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其實他這般忙活了許久,完成的只是煉器的第一步,也就是淬火!

羅征的肉身既然是一件人形兵器,自然不需要重塑外形。

當然,若是羅征有需求將自己的肉身打造成離奇古怪的形狀,對於匠聖來說也是舉手之勞。

至於那酒壺中所盛的瓊漿玉液,便是神域中鼎鼎大名的「若木之泉」。

神域中的四大神木各有自己的特色,東極扶桑神木以花為名,一棵神木生機勃勃,高三千萬丈,神木之上存有十三大族,最終最負盛名的便為蝴蝶族,那扶桑神木佔據一域,進入其中便能嗅萬花之香,沁人心脾,無不讓人沉醉其中。

獨佳閃婚 而北辰建木卻是一根光禿禿的木杆,個頭更高,一柱衝天……

南斗尋木則十分低矮,一整棵若木就像是榕樹一般,不斷地擴張自己的底盤,而若木的枝幹則宛若藤條一般四處蔓延,但佔據的範圍卻十分廣泛。

至於西極若木,則生在一片無盡海洋的邊緣,這一根若木長度堪比扶桑,唯一不同的是,龐大的樹榦是漂浮在海上的,彷彿就是海面上的一座巨大島嶼。

若木之泉位於若木樹榦的中段,百年方得一壺。

這若木之泉在神域中屬於萬靈水,煉丹煉藥都能用得上,但若要說哪一行最喜愛這若木之泉,無疑就是神域中的諸多煉器師了!

這若木之泉中飽含生命之力,有武者體內世界過於單薄,即便是用生命之雷不斷劈打,也難以誕生生靈,但若將若木之泉置入其中,便能輕鬆誕生生靈。

百年對於神域中人來說,不過是眨眼時間罷了,對於擁有無限壽元的真神們來說,時間在神域並不值錢。

不過若木之泉一直以來都處於供不應求的地步,想要獲得若木之泉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匠聖沒有吝嗇自己的珍藏,將自己僅有了一壺若木之泉也貢獻出來了……

匠聖的那把金錘在羅征身上砸了千次之多,此刻羅征身上依舊金燦燦一片,那些金色梵文宛若黑洞一般,依舊不知疲倦,瘋狂的吞噬著周圍的綠色異火。

不過現在的羅征完全處於麻木的狀態,只能躺在地上,被動接受著這獨眼男人的淬鍊。

匠聖這一口噴出來,酒壺中的「若木之泉」算是消耗的乾乾淨淨,他隨手將酒壺拋掉,隨即慢悠悠的走過來,一把抓起羅征的胳膊,將他從地上拽了起來,僅有的一隻眼睛則不斷地打量著羅征,隨即用手在羅征的胳膊之上不斷地拿捏。

「還不夠,」匠聖搖搖頭。

淬火是相當重要的一步,也是因為這一次次的反覆淬火,一次次的鴻蒙天罡的洗涮,羅征的肉身也不斷地變得越發堅固。

然而這也不過是第一步罷了,相當於給羅征打基礎。

豪門盛寵之暖婚霸愛 只是看匠聖的表情,顯然他並不是太滿意這個結果……

站在原地的匠聖考慮了一下,眉毛微微一動,卻是淡笑道:「算你運氣好了,我真的挺有興趣。」

按照匠聖給鳩聖的承諾,他只需要對羅征進行一遍完整的錘鍊就足以了,不過匠聖的好奇心也被一步步勾起來了,現在就是一塊白玉無瑕,且充滿了無數可能的「劍胚」,他想煉出一件足以讓他引以為傲的武器。

這些年來,他的確是煉製了不少混沌至寶,其中不乏一些曠世精品,而且整個神域中也只有他以及他親傳的兩位徒弟可以煉製。

只是在功成名就之後,匠聖反而失去了追求。

就像武者的夢想是探索武道的極致,煉器師同樣也希望在煉器一道走的更遠。

巔峰之上,並不是盡頭,這世界就是一個充滿無限可能的世界!

不過想要在煉器一道上有更多的突破,談何容易?

即便是匠聖煉製的那幾件最頂級的混沌至寶,也沒有將混沌的力量完全發揮出來,畢竟匠聖對於混沌的理解也是相當有限……

但現在卻不同了。

鳩聖所說,眼前的這小子已經孕育出一個由混沌組成的體內世界,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小子已經小範圍內掌控了混沌的一部分,儘管這一部分只是混沌的無數億分之一。

但終究是掌控了!

