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再次回到十三街區。

這一次高戰帶了馬嘯天,啞巴,許文利等一干新星社的強人,駕駛著車輛呼嘯而來。

糟糕的十三街區被這批不速之客弄得雞飛狗跳,幾個正在街邊打籃球的黑人孩子一看有陌生的人進來,馬上通報給黑爵士社團的知道,所以不用高戰主動去尋找,爵士老爹一伙人已經出現了個在他們的前面。

此刻的場景就像是電影裡面的黑幫對持。

一邊是十三街區的黑爵士幫派,一邊是猛龍過江的新星社團。

黑爵士這邊此刻嚴正以待,砍刀,棒球棍,鐵鏈,手槍,汽油彈,以及一切擁有殺傷力的武器。

爵士老爹早沒了昨天沮喪的模樣,沖著不速而來的汽車吼吼道:「該死的傢伙,快些從汽車裡面滾出來!知道么,這裡是我們黑爵士的地盤,不是你們撒野囂張的地方,你們要是想來侵佔這裡的話,我可以很明白地高訴你們,你們找錯地方了!」

車門吱拗一聲打開,高戰從汽車裡面走了出來,面容微笑道:「老朋友,我們又見面了!」

「是你?」爵士老爹禁不住後退一步,「你這個惡魔…哦不,混蛋,來這裡又想做什麼?」一想起昨晚那血淋淋的一幕,爵士老爹就心中發寒,說實話,他連自己最喜歡吃的五分熟的牛排都戒了,因為現在他看見血糊糊的牛排就想吐。難道他是來報仇的?媽的,這一下有場惡仗要打了! 「說吧,有什麼不服氣的。本書首發站(《奇》biqi.me《文》網)」洛雨按了下話筒的開關。

這時候必須要讓這些人臣服,暴力只能讓這些人暫時地屈服,而洛雨需要的是讓他們不僅屈從於韓伊雪,還要心甘情願。

神醫世子妃 吳思忠額頭上冷汗涔涔,但是他也顧不得擦了:「今天是韓總著急我們燕都的商業人士開的會議,不知道和你有什麼關係,而且你口口聲聲一直代表著韓家,請問誰給了你這個權力,還有,你到底是什麼人,六億的資產你憑什麼拿得出來。」

說完后他全身像是虛脫了一樣臉色發白癱軟在椅子上。

「既然你誠心地發問了,那我就回答你好了。」洛雨臉上是一直不變的笑容。

眾人豎起耳朵凝神細聽。

「今天是韓老爺子,也就是現在還躺在醫院裡的那位囑託我來的,當然你們可以選擇不信,不過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第二,韓伊雪、韓風、韓建偉、韓子昂和我的關係都很好,我不想眼睜睜看著一個人為了自己的野心和私慾來毀掉韓家的基業。」

聽到洛雨接連說出韓子昂和韓建偉的名字,眾人無不動容,在座可沒人敢直呼他們的名字,就連提到韓風,他們也只敢用韓少來稱呼。

而且他話中的矛頭直指韓建國。

韓建國此刻臉色很不好看,手掌時而握拳時而鬆開。

「第三,真是不好意思,從一開始我就忘了做自我介紹。」洛雨微笑著站了起來,「我和胡少之前已經有過接觸了,我想請他代我介紹一下。」

四大家族之一的胡家今天是派胡向東參加的。、

從胡家此舉來看,發生的那點事情並不足以改變家族中老人對胡向東的青睞,仍舊將他看做未來接班人的最佳人選。

自從上次水晶宮一別,洛雨也有好幾天沒看到這位胡家大少爺了。

這次看過去似乎消受了一些,陰沉著臉,眼神倒是沉穩了不少,不時閃過一絲厲芒。

沒想到讓他吃個虧反而成長了,洛雨點點頭,看來自己好像還送了胡家一個免費的大人情。

見到洛雨點名胡向東,四周的人都一陣竊竊私語。

幾天前丟了水晶宮,沒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當時在場的人回去后也都三緘其口,胡家也保持沉默,今天倒是有人想從胡向東嘴裡套出點什麼,但是都被他把話題扯開了。

現在這副情景更是吊足了所有人的胃口。

聽這個年輕人的口氣,他似乎和胡向東認識?

