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再一再二不再三,今夜就算找不到城防圖,也不能再以身犯險了。阿羽不敢再僭越,接著尾巴逃了出去,規規矩矩地立定站好,用手打了打兩側的腮幫子。手上的溫度傳到了臉頰,這才發現剛才貼納蘭雲升那一下竟然這麼有用,讓末端神經都變暖了。

屋外的人心如止水,屋內的人卻燥熱不堪。

二十餘年,從未有人觸碰過納蘭雲升的身體,就連抱弟弟妹妹都是隔著衣服。而今晚,堂堂的驍騎將軍卻被來路不明的混蛋新兵襲了胸,真是顏面掃地。他有氣無處發,只能獨自鬱悶。

半晌,他才想起來那封密函,便拆開信讀了起來。

信上說武舉在即,原定的考官不幸感染了風寒,不能參加評選,皇上便命令納蘭雲升趕赴京城,任科舉武試的副考官,不日便要啟程。

「嫣兒,騫兒……」納蘭雲升喃喃道,與妹妹一別就將近四年,和弟弟也快一年未見,眼下馬上就能重聚,他心中甚是期待。

雲嫣恃寵而驕,雲升一直放心不下她,好在他們納蘭家族興盛勢大,皇上對雲嫣也有幾分真情,暫時還算安全。

至於雲騫,他心思單純,心直口快,在皇上身邊任職,一不小心就觸怒龍顏,更讓雲升放心不下。

其實早在一年前,他就想提醒弟弟,皇上將他留在身邊,有把他當作質子的嫌疑。但是想了想,擔心把這些話告訴他這個耿直呆板的弟弟會起反效果,讓皇上多疑,也就沒有多言。

此次進京,除了完成皇命,為大青選出棟樑之才,納蘭雲升也要為弟弟和妹妹做長遠的打算,他計劃將納蘭家的身家性命——秘密虎符交給他們,以備不時之需。 離開藏書閣后,宋瑜兒到食堂去拿了一個星期的饅頭。決定明天到藏書閣贖回玉簡后就開始閉一個小關?重點學習一下混沌訣和靈植大全。

修鍊無歲月。拿到了修鍊功法就像小學生剛拿到了小學課本,都信心滿滿的對家裡大人說我要考雙百。同樣的心理初次修真的菜鳥們,都希望自己能在修真的道路上走得最遠最好。

剛接觸修真文明的宋瑜兒更是深有體會,修真與科技時常相互交叉的折線,有幸學習豈有不努力道理?所以她每天都認真冥想打磨鍊化靈氣,拓寬經脈。每日只在煉化靈氣達到飽和之後,就開始看靈植大全。如果把靈植轉變成書冊,那絕對是大部頭。

靈植大全上面記載了修真界絕大部分的靈植,每種靈植都非常詳盡的記錄了靈植圖片、產地、什麼作用。要采植株哪部分才有藥用效果,什麼時候採摘,怎麼摘,用什麼容器裝,一般會用到哪些丹方里……方方面面。可以說把整本書記下,那那這個人就成了半個靈植師,半個煉丹師。

宋瑜兒學習靈植大全的初衷是可以把生命空間的那些靈植處理一下,就那麼放著真的太暴殄天物了,到後來卻真的入了迷。

現在她每天都安排的滿滿當當的。天麻麻亮宋瑜兒就會到院子里打坐吸收第一縷陽光鴻蒙紫氣。然後開始修鍊基礎劍訣。每天揮劍一千次。到食堂吃飯,然後蒙學堂有課就去上課,沒課就回小院學習靈植全書。

這本靈植全書宋瑜兒已經開始看第五遍了。從第三遍開始,她就把生命空間里的靈植學著收割採摘。半年下來,生命空間大變樣。原本滿山遍野肆意生長的靈植被規劃好一塊一塊,各種不同的靈植分片栽種。果樹的位置沒動,但樹上成熟的果子全都被摘下來,分門別類的用空間容器裝好。靈果的品質各有不同,從一品到九品各種檔次的都有。品階越高數量越少。成熟的靈果全都被摘下來,還有一些需要更長年份才能成熟的,依然掛在枝頭上。