隨著羅征真正熟悉了混沌之後,他註定能將混沌的力量發揮到一個難以想象的高度。

所以在匠聖眼中,羅征就是一柄不可思議的劍胚,他將打造的會是一個無法想象的兵器,一支擁有無限可能的兵器。

一壺若木之泉盡數倒在了羅征身上,但羅征肉身的強度卻沒有達到匠聖的要求。

他力量無法動用,體內世界也被封了,也只能眼睜睜的被這傢伙折騰……

羅征也明白這傢伙是在淬鍊自己,只是這般不斷地捶打淬火之下,那種驚人的痛苦也將羅征折騰的不輕。

匠聖依舊不理會羅征,他臉上流露出猶豫之色,一隻獨眼光芒閃爍,矗立在原地好久之後,最後卻嘿嘿一笑,「算是便宜你了!」

說罷,他伸手再度翻轉之下,手中已多了一塊石頭。

石頭宛若水晶一般晶瑩剔透,散發著淡淡的橙色光芒,一眼望上去相當惹眼。

「咦!」

不遠處觀測這邊動靜的鳩聖,看到這塊石頭后,臉上也流露出古怪之色,很快嘴角翹起露出了笑容,「這傢伙不是出了名的吝嗇么,這次怎麼破天荒的大方起來了?」

「鳩聖大人,那是什麼?」能夠讓一位聖人感到大方,華天命顯然也明白了這塊石頭的不凡。

「那是一塊神格,」鳩聖淡淡的說道。

「神格?」華天命目光一凝,同時心中也疑惑起來。

加封神格,能成就真神,據他所了解,神格這種東西在寰宇內極為罕見,那是因為聖人不允許真神闖入寰宇中,但並不代表這東西真的十分稀有。

神格可以自行凝結而出,也可以奪取他人,而神域乃是有一個真神組成的世界,僅僅是一枚神格,不至於讓鳩聖感到大方。

鳩聖大約是感受到華天命的疑惑,卻解釋道:「神格有一個特性,就是無堅不摧……神域中真神壽元固然是無限的,但從古至今隕落的真神,卻是不計其數,不過幾乎所有的神格,都被保留下來了!就算是聖人,也無法隨意摧毀一枚神格。」

「聖人都無法摧毀神格?」華天命眼中流露出驚奇之色。

鳩聖點點頭,「一些神格在經歷漫長的歲月之後,本身也失去了神性,化為廢神格……這些神格曾堆積如山,但即便經歷無法想象的歲月之後,沒有一枚神格被損壞,無論那些神格來自於下位真神,還是上位真神,又或者是聖人的神格。」

華天命點點頭,他沒想到神格還有這種特性,若將神格煉製成武器,豈不是……

他剛剛得出這個猜想,鳩聖也隨即補充道:「的確有人將神格當武器,不過也只是將神格當做最為堅固的石頭砸人罷了,完全無法加工和鍛造!」

「那這位匠聖是想幹什麼?」華天命問道。

既然這神格無法損毀,此刻匠聖掏出這枚晶瑩剔透的神格又是怎麼回事?

「他這枚神格十分特殊,當年這東西出世的時候,諸聖也是搶破頭,最後還是落在他手上了,沒想到今日卻捨得拿出來……」鳩聖忍不住感嘆道。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如鳩聖所說,這一枚神格的來歷極為特殊。

嚴格來說,這枚神格並不是一個完整的神格,僅僅只是一枚巨大神格的碎片而已!

