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其實,作為一名真正的武修,萬人屠固然有在修鍊之路爭霸的心,卻從來看不出他有任何鑽營權力圈的念頭。

這人沒那麼多閑心干這種無聊事,最多當個逍遙的大土匪。

天已大亮,京城上空依然籠罩在嗆鼻的煙塵之中,街面上的屍首多數已被拖空,只留下一灘灘暗褐色的血。

一隊隊形整齊,但是修為並不高的軍隊,面無表情地推著沒遮沒擋的屍首朝著城西而去,應該是一併拉到城外燒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12069/ 天極的一百多號人,沒有走正道,四散開來,均是在屋頂和樹梢中穿插,避開這隻軍隊的耳目,陸續回到廢園。

此刻所有人已全部換掉喬裝的衣裳。

不知是誰整治了幾桶菜肴,還有堆積成山的饅頭,眾人飽餐一頓。

那些顯得像「老實人」的留在外頭,而臉上帶疤,或者體格高壯,長得凶神惡煞的武修們全部避到地下。

三十多個小孩子,吃飽了飯,竟然被派去清理雜草。

冬天寒冷,個個一身單衣,手指頭凍得通紅,卻沒有人喊冷,一聲不吭徒手拔草。

數名沒有避到地窖中的女武修臉上有惻隱之色,可是頒發此任務的田啟昌卻是絲毫不動容。

因為自家有幾個孩子,儘管平日里並不嬌慣他們,但是衛小歌瞧著仍舊覺得難受得緊。

再說將雜草清理了,搞不好會暴露地窖之所在。

「田大哥,這當口為何要他們拔草?」她實在忍不住問道。

田啟昌笑道:「吃了我的飯,就得幹活,即使是頭一天,也必須讓他們知道這點。這些孩子多數都是七歲之前便被拐賣而來,在嵐郡王的別院養壞了心性……」

按照田啟昌的說法,培養暗衛,分幾個步驟。

最初用飢餓和死亡的恐懼來訓練,因此這三十多個孩子,應該早已見過眾多死去的同伴,其中說不定還有他們自己親自下手殺的。

因為年幼,不用太久,心中便只有「生存」和「毀滅」兩個選擇。

二選一,要麼殺死活生生的東西,包括同伴,包括任何人,要麼自己死,用別人的死亡換取他們自己生存。

田啟昌之所以讓他們拔草,乃是要改變這種觀念,從「暗衛」變成「農民」,吃飯需要勞動,但是並不需要殺人。

「我不指望孩子懂得思索,人生來便無知,卻未必愚蠢,多數都是被旁人教蠢的。」帶著些感慨說完這句話,田啟昌望著天空中不知需要多久才能散去濃煙說道:「這一夜許多人都陷入毀滅或者生存之中!」