年份到了的靈植、奇花也都被採摘。那座木房子周圍的靈植們都被清理出來了,現在已經可以靠近木屋,但是宋瑜兒沒有進去過。究竟是因為陣法阻隔還是要達到一定修為才可以突破禁制,或者其他什麼原因,她不得而知。反正每提升一層就進去試了一下,現在已經是鍊氣五層了還都不行。

大批靈植的豐收,導致現在就連宋瑜兒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的財產,如果換成靈石有可解就達到一個令人咋舌的數目了吧。這三年安排的滿滿當當,學習,修鍊,煉劍已經佔了她大部分的時間,蒙學畢業后她打算學習煉丹,那麼多的靈植見不得光除了給自己煉丹還真找不到去處。

剛好現在已經到了鍊氣五層,體內的靈氣已經可以支持學習法術了。五靈根就是這點好,什麼法術都可以學。修為越高靈根多就越佔便宜,只是打基礎時靈氣需求量太大導致修鍊太慢。然而像宋瑜兒這樣有外掛,在修鍊前就洗髓過了,把靈根的純凈度提高到將近滿值,且五歲就已引氣入體,自己又非常努力。種種原因讓她在同期進入玄天宗的弟子里也是佼佼者。

想當年剛入宗就進內門的四個單靈根。幾人之間也差不了多少,這幾個內門弟子的消息,時時會通過與馬薇薇和王歡聊天中傳到宋瑜兒的耳朵。現在已經十三歲的少女劉靈若鍊氣五層已初具少女風華,因為修鍊因為水靈根,長得是鍾靈毓秀,靈氣逼人,吸引了一眾師兄師弟在靈若仙子面前獻殷勤。

拍馬屁的人一茬接一茬,就連掌門弟子雷靈根鍊氣七層的慕容燕南,也不能免俗。不知道事實的真相是什麼,反正倆人之間是被傳CP了,雙方也沒有澄清的意思。鍊氣六層的楚天從小就願意黏著劉靈若,靈若仙子也不拒絕他的靠近,而只有九歲張凡很少出現在眾的眼前還,被他師傅拘在身邊養劍,身為單靈根的資質想來修為也不低。

宋瑜兒倒沒有和劉靈若打過交道,但是每次碰到,她總是以一種意味深長的眼神漂自己一眼,搞得宋瑜兒總想上去告訴她「靈若仙子眼珠子要掉下來了。」她想不明白這人是什麼意思,按道理從來沒有招惹過她,也沒下過她的面子,怎麼就這麼不待見自己呢?

小女孩的心思不好猜,至少目前沒有明顯衝突就先放一放。但是宋瑜兒還是覺得自己要抓緊時間修鍊,萬一碰到原劇情那樣子被人坑進秘境里沒有實力那就太糟糕了。

八歲的宋瑜兒要開始接宗門任務了。被人當小娃養了三年,同一院的兩位師姐不用說處得不錯,小女生的友誼在吃吃喝喝談談八卦中升溫的很快,經過長時間的學習她已經不那麼小白了,生命空間中整理出一大堆的靈果,其中一品靈果數量可觀剛好夠他們這個階段食用,趁著到坊市購物時就會偷渡一些出來與兩位師姐一起分享。

一些有過交集的師兄師叔對她都非常照顧,靈食堂那胖廚師兄還會給她靈獸奶喝,告訴她小女娃要多喝奶才會長高變白。盛情難卻的宋瑜兒就給胖廚師兄送靈果,樂的他的眼睛瞇成一條縫,活脫脫被乖女兒孝順的即視感。

有時候也會碰到林澈師兄。這位師兄每次碰到都笑得非常溫暖。被她偷師過清塵訣的文師叔也有碰到幾次,會給她開小灶答疑解惑,再三叮囑少用丹藥……

只是她的段明宇哥哥,卻很少看到令她甚為挂念。做完宗門任務的段明宇就閉關鞏固築基修為準備一年後宗門大比。那次大比非常熱鬧,外門所有符合條件的築基修士都去參加了。開始宋瑜兒也去湊熱鬧了她記得段明宇跟他提過,到時候他要參加宗門。之後但凡有段明宇參加的場次,她都會去捧場打氣。風火雙靈根資質出眾法術運用嫻熟築基中期的修為取得外門弟子第一名,宗門弟子第五名的好成績。並拜入陣峰峰主段清門下成為其關門弟子。