丙寅一日,有生靈手持造化斧在混沌之中劈開了一道空間,自此開創了整個神域,誕生了無數生靈,開支,散葉,有人成就真神,有人踏入聖境,構築寰宇……

經過無數個神紀元後,形成了如此規模的神域。

也是造化斧劈開神域的那一瞬間,就化出三千大道,供無數生靈去參悟……

隨著文化的演化,三千大道在世人的口中成為三千神道。

其中一些神道得以廣泛流傳,例如真理神道,這真理神道不斷地完善著神域中的法則,也是成就聖人的一個根本之一,因為想要成就真神,就必須將所有法則精通。

另外一些神道,涉及到一些原因,卻被禁止修鍊,被視為禁道,例如斬情神道。

但像大宏願術這種神道,在神域中幾乎人人都會修鍊,在許多時候施展出大宏願,往往能夠救自己一命……

除了這幾種神道之外,還有一些失落的神道,迄今為止已經失去了真傳,化為歷史的塵埃,湮滅在時間的長河之中。

這三千神道修鍊到極致,就能凝聚成各種各樣的神格,神格的形狀各不相同,能力自然也是天差地別。

有趣的是神格有一種極強的特性,一旦凝聚出來,神格就永不毀滅!就算是一個下位真神的神格,凝聚成型后,無論以何種手段也無法將之摧毀,即便是以聖人的力量,也無法毀滅……

關於神格到底是一種什麼物質,迄今在神域中還存在大量的爭議。

不過大多數人都將問題關鍵指向一個人!@^^$

當年揮動造化斧,開闢神域的那個人。

時間會將一些真相徹底的掩埋掉,但終究會有一些蛛絲馬跡遺留下來……

丙寅一日,造化斧劈開神域的瞬間,整個造化斧就毀掉了。

剛剛劈開的神域不過處於空蕩蕩的蒙昧狀態,尚且不曾有生靈誕生,那麼關於造化斧的傳說,又是從何而來?

當年揮動造化斧的那個人,又是誰?!$*!

在神域的中央,是浩瀚無邊的時間海,而時間海的盡頭則有一塊平整而龐大的平原。

若是飛躍到極高處俯視這一片平原,可以看到這平原之上點綴著無數城市,那是整個神域最繁華的所在,更是眾聖殿堂所在的地方。

那眾聖堂宛若一顆璀璨的明珠,與整個時間海相互輝映。

不過最為吸引人的並不是眾聖堂,以及平原上的無數城池,而是這平原上的一個個巨大的陷坑!

這些陷坑相互之間聯通在一體,卻是形成一個人的形狀,形成一個人的拓印。

換言之,這陷坑是一個龐大的人形生靈壓出來的一個大坑,通過這些陷坑甚至能夠辨認出頭部,腹部和雙腿……

此地就是神域誕生的地方,造化斧消失了,手持造化斧的那個人也不見了,不過那人躺在此地留下的陷坑卻保存下來!

在無數個神紀元之前,此事就已經有了定論。

不過大多數人認為這個人要麼已經離開了神域,要麼已經與整個神域融為了一體,在數千個神紀元之前,姑且可以稱之為中古的年代中,一般認為這個人已經離開了神域……

然而在中古神紀元的後期,因為兩位聖人的戰爭,將這一片寬闊無邊的平原掀開了一大片,而就在那時候,他們在其中一個陷坑之中,發現了一枚巨大的神格!