「多謝田大哥指教!」衛小歌笑道。這位田一號,或許修為未必高絕,卻與萬人屠有些相似,有些跳出世外,不在五行中的意味,倒是可以參禪了。

真正的亂世,人如草芥,京城一夜動亂,只不過是小菜。

帶著些好奇,田啟昌問道:「你這小姑娘如何能忍受萬小山那廝,便是我也時時忍不了,裝腔作勢不提,著實心黑臉厚得厲害!」

衛小歌不禁失笑,「既然都曉得他是裝腔作勢,也就不用忍了,直接嘲笑他便是。」

田啟昌不由得也笑了,「原來如此,哈哈,當初在烏金國瞧你似乎沒將他當回事,倒是不怕他那生人勿近的氣息,果真是一物降一物。」

到底誰降了誰,真的很難說,衛小歌心想。

孩子們拔了一陣的草,她瞅了瞅,竟然將通往重要地窖的足跡都踩沒了,反而不會暴露地窖之所在。原來,拔草除了讓小孩們當農民,還有這用途。

拔完草,小孩們可以「自由」玩耍。

不用田啟昌解釋,衛小歌也明白,做完事才可不受約束的玩,用懷柔的方式抹去曾經受過的那些暗衛訓練。

輪番換著休息,還未到午間,趙無痕從牆頭飄了進來。

徹底無法睡眠,憂心萬人屠的衛小歌聽人說趙無痕返回,急匆匆地尋他。

昨晚穿著一身黑衣,趙無痕這會兒身上穿著一件不知哪裡摸來,看著十分磊落清爽的寶藍色長衫。

「萬人屠呢?」衛小歌有些緊張地問道。

趙無痕隨意道:「他帶著一些弟兄們忙著平亂呢,眼下尚且不得閑,這兩天京城不許人進出,財物先埋在園子里,再慢慢運出去。」

知道萬人屠無事,衛小歌一顆心終於放回到肚子里,既然萬人屠正在平亂,那麼……到底誰當了皇帝,岐郡王府都給抄了,當然不是他。

「趙大哥,新皇是誰?」

趙無痕笑道:「是個一直隱瞞修為,連郡王頭銜都沒有的皇孫,你肯定沒聽說過,曾任平安州都軍一職,用的是母姓。」

「泉中越?」衛小歌驚異莫名,別處的都軍未必知道,但是江陵,潞州,靈州還有平安州等地她十分清楚。

「李中越!」趙無痕糾正道。

岐郡王叫做李中趌……好吧,似乎真是一個輩份的。衛小歌趕緊又問了一個她很關心的問題,「所以,岐郡王也死了?」

滿臉遺憾的趙無痕搖搖頭,「沒料到啊…..便宜岐郡王這龜兒子了,竟然這般都逃過一死。此人真不簡單,沒登上皇位連我都覺得天理難容。不過,人算不如天算啊,嘿嘿……」

趙無痕說得顛三倒四,衛小歌使勁地問了一通,終於弄清楚前因後果。

永熹帝召集了一群大魏修為最高的中立高手,向各方大勢力許了不少承諾,簽訂了蓋著玉璽的合約,要滅殺的不是一人,而是兩名逆孫!

可是,合約簽好,毫無徵兆的,絕劍修為僅次於門主的厲行淵,在敬酒的時候,以雷霆之勢提手向著永熹帝的脖子掐去。

身體血氣早已耗空的永熹帝拚死一擊,厲行淵全然不搭理永熹帝出手,以傷換死,硬生生扭斷了對方的脖子。

他自己差點也跟著進了地府。

萬人屠當機立斷,夾著受傷的厲行淵衝出寢宮,立刻發了三隻緊急信號箭。

至於趙無痕本人,將戴遙送出了京城,早就摸了回來,本著湊熱鬧的心思潛伏在冷宮某處。皇宮他來過數次,小偷小摸鬧過幾回,卻沒真的大動干戈。

見到信號箭,他頓時喜不自勝。

三支箭的意思是——大家都趕緊來發財,人人有份!

用膝蓋想,趙無痕也知道永熹帝完蛋了!

皇帝的脖子扭斷駕崩,群雄徹底傻眼,那麼誰來履行那份剛簽的合約。

都是大勢力的頭目們,怎麼會頭腦發熱,搶從龍之功,因此大家決定觀望……閑著也是閑著,順便搜刮。

宮門打開之前,早站了隊的兩撥人立即開打,除了收集彼此的腰牌作為戰功,最主要的目的則需要佔領重要的地點尋找玉璽。

因此如乾元殿,御書房,太和殿等地殺得人頭滾滾。

找到玉璽,加官進爵不提,往後修鍊用的錢財和藥物必定滾滾。有玉璽才能書寫偽詔,以最快的速度成為正統的繼承人,號令那些中立的高階武將的勢力。

比如說對永熹帝忠心耿耿的王河山等人。

其實,永熹帝並沒有料到他今晚就死,又怎會將玉璽藏在太隱秘的地方。只是,趙無痕比所有的人手快,第一時間就將放置在御書房暗格的玉璽摸走了

皇上駕崩,心知真正的皇太孫乃是李中越,侍衛首領王河山,還有太監馬總管無法力敵襲宮的兩位郡王。

馬總管戰死,王河山帶領心腹暫時退走。

宮門被徹底打開,兩方人馬拼得十分激烈,因嵐郡王足足比岐郡王大了二十歲,手下的人數更多,卻因為不得人心的緣故,高階武修卻比較少。

不過外竅高手的人數卻是一模一樣,都是四人。

除了原本的兩名供奉,同時以重金邀約了兩名。

殺到最後,各自損失了兩名外竅。

到底修為較高,兩王相拼,岐郡王敗走。

以為岐郡王大勢已去的嵐郡王,找不到玉璽的情況下,只得頭頂皇冠,披著一身龍袍首先坐上了龍椅。他身邊帶著兩名外竅高手,頗覺得勢在必得。

檢查過龍椅並未蹊蹺,嵐郡王坐了上去。

沒有玉璽,但是有偽造的詔書,他立刻遣了手下去「請」一干舉足重輕的人文武官員,宣布登基之事。

嵐郡王哪裡敢派遣外竅高手去追殺敗走的岐郡王,宮中危機四伏,因此只能等來日方長。

滿滿自得的嵐郡王,萬萬沒料到龍椅早被岐郡王做了些隱秘之極的手腳,內藏幾樣法修寶物。

敗走的岐郡王,竟從秘道中去而復返,帶著兩名外竅高手,還有兩名**修。

兩名**修催動法寶,嵐郡王被困,龍椅粉碎也無法掙脫。

身為外竅武修,破除法修寶物並不困難,難的是需要時間。

一干人措不及防,嵐郡王活生生被數柄長劍,無數機括弓箭釘死!

其中還包括萬人屠射出的三箭!