但是他是韓伊雪的朋友,而且明顯不是本地人,他怎麼會和胡向東有聯繫的?

眾人閉上嘴巴,等著胡向東回答。

胡向東見眾人的視線都對準了他,他看了眼洛雨又急忙把視線移開。

雖然事情過去好幾天了,但是一想到當時的情景,他依舊覺得自己在這個人面前渺小不堪。

緩緩站起身,胡向東冷冷環顧了一下四周圍。

看到胡向東的眼神,韓建國感覺要遭,他是為數不多知道水晶宮事件的人之一。

「水晶宮現在的主人是洛少。」胡向東一句話說出來立刻引起了全場的轟動。

韓建國最不願意見到的場面還是出現了。

他怎麼都沒想到洛雨居然會讓胡向東幫著介紹他自己,更沒想到胡向東居然一副不計前嫌的樣子,介紹洛雨的時候還欠了欠身子顯得格外地尊敬。

要是剛才是由洛雨自己介紹自己,效果一定沒有這麼好,最多就像是一顆石子掉進平靜的湖水裡漾起幾層漣漪。

而胡向東是誰,胡向東背後代表的是燕都四大家族之一,也是實力最為雄厚背景最為深沉的胡家。

胡家可以說在燕都,在zj橫著走都沒人敢攔著他,就算是凌駕於四大家族之上的韓家面對胡家還要忌憚三分,更別說現在在座的這些中小型企業家了。

而現在胡家對洛雨是什麼態度?

他們能將水晶宮這個會下蛋的母雞讓給他,而且胡向東對洛雨的恭敬是個人都看得出來,這下子就不是小石子漾起漣漪了,而是

看到現場這些人一個個張大嘴巴瞪大眼珠滿臉不可思議倒吸涼氣的模樣,洛雨心裡暗爽無比。

都來讚美我吧,毫不留情地讚揚我吧!果然,雖然沒在燕都混過,但是燕都處處流傳著有關哥的傳說。

讓胡家吃了一個啞巴虧的居然就是這個人!

他和韓家是朋友的關係,那麼水晶宮時間難道是韓家在幕後操縱的?

韓家和胡家已經達成了某種協議?

一時間現場各種猜測層出不窮,驚懼、疑惑的表情都有。

但是不可否認,所有人看向洛雨的眼神都已經變了。

原本還有些輕視的人都不自覺地用仰視的目光開始看他。

在胡向東的帶領下,眾人幾乎都是用一種膜拜的角度在望向洛雨。

當事人老流氓卻在眾人的眼神里出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當時會場里寂靜一片,幾百雙眼睛色-迷迷地盯著我看,看得我臉都紅了。」後來洛雨這麼對別人形容他當時的感覺。

「洛少來自汴京,我相信將水晶宮交到他手裡會比放在我手裡要更能體現它的價值。」胡向東眼神有些狂熱地望著洛雨,眼中滿是崇拜。

就這一刻,洛雨都有些分不清胡向東是在說真話還是在演戲了。

不過要是他是演戲的話,那水平真的是太高了。

來自汴京!姓洛!配得上胡向東如此高的評價!

這三點加起來,在場少部分有見識的人背上已經開始冒冷汗了。

而大部分人還在胡向東的態度上迷惑不解。

洛雨大手一揮,做指點江山裝:「大家坐,這麼客氣幹嘛,你們都站著我還坐著的話我會不好意思的。」

嘴上說不好意思,但是洛雨依舊做得穩穩噹噹,甚至還翹起了二郎腿。

聽到洛雨的話眾人這才發覺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不由自主站起來了。

看來胡向東的態度給自己的影響實在是太大。

「小胡你也坐。」洛雨擺擺手,就像是來基層視察的領導。

眾人視線原本齊刷刷聚集在洛雨身上,聽到他的話后立即刷地一聲集中到了胡向東身上。

胡向東不理會眾人複雜的神色,點點頭:「謝謝洛少。」然後緩緩坐了下去,腰板挺得筆直。

就這個動作讓在場人再次心靈震撼了一次。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胡家大少爺,號稱燕都第一太子的胡向東居然對這個洛少到了幾乎卑躬屈膝的地步,難怪段暄成和唐磊吃了這麼大的虧他還敢這麼悠閑自得。 但是這些人隨即想到這個洛少是替韓伊雪出頭的,而自己這方的人剛才那麼逼韓伊雪,他會不會……