比賽完還找到宋瑜兒,那時宋瑜兒已經鍊氣三層,讓明宇非常高興,給宋瑜兒一些修鍊物資,兩套小姑娘穿的法衣,留下了通訊符讓她有事就找他。

之後與同門師兄結伴接了宗門任務歷練去了,直到現在還沒回來,據說過了築基期以後接宗門任務或者自行出去歷練那是常態,以此提高修為增加閱歷特別是到了築基後期,基本上常年都是在我宗門外,要自己去尋找機緣只有到了突破的關鍵時候才會回到宗門,讓師長護法。有時候不小心被關到哪個秘境,沒個十幾二十年都回不來。

鍊氣五層后又有一次免費到藏書閣去兌換玉簡的機會,宋瑜兒這邊倒是有適合她的所有法術。但不行,來路不明呀,還是要到藏書閣去走個過場。正好還要到任務常去領取任務,希望能領到丹峰的伍務。

到了藏書閣八歲的宋瑜兒已經不需要用小凳子來增高了。只有一米二的個頭站在一米高的桌子面前。還是一個腦袋擱在桌面上,這顆腦袋陳進記憶猶新,現在的宋瑜兒除了高了一點,其它沒多大變化。「師叔,我想兌換法術,您看有沒有適合我的呀?我什麼靈根都有。而且靈根值都差不多,沒什麼偏好。」

陳進笑噴,「什麼靈根都有這麼驕傲的嗎?八歲就鍊氣五層修多的確太快了一點。鍊氣期不要求快要夯實基礎,你記住了嗎?多學些雜類吧煉丹煉器,畫符煉陣都了解一下,找個喜歡的好好學。可別只除了修為,其他什麼都拿不出手。」

「嗯嗯嗯,師叔說的有道理。我要去學煉丹。我要學會煉辟穀丹。」宋瑜兒特別贊同陳進的說法。

「只煉辟穀丹。為什麼?」

宋瑜兒跟他聊開了。為什麼想要練辟穀丹,因的餓過肚子「在凡俗界我是孤兒,沒吃過一頓飽飯。陸師叔和段明宇哥哥到我們村來招新。然後我們坐著飛舟回宗門,那陸師叔就給了我們每人一顆辟穀丹。太神奇了,一顆丹藥竟然10天都不會餓。我那個時候就下定決心一定要學會怎麼煉辟穀丹。練最好的辟穀丹吃一顆一年不餓的那種,也不知道能不能成。」

陳進看小女娃說的認真,笑眯眯的聽著。之後拿出兩枚玉簡遞給宋瑜兒。

「小丫頭,明天我就要出去歷練,也許很快就會回來,也許要幾十年才會回來。這個就當師叔送給你的小禮物。一個是法術大全,適合五靈根的。一個是所有的一品,二品丹藥丹方及煉丹手法,包括辟穀丹。你好好學,下次你研製出一顆管一年的辟穀丹,給我也嘗嘗。行了,先回去吧!學完這些你再來藏書圖,這次免費的機會留下次再來。」伸手擼了一下小捲毛。這個動作其實在三年前他就想做了終於實現,下次他回來再看到這小孩估計已經變成大姑娘了,那就不能上手了。

謝過陳師叔后便離開藏書閣。順腳就去了任務堂。任務堂的師兄看到這麼一個小姑娘。已經鍊氣五成,倒吸一口氣,這難道是哪位大佬的嫡傳弟子?想自己骨齡已經四十多。才到練氣七層,真是人比人得丟啊。詢問之後,知道這位小師妹想到丹峰接一個不拘燒火童子,撿葯童子之類的任務。反正能進就好,這邊倒還真有一個任務,但是沒人來接,接了也做不久。就問你想不想去試試。 又是一個周末,又是一個雨後的傍晚。左鋒駕駛着汽車在潮濕的街道上行駛着,他口中哼著小曲,心情就像被雨水沖刷過一樣,透著清涼與喜悅。