以龜息之術隱匿了許久,作壁上觀的趙無痕,看得清清楚楚。 他的眼珠子轉了轉:「看來你們有能力替這個小子還債,要不你們還唄,他家欠我一百萬,年底還十萬,我讓他這幾天就把這十萬給還掉。既然你們這麼維護他,替他還咯。」

小柚子勾了勾紀長慕的手指頭:「小哥哥,我們走,快走。」

紀長慕鬆開手:「你回車上去,我還有事要處理。」

「不啊,一起走,這裡的事交給叔叔處理。」

保鏢點點頭:「嗯,交給我吧,紀老師,你先帶大小姐上車。」

「這是我的事,你不了解前因後果,我來處理。」紀長慕執意不肯走,走到那男人的跟前,眼神薄涼,「我說年底給你就一定給,如果咄咄逼人且再來打擾我的生活,我會報警。」

「行啊紀長慕,看來在京城混得可以,行,我惹不起。」男人識趣,知道自己惹不起了,識時務者為俊傑,「年底,十萬!至於明年,合同重新簽!」

保鏢壓住他的胳膊:「離開京城!」

「叔叔,叔叔。」小柚子沖保鏢叔叔喊道,「不要讓他欺負小哥哥!你給我爸爸打電話吶!」

「大小姐,不行,這個事沒必要讓喬爺知道,鬧大了不好。」

「不用。」紀長慕也制止,「我的家事,我會處理好。」

小柚子很急,她又抓住紀長慕的手:「可是這個人欺負你,你這麼好欺負嗎?我看你也就是在小柚子面前厲害。」

她好氣。

幹嘛任由別人欺負嘛。

她從小就被爸爸告知,如果被欺負了,可以立刻欺負回來。

可是小哥哥為什麼這麼傻?

「我走,我現在就回家去,紀長慕你厲害。」男人啐了一口,眼神冷颼颼,「我就不信你不回濱城了,我也不信這人家能一直罩著你!」

男人掙脫開保鏢的手,離開。

喬家的保鏢沒有再追。

只有小柚子一個人在干著急,她抬頭仰望紀長慕,他卻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神色平靜,只微微垂下睫毛,彷彿跟他沒有關係。

「小哥哥,小哥哥。」小柚子喊他。

好一會兒,紀長慕才回過神,轉過頭:「走吧,我送你回喬宅。」

「現在就回去了嗎?」

「你不是還要和你同學去公園玩?」

「不玩了,不過我們也該回去種樹了,種完樹上課。」

「嗯。」紀長慕淡淡應了一聲,離開,一直沿著馬路往回走。

小柚子落在後面,她沒有跟上去,而是跑到保鏢的身邊:「叔叔,今天的事你不能告訴爸爸媽媽。」

「怎麼了?大小姐。你剛剛不是還想給喬爺打電話?」

「剛剛是剛剛,剛剛小柚子想幫小哥哥啊,但是小哥哥明顯不想讓我們幫。既然不能幫,那就不要讓我爸爸媽媽知道,不然你想想,要是他們知道了,肯定會覺得小哥哥太危險了,就不讓小哥哥給我補課了,你說是不是?」

保鏢考慮了一下,是這個道理。

畢竟喬爺不允許任何危險因素出現在喬家人身邊,哪怕是一丁點的風險。 迅雷不及掩耳,嵐郡王死得難看而乾脆利落。

與岐郡王一同返回的,除了他自己的人馬,還包括萬人屠,其師兄法修閔子清。

嵐郡王死了,其部眾群龍無首立刻慌亂一團,兩名收羅來的外竅高手見勢不好,便要疾馳而去,不料幾名法修再次出手,拉住了他們的腳步。

這次趙無痕瞧得清清楚楚,包括閔子清這位看著好似安分老學究的**修,也下了黑手。

一干人活活將嵐郡王手底的兩名外竅圍毆至死!

太和殿中的小蝦米能逃的都逃了,沒逃的全部被岐郡王的手下殲滅。

趙無痕趁亂出了太和殿,立刻傳了消息給戴遙——搜刮嵐郡王府!

對於萬人屠助岐郡王的舉動,趙無痕稍稍有些意外,還以為會幹脆一併弄死。

熱鬧沒看完,他又悄悄往回跑,卻叫竇綺給攔住,傳音給他——讓田啟昌帶些人馬將岐郡王府刨乾淨,留下五十名好少在宮中待命。

聽了這話,趙無痕樂壞了,原來還有後手!

他樂悠悠去傳消息,順道將宮裡的內庫中最珍稀的玩意,讓田啟昌等八十多名武修夾帶了一大票出去。

等他安排就緒回頭,將自己的一寸相思塞得滿滿的,卻得知岐郡王沒弄死,已經離宮。

「……岐郡王叫大宗師劍聖孟軻帶走了!」趙無痕撇了撇嘴,臉上帶著不屑。具體過程趙無痕不清楚,竇綺,閔子清已經離去,萬人屠忙著與新皇李中越套近乎清掃岐郡王餘下勢力,沒空搭理他。

「啊!」衛小歌忍不住驚呼,「不是說大宗師不可管官府之事,這算不算大宗師干政?」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