想到這裡,眾人背後都冒出了一層白毛汗。

韓建國的牙齒咬得咯咯響,指節都因為用力被捏成了近乎白色。

不過幸好自己一開始就沒對胡家抱有太大的希望,但是臨戈反水還是讓韓建國格外不爽。

更讓他不爽的是洛雨居然出盡了風頭。

要知道,自己在燕都打拚了這麼多年都沒有資格讓這麼多人用仰視的眼神看自己。

而這小子居然只靠著胡向東對他的態度就做到了。

不過還好,四大家族才反水一個,雖然當初預計胡家是退縮而現在是反水,不過對總體的影響還不算太大,韓建國深深吸了幾口氣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

沈家沒表態,方家的人還沒有來,這兩家裡面自己只要再有一家支持自己,那就勝券在握了。

韓建國正要找個機會詢問下史克強下一步怎麼走,耳機里突然傳來他冷靜的聲音:「別慌,沈家一定會幫你的,因為——」

韓建國隱隱從耳機里聽到有女人哭、男人反抗然後被打的聲音。

韓建國嘴角微微上揚,眼角朝沈家今天的來人——現任家主的獨子沈芳雄望去。

沈芳雄臉色有些不對,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

他育有一子一女,現在不用說也知道他在擔心什麼了。

「放心,我們不會傷害他們的,這點我們之前已經通知過他了,今天他的任務也很簡單,就是無條件支持你而已。」史克強的聲音不帶任何感情。

聽上去要沈芳雄這麼做很簡單,只要說一下子自己的態度就可以了。

但是略微思考一下就知道事情其實沒這麼簡單。

因為沈芳雄的態度代表的是燕都四大家族之一——沈家的態度。

一旦站錯隊,沈家可能就從此在zj除名了。

一面是自己的子女,一面是沈家的存亡,沈芳雄這時候還能保持著不崩潰已經很難得了。

被眾人用敬仰的神色看著的感覺的確很享受,洛大官人此刻感覺身子都輕了幾斤。

按下話筒的開關,洛雨清了清嗓子裝模作樣道:「我能買下水晶宮,不知道大家對即使就靠著我一個人的實力也能幫著韓式順利經營有沒有意見。」

這話說得眾人心都懸了起來。

起初都覺得洛雨是在說笑,有些不自量力,但是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洛雨要想在短時間裡靠著充沛的資金幫著韓式度過開始的難關根本就不是問題。