「左隊,你心情似乎很好啊?」楊萱坐在副駕駛座位上問道。

「你心情不好嗎?」左鋒瞥著楊萱:「今天是周末,難得隊里沒有案子,明后兩天可以好好休息,想想我這心裏除了美,還是美。」

楊萱撇撇嘴,故意說着風涼話:「你是不是高興得太早了?我們干刑偵的,一年365天,一天24小時,時刻待命。說不定,一會兒叫你歸隊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去,烏鴉嘴。你就不能說點好聽的。」左鋒沒好氣地回道。

「我說的是事實啊,你……」楊萱的話還沒有說完,左鋒的手機響了起來:「你,你手機響了。」

「你真是烏鴉嘴。」左鋒指了指楊萱,然後接聽了手機:「喂,我是左鋒。」

「瘋子,明天是周六,你們隊里有案子嗎?」

左鋒一聽這聲音是黃政民,嘴角一翹,問道:「有,如何?沒有,又如何?」

「哈哈哈!」黃政民似乎心情很好,他笑完後接着說道:「一聽你小子的口氣我就知道是沒有案子。誒,咱們兩隊來個聯誼吧,一起出來玩兩天。」

「去哪兒?我們隊里是沒有案子,但我們的工作性質不允許我們出遠門。」左鋒回道。

「不出遠門,就在附近的郊區。」黃政民說道:「我們包一個農家小院,一起擼串兒,喝啤酒。」

「擼串兒!正和我的心意!」左鋒眼裏都透出了笑意。

「喜歡吧。這夏天就要過去了,再不擼幾個串兒,真就過了一個寂寞的夏天。你說,是不是?」

「老哥,你現在也是段子手啊。」

「那是,我雖然年紀大,可我身邊的兄弟們一個個都是小年輕啊。」

「好,你說時間,我通知我的兄弟們。」

「明天早上八點,在你家小區門口集合。誒,對了,告訴你的兄弟們,這次聯誼,可以帶家屬。」

「可以帶家屬?」

「對,好不容易歇個雙休日,也不能冷落了咱們的家人啊。」

「老哥,你想得還真周到。」

「哈哈哈,那當然,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我這做隊長的都要照顧到。」

「那明天見。」

「好,明天見。」

左鋒掛了電話,扭頭對楊萱吩咐道:「在咱們群里發個信息,明天和打拐大隊聯誼,農家小院,喝酒擼串兒,可以帶家屬一起去,願意去的明天早上八點在我家小區門口集合。」

「黃隊長這建議不錯。」楊萱急忙將這條信息發到刑偵支隊的群里,然後接着問:「你明天帶陽陽去嗎?」

「當然帶了。」左鋒回道。

「那我明天幫你帶着陽陽,你就和黃隊長他們開心喝酒擼串兒。」楊萱自告奮勇道。

左鋒笑笑沒有說話,打轉方向盤駛進一個十字路口。

……

晚飯時,左鋒在餐桌上告訴南錦紅和左逸陽明天一起聯誼的事情,他直接表明要帶着他們兩人一起去。

左逸陽高興得拍手叫好,而南錦紅卻是面露難色。

「你不想去嗎?」左鋒問。

「我,我想在家裏看看我的專業書。」南錦紅回道。

「南阿姨,你一定要去。」左逸陽拉住南錦紅的手,撒嬌地說道:「爸爸很粗心的,他若是把我弄丟了,可怎麼辦啊?」

「啊?」左鋒臉上立即露出窘態:「我不會的,我發過誓的。」

「我不管,你就是沒有南阿姨細心。」左逸陽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南錦紅:「南阿姨,你去嘛。」

