的。

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人在門前貼門神像,更何況是這大殿,哪一尊大神不比門神高…

強無敵。

然而現在小黑貓卻躺在月女神石像的身上呼啦呼的睡大覺,左翻滾,右翻滾,爽的一批。

「喵~」

小黑貓在感覺到李雲來之後,不再留戀石像,開始留戀李雲的肩膀。

小傢伙近在咫尺,李雲基本上感覺不到重量,伸手給丫的順順毛,小貓咪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來…

「月神太陰,陰中之極,有讓【陰邪】生存的餘地嗎…」李雲挑著小黑貓的下巴,熟練的從袖裡乾坤里取出一根狗尾巴草來。

貓咪快樂草,在狗尾巴草的逗弄下,小黑貓左右搖擺,上下翻滾,那叫一個樂呵。

肥宅快樂獸,李雲感覺自己在小黑貓的顏值還有互動下獲得了百分之百的治癒。

「你說你會不會變成萌妹子來報恩什麼的…」李雲想了一下,自嘲道:「大概是不會的吧。」

「喵~」

真·肥宅白沉出來看到快樂獸小黑貓的時候也想逗弄逗弄,可和平時一樣,在看到白沉后就一溜煙的滾球了。

「你故意的。」

「對,我得不到的你也別想得到,憑什麼就你能吸貓,我不能吸?」 總裁,我已婚! 白沉微微一笑,丟掉了手裡的狗尾巴草,說道:「怎麼,看到祂那麼親近嫦娥的石像感到很驚訝?」

「有點兒,畢竟小貓的種類是被你們歸類到【邪】上邊去的。」李雲從一開始小黑貓來到道觀里的時候,白沉的態度就能看出來,這天庭對這類生靈究竟是抱著什麼樣的態度。

大概沒有當場弄死算給面子了。

「做人啊,最重要的就是要開心,這裡沒有那麼多的規定,我也樂得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對待,這樣大家都開心嘛。」白沉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況且祂現在也很安分,和那些在外邊到處搞事情的邪靈好不一樣,這不就足夠了嗎。」

白沉目送著小黑貓,這小黑貓此時跑到了天桃花樹下,美滋滋的開始睡覺。

最近小黑貓睡覺的頻率越來越多了。

這是要超進化的節奏…

「至於這位小邪靈之所以和嫦娥那麼接近呢,除了有一部分是因為太陰的氣息和祂接近以外,還有一點是因為嫦娥屬於少數的,沒有參與過【爭鬥】的仙靈…至少在成仙之後所代表的性質是這樣。」