而且現在胡家和他一條戰線,要是真出了什麼問題,胡家根本就不可能坐視不管。

能夠將臉面都貼出去,胡家不幫忙那是不可能的,再說洛雨現在手裡還有水晶宮這個日進斗金的搖錢樹呢。

自己就可以撐下來,那還要這些合作夥伴做什麼,而且這些合作人剛剛還一副要趕盡殺絕的樣子。

將心比心下眾人都是臉色一片灰白,完了這次真的完了,即使對方不是小雞肚腸睚眥必報,自己註定討不了什麼好處。

見現場的氣氛有些壓抑,洛雨嘿嘿笑了聲:「大家不要這麼不開心嘛,有什麼問題說出來,大家討論一下不就解決了?」

這時候韓建國已經成了可有可無的邊緣人物,和洛雨目前一比,他看上去的確沒有生殺大權了。

眾人竊竊私語,卻沒一個人敢主動開口的。

洛雨知道醞釀得差不多了:「韓式的重組勢在必行——」說到這兒他故意停頓一下。

果然,所有人不管剛才是在幹啥,哪怕思想是鑽到了自己秘書的裙子下面,現在也都趕緊收了回來,然後將注意力全都集中到洛雨身上,一個個眼中滿是複雜的神色。

看這些人一個個苦巴巴的樣子,洛雨心裡好笑,隨便點了一個人:「喂,胖頭魚,哦對,別吵別人看了,說的就是你,你說大家有什麼難處?為什麼大家看上去都不太開心。」

胖頭魚摸著後腦勺站起來:「你怎麼知道我小名的——」

「……」

在周圍人足以殺死人的目光中胖頭魚才反應過來自己要做什麼,臉上露出凄苦的模樣:「洛——少,洛少,你怎麼做真的是在要我們這些小本經營人的命啊。」

王海亮得到得到韓建國眼神的示意,也站起來刻薄地說:「洛少,我們都知道你和大小姐是朋友,而且韓總現也在一邊,你代替他們做決定是不是越俎代庖了?而且,大家都是合作關係,俗話說買賣不成仁義在,你把事情做得太絕,靠著自己手裡的資源打壓大家,把人往死裡面逼也實在是有些太不厚道了吧。」

洛雨一開始開始笑吟吟的,聽完王海亮的話,洛雨臉色刷一下子就變了,瞪著王海亮把他嚇得一個踉蹌:「你,你要幹什麼!」

「做的絕?我哪裡做的絕了?」洛雨站起來兩手撐在桌上身子前傾,無形中給了王海亮無比巨大的壓力。

王海亮兩腿發軟,要不是有韓建國在不遠處給他撐著,他早就癱坐下去了。

「你,你不顧別人的感受,仗著自己的關係地位一下子讓我們這些人一齊丟了飯碗。」說到這兒王海亮感覺自己有理了,腰杆子也硬了起來。

「你根本沒有考慮過我們的感受,我們要是和韓家脫離了關係,很可能在燕都就沒辦法生存下去了,而你現在就是在打壓我們,你的做法是欺行霸市,一言堂。」

王海亮振振有詞的模樣看得洛雨冷笑連連。

砰!

洛雨一巴掌拍在桌上,嚇得王海亮面無人色,一下子從椅子上跳了起來,說話的時候上下牙床撞個不停:「你、你、你要做什麼!我可是、是職業黑帶!」

「你是說我欺負你們是吧。」洛雨朝在座所有人的臉上掃去,這些人一個個神情變幻莫測,想點頭但是又不敢。

「好,那我問你們,如果我現在的行為是欺負你們,那你們剛才對韓伊雪的行為是什麼!」洛雨居高臨下掃視著他們。

「今天韓伊雪是韓家老爺子指定的特殊時期的掌門人,你們其中有人是韓式集團的下屬,有些是合作夥伴,你們都聲稱知道唇亡齒寒的道理,這時候就應該支持韓伊雪,但是你們剛才做了什麼?」

洛雨扳著手指頭:「首先,無視她的存在,把一個韓老爺子從頭至尾都沒考慮過得人推上去,想必在座的各位都收了這個人的不少好處吧,比如你王經理。」洛雨指著王海亮,眼中寒芒漸閃,王海亮頭上的冷汗像是擰開的水龍頭一樣嘩嘩往下直流,嘴唇不受控制哆嗦著沒有一絲血色。 對黑爵士殺氣騰騰的架勢,高戰臉上露出春風般的微里當然是為了看望你們啊!」

「狗屎,我說,你要是想報復的話,我我…我可不怕,我的黑人兄弟們全都在這裡,有本事你就把我們全部殺光!」

「哦,老朋友,我看你對我的誤會太深了,我絕對沒有要報復十三街區的意思,真的,我對上帝發誓!」

「沒有么?愛說笑,那你帶這麼人過來幹嘛?開聖誕舞會么?好像聖誕節還沒到哦!」

高戰哈哈一笑:「難道想念朋友也要挑日子么?」

「狗屎!朋友?你別說的那麼好聽!昨天你殺死我那麼多弟兄我還沒找你算賬呢!」

高戰摸摸下巴:「你好像忘記了道上的規矩,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昨晚我可是一人單挑你們三百多人呀!」

爵士老爹的老臉一紅:「我們是黑人,可不是什麼狗屁的中國人,我們也不知道什麼狗屁的道上規矩!」

一聽此話,高戰眼光一寒,模樣變得猙獰起來,讓那些昨晚見過他兇悍模樣的黑人們禁不住渾身發抖后逐漸地後退起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