這枚神格的特性與尋常神格並不相同,它似乎能夠根據持有者的想象,改變自己的特性。

也就是說,持有這枚神格,你若是將這神格想象的極為堅固,那麼它就是堅不可摧,若是將其想象的十分柔軟,那麼這神格就是柔軟如棉……

他們將這枚神格稱之為神格之源,便是推測三千大道的神格,就是由這神格之源所創造。

而且這枚神格能夠與所有的神格相互融合在一起,無論是對真神還是對眾聖,都有相當程度的增幅。

這樣一個驚世駭俗的寶貝橫空出世,在當時的神域中頓時掀起了一陣腥風血雨。

原本是兩位聖人之間的鬥爭,卻將神域中的諸多聖人完全牽扯進來……

爭鬥的過程略去不表,這一塊巨大的神格之源最終是化為無數小份,被諸聖所瓜分。

有人將這枚神格保留下來,繼續研究,有人則直接將其吞噬,融入自己的神格之中,這世間能夠增強神格的辦法太少了,直接吞噬這神格的碎片,便是一次變強的絕佳機會。

匠聖成名的時間相當晚,當年甚至不曾出生,他自然不可能參加過那次神格的爭奪,不過就算他當時有機會參加,也不可能奪到哪怕是一片神格……

因為在當時人看來,這神格中可能存在三千神道的終究秘辛,甚至有人斷言,失落的幾種神道便蘊藏在這神格中。

不過無數年過去了,當年那些奪走神格碎片的聖人們,也不曾在其中摸索出什麼東西,最終也是陸陸續續的將這神格之源所吞噬……

這麼多年以來,神格之源的秘辛不曾被揭開,但神格之源留存在世的數量越來越少,越來越罕見。

數萬年前,匠聖便是以一件頂級的混沌至寶,同眾聖堂的一位聖人交換到了一塊神格之源。

匠聖也無法解開這神格之源的秘密,不過這神格之源不僅能夠融入神格之中,還能夠將之煉入兵刃之中。

只是匠聖一直沒有找到一次嘗試的機會,神格之源數量稀少,即便是以他之富有,也不敢隨意將之揮霍。

大俠又跑了 但這一次匠聖竟然如此大方,卻是將神格之源拿了出來!也難怪匠聖此前會如此猶豫……

匠聖也有自己的理由。

在他看來,現階段的確有栽培羅征的必要。

別看匠聖在神域中也是相當風光,在哪裡都是聖人門前的坐上賓,不過煉器工會的那幫老傢伙,與匠聖之間的關係並不是看上去那麼美好。

匠聖雖然與煉器工會和解,兩者之間也不過是臨時的妥協,衝突的根源並沒有解決。

煉器工會已經多次表示,匠聖應該將混沌至寶的修鍊之法交出來,但匠聖除了傳授給自己的兩位徒弟之外,整個神域中就沒有第四個人擁有鍛煉混沌至寶的方法!

當年他想要嘗試的時候,這些人看盡笑話,如今他終成大器,卻想要讓他將鍛造之法憑白無故的交出去,匠聖又如何願意?

這個衝突一直埋在這裡,百年以來,已經有好幾位聖人隱隱跟他提過這事情,希望匠聖能將鍛造混沌至寶之法公諸於眾,算是造福整個神域。

匠聖還是沒辦法與踏入聖境的人匹敵,即便是他將自己的眼睛煉製成一個小型寰宇,成為了眾聖堂中的一員,但他終究沒有踏入聖境,真正的實力與聖人之間還是有顯著的差距。

整個眾聖堂都是鐵板一塊,這些聖人如今求著自己,也不過是眼紅他煉製的混沌至寶。

若是時機成熟之下,煉器工會與眾聖堂聯手逼迫他交出煉製混沌至寶之法,他似乎也別無選擇,現在看來,這種傾向已經出現了,這幫傢伙雖然滿口規則和仁義道德,但為了自己的利益什麼都能做得出來。

而神域之中,敢於反抗的聖人堂的勢力除了躲藏在禁神之地中的那些傢伙外,恐怕也就只有羅霄這一位聖人。

雖說匠聖聲名在外,但實際上根基並不牢靠,因為神域的頂層來來回回就那麼一些人。

況且此前羅霄與顧北兩位大聖還曾幫助過匠聖……

羅霄或許是奄奄一息,但當鳩聖找到自己,談到羅霄在沉睡前的那個計劃的時候,便徹底的改變了匠聖的想法,這個計策值得他全力以赴! 匠聖握持著這一塊神格本源,那隻獨眼緊閉之下,進入了冥想的狀態。

關於神格本源的各種假想和猜測,實在是太多了。

其實到現在為止,也沒有人探索到其中真正的奧秘,這東西展現在眾人眼中最多的作用,就是化為各種各樣的形狀……

當年有一位聖人拿到的一塊神格本源個頭最大,大約有一人多高,那聖人便將這神格本源化為一把堅固無比的長槍,不過那長槍固然擁有神格的硬度,但僅僅也只有這一個優點了。

神域中的各種至寶,可不單純只有這一個優點……所以神格本源在諸聖眼中,固然是至寶一般的存在,但其實也相當於雞肋,誰也沒有掌握這東西的正確用法。

在匠聖的冥想之下,這塊神格表面忽然開始波動起來。

那一枚晶體在匠聖的手中不斷地扭動著,彷彿握持著一顆不斷變形的水珠,

其實對於這塊神格本源,匠聖也有自己的想法,他想要用這東西打造一件任意化形的防禦法寶……

「這東西融入你的體表,可隨你心意任意幻化成衣衫鎧甲,」匠聖說罷之後,就將這神格本源朝著羅征扔過去!

那一團神格本源真的就像是一蓬透明的水一般,濺落在羅征身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