李雲明白,白沉的爭鬥並不是指的你對一口波,我給你一發元氣彈之類的爭鬥,而是更接近本質的意義。

月神,孤高,清冷,常在重陽團圓之際祭拜,其本身代表著就是絕對的【和諧】。

像三福神,看起來很和諧,但想要得到所謂的【福】就必須與人斗,有爭就有孽。

鍾馗就更不用說了,估計小黑貓最怕的就是祂,屬於地位不低的一線警察,那斬妖除魔天地間的氣勢足以讓小黑貓退避三舍。

「嫦娥,不僅僅代表著不爭,其本身也是【不爭】啊…」李雲看著嫦娥的石像說道:「她本身就是最美麗的女仙,顏值的終極化身,所謂的【不爭】大概是沒人爭的過她吧。」

李雲覺得不會有誰自討沒趣去跟這嫦娥比一比美貌,大概率會因為自尊心受損嘔血敗走。

無敵是多,多麼寂寞。

無敵是多,多麼空虛。

「真漂亮誒…」

月女神的石像,那是越看越美,越看越沉淪。

即使只是石像,也能勾起人心中最完美,最原始的情緒…

李雲微微眯著雙眼,讓心思沉靜下來,在這種【被勾引】的環境下修鍊,反而有助於靈海和心靈的成長。

白沉這個重度遊戲愛好者並沒有繼續欣賞嫦娥的美,而是跑到了後院,去欣賞紙片人的美,順便再充充錢,坑坑隊友,舉報別人是噴子。

此時,李雲睜開雙眼。

空靈明月下,含香出現在嫦娥石像的面前。

還是那麼的漂亮可愛,雖然比不上嫦娥這種不可褻瀆的美,但李雲覺得自己還是比較喜歡這種類型的…

「師兄,我美嗎?」含香雙手托著下巴,眯著眼笑道。

兩張臉龐,近在咫尺。

李雲發自內心的稱讚道。

「美。」

「那含香給師兄跳一支舞吧…」

「好。」

身上的道袍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白裙,長袖飄帶,眉宇間一點嫣紅俏佳人。

美人如詩如畫,在月下翩翩起舞。

明月當空。

攝人心。

攝人魂。 「天線寶寶,天線寶寶,說你好…」含香一邊哼著歌,一邊處理著飯菜。

濃濃的香味成功的勾引了胖頭魚還有阿二。

「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阿二嘴角流著口水,很想偷偷搓兩口。

「你平時吃的還不夠多麼。」含香熟練的翻炒著大鍋里的飯菜,並用一發小水球術讓阿二淋了個濕:「另外,不要偷吃。」

阿二打出了GG。

柳燕璃很自覺的去幫忙…處理眼前的草魚。

處理的還賊熟練。

對此,含香很想吐槽,這場景看起來真的有同類相食的即視感。

「話說,你這效率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快啊,果然人妻就是不一樣,比起我這種花季少女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柳燕璃衷心的感慨道。

含香小臉一紅,笑道:「什麼嘛,有什麼效率的,山下的大嬸們行動可比我效率高多了。」

「這不,你剛剛才給老李表演了一波舞娘誘惑呢,老李看的老入神了…你不是表演完后才來這裡做飯的嗎。」柳燕璃漂亮的丹鳳眼賊兮兮的,甚至還有點小猥瑣:「我懂我懂,言情小說里不都這麼說的嗎,孤男寡女,原本濕潤的空氣開始變得燥熱,在唯美舞步的助攻下,兩人的距離逐漸拉近,直到變成負距離…」

這葷段子屬於含香現在難以接受的那種,小臉已經不是蹭蹭紅了,而是快要被蒸熟的樣子了,最後回憶了一下柳燕璃的話,放下鍋鏟,疑惑道。

https://ptt9.com/150873/ 「等…等一下…我有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什麼問題?」