「陽陽這句話說得非常對。」左鋒也看着南錦紅:「若是你去,我會更安心。」

南錦紅看着兩人,只得微笑着點點頭。

。《[綜]超級影后》169chapter169 月色如水,夜風微涼。

金銀島。

忠義堂中,楚帝端坐在上首位置,抬首目光從眾人身上劃過,此時金銀島海盜各堂口的首領全部齊聚。

陳祖義,徐海,鄭石氏三人心悅誠服,在他們的勸說下眾海盜選擇歸順楚帝,兵不血刃獲得金銀島兩萬五千名海盜。

「拜見皇上!」

陳祖義額頭上纏着繃帶,出列上前稟拳施禮,緊接着身旁十三人紛紛跪地施禮,恭敬的聲音響起。

現在陳祖義,徐海,鄭石氏三人對楚帝可是百分百效忠,他們服用下楚帝賞賜的丹藥,短短數個時辰修為竟打破桔梗,更進一步。

「祖義,這金銀島地勢寬廣,的確是一處不錯的風水寶地,朕決定讓爾等在這裏秘密訓練水軍,不知你有何想法。」

楚帝聲音雄渾浩蕩,清澈的傳到眾人耳中,陳祖義輕輕頷首,驟然跪地。

「末將謹遵皇上詔令!」

「公瑾,將戰船上千名女子交給鄭石氏,讓她擔任她們的教頭,暫時負責她們日常的訓練。」

「元敬,金銀島上十三堂所有人全部加入新兵行列,你負責他們的訓練。」

「末將遵旨!」

金銀島十三堂的首領聽到讓他們加入新兵訓練,一個個紛紛面帶不悅之色,他們本以為加入楚軍水師,怎麼樣也給個將軍校尉的位置,現在卻讓他們加入新兵,早如此就不選擇臣服。

楚帝感受到空氣中濃烈的怨氣,身影驟然騰起,移步向大堂中央走去,眾人見狀紛紛向兩側退避。

「十三堂首領,朕知道你們心有不服,既然如此朕便給你們一次機會。」

「小二,小五,小七出列,你們可以選出三人向他們挑戰,獲勝者朕皆可封賞,如果失敗就乖乖加入新兵營。」

楚帝其實有一百種讓他們臣服的辦法,可為了讓所有人心悅誠服,失敗是讓他們知道不足的最好方式。

十三堂首領紛紛躍躍欲試,見阮氏三雄皆是裝備新兵甲胄,眼裏閃爍著不屑之色。

「皇上一言九鼎,那我先來挑戰!」

九尺高的男子,強壯剽悍,滿身狂野桀傲之氣,但眼裏卻是玩味的笑意。

「比什麼,怎麼比?」

阮小七上前打量著男子,出言詢問道,男子冷哼一聲,冷冷的聲音響起。

「既然是水師就比比水下功夫如何?」

「求之不得!」

阮小七和大漢闊步向外走去,眾人慾跟隨前往,卻被陳祖義攔了下來。

「漁夫水下功夫你們一清二楚,他們前往深海比拼,勝負自有分曉,爾等就在這裏等候。」

少頃。

大堂外傳來豪邁的大笑聲,只見被稱作漁夫的壯漢和阮小七一起進入,漁夫闊步上前跪地。

「皇上,漁夫願意加入楚國水師新軍!」

楚帝抬手示意漁夫起身,看了眼面前大驚失色眾人,道:「還有誰願意挑戰,機會只有一次。」

「十三堂首領要是不服,朕可以派一人和你們切磋下,讓你們知道為什麼新兵營才是你們最好的歸宿。」

漁夫是金銀島上海下功夫最厲害的,但他卻挑戰失敗,十三堂首領不敢貿然上前挑戰,可聽到楚帝之言,他們身上殺氣騰起,面露惱羞之色。

「奉先,和十三堂首領切磋下,讓他們知道雲泥有別,什麼是井底之蛙而已。」

楚帝的話像一柄利刃插在眾人的心口上,完全被無視誰都不會爽,十三堂首領看了眼呂布,拂袖疾步向外走去。

「唰!」

呂布提起方天畫戟向前走去,背後大廳里眾人緊隨,呂布轉身鏗鏘之聲響起。

「爾等就在這裏等候,某去去就回!」

大堂外空地上,十三人見呂布現身,紛紛拉開架勢,手中寒光四射的兵戈直指在他身上。

「出手吧!」

呂布畫戟縱橫於一側,眸子裏戰意沸騰,嘴角噙著自信的笑意,十三人身影同時掠動,兵器縱橫交錯,刀若閃電,矛似流星。

「唰!」

奉先畫戟碎空而去,如猛虎搜山,神龍出海,狂暴的兵刃撞擊下,響徹八方,放眼望去,十三人全部倒飛出去。

聽到震天的碰撞聲,楚帝輕笑一聲,心裏暗語道:「奉先,神勇無匹,萬軍叢中叱吒無敵,豈是你們可以撼動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