「我剛剛一直在這裡做菜啊。」含香說道:「雖然我很想給師兄跳上一支舞,但我並不會跳舞的啊…」

柳燕璃臉上猥瑣的表情突然變得懵逼起來。

「我還以為你跟老李完事兒后直接瞬移過來呢…」

「額…」含香很想無視柳燕璃張口就來的葷段子,直接說道:「也就是說,有一個跟我長的一模一樣的人,在大殿給師兄跳舞玩?」

……

「如果有一壺美酒在就完美了。」李雲一臉欣賞的看著眼前翩翩起舞的含香:「另外,其實含香的身高要矮上那麼一點點…」

「哦?是這樣嗎。」

【含香】的身體又縮小了一些。

「這下子看著沒有違和感了,一毛一樣啊。」李雲笑了笑。

從一開始,就看出來了眼前的這含香是西貝貨。

即使不用通天法眼都能看出來。

畢竟丫根本不會跳舞,更不穿著那麼清涼透視,更不會穿著那麼清涼透視跳舞還不會臉紅,要換成本人的話估計當場昏厥都有可能。

不過李雲並沒有打算讓眼前的西貝貨消失什麼的,既然能大飽眼福,又何必拒絕…

更重要的是,她出現的太突然,有點防不勝防。

舞還在繼續,月下美人,舞步變化,從剛剛極致的美變成了極致的冰,極致的寒。

並不是不讓觸摸,而是下邊的人,沒法觸摸到上邊。

惹人憐惜的清冷和孤獨。

高處,不勝寒啊。

李雲單手上揚。

「琴來。」

原本,在感冒靈池子里鹹魚的伏羲琴直接飛到李雲手中。

古琴如詩,價值五毛錢氣息從裡邊噴涌而出…

李雲吐槽道。

「看氣氛,不要五毛錢的,給來個五百塊的…」

伏羲琴保持沉默,片刻后,突然光芒大放,蒼涼荒古的氣息從琴身開始發散。

牌面。

講究。

琴音靈動,響徹心靈的聲音從琴上散發而出。

李雲入神的彈奏著眼前的古琴,感受孕育祂的感情,跟郎朗似的…

「宿主,你根本不會彈吧。」

「對。」

系統:「……」

「那你裝成一副會彈的樣子幹嘛…」

「牌面啊懂不懂,人家都跳舞了,我怎麼能慫。」

李雲依然在忘我的撫琴,明明不會彈奏古琴,瞎jb撥弄著琴弦,可優美的樂聲還是能讓人如痴如醉。

https://ptt9.com/1282/ 優美的,並非琴音。

而是由心靈發出的聲音,由伏羲琴代為奏響的聲音…

現在的伏羲琴,已經基本回復到能發出聲音還有改變自己氣息的程度了,至於控制心靈的功能還差的遠呢…

李雲覺得自己假裝彈琴的樣子也是帥氣的不行,冷冷的手指在琴弦上胡亂的拍,宛如狂亂的貴公子,這伏羲琴也很配合,改變自己的氣質,甚至還為李雲鼓動下擺,無風自起更顯逼格高。

對這琴李雲表示十分的欣賞,明明沒有任何靈智,卻還那麼的社會,這是琴的本能,也就是說上一個撫琴的人也一樣是一個愛好不懂裝懂喜歡無風自起靠琴自己彈的貨…

神器親密度+50…

一曲畢,舞亦終了。

「真好。」【含香】發自內心的笑著,臉上洋溢著名為幸福的情緒。

「承蒙誇獎。」李雲背負雙手,淡然一笑。

「額,我是說能跳舞真好,已經好久都沒有跳過舞啦,也好久都沒有在別人面前跳過。」【含香】忍不住糾正道:「並不是誇讚你的琴音哦,你明明一竅不通,根本不會彈嘛。」

李云:「……」

李雲受到了100點真實傷害…

為什麼就不能看破不說破,李雲覺得一股莫名的蛋裂感噴涌而出。

「你好像很受傷?」【含香】湊近李雲后疑惑道:「既然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又為何會為此感到羞恥呢?明明這是你自己的抉擇才對啊,你明明可以讓伏羲琴自己演奏的吧,莫非…你是想裝作會彈琴的樣子?可這很矛盾啊,為什麼不懂裝懂,這有什麼意義嗎?」

傷害+100.

傷害+100.

傷害+100

素質三連,李雲感覺自己有一種想嘔血的衝動。

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貧道承認,這是貧道疏忽了…」李雲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現在貧道算是明白一件事情了。」

「明白什麼事情?」【含香】在大殿晃悠晃悠,有時候拿起焚香來,有時候摸摸地板,有時候聞聞花壇里的花兒,十足是一個好奇寶寶。

「明白了你為什麼是【孤高】【清冷】【寂寞】的象徵了。」李雲揉著太陽穴蛋疼道:「你這根本就是看不懂氛圍為何物啊。」

「太陰星君。」 太陰星君,又叫嫦娥,美的化身,月之仙神。

最爽新人生 廣寒仙境中美到不可褻瀆的存在。

就在自己眼前。

李雲一開始也覺得這不可能,一個真仙呢,咋可能出現在眼前。

然而再怎麼不承認,事實就是事實,無論是從祂的行為,還是通天法眼告訴的信息來看,眼前的就是貨真價實的嫦娥。

用【神降】降臨到小黑貓身上的月神分神。

和以往見到真仙的體驗不同,沒有時間停滯,沒有空間扭曲之類的高逼格自然現象,只有絕美的一舞而已。

倒不如說,這樣的出場方式還真不錯。

感悟個毛的空間時間,養眼才是硬道理。

「啊…剛剛傷害到你了嗎,那真是抱歉了,我不知道你的小心靈那麼敏感的…」【含香】一臉真誠的開始道歉。

「額…」

李雲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世界如此美妙。

我卻如此暴躁。

這樣不好,不好。

剛剛的想法瞬間拋棄殆盡,現在李雲只想眼前這貨趕緊閉嘴,不然的話就要無地自容了。

「那麼,星君此次前來貧道道觀,是有何貴幹呢。」李雲調整心情后重新審視了眼前的嫦娥,發現這貨對周圍的一切都很好奇,而且語氣舉止還特么十分的現代。

有點毒舌,看起來並不是什麼清冷孤高的人,和之前幻境中看到的那個高冷女神完全不是一回事兒,倒是像柳燕璃2.0版本。

「想要跳舞,想要觀眾,還有很多想要做的事情。」『嫦娥』老實道。

多麼淳樸簡單的理由啊,淳樸到李雲怎麼就不信這一茬呢。

此時,白沉還有含香破門而入,看到了現在的場景。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